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469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469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  这道光华不是司天监下属传来。

  这道光华是来自于他出身的守正道门。

  他心中凛然,忙是点开。

  只听得其中传来一个沉凝的声音。

  “先秦山海界大弟子齐岳,疑似身殒。”

  国师闻言,蓦然一震。

  先秦山海界首徒齐岳身殒?

  齐岳乃是半仙,先秦山海界又是东海仙宗。

  此事风波,定然不小。

  旋即国师面色骤变。

  先秦山海界十六位半仙来到中土,岂非与此事相关?

  那么齐宣与苏庭斗了一场,在这之中,又有何关系?

  “这个苏庭……

  国师心中忽然冒出了一个极为难言的想法,显得极为荒唐。

  他面色变了变,终是取出一物,运使法力,点了下去。

  “细查此事。”

  ——

  元丰山门前。

  谢长老与邱长老,总算松了口气。

  身后十六位半仙,携仙宝而来,气势汹汹。

  而偏偏苏庭正是他们要问罪的元凶。

  所以一路来,气氛十分紧绷。

  眼见回到了元丰山,才算松了口气。

  而苏庭则是神色平静,倒还偶尔跟齐宣谈论修行之事。

  倒是身后那些位先秦山海界的长老,无不神色复杂。

  “元丰山到了。”

  齐宣低声道:“我尽力了。”

  苏庭看了过来,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  齐宣说道:“此事本门上下震怒,其实无论你是否有什么理由,哪怕是他要杀你,但你既然杀了齐岳,盛怒之下,必有惩处。你若是元丰山亲传也便罢了,可你终究不是自幼在元丰山长大的弟子……”

  顿了一下,才听他继续说道:“元丰山能不能保你,元丰山愿不愿保你,只看你的造化了。”

  苏庭嘴角勾起一抹笑意,道:“这就不劳你费心了。”

  说完之后,他拍了拍衣衫,看向谢长老,道:“还请长老,接引这些位贵客罢。”

第五八二章

问罪!

  元丰山。

  主峰大殿之间。

  元丰山掌教看着苏庭,神色复杂,悄然叹了一声。

  下方是先秦山海界十六位半仙,为首之人则是齐宣,尽管辈分最低,岁数也浅,但道行也在半仙层次,前程无量,故而成了主事之人。

  两侧亦是元丰山的长老,只不过半仙之辈,未足十人。

  一是元丰山创立未有多久,半仙之辈,实则不多。

  二是信天翁携带诸位半仙长老,前往了七尺白鹤一族,施行威压,取回青莲。

  但尽管人数不多,可终究占据了主场的地位。

  这里是元丰山,仙宗所在,仙家阵法沉厚,仙宝供奉殿中,亦有地仙深居。

  这十六位半仙,在人间已是无可匹敌的一股力量,足以摧毁一般的宗门,但也仍是无法在仙宗大阵之内,掀起什么风浪来。

  “本门掌教座下首徒齐岳,疑似身殒,而在此前,贵门长老苏庭与我齐岳师兄,在浣花阁有所冲突。”

  齐宣施了一礼,道:“而齐岳师兄身殒之处的南海,正是苏庭经过的方向,而且他归返中土,其中时候,也算吻合。”

  元丰山掌教平静道:“只凭这点,便可以断定是我门中长老,杀了你先秦山海界的首徒?”

  齐宣停顿一下,似有考虑,未有即刻开口。

  然而那罗姓长老,仿佛怒发冲冠,喝道:“不是苏庭又是何人?他在东海便放言要斩齐岳,在浣花阁面对齐岳之时,也放言要斩齐岳,时候地点也不出错,定然是他!”

  元丰山掌教沉凝道:“原来罗长老对我元丰山如此看重,认为我元丰山秘术,便可以在七重天的道行之中,斩杀你先秦山海界的半仙么?”

  罗姓长老骤然一愕,竟是说不出话来。

  诸位长老对视一眼,心中各有思量。

  若是要承认他们先秦山海界的法门,不如元丰山的秘传,这等乃是宗门的奇耻大辱,便是杀尽了他们,也不可能。

  但苏庭在东海成就阳神,却是众目睽睽之下,亲眼所见,道行仅在七重天。

  齐岳却是真正的半仙,而且没有了规则的束缚,无须自封道行。

  可眼下看来,斩杀齐岳的,多半便是苏庭。

  而齐宣站在那里,却没有开口,神色异样,却令人看不出深浅。

  苏庭曾在齐宣面前亲口承认诛杀齐岳一事。

  但齐宣似乎没有道出这一点的意思。

  更何况,当时苏庭所言,只他一人听得,也未有存下证据。

  “掌教真人。”

  就在这时,又有一位先秦山海界长老出来,貌若古稀,气度沉稳,道:“是罗师弟鲁莽了,但是他说得其实并非没有道理,这位苏神君口口声声,要斩齐岳,全无惧色,自信满满,而他早年未成阳神,便有诛杀八重天真人的事迹,而如今成就阳神,未必没有诛杀半仙的本领。”

  顿了一下,这位长老意有所指,道:“他有多少本领,只怕您也未必一清二楚。”

  这话颇具深意,意有所指,苏庭的本领,并非尽出元丰山,真要压过他先秦山海界的本领,也并非是元丰山的传承。

  而且,也是在提醒着元丰山掌教,苏庭乃是散学修士出身,自有一套修行的体系,元丰山未必尽知他的所学,以及,他的心性。

  但更重要的是,他言中深意,是在提醒,苏庭本身,并非出自于元丰山的亲传弟子。

  掌教真人目光微微一凝,细看此人。

  便连苏庭也深深朝着这人看了一眼。

  这位长老貌若古稀,气度显得沉稳,而他的气息,则也是渊深莫测。

  从适才短短一句话,便可以听得出来,此人思虑周全,言语藏锋,堪称心机极深。

  “贺学长老说得并非没有道理。”

  齐宣这时方是出声,道:“本门掌教之意,乃是请苏神君到东海做客,询问一切来龙去脉,倘如与苏神君全无关系,自是不敢多加为难……”

  掌教未有应答。

  而苏庭则是笑了一声。

  “若是有关系呢?”

  苏庭一声落下。

  大殿之中忽然沉寂下来。

  先秦山海界的长老,目光尽都看向了苏庭。

  便连元丰山的诸位长老,也都看向苏庭,神色极为复杂,亦是惊异。

  许多元丰山长老,此前根本不知齐岳身殒一事,至今也不认为此事是苏庭所为,毕竟道行差距在此。

  只是因为先秦山海界如此兴师动众,且是为了苏庭而来,不免感到惊异。

  但是听得苏庭这一句,众人无不凛然。

  “果然是你!”

  罗长老蓦然大怒,喝道:“你敢杀本门首徒?”

  苏庭嘿了一声,道:“我只说若是有关系呢?这是个假设,而且也只是关系,我何曾是承认我杀了齐岳?”

  罗长老震怒得无以复加,便要伸手出来,朝着苏庭打去。

  贺学长老面色微变,伸手将他拦了下来,低声喝道:“就不该让你来,你清醒一些,这里是元丰山。”

  罗长老哼了一声,终是退了回去。

  而齐宣看向苏庭,道:“苏神君可有什么要说的?”

  苏庭顿了一下,摸了摸脸,说道:“齐岳还真是我杀的。”

  刹那之间,所有人沉寂了下来。

  无论是齐宣,还是元丰山掌教,或是谢长老和邱长老,都不曾想过,苏庭承认得如此干脆。

  先秦山海界诸位长老当下露出沉重之色,对视一眼,俱有异色。

  而元丰山诸位长老,更是惊异得无以复加。

  好歹先秦山海界的人,早有猜测。

  但元丰山的长老,却不认为这是苏庭所为。

  此时听得苏庭承认,无不错愕。

  更有许多长老眉头紧皱,觉得这苏庭太过张狂,或许要给门中带来难题。

  其实此事,苏庭最好应该沉默无声,推托不知,毕竟他道行太低,洗脱嫌疑,却也不难。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