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463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463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  一切恢复原状。

  苏庭神色复杂,低头看了下去。

  手中佛骨舍利,已成灰烬。

第五七五章

佛与魔

  南海之上。

  汹涌澎湃的海啸已经平歇。

  海面上漂浮着无数浮冰,以及海中生灵的尸首。

  场面极为惊人,宛如一场天灾过后。

  而在中间,佛光闪烁。

  一瞬之间,佛光寂灭。

  苏庭立身半空,低头看了下来,沉默不语。

  葛判见状,旋即临近,道:“如何?”

  苏庭神色异样,道:“魔物已灭。”

  葛判吐出口气,道:“如此甚好,不负玄策大法师所托。”

  说完之后,便见他伸手出来,道:“将佛骨舍利交与老夫,好让老夫回去复命。”

  苏庭停顿半晌,旋即伸出手来。

  葛判看了过去,只见他手掌之间,尽是灰白粉末。

  “嗯?”

  “这就是佛骨舍利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便是葛判,也不由得为之一惊,道:“你毁了这舍利?”

  苏庭摇头道:“玄策大法师的舍利子,自然非同寻常,不是我毁了它,兴许是魔物已灭,它完成使命,自毁了去。”

  葛判神色异样,深深看他一眼,也不知信了与否,只是伸手一收,将灰烬全数收起。

  “魔物已灭,舍利也毁,老夫会将一切,尽数告知于玄策大法师。”

  葛判说道:“此处遭受斗法波及的生灵太多,地府勾魂使也到了,老夫这就离去,但你须记得,今日之事,无论如何,不得外传。”

  苏庭点头道:“苏某一向守口如瓶。”

  葛判满是怀疑,但也没有点破,说道:“你此番助玄策大法师,斩除魔物,也算功德,今次你波及海中鱼虾生灵,冰山白熊雪兔等等……老夫回去之后,替你计数一番,看看能否功过相抵,替你抵消了这场罪孽。”

  苏庭摊了摊手,道:“那便多谢葛判了。”

  葛判点了点头,身形倏忽变得虚幻。

  一瞬之间,便见这老者尽数消散。

  ——

  苏庭立在原处,依然未有离去。

  他微微闭目,心中念头无数。

  先前的齐岳,无处不在,却又没有形体,是因为他布下了魔阵,又身入魔阵。

  而此番佛界之中,那魔声没有形体,却也无处不在,仿佛便在佛光之内。

  相较之下,佛界对于那魔声而言,等同于魔阵。

  相依相生,相互依凭。

  所以苏庭运使斩仙飞刀,没有寻得目标,斩的是佛界。

  他将适才的佛界,视作一颗舍利子,视作一个和尚的头骨,故而能以斩仙飞刀定住,从而斩杀。

  于是与佛界融合的魔声,自然也便毁了。

  先前葛判询问,苏庭没有直说。

  因为这涉及了玄策大法师。

  “传闻玄策大法师坐镇地府最深处,在至邪九幽之下,十八重冥狱之中,度化一切恶灵。”

  “莫非这是他无法度化,只能镇压的一尊魔头,才借我之手,斩去此魔?”

  “但是魔头如何跟佛骨舍利,融为一体?”

  苏庭面色变了又变,暗道:“莫非是镇压太久,魔性蔓延,侵蚀佛骨?”

  他这般想着,心中却又想起了另外一个可能。

  这是一个更为荒谬,却也是他更不想去思考的方向。

  玄策大法师佛法高深,善念纯粹,历经数百年的光景,有无穷无尽的恶灵,那穷凶极恶的鬼魂,无数肮脏的思想,被他度化清静。

  但在此期间,他的本身,是否受到了影响?

  “难不成是心魔?”

  苏庭暗道:“难道这是玄策大法师经受无穷恶灵之后,孕生心魔,但却剥离出了这魔念,封于佛骨舍利之中?”

  他这般想着,倒是颇有些许道理,心中想道:“多半是如此,否则真是难以解释,如何此魔物能够融入佛骨之中。”

  “既然是玄策大法师本身之念,或许他才束手无策,才须向我借刀。”

  苏庭心中念头转动,只觉十有八九,便是如此,但他却没有将此事告知葛判的意思。

  这毕竟还是猜测,更何况事关玄策大法师之名,纵有猜测,也不该外传。

  但就算是玄策大法师的心魔,苏庭倒也不会看轻了这位功德无量的高僧。

  玄策大法师自焚而入地府,度化阴灵,清除恶念,清空冥狱之邪恶,恢复三界之清明,便是苏庭再桀骜不驯,也心存敬重。

  经历了数百年来,无穷无尽的邪恶魂魄,无穷无尽的邪恶思想,无穷无尽的肮脏事情,能够保持真我,继续度化,又是何等高深的神通?

  甚至苏庭猜测,或许这位大法师对于心魔也早有准备,有以身饲虎之身。

  “若此番斩了心魔,玄策大法师安然无恙,得以空净,自是最好。”

  他这般念着,却总觉得此事还未了结。

  玄策大法师,定然还会与他苏庭有所交集。

  这仅仅是一个直觉。

  ——

  过了片刻,苏庭天眼所见,便觉此处古怪。

  “地府勾魂使来了。”

  他心中一凛,但却没有再留下的意思。

  他纵身一跃,飞入云空,化作一道流光,朝着中土方向投去。

  他在云空之中,心分二用,一面赶路,一面运功,恢复己身法力。

  但也正是因此,他并未运使化虹之术,只是借腾云驾雾之法,往中土方向而去。

  此行数千里,越过南海,临至荒原。

  而就在这时,苏庭只觉有所异动,取出令牌,伸手一挥,从上方剥离出光泽,化作符纸。

  他将符纸一抖,法力运转,当即焚为灰烬。

  灰烬散去,剩余一团光芒。

  “掌教。”

  苏庭停下云光,看向这光芒。

  而那符纸灰烬余下的光芒之中,传来元丰山掌教略带疲惫的声音。

  “先秦山海界大弟子齐岳,门中命牌破碎,疑似身殒。”

  “知道。”

  “当真陨落了?”

  “是的。”

  “真是你杀的?”

  “不错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光芒之中,一阵沉默。

  甚至让苏庭以为掌教已经在那边收了法术。

  “齐岳死于你手?”

  “正是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掌教沉寂良久,道:“以七重天道行,诛灭九重天半仙,当年葛正轩也不曾有过,况且齐岳出身不凡,所学不凡,你确实真是教人心惊。”

  苏庭听得这话,颇感满意,又谦虚道:“我天赋不凡是个原因,但元丰山的秘术,也功不可没,实为一大助力。”

第五七六章

苏庭的底蕴

  元丰山。

  主峰大殿之内。

  “关于齐岳之事,待我回山之后,便与掌教细说。”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