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461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461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  近来掌教诸事繁忙。

  自苏庭入门之后,因为苏庭的身份,因为苏庭的五种仙术,以及后来进入通玄界,引起了不少风波。

  尽管因为苏庭力压本门三杰,足以压下所有风波。

  但某些议论,某些人的心思,却总是难免。

  除此之外,信天翁携三十位长老,压迫七尺白鹤一族,至今未有归来。

  而红衣也已被阴差接引,入了幽冥之下。

  应风受命,往北而行,亲身入地府,带回红衣的魂魄。

  这种种事情,都颇是恼人。

  而在外界,大周之内,南方出现天灾,灾民遍地,又有造反之事,不由得让人想起金莲现世,想起前次改朝换代,天地气运改变的大事。

  “多事之秋。”

  元丰山掌教这般叹了一声。

  旋即他腰间的令牌,忽然亮了起来。

  他伸手一点,却见那是来自于浣花阁的消息。

  元丰山掌教心中一凛,放在以往,倒也罢了,可苏庭此次却是去了浣花阁……总不是与苏庭有关罢?

  他迟疑了片刻,点开了这道消息。

  光芒点点,现于眼前。

  “……”

  元丰山掌教怔了半晌。

  苏庭此去,未有得罪浣花阁。

  但先秦山海界的齐岳,前去求亲,被苏庭落尽了颜面。

  而就在今日,齐岳身殒。

  无论是谁,第一个念头,自然便是苏庭。

  但以苏庭的道行,应当不足以斩杀一位半仙,而且是出身先秦山海界的半仙。

  可在以往,苏庭做过的那些事情,匪夷所思且难以置信的例子,却也不少了。

  例如六重天道行,咒杀天岭老人?

  而今他在元丰山,又得了道祖的许多机缘。

  “不会真是他罢?”

  掌教心头,忽然惴惴不安。

  ——

  而在南海。

  往南数百里,冰天雪地,化作汪洋。

  而此处的海域,则几乎沸腾。

  苏庭沉默了许久。

  葛判叹了一声,道:“齐岳死得如此干脆,未必是好事。”

  苏庭冷笑道:“他要杀我,我还不能杀他?”

  葛判平静道:“我既然来了,他必死无疑。但你杀了他,许多事情,便说不清了。”

  苏庭眉头一挑,道:“比如?”

  葛判低沉道:“比如他入魔之事。”

第五七三章

斩仙飞刀之威!

  “入魔?”

  苏庭眉头一挑,心中却想起了齐岳的异状。

  齐岳的种种本领,不像是传说中先秦山海界的本事。

  比如他布下的阵法,号称可以瞒天过海的手段。

  再比如那极为诡异的不死真身。

  若非斩仙飞刀凌厉无匹,专克这等不死之身的人物,那么苏庭或许便只能退避了。

  而今听得葛判讲来,他心中恍然似乎揭开了一层迷雾。

  “他是因为入魔,才有这等本事?”

  “这入魔二字,显然不为正道所容。”

  苏庭摸着下巴,看向葛判,道:“我斩杀了先秦山海界的大弟子,无论缘由究竟,但这应当算是一桩大罪……可他既然是入魔之辈,便是正道的异类,而今我斩了他,先秦山海界想来也不会再找我的麻烦,对么?”

  “按道理来说,确实如此。”

  葛判淡然道:“先秦山海界乃是东海一域的霸主,亦是人间正道的仙宗,自当是斩妖除魔,此子入魔,自当清理门户。而你若能证实此事,以除魔卫道之名,先秦山海界自然不能记恨于你,但是你斩了他,死无对证,如何证实此事?”

  苏庭怔了一下,道:“不是有你么?”

  葛判微微摇头,道:“老夫此次是来寻你,偶然碰见,察觉此子魔气深种,但既然死无对证,老夫也帮不了你。此番既然是来寻你的,真要是说出去,也难以令人相信老夫之公正。”

  说着,葛判叹了一声,道:“可惜你这法宝太锋利,斩了个形神俱灭,如今回天乏术,真个是死无对证……”

  修行到了阴神之上的境界,三魂七魄尽数凝成。

  到了阳神的境界,褪去阴气,阳气强盛,能白日出游,观三山五岳。

  而若这等人物身殒,当归入地府,经地府轮回,以生前善行罪恶,论功德罪孽之深浅。

  无论是在地府受难,还是封为鬼神,或是尸解鬼仙,或是来世轮回,俱有论断。

  但就算是来世轮回,除非犹存恶行,继续艰苦一生,多数的修行人,来世可借前世果,经过此生的修行,自有来世的福报,或天资聪颖,或出身高贵,或际遇不凡等等。

  可偏偏苏庭斩的不是肉身,斩的还是阳神,连同齐岳的虚幻道果,都为之溃散。

  “一般来说,就算阳神陨灭,魂飞魄散,以我地府之名,仍能召得冥冥之中的三魂七魄,在地府走过轮回。”

  葛判看着苏庭,说道:“可有一些法门,不仅击灭阳神,连阳神溃散的三魂七魄,都荡然无存,从而形神俱灭……无论他身上的罪孽,还是他曾经的功德,尽数消逝而去,故而这等法门,太过凶厉,有伤天和,不为正道所容。”

  他目光看向了苏庭,虽未明说,但意思已是明显得不能再明显。

  苏庭此宝,太过凶厉,斩灭阳神,形神俱灭,着实有伤天和。

  “哦。”

  苏庭摸了摸脸。

  葛判缓缓说道:“听说临东白氏的白敬悬,也是死于你手?用的也是此法?”

  苏庭嘿然道:“我怎么杀人,你也知道?”

  葛判说道:“他也是命殒身死,阴神破灭,但地府招不来他的魂魄。”

  顿了一下,葛判说道:“你这样杀人的手法,只有封神台,才能截留一丝魂灵,但昔年封神之后,此物便成了天庭至宝,号令诸神。除非道祖亲自打造如昔年封神台一样的地方,才能让形神俱灭之人,留存一丝魂灵……”

  苏庭摸着下巴,想起了关于斩仙飞刀的种种传说,终是摊了摊手,道:“那么现在,齐岳算是死透了?”

  葛判缓缓说道:“除非天命所向,此人命不该绝,兴许当今道祖会让他死而复生。但是他齐岳没有这个分量……而今你斩了齐岳这位半仙,可想到了今后该如何应对?”

  苏庭摊了摊手,道:“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他要杀我,我没理由任他动手,当日先秦山海界门前,我尚且放言斩他,何况今日?”

  说着,苏庭嘿了一声,道:“他是先秦山海界的大弟子,我也是元丰山的苏长老,无论究竟如何,至少明面上,还是关乎两家颜面的。至于剩下的,便看本事了……”

  “你倒是乐观。”

  葛判深深看他一眼,道:“此事余波,定然不小。”

  苏庭似乎不以为然,拍了拍衣衫,看向葛判,说道:“话说回来,我以此宝杀人,齐岳形神俱灭,无有魂魄归入地府,葛判似乎无意擒我?”

  葛判背负双手,看着下方的遭受波及的海中生灵,说道:“此次寻你,乃是一桩秘事,只当老夫不曾来过……这些生灵的魂魄,老夫不会理会,再过片刻,自有地府勾魂使前来,在他们到来之前,老夫代传一句话罢了。”

  苏庭嘿了一声,道:“苏某与您老之间,也就前次因女土蝠一事,而今又有何事,劳烦您老,亲自动身,暗中寻我?”

  葛判顿了一下,道:“我此番受的是密令,传玄策大法师之意。”

  苏庭听得这个称呼,微微一怔,心中却忽然想起了在元丰山六月观之内所遇的场景,那个皈依佛门的前唐使者。

  “玄策大法师?”

  “正是玄策大法师。”

  葛判面上现出敬意,道:“这位大法师,佛法高深,善念长存,自佛祖超脱之后,本有成为西方佛门之祖的资格,却自焚肉身,归入地府,从此镇守幽冥,清净冥狱,度化一切阴邪恶灵,而功德无量。”

  苏庭沉声道:“那么玄策大法师寻我,可有何事?”

  葛判说道:“玄策大法师,佛法深厚,冥冥之中,感知有你,察觉他过往轨迹,故而命我暗中前来,请你尝试一番,能否粉碎此物。”

  他取出一物,蓦然光华大放。

  这是一块椭圆的骨珠,绽放着金色的光华,隐约之间,禅音阵阵。

  “舍利子?”苏庭神色微凝。

  “不错。”葛判说道:“昔年玄策大法师,大彻大悟,焚尽己身,却有佛骨存留,是为舍利,有镇邪之效。”

  “要我粉碎这佛门圣物?”苏庭看了过来,神色异样。

  “不。”葛判摇头道:“此物镇邪,内中便有邪魔,玄策大法师想要请你,诛灭此魔。”

第五七四章

佛光之内斩魔音!

  舍利子熠熠生辉。

  此乃佛门圣物。

  此为玄策大法师遗骨。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