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455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455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  “怎么了?”闻言,苏悦颦稍感错愕。

  “其实之前是见过了的。”苏庭神色古怪道。

  “你们已经见过了么?”苏悦颦讶然道。

  苏庭摸了摸脸,勉强点了点头。

  苏悦颦轻声道:“你这人太过随性,不拘礼数,可没有失礼罢?”

  听了这话,苏庭挠了挠头,迟疑道:“应该……没有吧……”

  苏悦颦又是说道:“看你一向的性子,便是没有失礼,也定然不会多么在乎礼数。不过云宫师姐不同,她待我极好,为人也十分温合,你下次见着人家,该要礼貌一些了。”

  苏庭点了点头,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苏悦颦牵起苏庭的手,又凑近前来,悄声道:“云宫师姐长得十分貌美,道行也是极高,你如今道行也不算低,还是元丰山的长老,要在人家面前落下个好印象,日后姐姐给你多说几句,指不定能成好事的……毕竟云宫师姐就只在浣花阁,少见外界男子,倒也容易留下个印象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苏庭呆了半晌,才知道表姐说的什么话,顿时一阵无言。

  而小精灵就在苏庭头顶,听得这话,便十分不喜,出声说道:“姐姐,他打都打了,还想要个好印象,没机会了啦。”

  苏悦颦闻言,惊讶道:“这话又是何意?”

  小精灵哼了声,还要开口。

  苏庭连忙运用法力,将她封住,才咳了声,说道:“误会,都是误会,主要是本着元丰山与浣花阁两家的友好交流,稍微切磋了一番。”

  苏悦颦忙是问道:“你们斗法了么?可没有得罪了她?”

  苏庭忙是摇头,说道:“没有得罪,我们就是本着友好的心态,稍微切磋了一番,事后我看淡名利,还主动认输,这位云宫姑娘却也不愿占我便宜,说是平手……”

  苏悦颦听到这里,松了口气,说道:“这么说来,你们倒是互相谦让,想来相互之间,印象也都不错。”

  “唔……”苏庭摸着脸颊,神色异样,“印象估计还好。”

  说到这里,他心中忽然想起了那个印在对方容颜上的掌印,说话的底气便弱了许多。

  但好在现在看来,那位云宫姑娘依然待表姐不错,没有迁怒的意思。

  “这倒是个好姑娘。”

  这般念着,苏庭心中又补充了一句,“要是不记恨我的话。”

  ——

  一天的时日,并不算长。

  经过一番对修行的提点,便已到夜幕。

  翌日晨时,苏庭便准备离开浣花阁。

  因为今日开始,浣花阁便要真正准备寒鼎之身的承载,而苏悦颦也将初步闭关。

  “小庭……”

  苏悦颦心中颇是不舍。

  姐弟二人,自幼相伴,后来相依为命。

  前次姐弟分离,至今才能重逢,可惜却又如此短暂,又要分别。

  苏庭笑着说道:“咱们姐弟都已踏上修行的道路,如今又还年轻,今后寿元还长,相见机会自然不少……你好生修行,我下次还来见你。”

  苏悦颦点了点头,又道:“等姐姐修行好了,准许外出历练,便回中土寻你。”

  苏庭笑着道:“这不就是了。”

  说完之后,苏庭又取出一物,说道:“这是元丰山的传讯之物,我学得方法,特地寻找材料,亲自炼制,可以传讯于我……这便能让你我姐弟,时时联系。”

  苏悦颦接过此物,视若珍宝,小心翼翼收起。

  “你不必送我了,我去见过浣花阁主,与她辞行,便回中土。”苏庭摆了摆手,道。

  “可是……”苏悦颦欲言又止,不禁眼圈儿红润了些。

  “都要修成阴神,成为上人的了,还哭鼻子呢。”苏庭伸手替她擦去泪水,柔声道。

  “嗯。”苏悦颦低下头,应了一声,细弱蚊声。

  “姐,我和苏庭下次再来看你嘛。”小精灵飞到了她肩膀上,这般说道。

  “好的。”苏悦颦露出微笑,伸出纤细的指尖,在她头上揉了揉,轻声道:“你要代我好好照顾他。”

  “我知道的。”小精灵拍着胸儿,昂然道:“这么久以来,都是我在照顾他,还救了他好几回,我可是天生的神灵,有我跟着他,遇事自然逢凶化吉。”

  “小丫头,你若想继续成长,还是留在浣花阁罢。”

  就在这时,一个轻柔的女子声音,悠悠响起。

  只见浣花阁主盈盈走来,脚步轻盈,如在云中。

第五六七章

花仙的机缘

  “嗯?”

  苏庭眉头一挑,偏头看了过去。

  浣花阁主徐徐走来,脚步轻盈,如步云雾之间。

  苏悦颦慌忙见礼,道:“阁主。”

  苏庭见状,倒也施了一礼,不慌不忙地道:“适才阁主所言,又是何意?”

  小精灵坐在苏悦颦的肩头,看向了浣花阁主,同样是露出好奇的神色。

  浣花阁主目光落在小精灵身上,片刻之后,方是放在苏庭身上,旋即说道:“你应当还记得我门中的花魅长老罢?”

  “花魅?那位花妖王?”

  苏庭脑海中闪过一个声音,眉头一挑,道:“记得,在伏重山时,我曾与之有过一番交谈……这位前辈乃是妖仙之尊。”

  浣花阁主说道:“花魅长老前些时日,回了本门一趟,留下了一场机缘,指明是留给这个小家伙的。”

  “嘿……”

  苏庭忽然笑了一声,却听出了另外的一点,缓缓道:“这位花妖仙,倒是料定了苏某人一定会来这浣花阁走上一遭?”

  浣花阁主神色淡然,说道:“花魅长老乃是妖仙,道行高深莫测,她能知晓许多事情,倒也不足为奇,更何况你姐姐苏悦颦在此,你来浣花阁一趟,倒也不是什么难以猜测的事情。”

  苏庭摊了摊手,道:“这位妖仙,不知给她留下了什么?”

  浣花阁主的目光,落在了小精灵的身上,说道:“只知是一桩异宝,利于她这种天生地养的真神,能够尽早成长起来,但其中究竟是为何物,实则我只代为保管,内中也不知晓,唯有这个小家伙才能去揭开。”

  苏庭沉默了一下,心中念头急转。

  过了许久,才听他开口问道:“我与这丫头商量一番,苏某有自知之明,浣花阁非是男子久居之地,但她自离开母亲身边,便不曾与我分离。”

  浣花阁主点头道:“人之常情。”

  说完之后,浣花阁主又看着苏悦颦,道:“你且过来,我有事情,嘱咐于你。”

  苏悦颦看了苏庭一眼,方是施礼道:“是。”

  ——

  苏庭与小精灵来到了角落之处。

  旋即便见苏庭伸手,布下了一层屏障。

  以他如今的法力,如今的阳神造诣,除非仙家亲自窥探,否则便是半仙,也决计难以透过这层屏障,观测此中的一切。

  “这事你怎么看?”

  小精灵托着小下巴儿,说道:“我听你的。”

  苏庭讶然道:“你还舍得跟我分别?我倒还在想怎么劝说你呢……”

  小精灵翻了个白眼,道:“你有什么舍不得的,而且这是人家白送的机缘,难道还不要了么?”

  苏庭神色复杂,摸了摸脸,道:“其实这事人家阁主既然开口了,咱们拒绝也是不好。”

  说到这里,苏庭沉吟道:“适才我也思索了许久,浣花阁应当是没有恶意。”

  小精灵点了点头,道:“我也没有察觉人家有什么恶意。”

  苏庭乃元丰山的长老,而她也是从元丰山过来的,此次实则象征的是元丰山。

  以浣花阁这等仙宗大派,倒不至于找个借口来加害小精灵,哪怕小精灵出身不凡,乃是真神,也不足以让浣花阁与元丰山交恶。

  更何况,如今苏庭和小精灵都在浣花阁,真要加害于人,以浣花阁的底蕴,又何必找什么借口?

  “真要对你不利,必然彻底得罪了我苏某人……而以我苏某人的天赋绝伦,就算是仙宗道派,也不得不慎重对待。”

  苏庭摸着下巴,说道:“最明智的做法,便是对我一块儿下手,但浣花阁显然没有这个意思。”

  小精灵轻声道:“我更相信那位花仙,她对我很有善意,而且她一定认得那位点化我娘亲,让我诞生在世的大神通者。”

  苏庭点头道:“不错,刚才我也在思考,凭什么浣花阁对你这般好,但现在看来,应当便是你爹的缘故。这一场机缘,确实不小,你应当好生把握……”

  顿了一下,苏庭又道:“而且我打算把你留下,也还有另一层思虑。”

  小精灵眨了眨眼睛,道:“跟你留下心血的原因,是同一件事么?”

  苏庭嘿然道:“你倒是看出来了?”

  小精灵哼了一声,眼神中充满了俯视之感,道:“我最近读了好些仙宗典籍,知识渊博,比你还知道得多。”

  说着,小精灵又道:“你这心血,蕴藏法力,又藏阳神,几乎等同于自损道行,就算是你修行一日千里,也须耽搁月余时日,才能恢复过来,算是代价不小,不可能只是为了帮助你姐姐在上人境里更进一步。”

  “你说得是。”

  苏庭摸了摸脸,一阵无言,才道:“我用赤金心血,蕴藏我一缕阳神,主要还是守护,若到了最后,她成就阴神,仍无变化,我这一缕心血,便可以助她更进一步。”

  小精灵问道:“守护什么?”

  苏庭眸光一凝,道:“那位北灵长老,与前一位寒鼎之身的修行人,似乎关系极好,情同姐妹,此番我表姐要修成阴神,魂魄凝练,极可能是个契机。”

  “契机?”

  “重生的契机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