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449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449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  “胜负已分。”

  苏庭神色黯然,叹了一声。

  虽说以七重天道行,与仙宗的九重天半仙争斗,斗到这个地步方是落败,已是足以自傲。

  然而他一路修行而来,少逢败迹,此刻却也不免有些叹息,稍感遗憾。

  “此番算是你胜了。”

  苏庭挥了挥手,道:“苏某为人淡泊,不重名声,胜便是胜,败便是败,境界的差距,便不要提了。”

  他在境界二字上,语气稍微重了些。

  而站在前方的云宫,半晌未动。

  苏庭暗道奇怪,便是对方胜了,也不至于这般盛气凌人,连苏某人的话也不答了罢?

  “苏长老也不见得败了。”

  云宫忽然出声,只是声音依旧,但语气却极为复杂。

  苏庭从中听出了许多意味,似有难以置信,似有许多不服,似有两分……怨气?

  苏庭吓了一跳,不过斗法一回,又未分生死,而眼下还是苏某人吃了大亏,受了许多伤势,对方怎么还有怨气?

  苏庭心觉古怪,看着在迷雾烟尘中的那个白衣女子,但见对方白衣清净,站立原处,姿态优雅,如仙子凌尘一般。

  旋即烟尘迷雾渐散,隐约露出真容。

  苏庭第三只眼光芒微动,勘破一切,看清了云宫的全貌。

  旋即苏庭沉默了下来,隐约往后退了几分。

  因为他天眼所见,看得十分清晰。

  此时在这位仙子绝丽精致的容颜上,赫然是红了一片。

  而红了这一片,细看之下,便是一个掌印!

  “……”

  苏庭看了自己的手一眼,上面的剑痕触目惊心。

  刚才还觉对方一剑,着实伤得太重。

  但现在看来,这一剑好像受得还行。

  至少没把自己的手给砍了。

第五五九章

胜负!

  阵法的守护,渐渐消去。

  代表内中充满了毁灭的气势,已经渐渐沉稳了下来。

  关于内中的胜负,众人大致上能够知晓。

  云宫毕竟是仙宗的九重天半仙,哪怕苏庭再是惊才绝艳,也不可能胜她。

  否则,这位元丰山的苏长老,便未免太过于惊世骇俗了,便是那位正仙道的小仙翁,在七重天的道行里,也决计做不到这等壮举。

  眼看气势渐消,尘埃落定。

  内中场景,也呈现在了众人面前。

  元丰山的古字辈长老,那个面貌清秀的少年,正瘫坐在地上,鬓发散乱,衣衫不整,且右侧半个身子,尽数染血,显得狼狈不堪。

  而云宫便站在那里,衣衫整洁,未受影响,如仙子在世。

  高下立判!

  胜负已分!

  ——

  “误会!”

  苏庭看见气势沉落,众人目光俱已看来,当下咳了两声,讪讪道:“姑娘,你撕块薄巾,把脸遮上,这回算我输了……我无敌神君的名号便送你了,此次争斗就此落幕。”

  云宫神色冷淡,取出一块薄纱,遮住面容,说道:“苏长老号称无敌神君,怎能轻易认败?此时你我不过斗了一式,还有余力,何不再战?”

  苏庭左右看了看,正好气势消散,当下松了口气,说道:“云宫姑娘,本领高深,苏某已无余力,至此落败,甘拜下风。”

  所谓打人不打脸,把人家姑娘的脸按了个掌印,放在外头可是生死大仇。

  想他苏庭苏神君,自问淡泊名利,此次认输也不过小事而已。

  随着他出声认输,这声音便也传到外边。

  浣花阁诸位长老弟子虽然早有所料,但也无不松了口气。

  总算压住了这位苏长老的气焰。

  虽说以九重天道行,压住七重天真人,也颇是胜之不武,但好歹也算是胜了。

  若真是被他以七重天道行胜过云宫,浣花阁颜面何在?

  “苏长老客气。”

  云宫语气冰冷,道:“你我各得伤势,算是平分秋色。”

  这话一出,周边众人神色俱变,面面相觑,难以置信。

  苏庭低声一笑,笑得十分尴尬,道:“云宫姑娘客气,着实客气,就算我是客人,姑娘也不必谦让,此番你我虽然是各得……咳咳……各得伤势,但伤势轻重,已是明朗。”

  云宫看了过来,眼神冰冷,道:“我以九重天的道行,你以七重天的道行,高下立判,真要论来,是我输了。苏长老真要如此细论胜负,挽回不败之名么?”

  苏庭听得这话,也只得无言,说道:“平分秋色那便平分秋色吧。”

  云宫收了剑,深深看了苏庭一眼,不再开口,就此离去。

  苏庭看着她的背影,心中总觉得这事没完。

  而在阵外,小精灵以神眼看穿了云宫脸上的薄纱,看见了掌印,面无表情,也觉得这事没完。

  ——

  一场争斗。

  以平分秋色收局。

  正如云宫所言,虽说伤势有所轻重,但道行也有高低。

  实则论来,应当算是浣花阁这边败了。

  整个浣花阁上下,无论长老弟子,似乎都在心上,门上了一层阴霾。

  此时此刻,整个浣花阁都仿佛笼罩在阴云下,人人心气低落,尽都颓然黯淡。

  虽然云宫并不是浣花阁最为厉害的一位半仙,但是苏庭已经展露了他的本事,接下来若是再有半仙出面与之争斗,便有失仙宗气度了。

  “平分秋色?哪里平分秋色了?先前我细看内中场景,怎么也没看见云宫伤到了哪里?适才观看,不见她有虚弱受创之处……”

  “稍安勿躁,云宫所言,总不会有错,她既然这般说了,自然也还是在苏庭手下,受了伤势的。”

  “只不过,以七重天,斗九重天,他元丰山当真如此不凡么?”

  “莫非是当今清原祖师,重新授法,以道祖之尊,亲传无上妙法,让元丰山一举胜过其他各门?”

  “大胆,不可妄论道祖!”

  “但是此事……”

  “此事确实难言,这个苏庭着实不亚于生而为仙的葛正轩。”

  “正仙道有了葛正轩,元丰山却有了苏庭,这……”

  “其实,他也未必是这般惊天动地……”

  就在这时,浣花阁主忽然出声,道:“适才他手中还是借助了法宝的威能,均是上等法宝,而且齐齐施展,助益不小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众人面面相觑,但过了一瞬,有位中年女子顿生悟性,忙是应道:“阁主慧眼如炬。”

  而这话一出,诸位修成了阳神,念头无数的长老,便也明白了意思。

  “他手中均是上等法宝,尽数叠合,几近仙宝,确实有些助益。”

  “难怪如此厉害,还是阁主慧眼如炬,能看透真相。”

  “的确如此。”

  诸位长老,这般说着。

  而这一番话,也必然要传到门中。

  可实际上,真正明眼人都能知晓,苏庭仗着法宝之威,但云宫也有着一柄上等法剑。

  更何况,能够同时运使数件法宝,也是一种极为难得的本领。

  正如同他能够一举施展出五门仙术那样,都是寻常真人难以想象的。

  可浣花阁终究不能承认,七重天的苏庭,以真正的本领,打平了九重天的云宫。

  这便涉及到两家传承的高低之比较了。

  ——

  “唉……”

  浣花阁主蓦地叹了一声,心中隐约有些悔意。

  她的本意,也没有想过,门中弟子可以击败苏庭。

  但她的想法,是在同等境界之下,公平争斗。

  如此胜负,只如同门中弟子切磋较量一般,自有高下之分,而败者一方只须激励,发愤图强,定能有不小的进步。

  但她所想的,却不是浣花阁弟子,以高了两个层次的境界,仍然无法击败苏庭。

  毕竟这样的差距,太过于巨大了。

  这样难免会让门下弟子对浣花阁的传承,产生不自信的念头。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