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445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445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  浣花阁主轻笑一声,说道:“师姐,我翻阅了他的过往,本门之中还真没有几个弟子,可以在同等境界之下,与之交锋。”

  老妪闻言,心中隐约有些不服,但却不敢顶撞阁主之言。

  ——

  苏悦颦居所之前。

  苏庭转身过来,便看见了一个年轻女子,身着淡色衣衫,手执一柄冰晶玉剑,神色淡然。

  “这位师侄女,可有什么事情么?”

  “听说苏师叔是古字辈长老,但年岁不大,仍与我等同辈,但本领极高,故而弟子想要讨教一番。”

  “哦?”

  苏庭忽然眉头一挑,露出讶色。

  这个场面,倒是他所没有预料到的。

  如果这次他是去守正道门或是正仙道,遭遇其门下弟子挑战,倒还算是在意料之内。

  但南方浣花阁,尽是女子,又久居世外,按道理说,应当都是极为平淡才是。

  但看眼前这个女子,眉宇清冷,神色倨傲,眼中略带几分不服。

  这点儿不服的气态,倒是颇有元丰山彭凡、云节等人初见苏庭时的味道。

  “世人性情各异,但男子之中,有性情淡泊者,而女子之中,也应有骄傲不服者。”

  苏庭微微一笑,低声道:“倒是苏某人想得过于简单了。”

  这般说着,他左右看了看,神色如常。

  他又自知之明,自身毕竟是外人,若说浣花阁任他在此自由行事,没有监视于他,却也说不过去。

  但如今浣花阁暗中之人,依旧沉寂无声。

  显然这一场挑战,便是浣花阁上层人物默许的。

  “也是当我苏某人作为磨刀石么?”

  “还是想要击败了我,证明浣花阁的弟子,远胜于元丰山,更胜于先秦山海界?”

  “也罢,既来之,则安之。”

  苏庭这般念着,伸出手来,说道:“你道行在八重天的层次,不过我是客,你是主,加上长幼有序,理当让你三分,你也不必自封道行,便这般出手罢。”

  “好大的口气!”

  这年轻女子神色愈发冰冷,道:“我曾在七重天时,诛灭南海之下作乱的一头冰螭,其道行便是八重天大妖王……自小以来,我浣花阁弟子,便能以稍低一筹的境界,诛灭更高一层道行的大敌。”

  说着,这年轻女子神色之间寒意愈重,道:“但未曾想到,我今踏足八重天,竟也被人以七重天的道行,用这般指点的姿态,让我先出手。”

  苏庭神色如常,说道:“礼数而已,不要多想。”

  年轻女子冷笑道:“苏长老须知,我出身浣花阁,所学至高无上,可不是外界那些传承低浅,自行摸索道路的散学修士。”

  “本座知晓。”

  苏庭拍了拍衣衫,淡然道:“但苏某人,可不是那头冰螭。”

第五五五章

你的剑太慢!你的剑太钝!

  浣花阁中。

  燕婷神色冰冷,面若冰霜,然而在她心中,却有一股难言的心气,如火焰一般燃烧。

  她乃是浣花阁的真传弟子,所学所识非同寻常,积累极为深厚,同等境界之下,与外界修行之辈交手,无论是人是兽,俱无败迹。

  甚至她便曾以六重天巅峰的道行,诛杀过一头七重天境界的妖王。

  当代之中,同境之内,她不敢言称门中第一,但稳在前三。

  然而这个来自于元丰山的苏庭,竟是要以七重天的道行,斗她八重天的本领。

  这是她以往的底气与骄傲,但今日似乎反过来了。

  哪怕是元丰山的长老,未免也太过于狂妄了些!

  “好个元丰山古字辈长老。”

  燕婷深吸口气,道:“那便请长老赐教,看看你元丰山的秘术,究竟是何等不凡,能越过一个境界,胜我浣花阁的秘术。”

  这一声出来,周边气息俱有变化。

  苏庭能够察觉,周边有着不少观战的浣花阁弟子。

  但燕婷将这次斗法的性质,抬到了两家秘术高低的比较上面,则又不同了。

  不过苏庭倒也并不在意,他来到浣花阁,被当做磨刀石一样的角色,实则也不见得多么高兴。

  既然不大高兴,那么狂妄一些又如何?

  何况他有这个狂妄的底气!

  若不是顾忌着表姐苏悦颦在浣花阁,他言行举止便不会这般温和了。

  “你先出剑。”

  苏庭伸手,作了个请势。

  咻地一声!

  燕婷蓦然出剑!

  剑出如雪!

  刹那之间,这里如冰天雪地!

  苏庭没有如在元丰山那般出手,而是真正任由燕婷出剑!

  这一次,堂堂正正,尽显本领。

  ——

  “燕婷这孩子,对于剑法确有独到之处,短短时日不见,剑上的霜华锋芒,似乎又更进一步。”

  “以八重天的道行,她若放在中土,想来是堪敌寻常半仙。”

  “这位苏长老,倒是十分狂妄自傲,目中无人,也低估了我浣花阁,今次他是要栽了。”

  “毕竟年少轻狂,未经挫败,难免目中无人……他虽是古字辈长老,虽也是阳神真人,但修为进境太快,也让他阅历太少,不够谨慎。”

  “诸位长老都是这样想么?”

  就在这时,阁主忽然出声,这般问道。

  各位长老面面相觑,俱能察觉阁主言中深意,但却不知阁主何以如此将之看得这般重。

  浣花阁主没有继续开口,只是看着这些长老,不禁想起了先秦山海界。

  作为道祖的传承,底蕴极深,所学非凡,难免自视太高,轻视各仙宗道派之外的弟子。

  但最终先秦山海界的弟子败了。

  她不知元丰山是否也有过此事。

  但苏庭在元丰山的地位,显然已是极高。

  如果出过这类事情,那么苏庭的胜负,可想而知。

  “若没有事先查知苏庭的过往,便是连我都难免轻视两分。”

  浣花阁主这般想道:“只不过有先秦山海界前车之鉴……虽是道祖传承,仙宗道派,也并非不败,我浣花阁的弟子,未必逊色于先秦山海界,但也不见得能胜先秦山海界的齐宣。”

  她看向那个方向,神色复杂。

  这一次,不是让门中弟子击败苏庭,从而展示浣花阁的不凡之处。

  她根本没有想过门中有谁能击败苏庭。

  她只是想借苏庭之手,打压门中的弟子,让她们从骄傲之中醒悟,从安逸之中生出危机,得此激励,才能更进一步。

  但作为浣花阁当代的阁主,看着自家门下的杰出弟子,竟无一能与苏庭真正抗衡,实则心中却也颇是沉闷,并不怎么好受。

  在她心中,倒隐约渴望着,门中有哪位弟子骤然开悟,能忽然凌驾于苏庭之上。

  ——

  “你的剑太慢!”

  苏庭运使化虹之术,倏忽避开这一剑。

  燕婷神色愈发难看,一剑横扫过来。

  苏庭以化虹之术,倏忽闪避过来。

  “元丰山古字辈的长老,原来是精于躲闪的本领么?”

  燕婷紧追不舍,冰晶玉剑斩了过来。

  这回苏庭没有运使化虹之术躲避。

  换在其他地方,苏庭自然不会被言语所逼迫。

  但这里是浣花阁,而他也算是代表着元丰山的颜面。

  如此便不能再避了。

  苏庭立在原处,看着这一剑劈了过来!

  这一剑斩落下来,虚空似也被锋芒裂开!

  一剑之内蕴藏的法力,其中蕴藏的锋芒,如若迸发开来,足以将一座千丈高的山峰,从中一分为二。

  这里是浣花阁,所以燕婷一剑,凝于剑身之内。

  可也正是因此,能够斩灭千丈高峰的锋芒,凝于一剑之中,便显得更为凌厉。

  剑身未至,剑意已至。

  这一剑下来,几近斩破虚空。

  哪怕是周边观战的浣花阁弟子,也不由得感到心悸。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