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443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443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  苏庭微微点头,外头的冰天雪地,对于没有道行在身的普通人而言,是要被冻毙的,但踏足殿中,便能适应得了。

  想来当初表姐至此,也是信天翁一路护持,到此大殿中,方是停歇。

  在表姐这桩事上边,苏庭自觉还是欠了信天翁不浅的人情。

  “苏长老便请在此等候。”

  那年轻女子吩咐道:“给苏长老上茶。”

  当下便有个姑娘领命下去。

  而苏庭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,神色淡然。

  倒是那个名为静儿的少女,颇是好奇,朝着苏庭看了看,又对苏庭头上的小精灵十分在意。

  “你真的是元丰山的长老?”

  那少女神色之间,充满了惊诧。

  “不像?”苏庭看了过来,似笑非笑。

  “不像。”少女摇了摇头。

  “静儿。”旁边的年轻女子斥道:“不得无礼!”

  “不妨事。”

  苏庭挥了挥手,不以为然地道:“闲聊而已。”

  少女朝着师姐看了一眼,旋即作个鬼脸,才看着苏庭,说道:“我听颦儿姐姐提过你,听说你在中土,已经是个很厉害的年轻人……不过她说你是自己摸索修行的,没说你是元丰山的人呀,而且,你居然还是元丰山的长老。”

  小精灵鼓了鼓脸颊,纳闷道:“元丰山的长老很了不起么?早知道我也讨个名头了。”

  少女看了这小丫头一样,愈发喜爱,嘻嘻道:“元丰山可是能跟我们浣花阁相提并论的宗派呢,元丰山的长老就好比我们浣花阁的长老,自然是了不起的。不过我很好奇,他这么年轻,颦儿姐姐说他的岁数比我也大不了两岁,怎么会成为长老呢?”

  她这番话,已经是问得有些逾越规矩,让其他浣花阁弟子都有些许变色。

  但苏庭却并未动怒,只是含笑说道:“因为苏某,足够杰出,故而能让元丰山,足够重视。”

第五五二章

古字辈长老苏庭!

  因为苏某,足够杰出,故而能让元丰山,足够重视。

  这一句话,显得十分骄傲自负,狂妄不羁。

  可这句话,放在他元丰山长老的身份面前,却变得理所应当,如在陈述事实。

  在场之中的浣花阁弟子,看向苏庭的目光之中,俱有惊异。

  “跟我讲讲,我姐姐在浣花阁的事情罢。”

  苏庭目光扫了一眼,并未看见这些女子神色上的异常,心中还算满意,目光最后落在了那少女身上,说道:“看你所说,与我姐姐算是十分熟悉了,跟我讲讲她的近况如何?”

  ——

  浣花阁中。

  适才那中年女子,便站立在下方,躬身说道:“便是如此。”

  而在上方,也有一个女子,身着蓝白衣衫,面罩薄纱,平静道:“元丰山的长老?苏悦颦的弟弟?”

  中年女子点头道:“此子道行极高,不逊色于我,至少便是七重天的真人,而他手中的令牌,确实是元丰山古字辈长老的令牌,做不了假。”

  “哦?”

  蓝白女子坐在上方,姿态优雅,尽管面罩白纱,但眼眸清澈,皮肤白皙,仍是显得绝丽,听得这话,眉宇轻蹙,轻声道:“苏悦颦不过二十来许,她的弟弟又能是几岁?元丰山除却那三位已入半仙层次的真传弟子之外,何时又出了这么一个年轻人?”

  而就在这时,有一老妪从后方走来,徐徐说道:“老身倒是听过这么个年轻人。”

  蓝白衣衫的女子看了过来,露出讶色,道:“师姐知晓?”

  老妪缓缓说道:“老身教导苏悦颦时,确实听她提过一个弟弟,但这个弟弟似乎并非元丰山的弟子。”

  蓝白衣衫的女子愈发惊异,道:“不是元丰山出身的弟子?二十来岁的年纪,修成真人境,不是出身仙宗道派,莫非还能是散学修士出身?”

  老妪点头说道:“阁主莫要惊异,从老身所知,确实如此。”

  那蓝白衣衫的女子,闻言则愈发讶然。

  老妪徐徐说道:“苏悦颦对这个弟弟十分上心,偶尔会跟静儿她们提起,老妪也曾听过,他似是一路自行摸索修行起来,后来遭遇信天翁,受信天翁赏识,归入元丰山,而苏悦颦也正是因此,才被信天翁送来浣花阁。”

  浣花阁主轻吐口气,道:“如我等这般门派,收徒极为严苛,此番收下苏悦颦,一来是她确实是良才美玉,二来也是信天翁的情面。但是这个苏庭,可以被破例招入元丰山,又能让信天翁舍了一份情面,将他姐姐送来浣花阁,倒真是让人惊讶。”

  老妪说道:“不仅如此,听闻信天翁招他入门,不是给予他门中弟子的身份,而是直接给予外门长老身份……而在当时,苏庭似是未成阴神,上人也未修成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浣花阁主怔了一下。

  而先前那中年女子,则是惊道:“他分明是阳神真人的道行!而且他手中的令牌,并非外门长老的身份,而是真正的元丰山长老!”

  老妪看了过来,说道:“我浣花阁远居南方,对于中土之事较为闭塞,但是关于这个苏庭的消息,不难查知……这人能在三重天道行,被招为长老,又能在短短时日,成就阳神,想来元丰山也不吝啬于将他外门长老的身份,去掉一层隔阂,真心招揽。”

  浣花阁主闻言,露出些许思索之色,道:“师姐所言不差,不过似我等这般道祖传承,尽都极重规矩,他究竟是怎样出色的人物,才能让元丰山屡屡破例?”

  说着,浣花阁主起身来,道:“但不论如何,元丰山的古字辈长老亲自到来,可不是一个寻常阳神真人可比,请他进来。”

  那中年女子闻言,忙是应了一声。

  老妪低声道:“那老身这就去唤出苏悦颦?”

  浣花阁主微微摇头,说道:“不急,师姐先替我去查一查这个苏庭……我想要知道,如今正仙道已经出了一个葛正轩,元丰山是否又会出现另一个葛正轩?”

  老妪闻言,顿时一怔,道:“阁主如此看重他?”

  浣花阁主缓缓说道:“听师姐说来,元丰山对他又是何等重视?我们招揽不了,但既然他来了浣花阁,总不能对人家一无所知。”

  ——

  冰宫之内。

  听着静儿徐徐说来。

  苏庭倒也颇感满意。

  浣花阁之中,勾心斗角之事,但没有他想象之中来得激烈。

  至少从静儿口中,他没有听出自家姐姐有什么受到不公的地方,而且从周边这些女子的面容上,他也没有看出什么不自然的异色。

  “看来信天翁的面子,在浣花阁之中分量不轻。”

  苏庭暗道:“表姐来到了浣花阁,倒是比一般弟子,更受重视,或许也跟她寒鼎之身有关。”

  而静儿对他也颇是好奇,对于小精灵更是好奇。

  其他人也是对苏庭极为惊异。

  苏悦颦年岁不大,她的弟弟自然年岁更小,但却已经修成阳神真人,比之于她们这些浣花阁真传弟子,尤胜许多。

  并且,传说中的大牛道人,在京城盛会之中,得了魁首,但那一场盛会,只招散学修士。

  而作为一个孤家寡人的散学修士,又如何成了元丰山的人?而且还有了元丰山长老的地位?

  适才苏庭自称是足够杰出,但细想之下,要是多么杰出的人,才能从一个外人,成为元丰山的上层长老?

  “话说小可爱,你究竟是什么来历?”

  静儿为先前对苏庭出言不逊而得罪小精灵的事情,连连道歉,总算是跟这小精灵凑得近了些,算是交了个朋友。

  小精灵听了这话,却没有回答,而是看向苏庭。

  苏庭微微一笑,露出轻松的神色。

  小精灵这才看了回来,小下巴一挑,哼了声,道:“我可是真神。”

  苏庭哑然失笑。

  作为天生地养的神灵,自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,只是以往还担忧被心怀不轨之人用去炼丹,但是如今的小精灵,本领也是极高,加上苏庭的庇护,自是无有畏惧。

  何况此处也是浣花阁,道祖传承之一,与元丰山关系不浅,倒也没有什么顾忌。

  就在小精灵说出真神二字后,静儿等人还未回过神来,适才那中年女子便已到来。

  “苏长老久等了。”

  中年女子神色愈发异样,比之于先前,显然对这个面貌稚嫩的少年人愈发敬重。

  苏庭神色如常,知晓这中年女子,大约是先前知道了他的几分来历。

  中年女子施礼道:“阁主有请。”

  苏庭站起身来,微笑道:“还请长老在前领路。”

第五五三章

浣花阁!

  浣花阁中。

  苏庭才一踏足,便发觉从冬季走入了春季。

  眼前所见,百花齐放,鸟语花香,溪水潺潺。

  这里气候温和,极为舒适。

  中年女子领着苏庭而行。

  周边颇多女弟子,纷纷侧目,看向这个外来人,待发现这是个男子,更是好奇。

  浣花阁之中,少有访客,就算是有,也多在冰宫招待,能够踏足浣花阁之中的,要么是仙家下界,要么是各大道祖传承之中的上层人物。

  而这个少年,又是哪一位人物?

  ——

  主阁之中。

  两侧各有四个老妪,道行高深,几近半仙。

  而上方坐着一个女子,身着蓝白衣衫,气态优雅,面罩薄纱,但从她薄纱上的眉眼所见,清丽无比,皮肤白皙,便已能观测出半分倾国倾城的痕迹。

  此时这位浣花阁主,正在观看着什么。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