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442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442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  而其余三位女子,也略微点头。

  苏悦颦是经元丰山推举,破例入门的。

  但凡破例,自是更为引人注目。

  所以苏悦颦的名字,在浣花阁之中,倒也有不少人听过。

  “原来是颦儿师妹的弟弟。”

  当头这女子,深深看了苏庭一眼,也满是心惊。

  她面貌约是二十七八,道行在六重天,但实则在门中,也修行多年。

  而眼前的这个少年人,也是腾云驾雾,却让她无法看透。

  苏悦颦年岁不大,那么她的弟弟,年岁又能有多高?

  这样一个少年,竟然就已是阳神真人了么?

  苏悦颦这个初初入门的女孩儿,竟有一个修成阳神的弟弟?

  这年轻女子心中颇是惊异。

  “正是。”

  苏庭拱手施礼道:“还请通传一声。”

  这年轻女子点头道:“请随我来。”

  说完之后,她调转飞舟,朝着南方而去。

  这飞舟去得极快,迅如流光。

  而苏庭施展化虹之术,却稳稳跟随在后。

  “这飞舟倒是不慢,看来颇有考验我飞遁之速的味道。”

  苏庭察觉出那年轻女子的心思,不禁笑了一声,低声道:“飞舟固然不差,但施展的人,道行终究不高,速度还不如我。”

  这般念着,但毕竟主客有别,他便也放慢速度,跟随在后。

  而小精灵仍然在为苏庭打抱不平,坐在他头顶上,双手环抱在怀,哼哼不已,说道:“明知有人来访,还只派来几个后辈,也不怕被人直接打杀了,这浣花阁还真是安逸太久了。”

  “错了,这可不是她们过于托大。”苏庭闻言,哑然失笑,道:你仔细感知一番,这冰天雪地之中,形同阵法,而内中还有许多生灵,不乏妖王之辈,生存在此,依仗浣花阁,隐约便算是浣花阁的护山神兽了。”

  说完之后,苏庭又道:“这些女子只是来盘问咱们的,盘问过后,也就替咱们领路,但外来人士若真要放肆,要面对的可不是这几个姑娘,而是这片冰雪天地之中的许多异兽。”

  小精灵闻言,十分错愕,左右看了看,说道:“这些冰雪中的异兽,都是浣花阁的么?”

  苏庭说道:“未必是浣花阁豢养的,但至少与浣花阁颇有关系,像是那头白象,就算不能说是护山神兽,至少也算是外门长老一样的地位……而且,堂堂天君祖师的道统,有这么些异兽守护,也不足为奇,就算是有妖仙守护,都不算意外。”

  ——

  飞舟迅如疾光。

  那年轻女子隐约有一种要将飞舟速度发挥到极致的想法。

  但苏庭依然是悠闲自在,尾随在后,也不见吃力。

  那年轻女子,忽然有些挫败,便也不再逞强。

  然而适才那少女,则不断打量着苏庭,神色愈发古怪。

  这时,旁边又有个女子悄声道:“静儿,你认得他?”

  这少女退了半步,轻声道:“我听颦儿姐姐提过,说她有个弟弟的……后来元丰山的师姐,给颦儿姐姐传过消息,说是她弟弟已经是名动一方的人物,夺得中土司天监盛会的魁首,还有个很响亮的名号。”

  那女子好奇道:“什么名号?”

  少女低声道:“好像叫大牛道人。”

  这声音虽然有着几分掩饰,但是苏庭感知极为敏锐,又是阳神真人,道行远胜于那少女,所以听得颇是清楚。

  待他听得“大牛道人”四字,神色便不甚好看,十分郁闷。

  “大牛道人?”

  师姐惊讶道:“怎么是这么个名号?”

  少女摇头道:“我也不知道,颦儿姐姐也不知道,不过她说她这弟弟向来是不拘一格,倒也不足为奇……而且刚才那个小可爱,好像也叫他大牛,应该不会错的。”

  那师姐颇是感叹,道:“这个名字,倒颇有一种山中樵子或者田间农夫,偶然得了功法,修炼有成的事迹。”

  少女嗯嗯点头,说道:“我也没想到,原来这个大牛道人,居然长得这般清秀呢。”

  听到这里,苏庭心情颇好,面带笑意。

  而少女又继续说道:“我原以为这是个极为粗犷,身材魁梧,虎背熊腰,身高八尺,腰围八尺半的汉子呢。”

  苏庭脸上的笑意,忽然僵在了那里。

第五五一章

浣花阁冰宫!

  南方以南。

  冰天雪地。

  苏庭跟随飞舟而行。

  此去约有千里。

  飞舟便先停下。

  前方有座宫殿,恢弘浩大,但通体以冰雪雕琢,工艺极为细致。

  “这里就是浣花阁?”

  小精灵眼神之中,充满了惊异。

  苏庭微微皱眉,天眼扫过,低声道:“虽有阵法守护,但并没有一座仙宗应有的底蕴……而且宫殿之中,人数不多,这方土地之上,独此一座,想来还不是真正的浣花阁。”

  前方那飞舟落在了宫殿之前,四名女弟子也都从飞舟之上下来。

  而宫殿之内,也有几人走来,多是年轻女子,但为首的是个中年女子,衣着华贵,气态清冷。

  适才这四个女弟子,俱都上前施礼,并将先前对苏庭的问答,尽数告知。

  中年女子看向了苏庭,神色之间,也颇惊异,施了一礼,才道:“自中土而来,跨越数万里之遥,观尊驾年纪不大,竟有这等毅力。”

  苏庭回了一礼,他见这中年女子,虽然神色清冷,眉宇之间带着出身大派的高贵,但至少礼数未失,便也没有什么恶感。

  “浣花阁隐于世外,外人想要前来拜访,既须道行,也须毅力。”

  中年女子说道:“除却正仙道的那位谪仙之外,近百年来,能孤身一人,凭借己身本领跨越荒原,横渡南海,到浣花阁来的,属你最为年少。”

  苏庭闻言,心中略有错愕,未想那位小仙翁也曾来过浣花阁。

  不过作为正仙道的杰出弟子,临近南方拜访同属道门仙宗的浣花阁,倒也不足为奇。

  “苏悦颦是以元丰山的情面,得入本门,但入了本门,便是门中之人。”

  中年女子说道:“她而今正在准备闭关,是否准许她外出来见,还须请示阁主,所以还请尊驾在此等侯。”

  苏庭看了这冰宫大殿一眼,笑着说道:“这里算是浣花阁外层待客之处么?”

  中年女子点头说道:“外界来客,除却仙家之辈及各仙宗上层人物外,余者均在此处接待。”

  苏庭看向了冰宫之后,以他的天眼,竟也看不透那重重仙阵,看不透后方的浣花阁所在,旋即收回目光,微笑道:“当初小仙翁也在此处么?”

  中年女子露出异色,点头道:“小仙翁乃是谪仙,自是例外。”

  苏庭笑了声,心中暗道:“看来浣花阁倒也区别对待,只不过我不远万里来见姐姐,倘如见不到面,岂非白跑一趟?这浣花阁未免有些不近人情……”

  想到这里,苏庭微微拱手,神色淡然,道:“作为贵门其中一名女徒的亲眷,苏某无有资格踏足浣花阁,那么作为元丰山长老,可有资格,请求入浣花阁中,观赏一番?”

  刹那之间,气氛沉静。

  那中年女子,露出错愕之色。

  其余女徒,也纷纷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。

  元丰山乃是道祖传承,在人世间的地位,与浣花阁等同。

  元丰山的长老,地位并不亚于浣花阁的长老。

  但这个少年,竟然是元丰山的长老?

  “元丰山古字辈长老苏庭,拜访贵门阁主。”

  苏庭施了一礼,取出一物,递了上去。

  这便是元丰山古字辈长老的令牌。

  自他得了六月不净观之后,掌教力排众议,便给他扶正了,去掉了外门长老的名头。

  此乃道祖传承,而苏庭则是门中唯一一个得到六月不净观的人,这长老之名甚至还算轻了。

  元丰山为了招揽他,付出了许多代价,也不吝啬于一个长老的位置。

  “古字辈的长老?”

  那中年女子接过了这令牌,神色之间满是惊诧。

  古字辈的长老,已算是上一辈的人物。

  “正是。”

  苏庭背负双手,道:“还请通传一声。”

  中年女子收起傲气,施了一礼,道:“还请苏长老入殿中稍候,我这便去禀报掌教。”

  ——

  冰殿之中。

  这座大殿,以冰凝就,晶莹细致,但却又能显出恢弘大气。

  更为难得的是,踏足大殿之中,温度不降反升。

  “这里倒是舒适。”

  苏庭这般说道。

  适才那驾驭飞舟的年轻女子,神色之中,颇有敬重,说道:“这座冰宫,出自于仙家之手,以八百年前中土梁国的宫殿格式……而此处虽是冰晶凝结,但入内之后,反而温度如春,便是未曾修行的普通人,也能在此不受寒冷。”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