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44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44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  “果真没有任何痕迹。”

  苏庭目光扫过,这一间没有什么奇异之处,依然是遍布灰尘,角落处还有个打开了盖子的空箱子,箱子里头也都结满了蛛网。

  房中的木床,镜台,桌椅,覆盖了一层尘埃,也有了少许腐朽的痕迹。

  只是凭借苏庭此刻的现状,倒也没有理由去改换家具。

  过些时日,只能跟表姐过来,大清扫一回了。

  他往前走来,忽然伸手敲了敲木椅。

  沉重的声音传来。

  “实木椅子,这个世道的桌椅,真是货真价实。”

  苏庭在桌子上用手指摸了一下,指肚顿时黑了一层,他看了一眼,悠悠说道:“黄花梨木?仅次于紫檀木……倒也真是名贵,看来苏家祖上,也是富户嘛。”

  他缓缓走过了一遭,心中盘算着。

  这些家具,虽然有些年久,但质量不错,真要说来,还价值不菲,哪怕今后他要换家具,也不见得比这一批好。

  那就不用换了。

  而这些家具的摆放位置,也颇合心意,颇有味道,哪怕挪换个位置,也不见得比现在好看。

  那就不用挪了。

  放出感知,全无所获。

  这一间,似乎没有问题。

  苏庭推门而出。

  ……

  孙家。

  书房。

  “无须理会。”

  孙家家主平静道:“命人暗中盯着就是了。”

  大管事显然是知道内情的,低声说道:“可是万一他发现了端倪?”

  孙家家主淡淡道:“那我便先杖杀了你。”

  大管事顿时一颤,骇然之色浮现于脸上,当即拜倒。

  “老夫有些不安,所以需要安心,你且讲讲,你用了多少功夫,有多少把握,能让苏庭一无所获?”孙家家主缓缓道:“这能让老夫安心,也能让你安心,否则,你我心中都没底气,今夜也不好睡。”

  大管事咽了口扣水,才慌忙说道:“家主,小人已经按照家主吩咐,摆放了许多东西,遮住了重要位置。”

  “这些东西十分复杂,有些是家具,有些是摆设,有些是用具,有些遮掩住了,有些只是混乱虚实。”

  “光是家具,小人便请来一位匠人,按照风水摆放,按照环境摆放,用最好看的方式,想来苏庭接手店铺之后,不会挪动家具,否则便不好看。”

  “且这些家具虽然古旧,但也是上等货色,他便是想要换上一批,也不见得更好。小人已经安排了人手,若他无眼识宝,便会有人提醒他那一批东西的出色之处。”

  “这许多东西,小人都命人主动做旧,许多还是从咱们家中仓库里取出来的,结满了蛛网,布满了灰尘。”

  “小人命那些人去过之后,抹去了一切痕迹,无论房门,无论地上,无论各种东西,所有手脚的印记,都用灰尘覆盖,显得荒废已久。”

  说到这里,大管事额头抵在地上,说道:“以小人的见识,这已是尽力而为,可算天衣无缝,他绝不会发觉端倪。”

  “天衣无缝?不会发觉端倪?”

  孙家家主淡淡道:“不见得罢?”

  大管事心中一凛,露出慌忙惧怕之色。

  孙家家主说道:“正因为你顾虑得太周全,所以才是破绽。”

  大管事微微一震,不敢开口。

  孙家家主摆手道:“罢了,你也尽力了,老夫也不是不讲理的。而且,你随我多年,也算见多识广,胸有谋划,以你的见识,都看不出其中破绽,那个少年不见得能看得出来。”

  大管事闻言,连忙点头,道:“对对对,那个少年前次虽然胜了,但毕竟只是个少年人,见识不多,阅历不多,只在落越郡长大,多在病床上沉睡,怎么可能看得出来小人的谋划?”

  说完这句,他悄悄抬头,只觉家主脸色不甚好看,显然是因为那句“那个少年前次虽然胜了”的话。

  大管事自知失言,低下头来,不敢言语。

  只不过,他此时此刻,仍然还想不明白,家主看出来的破绽,究竟在哪儿?

  ……

  苏家店铺,后院房外。

  苏庭推门而出,关上房门。

  然后他站定了一下,返身推开房门。

  “艹!当苏小爷傻啊?”

  “你孙家夺了我家店铺,不作经营也就罢了,也不住人,就扔在这里,用来荒废?”

  “这样是可有可无的一家店铺,这一次还用得着为了这店铺,大费周章,设计害我,最后还打了场官司。”

  “孙家如此看重这家店铺,还会空无一人,任由它荒废?”

  苏庭对着房中怒骂了几句,心中不免有种被人轻视的感觉。

  虽说扮猪吃老虎确实暗爽,但吃老虎之前,被当作猪的时候,怎么看不爽。

  但静了下来,他看着这间房,眼神逐渐明亮。

  “十有八九,孙家要找的东西就在这里边。”

  “而且已经找到了线索,只是拿不走而已。”

  “苏家店铺里,究竟有什么?”

第五十章

隐秘到了极点的暗室

  孙家大管事弄巧成拙,自以为天衣无缝,却未想到,这正是破绽。

  前些年孙家夺了店铺,后来有人住进里头,隔了些时日,又离开了,于是荒废了这家店铺。

  但苏庭心中知晓,若孙家当真看重这家店铺,就不会真的荒废,而是会有人暗中留在这里,或是继续搜寻,或是留下守护。

  “黄花梨木?”

  苏庭看着这套家具,冷笑出声,道:“苏某父亲见识也还不错,当年知晓店铺被坑了一把,没理由还把这套祖传的家具留下。而他孙家虽然势大,也不会把这么一套价值不菲的东西,留给我苏庭当嫁妆……”

  他说到这里,总觉有些不对,然后醒悟过来,呸了好几声:“没睡醒啊,苏某一个大老爷们,什么狗屁嫁妆,用词不妥,下次注意。”

  他吐了几口唾沫,才整理了下仪表,然后走进了房中。

  他在房内绕圈走了一趟,时而伸手拍几下这些家具,最后才走到了那木箱子的面前。

  木箱子已经打开,内中结着蛛网,满是尘埃。

  苏庭提了一下,颇为沉重,擦了一下,发觉这木箱子倒也真是不错。

  以他眼下的处境,这些东西都算得是不差,只要擦拭一遍,就可以用上,自然也不可能再去买新的回来。

  “嘿,孙家倒也真是大方,给我置办了家具,还给我准备好了储藏物事的箱子。”

  他顺手一提,将箱子翻开。

  箱子底下,满是灰尘。

  苏庭没有意外,只是嘴角勾起一抹笑意。

  “若真是荒废已久,这箱子放了多年,在这里蒙尘,而不曾动过,那么,周边地面都是灰尘,可箱子底下,应该是干净的。”

  “箱子底下的地面有灰尘,代表着箱子是近来才搬过来的,压在了灰尘上。”

  “抹去了有人来过的痕迹,桌椅上也洒了少许尘埃,自以为天衣无缝,实则也是有破绽的嘛。”

  苏庭退了一步,吐出口气,道:“孙家搬来这些东西,是要遮掩什么?如果我搬走了这些东西,能看见什么?”

  想起要搬空这些东西,这一趟苦力活,让苏庭忽然觉得有些肝疼。

  过了片刻,才见苏庭深吸口气,朝着满是尘埃的镜子看了一眼,看见了身形朦胧的自己。

  “算了,能者多劳,何况我这么能干!”

  ……

  孙家。

  书房之中。

  气氛有些沉闷。

  过了片刻,孙家家主才缓缓说道:“还是不妥,这少年不是寻常少年,此前已是轻视了他,才吃了一亏。”

  大管事闻言,不禁说道“那暗室所在,按风水布置,以机关术为构架,不易察觉。想当年,我孙家初得店铺,立时便搬空了内中物事,全无遮掩,只留下一座空房,都花费了数月光景,才察知其中暗藏的暗室。这苏庭固然不是寻常少年可比,但前次他也是运道好些,凭他的年纪,凭他的过往,也只是识得些许粗浅的文字,也总不至于对于这风水玄学,机关之术,都有所精通罢?”

  孙家家主微微闭目,未有应答。

  听闻大管事提醒,孙家家主也想起了当年的事。

  数年之前,他从坎凌镇那里,偶然得知了些许秘闻,知晓落越郡苏家的祖上,曾藏匿一宝。

  于是他匆忙赶回落越郡,亲自定计,从苏庭父亲手中,夺了这家店铺,也即是曾经的苏家祖宅。

  夺得店铺之后,他亲自排查了一遍,才将苏家的无用旧物,全数抛开,留下一座空房。

  但光是在这空房之中,便耗费了许多精力,更耗费了月余光景,仍是一无所获。

  到了后来,请来了一位风水先生,根据风水阵势,看出几分端倪,可却也没能找到关键之处。

  那位有名的风水先生,屡屡查看之下,也都断定,苏家店铺之中,并没有什么布置。

  到了那个时候,就连他孙某人,心中也有了动摇,有了怀疑。

  但孙家的辉煌,寄托于此,于是他为了一线渺茫的希望,坚持了下来。

  正是因为他的坚持,于是又多请来三位风水先生,四位老先生互相商议,到了最终,更是又请了一位精通奇技淫巧的匠人,才勘破了苏家店铺中暗藏的玄妙。

  孙家偌大的家族,能人众多,后来又请了几位浸淫风水学识足足有半生的风水先生,请了一位闻名大周的机关匠人,耗费了无数精力,才能勘破其中关键。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