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425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425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  “你说得是。”信天翁说道:“数百年来,踏足通玄界之人,不足双掌之数,但无人能够从中悟得此法。”

  “无人能够悟得此法,所以可以许我入内?”苏庭摸着下巴,略感无言,道:“这不是原因,否则你元丰山数百年来,入内参悟之人,也不足十位,又是怎么回事?”

  “因为掌教猜测,你或许有望得悟。”信天翁说道。

  “这么看得起我?”苏庭嘴角勾起一抹笑意,满是赞赏,道:“不愧是一宗掌教,眼界果然不凡。”

  “你修成道意,兼并五行。”信天翁神色冷淡,道:“而昔年道祖也是凝就道意,而且……”

  “而且如何?”苏庭问道。

  “你所学修行的功法,源自于夭折的先天雷神,而今此法乃是雷部总兵使者古苍所有……”信天翁说道:“本门创派祖师青帝是道祖记名弟子,而雷部总兵使者生前,则是道祖亲传,你得他授法,与清原祖师,一脉相承,故而有望。”

  “哦?”苏庭眉头一挑,道:“原来如此。”

  “正是如此。”信天翁并不否认。

  “嘿嘿嘿……原来还是你高攀了本神君……”

  苏庭嘿嘿一笑,照这个说法,他名义上的师尊便是雷部总兵使者,而雷部总兵使者乃是道祖亲传。

  实际上说来,苏庭才是嫡系一脉。

  而元丰山门下,反倒是青帝这记名弟子的后辈。

  如今看来,元丰山之所以待他这般重,或许便是因为这一层的缘故。

  但元丰山终究势大,绝不可能视苏庭为正统,只能重视于他。

  可是许他入通玄界,绝不可能这般简单。

  “这般看来,我确实极有可能悟得昔年祖师所留。”

  苏庭缓缓说道:“只是元丰山倒也大方,不需要我履行什么条件么?”

  信天翁说道:“定下痕迹。”

  苏庭嘿然一笑,道:“定下什么痕迹?”

  信天翁说道:“通玄界之内,道祖昔年所居,隐匿洞天之中,时隐时现……掌教曾入通玄界,莫说领悟道祖之妙法,便是连那居所,也不曾得见。”

  苏庭略有恍然,道:“这般说来,元丰山是有了方法,可以让这道祖所居,常年得见?”

  信天翁点头道:“本门青帝祖师,炼就一门仙宝,只要有所标记,便可感应。这仙宝于二十三年前炼成,但近来无人能有资格踏足通玄界,你算是第一个。”

  苏庭摸着下巴,略有沉吟,道:“只要我定下标记,今后元丰山门下踏足通玄界,便可寻得此处,得悟法门?不过照他说来,以往也有踏足通玄界的,但却无人得悟……”

  信天翁继续说道:“这是你一场机缘,须得自行把握,想要悟法,便先要寻得道祖居所,待到那时,能否悟得此法,便看你自己的悟性了。”

  苏庭嘿了一声,道:“听你老兄的意思,我的优势比之于他人,或许只在于容易寻得道祖居所,未必悟得出此法?”

  信天翁叹道:“你不知此法深浅,须知……”

  苏庭说道:“我寻得了地方,就不做标记,回来跟掌教说没找到,你觉得怎么样?不管掌教信是不信,但至少以我的身份,掌教总不至于处置我罢?”

  信天翁面色变了变,想起这厮的卑鄙无耻,着实是干得出来这种事情的,当下深吸口气,神色顿改,认真说道:“老二,你天纵奇才,当世天资第一,连小仙翁葛正轩都自愧不如,我与掌教对你信心十足,俱都一致认为,你定能开悟,才许你入这通玄界之内。”

  苏庭听到这里,才算满意,说道:“通玄界何时打开?”

  信天翁缓缓说道:“须得稍作筹备,大约十日之后,可以打开通玄界,送你入内。”

  说着,信天翁继续说道:“这十日间,你正好熟悉一下元丰山,而且,你身上的法宝法器之流,路数太杂,用处不大,正好借此机会,统一整理,物尽其用。”

  苏庭微微点头,道:“这个我倒是知晓。”

  他得宝无数,底蕴深沉,堪称家底丰厚。

  但真正用得上的,并不算多,主要是类型太杂。

  此番在元丰山,统一整理,物尽其用,必有大益。

  “通玄界一旦可以准许入内,为兄将会告知于你。”信天翁这般说道。

  “如此也好。”

  “嗯,既然如此,为兄这便……”

  “慢着……”

  “哦?还有疑问?”

  “此法……何名?”苏庭摸着下巴,神色异样。

  “此法……”信天翁顿了一下,继续道:“名为六月不净观。”

  “六月不净观?”

  “正是。”

  信天翁缓缓说道:“故而通玄界内,道祖居所,本门尊为‘六月观’。”

第五三零章

论苏长老之无敌资本!

  是日。

  苏庭修行完毕,正要前往炼器阁,整理己身诸般宝贝,化为己用。

  然而他才出门,便隐约察觉了许多古怪。

  小精灵从天而降,悄声说道:“你在元丰山,现在很有名气咧。”

  苏庭闻言,笑了一笑,道:“意料之中的事情,经前日之事,苏长老之名,在元丰山定然响亮无比,引起无数长老妒忌,引来无数弟子敬仰,何须多说?”

  说到这里,苏庭不禁有些感慨,背负双手,仰面望天,说道:“今次之后,苏某人无敌神君之名,在这元丰山总算是打出来了,日后在广袤中土,本神君都将名震天下,只是,都说盛名累人,如我这般低调,要承载这样的名声,真是令人惆怅。”

  小精灵神色古怪,说道:“你还是下山走走罢?”

  苏庭摆了摆手,道:“我没带笔,不好给人签名,换个身份呗。”

  说完之后,他伸手一挥,便运使那正仙道幻化之术,将己身遮掩。

  至少真人以下,可以勘破苏庭幻象的人并不多。

  小精灵面色十分怪异,但却没有开口。

  “小白蛟,你领着它们在洞府之中好生修行。”

  苏庭回过头来,说道:“这是元丰山中,万一被门中弟子当做闯入山门的精怪妖物,随手打杀了,便是本神君可以为你们讨回公道,但你们也没救了……何况本神君得罪了不少人,可能人家就是认出来了,也只当不认识。”

  小精灵闻言,略感诧异,心道:“原来阿牛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。”

  而小白蛟连同这些个精怪,听得苏庭所言,无不为之一震,连连点头,示意自己一定洞府之中好生修行,看门防盗,绝不外出。

  实际上,别说这元丰山的长老弟子,就是门中豢养的奇禽异兽,便不乏妖王之辈,足以将它们当做餐食。

  ——

  山下。

  在之前苏庭入门之前,众人对他的观感并不好,甚至对于这个散学修士,并不多么看重。

  哪怕他在外界有了赫赫名声,而且从三重天成就上人巅峰,仅仅短短时日。

  可这更是让门中长老弟子,认为他根基不稳,急于求成,日后前路已然断绝。

  但今次之后,在斗法层面,同等境界之下,无人能够胜过苏庭。

  至于所谓根基,他则直接踏破三千六百层石阶,经过了人间最圆满的考验。

  尽管苏庭击败了元丰山诸位真传,让人心中颇是不服,也让这些以出身元丰山为傲的大派弟子心中郁闷,但真要说来,如今门下的这些弟子,对于苏庭苏长老,却也难免有些许敬服。

  “早年我还当苏长老是信天翁长老的私生子,否则怎么可能对这样一个道行浅薄,年岁稚嫩的后辈如此看重?而如今看来,信天翁长老果然是慧眼如炬……”

  “说得正是,信天翁长老招他入门,并非怀有私心,而是真正发觉了苏长老的不凡之处。”

  “在他三重天的时候,便认定他前途无量,信天翁长老果真远见。”

  “说的正是,无论以前他道行多么低浅,年岁多么稚嫩,但如今他至少有了堪当长老的本领,以往是我们小视他了。”

  “只不过,你们可曾想过,是什么样的天赋,才可以让一个仅仅凝法的三重天修行人,短短时日,修成阳神,逼近半仙?”

  “能与之相提并论的,只怕仅有正仙道那位未满四十,心生不惑,从而得道成仙的小仙翁了。”

  “苏长老受称为无敌神君,倒也颇有名副其实的味道,至少他真是堪与小仙翁并肩的人物。”

  例如这般的言论,可谓是数不胜数,不单是门中弟子,便有许多长老,也颇是感慨。

  尽管苏庭击败的门中真传弟子,但如云节、松溪、陈希、应风等人,早已不逊色于门中长老。

  同等境界之下,这些长老就是资历再高,积累再厚,也不敢自称远胜松溪应风之流,否则他们也都自封道行,与苏庭争斗去了。

  当然,其中也夹杂着些许不服气的言论,夹杂着些许带着怒骂的意味。

  不过苏庭只当他们是在妒忌,也不理会。

  毕竟有句老话叫做,不遭人嫉是庸才。

  而正要往炼器阁方向去,苏庭却听见了一阵声音,神色异样。

  ——

  “师弟可知苏长老之本领?”

  “自然知晓,他号称无敌神君,同等境界之下,本门无人是其对手。”

  “但你可知苏长老如何能够号称无敌神君?”

  “我师父提过,苏长老所学功法,亦是品阶极高,而且他天赋异禀,对于仙术又颇有感悟,在斗法层面经验丰富,施展法术灵活,时机拿捏得当。”

  ——

  远处,苏庭听到这里,心中颇是满意,露出微笑神色。

  然而就在这时,又听先前那人声音响起。

  “错了错了。”

  “如何错了?”

  “本门功法亦是至高仙法,如松溪、陈希、应风等几位师兄,哪个不是天赋异禀的?而且哪个又不是斗法层面经验丰富的?”

  “哦?”那师弟愕然说道:“那照师兄的意思,又是何故?”

  “师弟可是忘了,苏长老指点门中后辈的绝世玄奥秘术?”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