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397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397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  苏庭接连取胜,却让众人都忽视了,他也在消耗法力,他也在消耗精神,他并非时刻都在全盛之时。

  而齐岳本就打算借着这点,从而击败苏庭,但是被苏庭直接点破,不由得脸色难看到了极点。

  原以为苏庭极好脸面,哪怕支撑不住,也必然不会服输,定会死战到底。

  哪知这苏神君竟是如此不按规矩,直接掀开了这层遮羞布。

  “先等苏某人修行一段时日,你我再来斗上一场。”

  苏庭摆了摆手,道:“苏某人累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良久的一阵沉寂,场面有些异常的气氛。

  红衣不禁叹息了声,传音说道:“你顾忌一下先秦山海界。”

  苏庭嘿了一声,传音回去,道:“顾忌什么?”

  红衣低声道:“先秦山海界是道祖传承,又是统辖东海,但门下弟子被葛正轩逐一击败,而如今又被你出尽了风头……先秦山海界定然是要想方设法将你击败,哪怕暗中动用手脚,哪怕是有以大欺小之嫌,都定然要让你在东海留下败迹,免得真正让你有无敌之称,显得东海无人。”

  苏庭哦了一声,道:“也就是说,葛正轩作为正仙道的小仙翁,胜了也就胜了,而且得道成仙,没人敢找他的麻烦……而苏某人挂了个有名无实的长老身份,又不是得道成仙之辈,便不能胜着离开东海?”

  红衣叹息道:“话虽难听,但道理如此,你该借坡下驴了,哪怕斗个平分秋色,再惜败一筹,未必不行。”

  苏庭顿时嘿然一笑,道:“不必!”

  他蓦然往前走去,看向了齐岳,眼神之中,满是寒意,道:“过来与我一战!”

  ——

  不过片刻之间,苏神君忽然改变了主意。

  原本避而不战,此刻却主动邀战。

  而他的法力,却也还没有恢复。

  他这是何意?

  众人禁不住愕然。

  也有些心思聪颖之人,自觉有所猜测。

  应是苏神君借坡下驴,自损名声,给先秦山海界一个颜面。

  只是苏神君语气之中的寒意,又是怎么回事?

  “齐岳!”

  苏庭背负双手,缓缓说道:“你自封道行,与我一战,未尝不可……但是,既然是要战到这个地步,你可敢与我签下生死状?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齐岳心中一凛,蓦然震动,露出惊色。

  众人无不为之惊骇。

  就连齐宣也不由得一震。

  小精灵悄声道:“我家大牛的牛脾气怎么上来了?”

  红衣顿了一下,终是苦笑了一声。

  ——

  先秦山海界之中。

  苏庭应战,在他们眼里,大概是给先秦山海界一个颜面,在此落败。

  但苏庭语中的寒意,以及这生死状,显然又不一样。

  “他怎么敢?”

  “他伤重至此,还敢与齐岳斗个生死不成?”

  “以为是元丰山外门长老,齐岳便不敢杀他么?”

  “或许是他想要杀齐岳?”

  “怎么可能?他有几分本事,能杀齐岳?更何况,不要忘了,这里是先秦山海界!”

  “但他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  “掌教怎么看?”

  “此人看似懒散,实则倨傲。”掌教缓缓说道:“他不愿认败,也不愿受制,所以要跟齐岳一决生死,而签下生死状,则是要我先秦山海界,不能追究……他定有诛杀齐岳的把握。”

  “他哪来的本事?”

  “他有本事击败齐宣,如何没本事诛杀齐岳?”

  “这……”

  “凝就道意的人物,千古罕见,寥寥无几,傲骨天成,确实压制不住,他不可能为了我先秦山海界的颜面,为之妥协的。”

  “那齐岳这边怎么办?”

  “看他自己,毕竟道行已高,也非是后生晚辈了。”

  ——

  场面十分寂静。

  谁也没有想到,虚弱疲累到了极点,而且避而不战的苏神君,此时竟然是要斗个生死。

  齐岳心中凛然,面色变幻,他知晓苏庭非比寻常,未必是在唬他……但此时就是萌生了退意,又如何能退?

  莫非要说先秦山海界当代大弟子,不战而降,被人惊退了么?

  “来不来?”

  苏庭伸手入怀,握住斩仙飞刀,寒声道:“你不是要败我么?看看是你杀我,还是本神君诛灭了你!”

第四九五章

斩仙飞刀,有恃无恐!

  避而不战的苏庭,在瞬息之间,却主动应战,并要立下生死状。

  这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。

  谁也不知苏庭如何会有如此念头。

  谁也不知苏庭有何底气,在如此疲累虚弱的状态之下,胆敢对一位半仙说出这样的狂言。

  但谁都知道,此时的气氛,已经僵住。

  原本还可以说是切磋,无论胜败,只关名声,不关生死……而如今便已是生死之争。

  “此人斗法犹胜齐宣一筹,或许也胜齐岳一筹,但现在毕竟消耗极大,而且已是受创,如何会有这样的底气?”

  “从斗法来看,他精于算计,绝非莽夫。”

  “莫非是虚张声势,以进为退,要惊退齐岳,从而自保?”

  “但他这样的人物,未必没有后手。”

  “说得也是,莫要忘了,他与齐宣一战,虽是七重天道行,却几乎超出了七重天真人斗法的范畴……而齐宣还说借助法剑之利,而这位苏神君,似乎不曾借助外物,全凭己身本事。”

  “无论是否虚张声势,但他这样的人物,不见得全是空话,毕竟生死状可不是那么容易签下的。”

  ——

  各方言语,议论纷纷。

  就连先秦山海界之中,也是极为沉寂,只觉这个苏庭,欺人太甚,斗法切磋还不足,更兴起了杀心。

  这让许多门人,心中不忿,甚至有些,意欲顶替齐岳,前去与苏庭一战……胜负不论,生死不论,哪怕战死,也要争得一口气来。

  但门规森严,未经掌教允许,众人也只是心中憋了一口气罢了。

  “何必呢?”红衣则叹了一声,暗道:“哪怕签了生死状,哪怕真有把握诛杀先秦山海界的弟子,但这里终究是中央海域,岂非是要寸步难行……就算得以安然离开东海,日后再来东海,可难有善意了。”

  “苏庭很生气,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  小精灵不大清楚其中的原因,但也知晓,苏庭是动了真怒,兴了杀心,心头不禁凛然。

  红衣停顿一下,终究替她解释了一声。

  齐宣和齐近林,俱是面色微变,似有劝说之意。

  而苏庭神色冷漠,看着齐岳,喝道:“可敢一战?”

  ——

  葛正轩回望过去,眸光闪烁。

  思故道行太低,不能察觉那边场景,只是满心疑惑。

  只见葛正轩微微皱眉,低声道:“生死状?”

  他运起仙家法力,顿时仙眼洞开,看向苏庭所在,只觉心中略有凛然。

  思故欲言又止,但却终究没有问话。

  葛正轩倒吸口气,低声道:“胆敢将切磋之事,化作生死之争,果然是有不小的底气,便连我今为仙家,也有心悸之感……齐岳若敢应战,怕是今次遭劫。”

  他满是讶然神色,却也颇是疑惑。

  究竟是怎样的底气,能让苏庭这七重天的真人,使他堂堂一位临近真仙的人物,都感到心悸?

  葛正轩心中颇是好奇,但也知晓,苏庭在中央海域斩杀这先秦山海界的首徒,会有极为严重的后果。

  “好个苏神君,倒是我低估了他。”

  葛正轩微微一笑,旋即顿时伸手一点。

  手指末端,光华闪烁,化作一道流光,没入海中。

  ——

  而苏庭则看着齐岳,满是寒意。

  怀中的斩仙飞刀,便是苏庭的底气。

  以往苏庭道行太低,要斩天岭老人时,那天岭老人有着趋吉避凶之感,可以提前预知,让他无法下手。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