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38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38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  “既有几分出众之处,姑且便高看他一眼。”

  紫袍老人说道:“方庆若是当真看重他,那么这白纸黑字,这不可更改的契约,究竟多么重要,也必然会告诉这苏庭。可苏庭知晓了契约不能改,还能如此轻松,想必是心有底气……老夫要知道,他凭什么有此底气?”

  管事闻言,顿时有些不解。

  紫袍老人摆手说道:“关于这事,我另外让人去查,你无须理会。但这契约,你要好生保存,等侯梁兄前来,千万不能有失,避免他是想要在这契约上作什么文章。”

  管事沉重点头,面色肃然。

  他也在怀疑,苏庭的“阴谋”,大约在契约上。

  但莫说是他,就算是他眼前的孙家掌权人,也没能想到,问题虽是在契约上,但却是早已种下的。

  “另外……”

  紫袍老人说道:“凡事留个心眼,不能大意。既然这个苏庭如此自信,那么我们便要有些准备,姑且就当他这次官司,能够得胜……那么,你是觉得,苏庭要真是必胜无疑,我们又该要如何?”

  孙家管事眉宇皱起,道:“杀人灭口?”

  紫袍老人摇头说道:“你跟随我这些年,许多事情还是想得简单。”

  管事低下头,道:“小人怎能与您相提并论?”

  紫袍老人没有接话,只是说道:“落越郡不比其他地方,县令方庆为人清廉,与我孙家不能同心,我们行事便不能肆无忌惮。这杀人灭口的手段,是不得以之时,才能用的办法,实属下策。”

  管事沉默了下,旋即问道:“敢问家主,眼下该要如何?”

  紫袍老人伸手在桌上敲了敲,凑近前去,耳语了几句。

  管事略感愕然,旋即露出敬佩之色。

  紫袍人老人说完了布置,便挥手道:“去办你的事情罢。”

  管事躬身道:“是,家主。”

  他躬身后退,返身出门,旋即关上房门,才长长松了口气。

  按道理说,哪怕是主仆,接触得多了,熟悉得多了,难免会少几分敬畏,多几分亲近。

  然而,尽管他跟随家主多年,尽管他与家主接触甚多,但心中的敬畏,从来不会减少。

  因为这位家主,有着足以令人敬畏的本事。

  孙家传下数百年,在前代之时,已然势弱。

  直到这一代家主,才能颇高,让孙家之势,起死回生,振兴内外,隐约有了数代以来,最为辉煌的迹象。

  尽管当代家主已年近六十,将要走入暮年,然而这些年间,手腕强硬,其威严之态,已深存于孙家族人心中。

  正因如此,他这位在外风光无限的管事,才显得如此惧怕。

  这是发自于内心的畏惧。

第四十二章

机缘!

  孙家与苏家之间的官司,几乎传遍落越郡。

  无论是茶馆里,还是酒楼里,或是家里,但凡闲暇之人,茶余饭后,难免提起此事。

  就在邻里乡亲,也有些许闲言碎语,传进院落,传入苏家。

  只是对于苏家姐弟而言,气氛则显得较为安静。

  在衙门回来之后,苏庭就不知该如何开口解释。

  而苏悦颦也不好开口询问,只怕苏庭误以为她是质疑。

  沉默之中,煮饭,做菜,吃饭,收拾,偶尔有几句话,但说过之后,转瞬而又沉默。

  这样的气氛,又到了夜里。

  夜幕漆黑,无星月光芒。

  一盏油灯,照得房内昏黄,驱散了些许湿气。

  “姐……”

  苏庭想了想,终究还是开口,说道:“你有事就与我说,不必留在心底的。”

  苏悦颦听了他这话,静了片刻,微微摇头,轻声道:“咱们家的店铺,能拿回来么?”

  苏庭点头道:“能!”

  苏悦颦闻言,点头道:“这便好了。”

  她目光清澈柔和,语气柔和,声音恬静。

  只是苏庭,面对表姐这饱含信任的目光,心中反而有些愧疚,想了想,终究是坦白了些,低声说道:“其实那契约,确实是我签的。”

  苏悦颦眉宇轻蹙了一下,但并未开口询问。

  “契约虽然签了,但这并不影响到咱们拿回店铺。”

  “嗯?”苏悦颦怔了下。

  “因为这两天,孙家的契约,就要作废了。”苏庭微笑道。

  “什么?”苏悦颦讶然道。

  “我说,孙家的契约,拿不出来的。”

  苏庭的语气,平淡而坚定。

  ……

  孙家。

  高宅大院。

  灯火通明。

  那位书法大家梁老先生,赶到落越郡之外,那时已是傍晚时分,他本想寻个落脚之处,歇息一夜,但未想这孙家之人,十分急切,让他趁着夜色,入了落越郡。

  而踏足落越郡之后,再来到孙家,又是一段路程。

  时至此时,已在深夜。

  孙家备好了酒菜,接风洗尘。

  酒足饭饱之后,孙家家主才领着这位书法大家,曾经的朝堂官员,在宅院之内,走了一遭,边是参观,便是叙旧。

  “数百年老宅,岁月的沉淀,沧桑的痕迹,见证了一代又一代的兴盛衰落及崛起,真是充满了难言的味道。”梁老在这宅院当中,发出了这么一声感叹。

  “梁兄过奖了,终究是祖上留下的瑰宝,我辈后人,只能是稍加修缮。”孙家家主仍是一身紫袍,灰白鬓发一丝不苟,神色间少了对下人时的冷漠威严,多了几分亲和的笑意。

  “以孙老哥的本事,建一座宅院,自是不难,但能念着祖辈古宅,难能可贵。”梁老说道。

  “梁兄真是过奖了。”孙家家主这般应了声。

  “你知道我从来不讲虚言假话,这也是我为官数十年,也还只是个闲职的原因。”梁老认真道。

  “也正是因为闲职,梁兄才数十年如一日,书法大成。”孙家家主由心赞道。

  “大成不敢当,只是有些自家的独到之处罢了。”梁老笑了声,说道:“好了,你知道我这人,不讲虚言假话,也不喜欢客套话,我来了这么久,你带我逛到现在,也是时候说正事了罢?”

  “事情自然不急,总要招待一番,莫要失了礼数嘛?”孙家家主笑道:“若失了礼数,我还怎么有脸开口,让梁兄帮忙?”

  “不急?礼数?”梁老先生笑出声来,轻摇着头,笑骂道:“我本要在外头歇脚,你让人急匆匆把我这老骨头架到孙家,连夜而来,险些散了架,你还跟我谈礼数,你还跟我说不急,孙老哥你这未免太有趣了些?”

  “哈哈。”孙家家主笑着道:“我是急着明天的事,怕你在外歇脚,误了明天的大事。如今你已来了,自然就不急了,无论是今夜,还是明早,都赶得及嘛。”

  “哦?”梁老说道:“你若这么说,我今夜怕也是睡不着的,与其如此,你不如先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。”

  “哪有什么能让你好奇的?”孙家家主微微摆手,说道:“只不过是让你鉴别一纸契约的真假而已,对你来说,再是寻常不过了。”

  “哦?”梁老讶然道:“既然只是如此小事,那老哥又如此看重?”

  “此事……”闻言,孙家家主沉默了下,旋即正色道:“因为这一纸契约,于我孙家而言,便是大事。”

  “哦?”梁老觉得愈发有趣,说道:“老哥一向沉稳,如今眼界已高,地位稳固,能称得是大事的,也已不多。既然老哥如此重视,那便快些让人把契约送来罢。”

  “这样也好。”孙家家主稍微偏头,朝着身后跟随的两名下人说道:“去找大管事,让他把契约送来。”

  右边那家丁连忙应了声是,转身匆匆而去。

  孙家家主回过头来,笑着道:“前面凉亭,湖水映着月色,我再让人取过来几颗夜明珠,借光来看,如何?”

  梁老点头道:“自无不可。”

  孙家家主偏头说道:“去请二夫人,让她领几个护院,送三颗夜明珠过来。另外,再取几个灯笼,免得不够光亮。”

  余下这个家丁听了,也便匆匆而去。

  “这便有些大张旗鼓了吧?”

  梁老见他几番吩咐下来,场面似乎变得极为隆重,不禁说道:“不如明天一早,天亮了再看?”

  孙家家主笑道:“我这不是怕你睡不着嘛,再者说了,多等一夜,我也不见得能睡着。”

  梁老露出讶色,旋即大笑道:“你老兄什么大风大雨没有见过,还有事情能让你看得这般重,重得连你都睡不着了?照你这么一说,我更想知道,究竟是什么契约,能让你老兄,如此看重了。”

  孙家家主目光中闪过一抹异色,一闪而过,轻松笑道:“哪有什么,其实也就是一家店铺而已。”

  “仅仅只是一家店铺?”

  梁老闻言,讶然道:“孙家多少年传承,家大业大,还缺一家店铺?”

  孙家家主颇有感慨,叹了一声,说道:“我孙家传承数百年来,缺的不是区区一家店铺,而是这店铺里该有的机缘啊。”

第四十三章

淡迹若无痕

  孙家家主叹息不已,感慨良多。

  梁老与他相识已有不少时日,却是初次见得这位运筹帷幄,手腕强硬的老友,变得这般多愁善感,眉宇之间,讶色愈发重了。

  “失言,失言。”孙家家主醒悟过来,似乎察觉多说了一句,旋即摇头,又不动声色地转过了话锋,说道:“还得劳烦梁兄了。”

  “不会麻烦。”梁老摆手道:“不过鉴别一纸契约罢了,于我而言,不是难事,除非他是当时少有的大家,才能瞒得过我。”

  “哈哈,瞒过梁兄倒不至于。”孙家家主说道:“而且,梁兄只怕是误会了。”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