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366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366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  不过短短一瞬之间,自身便已落败。

  若不是喊得快,只怕如今已经身殒于此。

  就算是元丰山的长老,就算是同为阳神境界,如此本领未免也太过于匪夷所思了些。

  “道兄。”

  云令宗掌门咳了一声,咳出血来,勉强用法力镇住,才喘息着道:“我确是云令宗的掌门,此乃本门掌教之令。”

  他取出一物,正是令牌。

  苏庭不会辨识什么所谓的令牌,但是他天眼所见,这令牌确实不是俗物。

  红衣轻声道:“确实是云令宗掌门的令牌不假。”

  小精灵听了这话,颇是不高兴,咕哝道:“好歹是一宗掌教,怎么会这样不经打,也忒差劲了些,不好玩儿。”

  苏庭得意洋洋地道:“这是因为我很能打。”

  中元阁少年脸色凝滞,神色茫然,还未反应过来。

  而云令宗掌门听了这话,心中仿佛堵了一块大石,又有伤势在身,几乎头晕目眩。

  而在此时,苏庭看了过来,摸着下巴,嘿了一声,道:“云令宗掌门又怎么样?云令宗掌门见了我苏神君,便可以直接对我动手么?”

  云令宗掌门闻言,心中一凛,忙是说道:“此事颇多误会,只因门下弟子传来消息,我与先秦山海界核实身份时,查无神君之名,恐有浑水摸鱼之辈,作假身份,潜入中央海域。”

  苏庭眉头一挑,淡淡道:“那么现在你看苏神君作假了没有?”

  云令宗掌门心中颇觉惊惧,低声道:“神君之威,堪称无敌,自是不假……只是当时听闻无敌神君之名,又见神君气息平淡,岁数不高,不似元丰山长老,故而出手试探而已,并无伤人之意。”

  “好一个出手试探。”

  红衣神色冰冷,饶是以她不轻易动怒的性子,此刻也面如冰霜,寒声道:“初次见面,未有交谈,便先以法术相待,你如此行为,先前他便是将你诛杀当场,也是情理之中……莫说是你云令宗的太上长老,便是先秦山海界,也不能追究我元丰山长老之责。”

  云令宗掌门忙是说道:“此次是我鲁莽了,未想神君竟是精通敛息之术,且年纪轻轻,便有这等惊人道行,与我海域年轻一代,着实有着极大不同……只因我见识浅薄,才如此无礼。”

  说到这里,他勉强站起身来,捂着胸腹的血洞,忙是施礼道:“但还请两位恕罪,只因本门位在中央海域外层,我云令宗所辖的五百里海域,被先秦山海界授予核查来往修行人的责任,如有差错,便有重责,故而才要尽心核实,只是方式过于不当,着实是我不妥……”

  他说完之后,取出一物,送了出去,道:“此物姑且算是赔礼,还请神君笑纳。”

  苏庭眼睛一亮,伸手一招,将那物事落在手中,是个色泽暗沉的物事,如同袋子一般。

  云令宗掌门说道:“此物原身是一个海蜇,修炼成妖,已至妖王,本体巨大,后来在这周边海域兴风作浪,是我亲自斩杀,请先秦山海界的半仙,将之炼制成这般大小,但内中可以存下的物事,如它本体一般……约能容得下一艘楼船。”

  苏庭闻言,顿时大喜,道:“好。”

  得了这物事,苏庭看向对方的目光,也有了几分满意,不愧是一方掌门,出手果然大方,也懂得审时度势。

  红衣听得是这样的物事,却也有些惊讶,轻声道:“此物本体是堪比阳神真人的妖王,又经过先秦山海界半仙的炼制,确实颇为珍贵。”

  中元阁这个少年,也满是惊叹之意,但看向苏庭的目光,已是充满了敬畏。

  云令宗掌门,堂堂阳神真人,一方掌教之尊,不过一个照面之间,便被打成这个凄惨模样……被打了不说,还须送出珍藏的宝贝,平息对方的怒火。

  这位苏神君,果然是厉害无比。

  中元阁少年眼中满是崇敬之色,又看向云令宗掌门,满是同情之意。

  云令宗掌门心中亦是苦涩,他来之时,几乎断定,这是个假作身份的少年,但为了谨慎,所以要亲眼所见。

  而当时亲眼得见苏庭,以他阳神真人的本领,也察觉不出这少年隐藏的气息,观看内外,着实是个道行浅薄的,而且也没有岁月的痕迹,确实是个稚嫩少年。

  哪知一转眼,便凶悍得一塌糊涂,出手如山崩地裂一般。

  如今身受重伤,还要送出珍藏百余年的宝物,才能平息对方怒火。

  被打了还得赔,这般想来,不禁心中凄苦。

  东海颇有强者为尊的态势,故而人人气息外放,能得应有的尊重,几乎没有敛息之法。

  而如何中土来的修行人,总有这些隐匿气息,打算扮猪吃老虎的货色?

  “神君……”

  云令宗掌门心情复杂,他正要施礼,却发觉身上伤势沉重,一时法力镇压不住,当即眼前一黑,天旋地转。

  他连忙屈膝蹲下,撑着土地,张了张口,满口是血。

  “还是先吃些疗伤的丹药为好。”

  苏庭摆弄着那海蜇袋子,见他这般痛苦,转过头来,天眼扫了他一眼,才说道:“你是真人之躯,挨我天兵一拳,不至于打成肉酱,但也绝不好受,眼下的伤势,是脊骨碎裂,内脏受损,皮肉经络皆有损伤……但最重要的是,你挨了我天眼凝成的神光,伤势正在恶化,是你阳神法力也镇压不下的,有什么疗伤丹药,还是不要节省为好。”

  云令宗掌门闻言,连忙称谢,但要伸手入怀,却不禁跌倒,显得狼狈不堪。

  中元阁少年见了,匆忙上前,从怀中取出丹药,倒了出来,喂他服下,道:“这是我中元阁长老亲自炼制的疗伤丹丸,你安心运功,便可发散药力。”

  云令宗掌门应了声谢,连忙运功,盘膝坐定,消化药力。

  然而苏庭神色微变,看向了那个少年,天眼光芒璀璨。

  红衣低声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  苏庭露出沉吟之色,道:“适才天眼所见,我总觉得那丹药的路数,有些眼熟,怪了。”

第四五六章

似曾相识的丹道手法

  “熟悉?”

  红衣蹙眉道:“你与中元阁有过交集么?”

  苏庭摊手道:“我连这东海也是初次来,中元阁更是之前才听你说,怎么可能有过交集?只不过适才这丹药取出来,初时没有端倪,倒也没有察觉出什么异样,但用天眼看去,在细微之处,观其炼制手法,总觉得眼熟,似乎曾经见过……”

  红衣闻言,说道:“中元阁的祖师周游,号称东海丹道仙师,其炼丹造诣深不可测,中元阁也传了他的炼丹之术,颇有丹道宗门的气象,但中元阁的丹药,并不与外交易,极少流传在外,你怎么会有熟悉之感?”

  苏庭眸光闪烁,旋即沉默下来,过了一阵,道:“好像还真有些古怪。”

  而就在这时,云令宗掌门已是运功,勉强散开了药力,虽然没有治愈伤势,却总算压制住了伤势恶化。

  碍于苏庭在此,他不敢失礼,不敢继续疗伤,忙是起身来,朝着苏庭见礼。

  只是此时他的形象,着实狼狈不堪。

  冠帽跌落,鬓发散乱,而法袍破损,衣襟染血,胸腹又有一个血洞,全无适才初见之时的威严姿态。

  “真惨。”小精灵悄声道。

  “是啊,真惨。”苏庭颇有同感,念在这宝物袋子的面子上,脸上不禁还带了几分同情。

  “咳咳……咳咳……”哪知云令宗掌门看见了他的同情之色,险些伤势复发,连咳了十几声,咳出了血来。

  “行了,你别说话了,都快吐血身亡了,既然是误会,就到此为止。”

  苏庭挥了挥手,带着些关切,道:“没什么事情,咱们就此别过,回去好好疗伤。”

  “道兄……”

  云令宗掌门深吸口气,平复心境,低声道:“还有一事,请神君相助。”

  苏庭无奈道:“既然是误会了,还有什么事情?”

  云令宗掌门道:“只因道兄先前报了‘无敌神君’的名号,先秦山海界查无此名,才有此事,因此,还请神君更正名号,才好向先秦山海界交代。”

  苏庭闻言,恼怒道:“无敌神君就是无敌神君,更正什么名号?他们消息不灵通,关我什么事情?你不好交代,又关我什么事情?”

  云令宗掌门低声道:“若不能让先秦山海界放心,只怕神君在中央海域,会受到先秦山海界的限制,闹出不快。”

  苏庭神色变幻,仔细想了想。

  他想起来了,这无敌神君之名,自己因为低调的原则,倒不常提起,而司天监那群混账,只在上次自己帮了忙之后,给自己安上了“苏神君”的名号,也没有把无敌神君四字广传天下。

  他想了片刻,吐出口气,道:“你回应一声,本座苏庭,苏神君是也。”

  云令宗掌门松了口气,道:“多谢神君配合。”

  小精灵不甚欢喜,脆生生道:“如果这样也查不到,那么就报上大牛道人的名号呗,一定查得到的,我们大牛道人在中土那可是名声显赫,十分……”

  苏庭连忙运用法力,把她封住,声音不外传。

  但此时云令宗掌门已经听见,神色十分古怪。

  而那中元阁少年,也是满面呆滞。

  大牛道人?

  ——

  大海之上。

  楼船行驶。

  “完了完了,我无敌神君的名号要泡汤了。”

  苏庭恼怒道:“都到了东海,还报什么大牛道人的名号?我这一出手,阳神真人都得跪下,何等威势无穷,威严无比,都怪你……”

  小精灵抱着天授之册,细心看书,热爱学习,对于苏庭所说,宛如不觉。

  红衣愈发觉得这小丫头可爱得紧,相较之于无敌神君,其实她也颇是喜欢大牛道人之名。

  至于那中元阁的少年,自从知晓了苏庭是元丰山长老,便极为恭敬,不敢失礼,而又见了苏庭大展神威,让云令宗掌门在一个照面之间身受重伤,愈发敬畏,只是对于大牛道人的名声,还有些茫然。

  “我……”

  苏庭正要说话,却看向远方,天眼光芒闪烁,道:“这里不算是云令宗的海域范围之内了?”

  红衣点头道:“这里不属于云令宗了,每一片海域,都有相应的宗门,俱都是底蕴沉厚,不乏仙宗道派。”

  苏庭点了点头,低声道:“宗门林立,海岛众多,每一处地方,各有不同的风土人情,我倒想见识一番。”

  说着,他看向思故,笑道:“逗你玩儿呢,我真要去见识见识,也不带上你,已经让你白坐顺风船,还得带你去玩,你小子想得美……”

  思故摸了摸脸颊,十分无言。

  苏庭看向红衣,说道:“先把这家伙送到地方,咱们再去玩,然后回来取宝册,至于这小子……”

  苏庭转过头来,道:“然后你自个儿游泳回去好了。”

  思故颇感无奈,只好低声道:“晚辈依神君安排。”

  苏庭听了这个称呼,十分满意,道:“不枉我领你一路来到中央海域,今天起你住进客房好了。”

  这中元阁的少年,从三道兄,到苏道兄,如今总算到了最正常的称呼,苏庭觉得满意,也不计较当时自己要拿砖头拍死他的念头了。

  “距离先秦山海界还有两万三千里,途中还要经过两个宗派。”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