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361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361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  苏庭充满了感慨,道:“确实不凡。”

  说到这里,他似乎想起什么,道:“等会儿……”

  先前云镜先生,曾说过道祖的过往,成道之前的事情。

  但道祖是在八百年前成道,那么云镜先生是多高的岁数?

  苏庭咽了咽口水,道:“云镜先生今年高寿?”

  红衣思索片刻,道:“昔年天下争霸,也是封神的时机,他便以中年儒生的形象,行走在天下之间,时至如今,也有八百余年……他至少八百岁往上,或许年近九百,但千年之前,不曾听过,应当未足千岁。”

  苏庭仿佛牙疼一般,倒吸口气,道:“他不是没有修行,还是个凡人么?”

  红衣苦笑道:“你看他像是个普通的凡人么?他老人家,早已看透了一切道理,虽不修行,却能勘破长生的奥妙。”

  苏庭看向小精灵。

  而小精灵也略感茫然。

  “凡人之身,又不是神仙之体,他是如何长存的?”

  苏庭十分疑惑,自语道:“所谓天之道,损有余而补不足,这人活了近千年,并不符合道理……大侄女儿,你出自于元丰山,看得出来么?”

  红衣思索良久,才道:“世人自打出生以来,存活在世,经历了初生,到成长,到鼎盛,再到衰落,在此期间,皮肉骨血,筋络脏腑,整个肉身都在生老病死的过程中,或者说是衰老的过程……而有一些人,善于呼吸吐纳,注重饮食,重视环境风水,或许便稍微延长了些性命。”

  小精灵听到这里,似乎有些明白了,说道:“但大牛刚才说了,‘天之道,损有余而补不足’,所以,再是如何注重,也是要衰老损耗的。”

  苏庭点头道:“不错,一举一动,一言一行,包括呼吸吐纳,包括饮食消化,其实身体一直在运行,哪怕得了补药,也要身体去消化……损有余而补不足。”

  红衣停顿了下,道:“但你也见到了他,云镜先生勘破了长生的玄奥,所以他有了最为正确的方法,从各个方面,使得自身保持在损耗极小的地步,维持一个平衡,让他的衰老,变得极为缓慢。”

  说着,红衣充满了感慨,也有着极为敬服的语气,道:“他老人家,虽是一个凡人,但却存活了八百多年之久。”

  苏庭暗暗咂舌,虽然难以置信,但似乎不得不信。

  “他老人家这是养生的至高境界啊,都到了几乎长生的地步。”

  苏庭敬佩得无以复加,但想起什么,又道:“不是说阎王叫人三更死,谁敢留人到五更么?既然生死天注定,他总该有个注定的寿数……”

  红衣微微摇头,道:“没有,天庭帝君亲自下令,命阴司地府,勾去了他生死簿上的姓名,阴司不会勾他,故而生死,其实只看他自身而已。”

  苏庭若有所思地点头。

  红衣继续说道:“我父亲说过,其实八百年间,云镜先生也没能真正超出天道的范畴,所以他也躲不过‘天之道,损有余而补不足’的局限,八百年来,他也在衰老,但他衰老得极为缓慢,所以没有死去,是一位真正的长生之人。”

  苏庭低声叹道:“确实是一位长生之人。”

  小精灵问道:“那他为什么不修行呢?”

  苏庭闻言一怔,也颇感疑惑,道:“他若是修行,只怕成就不可限量,如何却没有修行?”

  红衣轻声道:“云镜先生的眼界,早已非是我们能比,我父亲早年与他有所交集,也曾问过……先生没有回应,但我父亲有了答案。”

  苏庭问道:“什么答案?”

  红衣说道:“在他眼中,什么法力,什么道术,什么神通,都只是小道而已,微末之法,不足道哉……修行的根本是长生,而他已经得了长生,无意于修行什么神通道法了。”

  “这番话……”

  苏庭觉得颇为耳熟。

  小精灵凑近前来,悄声道:“我也觉得耳熟咧。”

  苏庭的脑海中,忽然浮现出黎山之下,月夜之间,祖师传道于山魈的场景。

  当时祖师曾言,道行是根本,至于神通法术,甚至于法力,都是护道的本领。

  本领护身,固然重要,但最根本的,还是自身。

  而云镜先生的想法,似乎与道祖所言,有着极为相似的方向。

  这位云镜先生,他不是修不成法力,也不是修不成神通,而是他认为,长生是大道,法术是小道。

  故而他能长生,却没有法术神通。

  道祖认为,神通道术,是护道的本领。

  可是云镜先生能看见危险,能知晓善恶,能趋吉避凶,不会遇险。

  趋吉避凶!这就是云镜先生最大的护道本领!

  相较之下,种种用以护道的神通法术,便真如小道一般了。

  “白鹤童子,非仙非神,能斩仙斩神,天下无敌。”

  “云镜先生,非仙非神,但他所处的境界,怕也胜过了满天神佛,不受修为道行的局限了。”

第四四九章

悬空谷!神将出!

  法船在海上行驶。

  小精灵在钻研天授之册。

  红衣时而出神,似是思考什么。

  苏庭除了修行,便是看海,偶尔捞些鱼虾,大展厨艺。

  在此期间,苏庭时常想起云镜先生,也常想起云镜先生说的那些话,心情偶尔会沉重一些。

  除此之外,他还颇是在意,当年那结拜老大哥,向天卜卦,遭受反噬,才害得红衣失了肉身……那无耻老头儿,当年居然有如此胆魄,向天卜卦么?

  这信天翁为何卜卦?

  而卜卦的卦象,又是什么结果?

  对此,他探过红衣的话。

  但红衣颇多忌讳,示意他不要多问。

  “好奇心能害死猫咧。”

  苏庭颇感无奈,但勉强还是压下了这点心思,问道:“那么接下来,是要去七尺白鹤一族,寻找真相?”

  红衣闻言,微微摇头,道:“单凭你我,要直接去七尺白鹤族中,探寻此事,着实不易。”

  苏庭略微沉吟,道:“说来也是,怎么说也是一大族群,比之于寻常修行宗派,只怕底蕴还深沉些。”

  红衣点头道:“你说得不错,毕竟是一大族群,底蕴确实沉厚,只不过,七尺白鹤一族,族中并无妖仙,道行最高的几只老鹤,都局限在半仙的境地,迟迟无法得道成仙,也是寿元将近,但好在后辈相继,也有妖王之流。”

  顿了一下,红衣说道:“不过此事涉及仙莲,非同寻常,此去探寻,难免会带上兴师问罪的性质,单凭你我,震不住场面。”

  苏庭略微思索,旋即道:“是要你父亲出面么?”

  红衣吐出口气,道:“暂时只能如此了,不过就算我父亲出面,以元丰山的名义,也未必震得住这七尺白鹤一族。”

  苏庭闻言,倒是十分纳闷,道:“元丰山底蕴之沉厚,几乎能与守正道门并肩,门中亦有仙家,如何压不住这七尺白鹤族?”

  红衣神色凝重,道:“七尺白鹤一族,倒也不足为虑,只不过三百年前,悬空谷的主人,将上一任白鹤族长收为弟子,此后,白鹤一族,渐有天赋出众之辈,入悬空谷修行。”

  “悬空谷。”

  苏庭愕然道:“这又是哪家?我怎么没有听过?”

  红衣微微摇头,道:“悬空谷深不可测,更是神秘无比,门下极少入世历练,但其主人乃是得道的仙家,但不受天庭册封,非是天仙,其来历成谜,便是我元丰山掌教,也知晓不多。”

  说到这里,她叹了一声,道:“而且,这悬空谷历来与我元丰山,并无交集,没有交情可言,所以要向七尺白鹤一族探寻此事,顾忌着实太多。”

  苏庭沉吟道:“人家自然取走了青莲,自有人家的打算,涉及了仙莲,若是矢口否认,元丰山碍于悬空谷,也不好发难?”

  红衣叹了口气,道:“先回元丰山,余下事情,之后再说罢。”

  苏庭看了看小精灵,低声道:“可是这天授仙册……就得归还了。”

  红衣应了声,道:“天授之册,难得那鲸妖愿意暂借,再参悟几天,未尝不可。”

  苏庭点头道:“如此甚好。”

  他回过头,而此时小精灵还在参悟那天授之册,几乎沉浸其中。

  近些时日来,对于这天授之册,领悟最多,得益最大的,还是这个小精灵。

  鲸妖将天授之册,暂借小精灵,必然是看出了什么,或许这个进境,也不会超出那半仙鲸妖的预料之外。

  “既然不急,那就再等些天。”

  ——

  千里之外。

  云镜先生伸手在海面上拍了拍。

  而海下的游鱼,忽然衔着物事,浮了上来。

  老人露出微笑,取过游鱼口中像是海藻一般的物事,道了声谢。

  旋即那游鱼便沉入了海水之下。

  而他便将这物事放在小舟上,撕去了头尾,留下了中间一段,又轻轻撕开,取出其中的物事,但又将这类似于种子的物事,捏碎开来,挑出淡白色的细碎物事。

  “这就是你近来吃的么?”

  一个沉凝浑厚的声音,忽然从天上传来。

  云镜先生没有抬头,只是笑道:“凡事过犹不及,什么东西都不能一直吃,我也才刚换的这种。”

  说完之后,老人笑得颇是开心,道:“这东西在海岛上,是一种常见的食物,一般可以直接生吃嚼食,不过以我现在的身子,最有用处的,就是这其中淡白色的细碎部分,余下的部分,吃下去了,虽然益于身体,但肠胃要将之消化,反而得不偿失。”

  “你倒真是讲究。”

  “大将军要试试么?”云镜先生道。

  “我乃神魔之身,天生便能辟谷,不食人间之物。”神将语气冰冷生硬道。

  “你是神魔,也是天帝亲封的神将,有长生不死之身,有滔天的道行,不受食物影响,又何必禁这口舌之欲?”

  “这就是我的意愿了。”神将气息渐渐临近,声音愈发清晰,说道:“但我却更是好奇,你既然通晓世间的道理,若是尝试修道,必是无可限量,又何必拖着这凡俗之身,日夜计较着自身的一举一动,一言一行,以及这食物环境,如同苟延残喘?”

  “修道只为长生,我已长生,又何必呢?更何况……在我看来,除道祖之外,一切都是小道,有什么可在意的?”

  云镜先生笑了声,旋即又问道:“此番大将军现身的意思,我明白了,您可以回去了。”

  此时云空之上,显露出一个魁梧壮硕的身影,浑身黝黑,筋肉虬结,沉凝道:“我还未开口,你便明白了,果然是帝君都敬佩的凡人……但是,你说的话,未免太多了。”

  云镜先生将那白色物事,放入口中,此物入口即化,旋即才听他道: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