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36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36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  孙家请来的人证,怎么有点不大配合?

  然而就在这时,只听袁珪说道:“不是孙家之人,而是已逝的王家公子。”

第三十九章

公堂诡辩!

  袁珪神色平常,徐徐说来。

  孙家管事松了口气。

  众人听他话锋一变,更觉诧异。

  苏悦颦心中又紧张了些。

  倒是苏庭,摸了摸下巴,低声道:“这才正常嘛。”

  孙家请来的人证,不大配合,怎么看都古怪,指不定还有诈。

  现在看来,反而正常了。

  “不过,倒也看不出来,这家伙看起来这么冷酷,还玩套路,真特么闷骚。”

  苏庭心中嘀咕了两声。

  ……

  “王家公子?”

  方庆沉声问道。

  “正是。”袁珪回道。

  “回大人,王家与我孙家,乃是亲家,王公子正是替我孙家作的交易。”孙家管事忙是说道:“但无论是谁去定的契约,可这契约之上,苏庭落笔签字,绝非虚假。”

  “袁捕头。”方庆看向袁珪,问道:“你能确定当日是苏庭亲自落笔签了名字,而当时苏庭可曾受人强迫?”

  “回大人,不曾受人强迫,是他饮酒之后,自愿签字。”袁珪这般说道。

  这话一出,众人都看向了苏庭。

  方庆和师爷已有所料,都有些回天乏术的滋味,不禁叹了一声。

  苏悦颦看着苏庭,只是轻叹一声,却兴不起责备之心。

  苏庭冲她笑了笑,又拍了拍她手掌,轻声道:“又不信我?”

  苏悦颦深吸口气,道:“不论怎么样,姐姐都信你的。”

  苏庭笑道:“那就不要担心。”

  而在苏庭与表姐谈这三两句话时,外边的百姓,已经议论颇多。

  “袁捕头铁面无私,断然不会被孙家收买,此事一定是真的。”

  “只是,二十两便贱卖了店铺,里边肯定有诈啊。”

  “反正孙家没有动强,虽说王公子灌了酒,但没有强迫,这也就合乎理法的。”

  “只能怪这苏家小子年纪还小,见识太浅,吃了大亏了。”

  “想他苏家,也就这店铺算个家底,如今连家底也没了,这姐弟俩今后的日子也不大好过呀。”

  “苏家当年也算小富,没想到沦落到这个地步。”

  “还不是得罪了孙家。”

  ……

  外头议论的声音,传进了里边。

  苏悦颦脸色苍白,微微咬唇,未有言语。

  苏庭神色不改,扫了过去,只见孙家管事面带冷笑,满是得意,而袁珪神色冷漠,倒是方庆和师爷,略带惋惜。

  “苏庭,你有何话说?”方庆开口问道。

  “自然有话说。”

  苏庭微微一笑,朝着孙家管事看去。

  孙家管事有些错愕,此事已是板上钉钉,他苏庭还要强辩不成?

  “有话便说。”方庆也想知晓,苏庭究竟有何话说。

  “敢问袁捕头,当日可是见我亲笔落名?”苏庭看向了袁珪,与对方冷漠的目光接触,但他依然显得平静。

  袁珪心中讶异,他这刻意凝聚的目光,颇有威势,有他习武多年的锐利,有他杀戮多年的杀意,常人见了自是惊骇,但苏庭这少年,竟是如此不动声色。

  惊讶归惊讶,但话终究是要答。

  “自然是亲眼所见。”袁珪答道。

  “袁捕头亲眼见我落笔,可见我手下书写的,是我的名字?”苏庭沉声道。

  “这……”袁珪虽然不喜苏庭,也不会无中生有,摇头道:“我只见你落笔,但未有注意你下笔的手势,未有看清你落笔的字。”

  “那你可曾看清我笔下的纸张,便是上边的这张契约?”苏庭喝道。

  “未曾。”袁珪皱眉摇头。

  “如此,你凭什么说是我签下了这张契约?”苏庭冷声道。

  “这……”袁珪沉默了下来。

  一时之间,公堂之上,竟是有些安静。

  方庆回望一眼,只见师爷也是满面错愕,但两人对了一眼,大约也明白了几分,心中松了口气。

  而在外边,围观百姓的议论声音,也渐渐多了,渐渐大了,变得十分吵杂。

  苏庭看向表姐,笑意吟吟。

  苏悦颦见他言谈如此凌厉,气态如此自信,彻底放下心来。

  “苏庭!”孙家管事见状不好,当即大喝道:“白纸黑字,契约在此,上边有你的笔迹,你还敢抵赖?”

  “孙家可是家大业大,要寻个书法高明的,模仿我苏某人的笔迹,也是不难。”

  “你要抵赖不成?这可由不得你!”

  “自然由不得我,但也由不得你孙家胡编乱造。”

  “你想怎样?”

  “验!”

  苏庭声音,宛如金石,掷地有声:“验明真伪,方能知晓!”

  孙家管事气得发颤,指着苏庭,手指有些发抖。

  公堂内外,除却方庆等本已心生敬重的几人外,其他熟悉苏庭的人,无不感到愕然。

  这个卧病在床,少有见识,年纪尚轻的少年,竟然能有如此凌厉的锋芒,竟然能有如此镇定的心态。

  一番对话,竟有慑服孙家管事的味道。

  “验明真伪?”

  方庆沉吟道:“确实应该验明真伪,适才本官仅是扫过一眼,未觉端倪。既然苏庭有此质疑,也该让他放心才是。”

  说着,他偏头说道:“师爷,你去看看。”

  师爷略有迟疑,先前他已看过了一回,并未看出破绽,也未看出伪造,再看一遍,多半也是如此。莫非要他昧着良心,指鹿为马,以真作假?

  苏庭见状,心中一凛,正要开口,阻拦下来。

  然而孙家管事却已先一步开口,道了声:“慢!”

  众人目光看向了他。

  孙家管事心中也颇没底,他大约能猜测出来,方大人跟这苏庭似乎相识,师爷跟苏庭也有眼神对视。

  虽说孙家势大,怎么看也比这苏家孤子的分量,来得更重,按道理说,方大人哪怕偏私,也应该偏向孙家,可他心中想起适才察觉的细节,不禁有些惴惴不安。

  “大人。”

  孙家管事深吸口气,道:“适才师爷未曾看出端倪,如今再看,哪怕认得契约为真,他怕也不认。如此,小人看来,该另寻他人,令此人心服才是。”

  苏庭不禁在心底为这孙家管事赞了一声。

  只是师爷已是不喜,他作为方庆幕僚,能被人称作师爷,本就是一个敬称。这个名字,便是他数十年来的显赫名声,如今孙家管事竟敢质疑,当即有些恼怒。

  然而这时,方庆略微挥手,只问道:“那你觉得,该当如何?”

第四十章

书法大家

  “那该如何?”

  方庆这般问了一声,目光扫过苏庭,又落在孙家管事身上。

  “回大人。”孙家管事躬身道:“遥县有位书法大家,名声甚好,与我家老爷相识,可将契约及苏庭亲笔,送与他看,由他鉴定。只是……”

  “只是如何?”方庆道。

  “只是这位苏公子……”孙管事看了苏庭一眼,眉宇一挑,道:“不知到时,鉴别为真,他是否还要抵赖?”

  “既然与你家老爷相识,鉴定出来的结果,苏某人自然不信。”苏庭挥了挥手,冷笑道:“不过,我苏家可不识得什么书法大家,也没有银两可以找人来共同辨别,既然如此,也不为难你,只要你鉴别出来的结果,能让方大人觉得属实,苏某也就认了。”

  方庆未想这事又推在自己身上,沉默了一下,一时无言。

  然而就在这时,袁珪偏头看了过去,问道:“那位书法大家,可是姓梁?”

  孙家管事道:“正是。”

  说着,他顿生喜色,道:“袁捕头识得?”

  “识得。”袁珪上前一步,朝着方庆拱手道:“这位梁大人,本是京城文官,官拜从六品,如今约有六十,想来是卸任归乡了。当年卑职曾护卫过梁大人,他也是刚正不阿,宁折不屈的人物,若真是他,必然可信。”

  “哦?”

  方庆微微挑眉。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