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359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359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  这略带询问的语气,或许只是一种礼貌罢了。

  红衣微微垂首,道:“正是家父。”

  老人笑着说道:“我记得他早年气盛,胆大包天,向天卜卦,反噬了自身,当时他在中土,引动天象变化,我在北方有所察觉。现在看来,你只剩神魂,时日不短,是为了保他,才失了肉身,对吧?”

  红衣点头道:“正是。”

  老人说道:“你躲过了阴司,但阴司之中,早已勾去了你的生命,实际上,你已是一个死魂……如今这阴神,留在这世间,也是孤魂野鬼。”

  红衣低声道:“晚辈藏匿于宝物之中,沉寂多年,不久前归回元丰山,门中炼制了这纸伞,遮掩气息,阻隔阴司地府察觉,但也知晓,这并非长久之策,故而想要寻求复生之法。”

  老人看了她一眼,缓缓道:“水往低处流,抛石往下落,这是天地的定理,而人死不能复生,也是天地的定理。”

  红衣面色微变,低声道:“这并非没有先例,如您之前所见的景秀河神,她早年的遭遇,不也与晚辈一样么?若说人死复生,是逆天而行,却也有了先例的……”

  “不一样。”

  老者神色不变,只是语气复杂,道:“没有任何人物,没有任何神仙,可以逆天而行,这些年来,老夫只见过一人,可以逆天而行,但到了最后,我才发现,其实他从一开始,就是这个天地的根本。”

  说着,老人看向天穹,道:“他就是天,他的意思,即是天意,如何算是逆天而行?”

  红衣顿时沉默了下来,良久,才问道:“前辈的意思呢?”

  老人缓缓说道:“顺应天命。”

  红衣低声道:“我父亲曾经问过我,投胎转世,历经轮回,抹去过往,重获新生,但新生之后,还是自己么?”

  老人说道:“是,也不是。”

  红衣看向了苏庭,道:“你认为呢?”

  苏庭思索了下,旋即笑了声,拍了拍这楼船的栏杆,说道:“这楼船是我运用法术,使它从树里长出来的,但它还是树么?”

  红衣吐出口气,道:“还是一样的木材,但却不是同一种物事了……而我也一样,若是入了轮回,神魂洗净过往,实则便是一个全新的灵魂,忘记了过往的一切,经历了新的事情,再有了新的性情,那便不再是我了。”

  “每个人的看法,自然都是不同的。”

  老者微笑道:“也有人认为,尽管没有了过往,尽管赋予了新的性情,赋予了新的经历,但轮回的那个灵魂,依然是那个灵魂……无分对错,无分真假,凭心而已。”

  红衣微微点头,略感茫然,看着这老人,低声问道:“晚辈不愿轮回,也不愿从此留于阴司地府,但本身已毁,加上那时修行不够,难以成为尸解之仙,今后该当何去何从?”

  老者深深看了她一眼,道:“你要效仿景秀何清么?”

  红衣点头道:“晚辈是想以此复生。”

  老者缓缓道:“生而为人,死而留魂,复生成神,其实重新复活的,是一尊新的神灵,也不是原来的人了。”

  红衣轻声道:“只是躯体换了,但好歹本身意识不灭,记忆仍存,性情犹在。”

  老者微微点头,道:“你有这个领悟,很好。”

  顿了一下,老者说道:“青莲出自于道祖,要借青莲得神体,与其是说一场造化,不如说是一场天恩。”

  红衣迟疑道:“您的意思是?”

  老者吐出口气,叹息说道:“还是要看天意,终究要归于你的命数。”

  红衣略有沉默,似是想说什么,却又说不出什么。

  苏庭摸着栏杆,忽然笑了声。

  这笑音在此时有些刺耳。

  “天意?”

  苏庭看向这老者,笑道:“常言道,人定胜天,但即便胜不了天,至少不能坐以待毙嘛。”

  老人闻言,眼神恍惚,旋即点头道:“有理。”

  说完之后,老人思索道:“如此,老夫给你们定一条路,能成不能成,还须看天意,但至少算你们自己努力拼搏一把,不算坐以待毙。”

第四四六章

复生的方法!苏庭的来历!

  老人的方法,并非逆天而行,仍是遵循着这天地的秩序。

  人死则应归入地府,因此红衣也不应避过阴司追索。

  “您的意思,是让我放开隐匿,归入地府?”

  红衣神色之间,稍显迟疑,微微蹙眉。

  老人点头说道:“不错,地府之中,自有一番行程,而你本身已死,便应归入地府……只不过,按道理说,你或是投胎转世,又或是在阴司作为鬼差,如若修行足够,如若功德圆满,天庭认定之后,也可封神,虽非榜上正神,但好歹也算得享天寿。”

  红衣微微蹙眉,道:“晚辈修行不足,功德也未积累圆满,封神无望,而本身已失,也难成尸解之仙。”

  老人说道:“这便该要借助青莲了。”

  说到这里,老人忽然笑了声,道:“昔年道祖曾用青莲,使景秀何清成神,因道祖曾行此事,有过先例,且是天意,便是天机,也是机会。”

  红衣略微沉默,陷入思索当中。

  苏庭摸着下巴,跟小精灵对视了一眼。

  老人说道:“这应该是唯一的方法,也就只有这一条道路,不算逆天而行。只不过,青莲才是此法能否成功的关键。”

  红衣闻言,叹息一声,道:“晚辈明白。”

  老人说道:“青莲的最根源,来自于天上的道祖,而你能否成功,便须得有这青莲……换句话说,这还须看天意,成与不成,只看你命数使然。”

  红衣闻言,稍显黯然。

  她却是想起了伏重山的青莲。

  根据元丰山记载,青莲栽种于伏重山离玥底谷。

  但她需要青莲之时,青莲已然不翼而飞,换作了金莲。

  且伏重山花仙,却全然不知。

  这是否属于天意?

  “什么天意?”

  苏庭忽然伸手,虚虚拍了拍她的肩膀,笑道:“一步一步来嘛,有人换了青莲,变作了金莲,那咱们就找到根源,寻到方法,取得青莲……老先生说了,成与不成,全看天意,但是咱们至少算是努力过了。”

  红衣闻言,忽然展颜笑道:“你说得是。”

  老人深深看了苏庭一眼,旋即目光落在小精灵身上,道:“她的气息,很是熟悉,在某些情况下,会产生许多影响。呵呵,你们如果带上她,或许机会大得多。”

  红衣顿时看向小精灵。

  苏庭也露出了讶异的神色。

  小精灵略感茫然,但大概明白了老人的意思,顿时小下巴一挑,稍微昂首,颇有扬眉吐气之态。

  “不过这位三只眼的后生,倒也不好说。”

  老人看向了苏庭,道:“你也很不俗。”

  苏庭笑道:“这个我知道,很多人都这么说。”

  老人哑然失笑,道:“这些年来,你是第一个让我看不透的人,比你身边这小家伙,更让人看不透。”

  他面带微笑,语气淡然,徐徐说来。

  然而这声音落在红衣耳中,却不亚于惊雷炸响。

  她已是猜出了这老人的身份。

  她也知道这老人着实当得起“无所不知”的称呼。

  但她不曾想过,这老人竟然看不透苏庭。

  “您也看不透我?”苏庭心中复杂,略有得意,但想起另一方面,也略有失落。

  “看不透。”老人笑道:“我这人对于道理,大约是懂得最多,如果把这天上地下,都比作一个棋盘,而众生是无尽的棋子……那么我能看出这些棋子原来的轨迹,也能判断出这些棋子接下来要走的方向,但是你不一样,你好像是多余的一颗。”

  “您这是什么意思?”苏庭心中忽然一凛。

  “多了一颗,所以棋盘上的无数棋子,会添上亿万道轨迹,会有许多不同的道路。”老人说道:“所以我看不透你。”

  “老先生……”

  苏庭想要说些什么,却终究没有说出口。

  红衣深深看他一眼,略有所思。

  小精灵则颇是不服,气鼓鼓的,先前不是说得自己来历极大么?怎么一转眼,苏庭的来历,忽然变得比她还大了些?

  “不存在的人,出现在世上,会产生无穷变化。”

  老人说道:“好比你在路上,跟人家多说了一句话,而人家正因为这一句话,走慢了一步,被马车撞死了……而他的亲朋好友,听了这个消息之后,便会沉浸在其中,而他们的生活轨迹,也慢了一些,也会产生许多的变化。”

  说到这里,他似乎有些感慨,道:“昔年我曾说过一番相似的话,但未曾想过,如今也能与你说上一回。”

  苏庭闻言,心中暗自揣度,莫非还有穿越的前辈?

  老人似乎没有察觉苏庭心中的浮动,只是继续说道:“当年我见道祖,便看不透他,后来才知晓,诸天祖师,也看不透他。”

  “原来他本身就是天,所以深不可测。”

  “至于你,有着与当年相似的迹象,但并不一样。”

  “你不是天,但又不是世人。”

  “如果方便,你可以告诉我,你究竟是什么人?”

  老人看向苏庭,带着些许询问,而这一回,他是真正的不解,但他没有故作知晓,而是开口询问,寻求答案。

  苏庭顿了下,稍微思索了下,摊了下手,无奈道:“我不知道是否方便说出来。”

  “那就是不方便,你不必说了。”

  老人带着微笑,道:“道祖无所不知,我终究不是道祖,尽知世事,未必是好事。”

  说到这里,他稍微招手。

  苏庭腾起云光,从法船上飞起,落在了小舟上。

  小舟似乎往下沉了一些。

  苏庭神色不变,下定决心,今后一月少吃些。

  老人仿佛不觉,只是放低了声音,道:“世间一切,都是符合天道运转的,但你不在其中,导致了太多的变数,按道理说,你会被抹杀的。”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