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34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34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  ……

  袁府。

  捕头袁珪,看着对面的来人,神色冷漠。

  他刚从衙门回来,捕头的衣服还未换下,便听闻有人来访。

  在袁珪看来,这多半是早已有人盯着他家,等着他回来。

  “孙家来人,可有事情?”

  袁珪语气生冷,只是请对方落座,却也不曾奉上一杯热茶,便是连客套二字也都省了。

  那人貌若中年,满面堆笑,正是孙家的管事,他早知袁珪心性,此人早年已跟随过朝廷大员,但正是因为如此不通情理,不知巴结,不明时势,才没有得到升迁机会,这些年来,反而只混了个捕头的职位。

  孙家管事乃是个人精,直接便忽略了袁珪的语气,显得十分热络,近前笑道:“袁大人日理万机,护卫整个落越郡,如同守护之神,真是辛苦了,我们这些……”

  他开口便是一声袁大人。

  这大人二字,对于捕头而言,也是敬重得无以复加的称呼了。

  但袁珪却不见喜色,只是皱眉道:“有话快说。”

  孙家管事也是个懂得察言观色的,见他厌烦,当即便把废话咽下,忙是说道:“袁大人可认得苏家的苏庭?”

  袁珪目光一凝,带了几分厌恶,冷声道:“认得。”

  孙家管事低声道:“苏家店铺当年卖给了我们孙家,但有年限,如今期限已是到了,苏家那小子,想要重新接手店铺。”

  袁珪斜了他一眼,道:“期限到了,接手店铺,理所应当,这又怎么了?”

  孙家管事忙是陪笑道:“若真是如此,自然是理所应当,可是前些时日,苏家小子缺钱,跟我们表少爷借了钱,后来还不起了,便重新签了一份契约,彻底把店铺卖给了孙家。可那小子,却已不认此事,还想重新接手店铺……”

  袁珪倒是知道,所谓的表少爷,便是孙家家主的外甥,王家的公子,不久前被赵沃所杀的苦命人。

  袁珪沉吟了下,眉头皱成一团,道:“此人不讲信用,不尊律法,那你孙家不去衙门告他,来寻我作甚么?我一个捕头,只是听命办事,捉拿案犯,又不是管这官司的,你找上我家,是找错人了罢?”

  孙家管事笑着说道:“正是要打官司的,虽说凭一纸契约,已经足够,但苏家小子如此抵赖,若他说这契约是动强逼迫,欺骗隐瞒得来的,我们也不好辩解。但听闻当日,您也在对面,亲眼所见,所以还请袁大人到时候,作个人证。”

  “我是捕头,官家中人,证实此事,于理不合。”

  “至少于法,还是不冲突的嘛。”

  “仍是不妥。”

  袁珪微微摇头,他珍惜名声,终究是要避嫌。

  孙家管事本想掏出怀中的银两,但想起此人名声,终究是压下了念头,转而含笑说道:“您是落越郡有名的铁面无私,正因为有您出马,百姓才会相信我孙家没有买通证人,百姓才会信服衙门的判决,想来您也不愿看到衙门判决被百姓质疑的。”

  袁珪顿有几分迟疑。

  孙家管事暗道有戏,此人向来冷漠,不近人情,不受贿赂,偏偏顾虑官家颜面,只要从这点入手,怕是不难,到时候,家主用来贿赂他的银两,还能到自家怀里。

  这般想着,这管事愈发卖力,说道:“袁大人,难道您亲眼所见的事情,还要故作不知么?我们孙家虽然家大业大,这富贵之家难免受贫穷人家嫉恨,百姓多有仇富之心,但您总不至于如此罢?”

  袁珪沉默了下,问道:“契约在哪儿?”

  孙家管事大喜道:“您这是答应了?”

  袁珪说道:“我是看见了苏庭签了字,但没见过那契约,还须过目,才能认定。”

  孙家管事笑颜开,忙是说道:“此事绝无问题,我这就让人送来契约,让您过目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袁珪点了点头,看向门口,沉默了一下。

  对于孙家,他并无好感。

  对于王家公子,他也无好感。

  对于苏庭,袁珪本无恶感,但自从发觉苏庭是修行人,让方庆对他刮目相看后,袁珪便对苏庭有所不喜。

  随着赵沃劈杀王公子一事,袁珪心中大半是怀疑苏庭,因此对他更是日渐厌恶。

  对于这个用鬼神邪术来欺上瞒下,将方大人都迷惑得晕头转向的那个少年,他心中更是充满了忌惮。

  但尽管如此,他也不至于诬陷苏庭。

  他作为官家中人,担任捕头职责,向来公正,绝不会无中生有。

  但他也不会将亲眼所见的事情,当作不曾看见。

  尤其是此事,能够打压苏庭一番,也算他心中想要见到的场面。

  “也罢。”

第三十七章

公堂

  自师爷告知此事之后,后续的发展,苏庭有所预料。

  待过了三日,也果真如苏庭所料,孙家拿着当日在茶楼签下的契约,前往衙门,一纸状书,将苏庭告了上去。

  契约经师爷过目,着实不假。

  若是属实,这苏家店铺,从今往后,便只能孙家的了。

  为此,表姐苏悦颦,这两日眉宇紧蹙,心中忧虑到了极点,尽管苏庭轻松应对,宽慰了几次,仍然不能让她心中担忧尽数散去。

  “还是我考虑不周了。”

  苏庭这般想着,有心想要早日了结此事,但是乌贼墨的时候还没到,也就只能安心等侯。最后也便只是告诉师爷,请方大人将此案拖延几日,容后再审。

  怎奈何孙家势大,底蕴深沉,在落越郡更是根深蒂固,拖延的办法,终究不能拖延太久。

  没过几日,方庆便有些招架不住了。

  但苏庭也觉得差不多了。

  ……

  落越郡,衙门。

  苏庭才临近门口,便觉有着一股压迫之感。

  前方的县衙,仿佛是一座大山。

  “朝廷的气运么?”

  苏庭这般念了一声,他偏头看了表姐一眼。

  苏悦颦作为凡人,只觉这等地方,威严大气,凛然生威,一时有些心怯。

  而苏庭已入修行之门,身具真气,反而看得更为清楚,感受更为清晰,于是便仿佛受到了更为强盛的压迫。

  难怪修行之人,不入牢狱,不入官场,便是受此压迫么?

  随着这样的念头,姐弟二人缓缓走入了其中。

  一入门中,苏庭眉宇轻皱,只觉身上压了一块巨石,让他气息不畅,但好在这压迫不算沉重,还在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。

  “根据松老簿册所述,只要能至上人之境,修成阴神,便可无惧这般气运压迫。”

  他吐出口气,对于那个境界,愈发向往。

  随着他的想法,脚步未停,已到了内里。

  方庆还未来,但孙家之人,却是早一步来了。

  这倒是让苏庭有些意外,他本以为自己应该是最先来的,未想这孙家居然如此重视,早早在此等候。

  那孙家来人,是个管事,狠狠看了苏庭一眼,又不禁朝着苏悦颦扫了几眼,眼中微亮。

  苏庭面无表情,移过半步,挡住对方视线,回看过去,眼神平静。

  孙家管事只觉那少年神色冷漠,眼中幽暗而深邃,宛如无底深渊,令人不禁心中恐惧,连忙收回目光。

  一个对视之间,便觉自身已是汗湿满身。

  分明只是一个少年,不过只是一个卧病在床,见识浅薄的少年,何以眼神如此惊人?

  这管事饶是自认见多识广,却也不曾见过这样的目光,心中惊疑不定。

  苏庭收回目光,真气运转,从双眼处收回,顿时神光内敛,平静无波。

  过得片刻,人陆续到齐。

  捕快,文吏,以及方庆大人。

  在方庆背后,有一老一少,正是师爷与那跟随师爷学习的年轻人,他们两人可算是方庆的幕僚,在朝廷并无任职,只充当方庆的谋士一般。

  在这个场合里,两人只能在方庆侧边,为他开口罢了。

  “大人。”

  人刚到齐,方庆才刚落座,苏庭还未开口,那孙家管事,便有些迫不及待,上前一步,躬身说道:“小人是孙家管事,状告苏家之子苏庭,签订契约,未经履行,矢口否认。”

  方庆看这场面,哪怕早有所料,却也觉得有些头疼。

  他有心偏向苏庭,但在涉及律法的方面,也不愿徇私枉法。

  更何况,苏庭的契约,白纸黑字,便是想要徇私枉法,也是极难。

  总不能指鹿为马吧?

  方庆吐出口气,目光看向了苏庭。

  苏庭拍了拍表姐的手背,示意她放心,才上前去,施了一礼,道:“方大人,草民苏庭,当年先父曾经与孙家签订契约,将祖屋修缮而成的店铺,租借孙家五年,如今期限将至,故而按契约所述,收回店铺,一切举动,均合律法,未曾违背契约,请大人明鉴。”

  说着,他从怀中取出一张薄纸,已然泛黄,字迹犹存,但仍能轻易辨认。

  这便是苏悦颦早先交给他的契约。

  也是他今日对簿公堂,要收回店铺的凭证。

  身边有捕快接过契约,呈了上去。

  这契约多日前,苏庭就已交给方庆,经过师爷的手,不知道见过了多少回,在公堂上再来一次,也不过走个过场而已。

  方庆看了一眼,师爷也看了一眼。

  “不假。”

  方大人看向孙家管事,缓缓说道:“契约所述,期限将近,他要收回店铺,不曾违约,你有何话说?”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