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337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337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  青平抬起头来,低沉道:“还能再拦一夜。”

  他伸手一拍,落在腰间,面上露出森寒之色,大有同归于尽的气态。

  而那两道人影,纷纷退后,露出惊色。

  青平趁此机会,蓦然翻身,便朝着神庙内中跑去。

  两个人影均是一怔,随后大怒,追了上去。

  轰地一声!

  一道光华,落在青平背后。

  青平喷出一口鲜血,扑倒在地,心中颇是绝望。

  他咬着牙,勉强翻了个身,却见那两个人影,忽然定住,没能再近前一步。

  青平尚是疑惑,却见黑暗的夜空之中,闪过一道惊雷,无比耀眼。

  轰地一声!

  只听雷声轰然炸响,如落在院中一般,土地院墙都颤了一颤!

  当下便见一个浑身闪烁雷光的身影,从天而降,落在院中。

  那两道黑暗的人影,在他落地的一瞬间,被雷光化作了灰烬。

  “这……”

  青平不禁露出了惊愕的神色。

  他看着那个浑身雷光闪烁,如雷神下界,威严无匹的身影,总觉得极为眼熟。

  然而就在这时,那雷光忽然散开,露出了一个少年的背影。

  青平正觉茫然,却见得那背对自己的少年,背负双手,仰面望天,喝了一声。

  “天空一声巨响!”

  “神君闪亮登场!”

  熟悉的身影,熟悉的声音,熟悉的动作。

  青平蓦地一震,失声道:“大牛道人!”

  声音落下,他便见得,前方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背影,浑身一滞,如被天雷反噬那般,僵了半晌。

  良久,才见那少年转过头来,露出那个熟悉的脸庞,充满了幽怨神色。

  “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救你咧?”

第四一六章

元丰山秘术!剪纸为马!

  深夜,月黑风高。

  雷神庙,院落之中。

  遍地狼藉,破碎的青铜,破碎的纸屑,残缺的木雕,布满沟壑而又焦黑的土地,以及雷霆尚未散去的余威,仿佛充斥着炽烈而扭曲的空气。

  而苏庭正站在那儿,转过身来,看着奄奄一息的青平,稍微偏着头,却没有半点上前帮助的意思。

  “你……”

  青平本已绝望,自觉此次难逃一死,未想名震大周的大牛道人从天而降,不费吹灰之力,对方便已化作灰烬。

  这生死之间,顿生大喜,让青平心中却也起伏不定,终于还是长长吐出一口气,浑身都瘫软了下来。

  他尽管伤重,但却莫名安心,只是稍微喘息了几声,便看着苏庭,虚弱地说道:“我伤势很重,先替我疗伤,我再与你细说此事……”

  苏庭摆了摆手,道:“不要紧的,我不在意此事,你继续躺着嘛。”

  青平面色一滞,低声道:“你再不救我,我便真受不住了。”

  苏庭翻了个白眼,咕哝道:“死了算了。”

  他这般念着,终于还是上前来,伸手一按,法力运转,五行之中,取木之生机,顿时法力化作一股源源不断的生机,落在青平身上。

  青平只觉浑身气力增长,心跳蓦然加快,血液迅速流动,霎那之间,便出了一身热汗。

  苏庭一手替他增长生机,一手则搭在他的胸膛,将他胸骨重新归正,恢复脏腑的损伤,而另一边,生机渐渐传至他背后的伤势所在。

  “若不是苏神君前来,你这回可是真死翘翘了。”

  苏庭悠悠说道:“好在本神君还回来得早,算是及时,要是我在外头多逗留两天,只能赶得及给你收尸,最多给你报个仇了。”

  青平苦笑道:“出门在外,才刚回来,就不能盼我点好的么?”

  苏庭想起他先前的称呼,不禁呵呵笑了两声,偏着头问道:“是不是自从我得了京城盛会魁首之后,这‘大牛道人’名号传开,你跟松老提起我就不曾再用苏庭二字,而是习惯了以大牛道人四字替代?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?”

  青平怔了一下,稍感错愕。

  苏庭冷笑出声,道:“你们师徒两个的真面目,我早看出来了,要是不在背后诽谤我,才奇怪了呢。”

  话音才落,青平忽然发出一声惨叫,十分凄凉。

  苏庭神色如常,道:“不小心下手重了,你忍着点儿。”

  青平张了张口,脸色惨白,发不出声来,翻了个白眼,便晕了过去。

  苏庭感叹道:“这孩子太弱不禁风了,我辈中人,不经历摧残,又怎么能成长?”

  ——

  一夜过去。

  旭日初升。

  青平睁开眼,只觉得眼皮极为沉重,浑身疼痛无比,但他勉强运转真气,却发现真气运转无碍,而背后椎骨的伤势,胸膛的位置,都已恢复。

  “虽然伤势恢复了,但伤了根基,还是要静养些时日的。”

  苏庭的声音,悠悠传来。

  青平偏头看去,才见苏庭就在房中,似乎正在泡茶。

  “那是松老珍藏的茶叶,留给我的。”

  “嗯,知道了。”

  苏庭说道:“本来打算给松老留一半,既然都是你的,待会儿我全拿走了。”

  青平张了张口,竟不知如何开口。

  苏庭饮了口茶,才看了过来,笑道:“时隔三日,当刮目相看,我从未想过,你这看似忠厚老实的家伙,还懂得诈人家一诈,转身就逃。”

  说着,苏庭拍了个掌,赞赏道:“真是足够奸猾狡诈,卑鄙无耻,让人刮目相看,这也是松老教你的么?”

  青平顿了一下,轻声道:“跟你学的。”

  苏庭脸色稍显僵硬,接下来准备好的这一番嘲笑,顿时就说不出来了。

  小精灵噗嗤一声,笑出声来,心中只觉得这个名为青平的家伙,似乎也很有趣,毕竟在苏大牛面前,国师都要气得脸色发黑,而这青平不但没有落在下风,反而把苏庭气得脸黑,着实是少见的场面,简直算是功力深厚。

  “咳咳,这逃命的本事,是一门高深的学问,只是你学得不到家而已。”

  苏庭神色肃然,说道:“不过这些话,容后再说,我倒是好奇,你是怎么招惹了这样的仇家?”

  青平苦笑道:“我哪里知道,我连对方是谁至今都不知晓,只是仗着一柄法器,跟对方用道术显化的那些虚影,周旋了几日,仅此而已。”

  苏庭眉宇一挑,道:“你不认得对方,而对方却来攻雷神庙?”

  青平略感沉默,旋即点头道:“你要这么说,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对。”

  苏庭沉吟道:“雷神庙如今只剩你一个了?怎么不见松老的踪迹?”

  青平低声道:“松老他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青平顿了一下,神色十分复杂,朝着苏庭看了一眼,似乎在组织语言,盘算着如何开口。

  苏庭蓦然一震,低声道:“松老寿终正寝了?”

  青平接下来的话噎在了喉咙,顿时咳得脸色涨红,伤势险些复发,好在真气疏通,才平稳下来。

  “胡说八道什么?松老仍是身轻体健,谁跟你说松老寿尽了?”

  “还不是瞧你欲言又止的。”苏庭松了口气,埋怨道:“这也全都怪你,吓了本神君一跳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青平良久说不出话来。

  “行了。”苏庭挥手道:“松老既然没有死翘翘,那么他老人家去哪儿风流快活了?怎么留你一个,应付大敌?”

  “松老……”青平顿了一下,方是说道:“前些时日,松老说有位故人,将要前来接他,命我看守神庙,暂代庙祝。”

  “故人?”苏庭想起当日所见,问道:“是个年轻道人?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?”青平愈发错愕。

  “这算什么?”苏庭看他如此愕然的神情,心中颇为舒爽,禁不住又道:“这世上我苏某人不知道的事情,着实不多了。”

  “既然你都知道,我也不必说了。”青平点了点头。

  “你卖什么关子?”苏庭恼怒道:“我见过那年轻道人,他自称正本,本领高深,说是要来落越郡,与松老一见。不过后面的事情,我还不大清楚而已……”

  “原来你见过他。”青平略有恍然,旋即说道:“那么你可知道,松老的这位弟子,见了松老,可是以什么样的姿态?”

  “哦?”

  苏庭眉宇一挑,道:“他道行高深,底蕴深沉,修行时日似也不短,莫非是以长辈姿态,把松老教训得跟孙子一样?还是说,这是松老的好友,但是松老天赋不济,而对方已经修成了高深的修为?”

  青平总觉得他语气之中,充满了期待,似乎亲眼看见了松老低眉顺眼的模样,颇觉无奈,道:“那自称正本的道人,确实高深莫测,但他来此之后,却是以弟子之礼,尊松老为师。”

  苏庭怔了下,道:“松老的弟子?”

  青平点头道:“不错。”

  苏庭呆了半晌。

  以弟子之礼,尊松老为师?

  他回过神来,神色异样,摸着下巴,沉吟不语。

  松老道行并不高,虽然也是老迈,但寿数来说,应是未足百岁。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