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336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336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  苏庭嘿然笑道:“苏神君大人有大量嘛,不过话说回来,九天之上的真龙,怎么会跟土地之下的蚯蚓过不去?当初跟袁珪那点儿事情,我也并未放在眼中,他之前在我眼中,如同蝼蚁,但此次我从外边游历归来,再见得此人,倒也觉得,他勉强也算个故人。”

  说到这里,苏庭却忽然一叹,道:“我才出去没有多久,便有了这样的想法,日后修行漫漫长路,不知多少亲朋故旧离世,不知那时,又是怎样的心境。”

  ——

  落越郡就在眼前,遥遥可见。

  苏庭骑虎走了小半天,还是觉得坐在马车上更为舒适,改而驾车而行。

  那头虎精,跟随在后,但苏庭给它施了个法术,落在寻常人眼里,就是个块头极为惊人的大狗。

  毕竟官道上,也有行人来往,看见这么一头大虎,难免惊惧,吓坏了人可不好。

  “那个地方。”

  苏庭指着一处拐角,道:“我初出落越郡,有人前来追杀,我便是在那儿等侯,杀尽了他们,而且用五行甲,化成水行力士,溺死了他们,看起来像是意外……也是袁珪执意要将我捉拿归案的原因之一。”

  说到这里,他忽然想起了当时自己在那儿等侯追兵,结果那几个脑袋被门夹了的家伙,直接便沿着官道追过头了。

  他这般念着,有些想起表姐,心中盘算着,待得什么时候,踏破阳神境界,便可以去寻表姐了。

  他才这么想着,前方却有一家三口,背着包袱,徒步而行。

  “爹,娘。”

  那小孩儿指着苏庭,道:“你们看,他是来咱们这儿演杂耍的罢?要不然咱们明天再去寻亲,今晚回去看杂耍罢?”

  “……”

  苏庭怔了一下。

  小精灵斜了他一眼,神色古怪。

  苏庭扯了扯嘴角,暗骂道:“这是哪家的熊孩子,我怎么没见过?什么叫演杂耍的,这小子是瞎了么?有我这么气质出众的神仙中人,来演杂耍?”

  他翻了个白眼,不禁四下打量了几遍,又沉默了下来。

  小精灵扮成了青鸟。

  虎精扮成了大狗。

  两匹骏马,五只小怪,连同一只猫头鹰。

  这样的阵仗,还真有些像是游历四方,演杂耍为生的江湖客。

  “下次不能再收留精怪了,要收也要收大妖王。”

  苏庭心中盘算,暗暗想道:“再这么下去,我都可以回落越郡开动物园了,迟早让松老和青平这师徒两个给笑死。”

  ——

  落越郡。

  雷神庙。

  天色渐晚。

  青平神色凝重,手中握着一支铜旗,仅有巴掌大小,通体均是青铜所制。

  而这铜旗之上,已经遍布裂痕,几乎破碎。

  “还有三天。”

  青平低头看着这只铜旗,神色之间,隐有些许绝望。

  这支铜旗,固然是一件难得的法器,但经过七日的斗法,加上他本身道行太低,也让这法器,支撑不了多久了。

第四一五章

天空一声巨响,神君闪亮登场!

  落越郡。

  雷神庙。

  时已入夜。

  天色昏暗,月黑风高。

  庙宇之中显得十分沉寂。

  青平盘膝而坐,神色冷漠,正在院中等侯。

  而他双手正将那一支青铜小旗,合在胸前,蓄势待发。

  夜里的风显得十分森冷,吹过来九个人影,飘过了院墙,落在了院中。

  “来了?”

  青平神色凝重,看向这九个人影。

  九个人影,浑身漆黑,轻如飘絮,薄如纸张,尽管在月光之下,却也显得十分阴冷,似乎没有本体,只有月下的影子。

  “你撑不住了。”

  居中的一个人影,语气干涩,道:“你道行太低,即便仗着此物,也支撑不了几日……此前八个夜晚,你共计灭我七十二件宝贝,但你这青铜旗也都破损了,今夜必然破碎。”

  青平淡淡道:“你大可试一试。”

  这黑影说道:“我知道你还有底气,但也不过如此了,即便今日破碎青铜旗,还杀不掉你,但明晚又能如何?”

  他挥了挥手,道:“我不是为杀人而来,你若就此离去,将雷神庙交与我手,我饶你性命。”

  青平站起身来,神色冷漠,道:“松老既然将雷神庙交与我手,命我为新一任庙祝,那么,除非你能要了我的命,否则,绝无可能夺我庙宇。”

  说着,青平不再多言,双手一挫,合在掌心之中的青铜旗,顿时涨大,化作一杆八尺旗帜,通体青铜,旗面之处,锋锐如刀。

  顷刻之间,院内青光闪耀,仿佛刀剑锋芒,遍及各方。

  但见青平将这青铜旗横扫过去,宛如刀光横斩一般。

  九个人影,各往一处,纷纷避开。

  但仍有一个被拦腰斩到,旗面锋芒切入半个腰身,几乎将之腰斩。

  然而这一记斩落,那人影虽然受创,可却似乎感觉不到痛楚,既没有血液,也没有内脏肠腑。

  “今日你倒是颇有鱼死网破的气态。”

  其中一个人影,开口说道:“但这又如何?不过添了你一条性命罢了,这座神庙终究要落在我的手上。”

  青平一言不发,对于眼前的场面,已是见惯了,没有了第一日交手时所感受到的惊骇。

  他运转真气,传入青铜旗当中,光芒闪烁,锐利无匹。

  但是青铜旗上面的裂痕,也愈发明显。

  “破!”

  青平斜斜一扫。

  狂风骤起。

  风如利刃。

  当前三个人影,倏忽破碎,如被千刀万剐。

  而青铜旗迎风扫动,让上面的裂痕进一步加深。

  青平暗叹一声,终究是自身道行太低,如若不然,有着相应的法力,不仅可以让青铜旗的威能,尽数展现出来,并且,也能让青铜旗不至于受到损坏。

  可惜终究道行太低,即便这青铜旗比之于寻常法器,要显得极为不凡,但经他使来,也难免还是损伤了这青铜旗的根本。

  或许熬不过今夜,这支青铜旗便要破碎了。

  “终于还是到尽头了。”

  其中一个人影,发出干涩笑声,当下又有三个人影,朝着青平扑去。

  显然对方不再与青平周旋,而是要用这三个人影作为代价,直接逼得青平强行动用这法器,使得法器进一步损坏。

  毕竟青平道行太低,别无他法。

  而抵挡住了这三个人影,接下来便未必抵挡得住了。

  青平顿时咬牙,却也无法,仍是把大旗横扫。

  狂风骤起,风如利刃,当头扑来的三个人影,顿时破碎,如纸屑一般飘飞。

  然而青铜旗帜,几乎破碎开来,已有两个边角,跌落在地,青光黯淡,几近损毁。

  而就算没有毁去,可折去了两个边角,内中纹路不全,威能十不存一。

  “可惜了。”

  青平微微咬牙,看向余下的两个人影,正要动手,却在耳边听得一声长啸。

  那是如虎狼一般的长啸之声。

  月光之下,忽然闪出一道迅捷的身影,如恶狼一般,倏忽而至,咬在了青铜旗帜上边。

  咔擦一声!

  青铜旗在狼口之下,尽数破碎。

  而那恶狼却也被裂开,从嘴巴处,切去了上半个头颅。

  青平蓦然一怔,因为这头恶狼,虽然也是黑影,但不是轻如飘絮,薄如纸张,而如实物一般。

  他才是一怔,便觉得胸前被人打了一记,身子凌空起来,双腿离地而起,往后坠落。

  他咳出了一口鲜血来,只觉胸骨塌陷下去,伤及脏腑,让他头脑都为之昏沉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

  青平不禁问了这么一句,却又再度咳血出来。

  仅剩下的两道人影,逐渐逼近,左边那个,缓缓说道:“近些时日,让你错以为,我只能操纵九道虚影……但实际上,我能操纵十个,只不过这第十个,须得借用法器罢了。”

  青平眼神顿时黯淡下来,叹道:“原来如此。”

  那人影平静道:“十道虚影,跟九道虚影,本领相差并不大,一样会被你的青铜旗扫灭,与其如此,便先示弱些,直到今日,再一举破你青铜旗,也便差不多了。”

  青平点头道:“明白了。”

  这人影说道:“一件遍布裂痕的青铜旗,还折了我一件法器,也是你赚了。不过你拦了我这么些天,其实也足够你骄傲了。”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