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331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331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  而八叶剑君,便是偶然得了叶中剑道,并耗费百年,集齐八叶,修成真人,自称李八叶。

  不仅如此,当年陨落的李八百,如今亦是封神榜上的正神,曾收回过八片树叶,又重新赐予李八叶。

  故此,这位无门无派的剑仙,实则是师承于天上的正神。

  “剑君在悦城之时,不是追索凶手去了么?”

  苏庭想起此事,问道:“如何在此悠闲赏景?”

  李八叶听得“赏景”二字,稍微一怔,却也没有多言,当下应道:“当日那悦城凶手,极为不凡,我费尽本事,也留不下对方,着实古怪。”

  苏庭闻言,眉头一挑,道:“按道理说,就是从守正道门出来的人仙,也未必能比剑君更胜罢?”

  李八叶稍微摇头,吐出口气,道:“守正道门乃是太上祖师的道统,不敢妄言,只是,我自认在人间之中,任何人仙,也不该将我如此玩弄于鼓掌之中。故而,我有所怀疑,对方或许不局限在人间范围之内……”

  苏庭神色有些异样,道:“剑君便没有半点线索?”

  李八叶说道:“惭愧,对方先行一步,我动身前,又在悦城,交代了司天监道观一声,迟了些许,只追到这里,却没能与对方交手,而且,对方来到景秀县,还引起了几桩命案。但在此事之后,对方便如同消失了一般,我已在周边搜寻多日,一无所获……”

  苏庭神色古怪,跟小精灵对视一眼。

  从悦城到景秀县,如果再仔细些想,便是到了坎凌县。

  岂不是说,李八叶追索的,该是那奎木狼?

  这位八叶剑君,似乎在这里找了好些天。

  而奎木狼早已凑足了人数以及飞禽走兽,去破了神阵,夺取了神树之中的青神种,并在白堪山安心炼化。

  “剑君未曾与对方照过面,也不知对方究竟是何根脚?”

  苏庭试探着这般问道。

  李八叶颇感无奈,道:“这倒不知,只不过,对方经过景秀县,似乎带走了几个人,但古怪的是,带上了几个人,反而彻底消失,找不到踪迹。”

  说着,他缓缓说道:“我后来猜测,应是对方吃了人,反而本领更高,才能摆脱了我。”

  苏庭听到这里,仔细想了一番,忽然道:“可以让一位半仙,都摸不清头脑的,要么是身具至宝,要么就功法非凡,要么则是道行超出了半仙的级数……剑君一路行来,可曾仔细注意过,对方是人是兽?”

  李八叶沉吟道:“景秀县有一处地方,一个樵夫失踪时,留下了爪印,但没有留下气息,我正古怪,就算是一头普通的野兽,也会留下气息才是。”

  苏庭缓缓说道:“大约是祂一路上来,收敛气息,偶然留下爪印,也没有气息……如果我猜测不错,那是个狼爪。”

  李八叶闻言,蓦地一震,道:“你是如何知晓?”

  苏庭背负双手,淡淡说道:“倘如猜得不错,那么倒也巧了,剑君正在搜寻的那位,已经被苏某人所斩灭,省了剑君一番寻找。”

  李八叶震了下,骇然道:“什么?被你斩灭?”

  苏庭见他语气恍惚,便上前来,强调道:“剑君没有听错,我说,那匹恶狼已被我斩灭。”

  李八叶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,他追杀多日,全无踪迹,对方简直捉摸不定,本领不凡。就算是自己,在人仙之中,也属攻伐凌厉的一类,可当真若是寻到了对方,其实也没有取胜的把握,而只能将之拖住,再传于国师罢了。

  而苏庭此人,虽说有着苏神君之名,但毕竟还在上人境,又怎能有本事,斩灭这样的对手?

  “你说的,是真的?”

  李八叶语气之中,充满了疑虑。

  苏庭闻言,当下大怒,瞪大了三只眼,道:“你这是什么语气?作为人仙便能质疑本神君么?”

  他说完之后,当下挥袖道:“苏某人行事一向严谨,说话从来据实而言,放眼大周之内,哪个修行人不知道我苏某人说话即是真理?你仔细想想,我苏神君这番话,像是吹牛的么?”

  “这……”

  李八叶神色古怪,心中忽然想起了国师提起苏庭之时的一番话,顿时体会到了国师的无奈。

  他再仔细看了看,苏庭还真有些像是说了大话之后被人拆穿的恼羞成怒,这么看来,倒还真像是吹牛的。

第四零八章

走上歧途的苏神君

  在这偏僻无人之处。

  两位相对而立,相顾而言。

  论起道行而言,他们二人在世人眼里,已是真正的神仙人物,实则比之于景秀县百姓日夜朝拜的山神土地,要更为不凡。

  李八叶一身青袍,背负一剑,面上满是难以置信。

  苏庭身着淡黄衣袍,额上又有一只天眼,金眸璀璨,隐现神树,有龙虎之威。

  “真是后生可畏啊。”

  李八叶终于是叹了声,道:“苏神君修行一日千里,震骇大周修行人,斗法的本领,也是极为不凡,但谁又能想到,区区上人境,不仅灭了天岭老人,更灭了一尊比我李八叶犹盛三分的狼神。”

  “小意思……小意思,简直不值一提。”

  苏庭挥了挥手,满面笑意,道:“区区小事,不足挂齿,不足挂齿。”

  李八叶略有感慨,道:“若非我修行已至圆满,不可逆转,倒还真想将你擒下,看看你究竟学得是哪方法门,竟有如此骇人的进境以及本事。”

  苏庭闻言,脸色难看,咳了两声,提醒道:“本神君就在这站着呢。”

  李八叶不禁哑然失笑,道:“我所得乃是天神所传,又已修至人仙境界,功果半成,此生亦有两分得道成仙的指望,你便是将所学尽数告知于我,我也舍不得弃了这一身修为,重头再来。只不过,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,你过于出色,又不是守正道门出身,难免要遭受觊觎,需要当心一些……”

  苏庭点头道:“多谢指点,我知晓了。”

  说着,他倒是想起一事,道:“先前那位丁家老夫人,她第二子失踪不见,便是被那头恶狼所食罢?”

  李八叶点头道:“不错。”

  苏庭想起适才跟丁家老夫人的那番话,却有几分难言的讽刺之感,自嘲道:“还真是神罚啊。”

  丁老夫人一生求神拜佛,将此事视为神罚,是丁家老二因她病重之时,言语对神灵不敬,才招来这样的祸患。

  可苏庭倒也意外,此事倒还真是神罚,只是此神非彼神而已。

  倒是丁家老夫人,求神拜佛一辈子,也没见这庙里的神灵,保住了她家的儿子。

  “那丁家是个信奉神灵的,家中有一尊门神,有一尊地公,又有一尊佛像。”

  李八叶说道:“我去丁家查探过,凭借人仙的道行,询问过三位神佛的化身,只不过,丁家拜神多位,并未专一,故而三位神佛,均不愿开口。现在看来,那位狼神,应当不是寻常,这三位也是避免冲突,才闭口不言。”

  苏庭嘿然一笑,道:“吃了人家的香火,每逢初一十五,银纸蜡烛,三牲酒礼,倒都受下了,遇事反而推脱,这三位倒是干脆利落。”

  说着,苏庭看向景秀大河,道:“我记得这位丁家老夫人,对于景秀河神,也是十分虔诚的,剑君可去过景秀大河?”

  李八叶微微摇头,说道:“这位河神非比寻常,纵是天神也不见得胜过了她,而且我初成真人时,曾面见过她,想来她若在此,那尊狼神也不敢踏足景秀县的范围之内。”

  苏庭想起当日与河神相见,倒也觉得确是如此,点头道:“这倒也是,这位河神我曾见过,若是她在,想来也不会放任神仙妖魔,在她神域范围之内放肆。”

  李八叶稍微点头,却又问道:“既然苏神君斩灭了对方,可知对方来历否?”

  苏庭微微皱眉,说道:“来者应是天上的神仙,但却并非真身,已被我斩灭,但具体身份,极为不凡,你也知晓天神手段,高深莫测,真要隐匿身份,其手法也非我辈中人所能探清的。”

  李八叶稍微沉吟,不知信了没有,只是点头,道:“如此,倒也可惜,不过,天上的神官,以狼为身者,倒也不多,至于天仙……似乎也没有狼妖得道成仙,位列天仙的。”

  苏庭点了点头,道:“可惜对方着实隐秘,没有证据,没有探清,也不好妄自猜测。若能知晓其身份,到时上禀天庭,祂也必然受责。”

  李八叶只是点头,不置可否。

  苏庭也不管对方信是不信,反正话也说到这里,就算李八叶有所怀疑,也知苏庭不会说得明白。

  实际上,若不是忌惮那奎木狼撕破脸面,鱼死网破,以真身下界,苏庭倒还真想直接告发了祂。

  “也罢,既然如此,算是神君替我省了一些力气。”

  李八叶施了一礼,道:“此次冒险追杀这位高深莫测的狼神,一是我与国师交情深厚,二是不愿见得这样的恶类为祸人间,既然苏神君代劳,我也算可以功成身退。”

  苏庭回了一礼,道:“剑君慢走。”

  李八叶点了点头,身化青光,纵上云霄,宛如一道剑光,划破天穹。

  苏庭摸着下巴,道:“走得倒真是潇洒。”

  说着,他看向小精灵,道:“丁家的事,看来就是那匹狼随手所谓,这位丁老二也真是倒霉透顶,路上碰见了这匹狼,不过我斩了这匹狼的分神,算是给他报仇了,事情也算了结了。”

  小精灵说道:“那老夫人好像想要找到她二儿子的尸首?”

  苏庭摊手道:“若说抓了丁老二,从这里到坎凌去填神阵,也没理由,十有八九是被吃了,哪来的尸首?现在看来,咱们只能暂住两天,先找那车珠宝,待得丁家发丧之日,去随行走一走,也算是还丁家一个情面了。”

  话音才落,他忽然看向了酒楼那边,眉宇微挑,道:“先去酒楼,那里鱼龙混杂,他们好像在谈什么。”

  说完之后,他额上第三只眼,便即闭合,金光消散。

  小精灵看了他一眼,虽然苏庭闭上了第三只眼,但因为天眼带来的效用,故而观看事物,眼界都已不同,故而总能从他双眼之中,看出几分极为别扭的“睿智”之意。

  小精灵对于苏庭知之甚深,总觉得这种“睿智”气质,与苏庭完全搭不上关系,让苏庭看起来十分矛盾,为此她也颇感忧伤,总觉得苏庭走上了歧途。

第四零九章

神马的传说

  根据并不古老的传说,不远处的剑山所在,有两匹骏马,一黑一白,神骏无比,拉着一辆马车,时常出现,偶尔有樵夫遥遥得见,引为神迹。

  又根据不可靠小道消息称,这两匹乃是神马,存活了数百年之久,拉着的马车乃是昔年梁朝君王遗留下来的宝藏。

  之所以有这个传言,是因为不久之前,曾有习武之人,前去剑山朝拜,遥遥见得这阴阳神马拉车下坡,内中颠出了金银珠宝。

  但在旁边,却有一只狐狸,捡起了珠宝,人立而起,恭敬送入马车之中。

  可惜这位武人,动身前去之时,两匹神马早已拉着马车,入了深山之内,不见踪迹。

  只不过,这位习武之人,在景秀县认得一位志趣相投的另一位武人,饮酒醉后,曾无意间说起。

  后来此事传来,故而许多人猜测,马车之中,乃是宝藏。

  而传了又传,不知何时,就成了数百年前,梁朝君王遗留的复国资本。

  而且对于传言,绝大多数人,还是笃信无疑的。

  为此,不少人曾进山而去,想要猎得两匹神马,取得宝藏。

  但无一例外,俱都无功而返,还有不少人,在山中送了命,有些是被神马踏死,有些是被毒蛇咬死,有些是失足坠崖,有些是被山中沼气所害,有些则是误食山中毒果。

  不过也有例外,有些人虽然没能猎得两匹神马,没能获得宝藏,却在山中,遇上了千年灵芝,大发了一笔横财。

  也有习武之人前往,偶然得了许多年前,在剑山朝拜的武道先辈,得了对方的武功秘籍,或是神兵利器。

  “听说就连梁安府都有习武之人前来,其中一位是赫赫有名的内劲高手,他曾在京城闯出一番名声,此次前来,扬言是不求宝藏,而是想要降服两匹神马,一匹作为他的坐骑,而另外一匹则要送入京城。”

  “咱们景秀县的白员外,也雇了一些习武之人,连同他家的家丁,去山里搜了小半个月了,可却连两匹神马的影子都没见过,倒是采了不少珍贵药材,但远远还不够给他雇人搜山的钱。”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