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322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322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  苏庭露出骇然之色,然而轰地一声,脑袋已是空白。

  这是天上的星官,堪比仙家的天神。

  单凭神威席卷,便足以冲散寻常上人凝就的阴神。

  不过顷刻之间,便见苏庭站在那里,一动不动。

  过了半晌,轰地一声。

  苏庭身化土石,坠落一地。

  唯有一颗明珠,在土石之中,若隐若现。

  ——

  白堪山外。

  苏庭脸色苍白,目光闪烁不定。

  小精灵眼神则是充满了惊恐之色,朝着白堪山中看去。

  她本是一尊幼神,又是出自于白堪山神树,堪称山中的山神,加上那一轮“青日”与她同本同源。

  故而对于神威,她亦是有所察觉。

  天神之威,威严无匹,渊深莫测。

  她作为真神,竟也有一种为之惊惧的念头。

  “你见着对方了?”

  “不错,二十八星宿之一,奎木狼。”

  “那么……”

  “祂没有动手,甚至没有运用神力,只是一声冷哼,便毁了我的天兵之身,不过五行甲并未折损。”

  苏庭一边说着,一遍思索,眼神凝重。

  小精灵露出骇然之色,道:“五行甲所化的天兵,虽然不如阳神真人,但也胜于寻常的六重天上人……单凭一声冷哼,便灭了这尊天兵,让你失了五行甲?”

  苏庭沉吟道:“这样的本事,守正道门那位地仙,应当足以办到。而天岭老人则没有这样的本事,只怕人仙也未必办到。”

  小精灵低声道:“那么,就是天神真身下界了,咱们躲得过去么?不论如何,现在咱们趁着祂还在炼化这场造化,还是先走罢。”

  苏庭眉宇一挑,道:“往哪儿走?”

  小精灵忙是说道:“去找景秀河神也好,找京城司天监也好,找守正道门也罢,就是去元丰山,想来也保得住的。”

  苏庭点头道:“是保得住。”

  小精灵闻言,当下便道:“那么还迟疑什么?快些走……”

  “走?”

  苏庭似是想通什么,看向白堪山,寒声道:“走什么走?”

  小精灵呆了一下,忙是看了过来。

  只听得苏庭脸色宛如冰霜,语气冰寒。

  “你看我今天,要把这畜生往死里揍!”

第三九六章

亲身见天神!

  妖虎洞府。

  炼丹房之中。

  奎木狼一声冷哼,以天神之威,神音威慑,便将堪比六重天上人的天兵之身,生生震散。

  祂没有运用神力,也没有施展神术,仅仅是神音而已。

  尽管这天兵之身,并非是那上人的本身,但奎木狼也未有多么在意,只要震慑得住,便也罢了。

  毕竟祂炼化这轮“青日”,已经达到三成,余下还有七成。

  如若此时追杀而去,便是半途而废了,还须从头再来。

  为了追杀一个上人,不值得付出这样的代价。

  “这株神树,孕生出来的造化这等不凡,乃是本神眼下脱去枷锁,唯一的希望。”

  奎木狼这般想着,竭力张口,似乎要将这一轮“青日”,吞入口中。

  祂竭力而为,心中其实也颇为迫切,想要早日炼化。

  毕竟天神下界,乃是犯了天条的。

  纵然祂封神榜上有名,乃是诸天正神,但天庭降下的惩处,依然是让仙神也不愿承受的。

  祂专心炼化,收敛气息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。

  “啧啧啧,真是用心咧。”

  一个少年的声音,从门外传来。

  奎木狼眸光森然,残虐冰冷,但也并未转头去看。

  祂终究是天神,能够觉察周边之事。

  祂能察觉到,那个少年闲庭信步,来到了此处,先是弯腰捡起了落在土石之间的五行甲,才看向了炼丹炉。

  “先前看得不清楚,还以为是你想要把这宝物吞入口中,才算炼化。”

  苏庭神色淡然,悠悠说道:“现在看来,你不是要吞入这宝物,而是要把这一缕元神,从你这狼身之中,传到宝物之中,对罢?”

  奎木狼的眸光当中,愈发显得森寒,却也有些惊讶,这个少年竟能看出祂的意图?

  但尽管惊讶,祂却也并未把这个少年,看得多重。

  在祂眼中,这个少年,不过区区上人境,仅是修成阴神的本领,虽然穿戴了一层宝物,得以法力暴涨,堪比真人。

  但本质上,这少年仍然是阴神级数的上人。

  “你先前以撒豆成兵之法前来探查,本神虽然毁你化身,但也饶你本身一命,可你还不知高低,竟以本身前来送死。”

  奎木狼语气森冷,道:“既然你亲自上门受死,本神却也饶不过你了。”

  苏庭冷笑道:“不饶过我?我今日可没有想要饶你……”

  说着,苏庭伸手一挥,喝道:“只管出手,且看你这元神的本领,究竟能否灭我阴神?”

  奎木狼蓦地冷哼一声,当下神威蕴藏,凶悍无匹。

  这一声的神音,浑厚沉重,足以破灭寻常上人的阴神。

  然而苏庭站在远地点,一动不动。

  奎木狼眼眸之中,露出了惊异之色。

  苏庭背负双手,平淡道:“我这可不是一具天兵化身,而是本身前来,单凭一缕神音,你可灭不了我。不过,苏某可以建议,你可以动用元神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苏庭嘴角露出一缕嘲讽,道:“毕竟你这具身躯,没有什么神力可言罢?”

  炼丹房之中,当下沉寂无声。

  过了片刻,才听奎木狼语气低沉,道:“少年人,你很聪明。”

  随着声音,祂缓缓起身,偏头朝着苏庭看来。

  随着祂头颅偏转,狼口离开这一轮“青日”。

  这也是便代表着,祂放弃了如今炼化至三成的进展。

  从另一个角度而言,这也是对于苏庭的重视,不再将他视作蝼蚁,而是需要放弃炼化宝物的大事,来专心应付的对手。

  祂看了过来,神光之中的眼眸,幽暗深邃,充满着淡漠,充满着森冷。

  苏庭接触到这目光,却也稍微一冷,可却并没有之前那种脑袋空白的念头了。

  “少年人,你区区阴神的修为,如何不惧神音?”

  奎木狼没有即刻出手,而是问道:“而你这样浅薄的道行,又是如何透过神光,看清本神的状态?”

  苏庭也没有急着动手,只是托着一个红葫芦,悠悠说道:“最初觉得不对,是因为你撕裂的那座山。”

  奎木狼道:“本神随手撕裂一座山,又是如何?”

  苏庭缓缓说道:“凭你这尊天神,若是真身下界,只须凭借神威,便能让一方山神,惊惧到了极点,又何必出手,撕裂山峰来震慑于那一方山神?”

  奎木狼忽然沉默了下来。

  苏庭继续说道:“你这是多此一举,但背后是否另有想法,值得我去猜测……或者你震慑的不仅是山神,而是后来沿着线索追索过去的人,如我一般。”

  “你让我误以为你是天神下界,神威无穷,但细细想来,撕裂这座山,苏某便有能耐办到。”

  “所以苏某心中便有几分犹疑。”

  苏庭看了过来,似笑非笑。

  奎木狼道:“只因几分犹疑,你便胆敢用命来试探?”

  苏庭笑道:“如果单单是这点儿猜测,自然是不敢的,只是,先前我用撒豆成兵之法,以天兵之身,踏足妖虎洞府,如何没有神阵守护?”

  奎木狼没有回应,只是看向苏庭的目光,愈发冰冷了。

  天神森冷的目光,充满了压迫,莫说是普通人,就是一般的修行人,只怕都难以承受。

  但苏庭仍然冷淡,悠悠说道:“我细细想来,你为了这宝贝,付出了不小的代价,在炼化的关头,便是布下一层神力的屏障,也是应当的。”

  “可妖虎洞府之内,偏偏畅通无阻,是你太自负了么?但再是何等自负,面对这等重要的宝物,也不容有失才对……”

  “现在看来,是你根本没有多少神力,即便布下屏障,却也谈不上多么牢固。”

  说到这里,苏庭的语气之中,带着几分嘲讽之意。

  奎木狼没有应话,只是心中对于这个少年感到讶异。

  明明是一个年轻后辈,仅上人境的道行,竟能推测出这许多事情来。

  适才这少年所言,几乎都没有差错。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