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316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316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  心念一转,苏庭堪比真人的法力,立时运转开来,将眼前这上人的法力,生生压下去。

  荀道人只觉浑身无力,被他掐住喉咙,竟有一种病弱书生,被武道宗师擒拿下来的无力之感。

第三八八章

所谓皆大欢喜

  道观门前。

  这少年悍然出手,便将中年道士立时掐住。

  道行的差距,法力的高低,气势的压迫,恍惚之间,那道士仿佛成了虎口之下的野兔。

  “你……”

  荀道长面色骤变,浑身无力,心中充满了惊悸。

  而那位中年儒生,也是一样惊骇莫名。

  谁敢想到,眼前这个少年模样的真人,竟然当真敢对司天监的一方主事人下手。

  这等行为,犹如直面司天监,撕破了颜面。

  看他这等气态,仿佛不顾一切,眼神之中,森然寒冷,似乎也不介意出手杀人……尽管两人都在心中认为这少年是故作声势,霸道欺人,实则未必是敢诛杀司天监的一方主事人,但却也不敢冒险了。

  荀道人眼神之中,也有了示弱之意,再无先前的有恃无恐。

  “司天监的私事?”

  “好!苏某这便以司天监的身份,来跟你好生说道说道。”

  苏庭从怀中取出了司天监的信物,贴在这道人的脸上,才缓缓说道:“苏某自得盛会魁首以来,完成司天监多次任务,按照往年惯例,如今也算半个司天监的人。现在我便以司天监之人的身份,命你将此事一切,尽数告知于我,可以了么?”

  荀道人眼神满是惊异,显然未有想到,这个少年竟然持有司天监的信物,但仍是坚定摇头,艰难地道:“贫道……着实不甚清楚……”

  “不清楚?”

  苏庭眼神愈发冷冽,道:“作为司天监在此的主事人,你全然不知在自家管理范围之内的事情?不谈其他,单是这一点,我若上禀司天监,也足够撤下你这一层身份了……”

  荀道人面色骤变,道:“你究竟是何人?”

  苏庭还未应话,然而那中年儒生,细细看着苏庭,打量了许久,似是开始察觉什么,渐渐露出惊色。

  “尊驾……”

  中年儒生惊骇失声道:“苏神君?”

  苏庭眉头微挑,看了过去,道:“眼神倒是不差,暂时不关你的事,一边站着。”

  中年儒生闻言,忙是退开,息了所有心思。

  而荀道人还想说些什么,见着少年气势汹汹,满含怒意,显然不是自己没有前来迎接而产生的怒意,而是另有缘故。

  “人命关天,此事涉及许多人命,超出凡俗的范畴之上,而你作为司天监在此主事人,当真全然不知?”

  苏庭凑近前来,寒声道:“还是故作不知?”

  荀道人蓦然一惊,道:“神君这是何意?”

  苏庭低沉道:“我既然为此而来,你便瞒不过我……尽管你是司天监在此的主事人,但我要对你下手,京城司天监我也不惧。”

  荀道人面色变幻,露出恐惧之色。

  “来此之前,我探过你的底细。”

  苏庭缓缓说道:“我行走各方,也见过执掌一方的朝廷官员,堪称只手遮天,足以黑白颠倒……但我本以为,司天监均是修行中人,非是凡俗官员可比,都可公正无误,今日看来,也不过如此。”

  这个时代,人有善恶,虽有清官,也有贪腐之辈。

  就算是坎凌县令丁业,也不见得清澈如水,他同样跟坎凌苏家有所来往,足以遮掩坎凌的一切事情。

  但丁业毕竟不是恶类,至少没有以此为恶,至少也有底线。

  可如同杜恒那般,则是没有底线,与官家勾结,与匪徒为伍,只手遮天,任意妄为……甚至有些人,可以被他们任意冠上罪名,打入狱中,乃至于斩首示众。

  毕竟黑白勾结,上不达天听,即便是报官,也是无用。

  这梁安府,没有杜恒公子。

  但这梁安府主事的荀道人,以往的行事作风,则与当初跟杜恒联合,一手遮天的那位司天监主事人,并没有什么不同。

  “苏神君切莫误会,我这位老友,并非恶类……”

  中年儒生似乎想要开口,然而苏庭看了过来,他却一时不知如何继续应话。

  苏庭收回目光,看着荀道人,缓缓说道:“近来我见过司天监不少人,也不乏一方主事之辈,例如升隆行宫的云晋道人,修为不知高你多少,也没有你这样的架子。”

  荀道人被他掐住脖颈,全无半点气力,宛如一条被拿着七寸的蛇,口中微动,可却连话也说不出来,只在心中暗骂,也颇觉委屈。

  这苏庭有神君之名,有诛杀真人事迹,如若是从一开始就表明身份,他自然是礼数周全,沐浴焚香,出门迎接,哪敢摆弄什么架子?

  “再给你一次机会,将此事一切,尽数告知于我。”

  苏庭冷声说道:“如若不然,我先断你经脉,毁你丹田,损你法力,再告知司天监,剥夺你这层身份。”

  说着,苏庭缓缓道:“当然,你后面还有一次机会,这次你若不说,我也只是先废了你的修为,废了你的身份,暂时不杀你。等司天监将你这层身份废除之后,我再问你一次,生死便掌握在你的手上……”

  荀道人脸色变了又变,似是犹疑不定。

  苏庭眸光一闪,露出了杀机。

  荀道人惊道:“且慢……”

  苏庭法力稍微收敛,心中道了声贱骨头。

  ——

  道观之中。

  苏庭端坐上方,翻看着荀道人送来的卷宗,眼神变幻,过了许久,才看向荀道人,说道:“近来梁安府失踪百余人,其中过半是修行人,你作为此处主事人,却置之不理?”

  荀道人苦笑道:“不是贫道置之不理,而是着实没有制衡对方的把握。”

  苏庭沉声道:“没有制衡对方的把握,那么你为何不上禀京城司天监?你没有把握,国师难道也没有把握?”

  荀道人面色微变,低声道:“贫道……”

  苏庭目光一凝,道:“你见过对方?”

  荀道人咽了下口水,略有迟疑,方是点头。

  苏庭沉声道:“你跟他达成了什么协议?”

  荀道人面色变了变,才道:“对方答应过贫道,他所须的人数,大约是足够了,只要事情顺利,不会再让梁安府有人失踪。对方与贫道提过,此事不会再有扩大,若是如今将此事压下,那么今后也再无风波了,皆大欢喜……”

第三八九章

天神罪恶?

  “皆大欢喜?”

  苏庭怒极而笑,道:“百余人命,便如此轻易掩埋下来,确实也是皆大欢喜……你倒真是颇有一手遮天的本领。”

  荀道人听他语气森然,顿时惊退数步,脸色变幻。

  中年儒生却也脸色有些难看,看向这位老友的目光,却也有些变化。

  “神君恕罪。”

  荀道人咬着牙道:“贫道作为司天监在梁安府的主事人,监察此地修行人的动静,出了这样的事情,司天监必然会撤下我的职位……除此之外,对方着实过于凶厉,贫道若不愿妥协,早已成了百余人当中的一个,如何还能与您在此对话?”

  苏庭站起身来,缓缓道:“为了你的身份地位,为了你的这条性命,对你自己而言,无论怎样卑劣的事情,自然也都是理所应当的。只不过,这些话……你对司天监去说……”

  荀道人顿觉口干舌燥,脸色苍白。

  苏庭走近前来,道:“我不杀你,如何处置你,是司天监的事情,但是关于坎凌一事,我要你尽数告知于我。”

  荀道人咬着牙道:“神君既然要置我于死地,还想贫道如实相告么?”

  苏庭伸出手来,缓缓探出去,道:“由不得你。”

  荀道人脸色骤变,想要躲避,却发觉自身如同陷入了泥泞沼泽之中,动弹不得。

  苏庭的手,掐住他的脖颈,缓缓说道:“你若不说,不必司天监来处罚,我先灭了你。”

  荀道人紧咬牙关,似乎想要说些什么。

  苏庭冷声道:“以你这样的性子,能与对方妥协,也不用在我面前扮成什么硬骨头……你若是不说,我让你知道,什么叫做生不如死!”

  荀道人眼神深处,蓦地闪过一缕惧色。

  中年儒生似乎想要说些什么,但想起这位苏神君的名声,却也不敢多言。

  苏庭没再开口,另一只手,捏起法印,施展道术。

  他得陆压传承,而陆压乃是术士出身,所谓旁门左道,所谓偏门术法,自是不少……其中许多折磨于人的方面,用以严刑逼供,再合适不过。

  “尝一尝苏某的手段……”

  苏庭一掌拍在他头顶上,光芒闪烁。

  荀道人脸色骤变,忙道:“贫道这便与神君细说。”

  苏庭略感无言,却也只是收了法术,看向此人,点头道:“不知该说你这厮过于不堪的好,还是说你识时务的好。”

  这荀道人大约也断定,难以在苏庭眼前守口如瓶,与其再受一番生不如死的苦楚,不如痛快告知于他。

  无论司天监后面有什么处置,至少眼下可以保住周全。

  ——

  “好了,你说说看。”

  苏庭挥手道:“我倒想看看,是哪来的人物,如此肆意妄为,任意杀人。”

  而在他怀里,小精灵一直沉寂无声,但苏庭知道,她一直在关注身外的动静。

  荀道人略有迟疑,似是不知该从何说起,但抬头上来,看见苏庭目光,却不禁一颤,道:“先前贫道得知此事时,整个梁安府,已有八十余人失踪,就有寻常百姓,也有修道中人。当时贫道曾去探查,后来遭遇对方,被对方擒下,但却饶过了贫道……”

  苏庭缓缓道:“这厮告诉你,他已杀了八十余人,还差十几二十个,也便完成了?然后又给你点明利害,此事如若传至司天监,你必有监管不力之责,而若是压下此事,则是皆大欢喜?更重要的是,你还可以保命下来?”

  荀道人没有否认,点头道:“却是如此。”

  苏庭问道:“那么这厮要上百条性命,意欲何为,你可知晓?”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