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314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314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  苏庭微微摇头,说道:“此事过于诡异,暂时不要贸然在山中行走,咱们先去坎凌,查探一番,再作定夺。”

  小精灵终是点了点头,飞到苏庭胸口,躲进了他怀中,不再露头。

  苏庭吐出口气,看着这个场景,觉得十分渗人。

  枯树之下,遍地尸骨。

  山风吹拂,呼啸凄厉。

  周边生灵绝迹,没有鸟兽之声。

  这座深山,似乎变得死寂。

  这不禁让人为之心悸。

  ——

  白堪山中。

  一道云光,直冲云霄,旋即往山外而去。

  正是苏庭腾云驾雾而起,他发觉这山中诡异,不再徒步行走,并且,他急着去寻丁业,查探究竟,也就没有悠闲行走的心思了。

  他腾云驾雾,直至坎凌镇外,方是降下,避免惊世骇俗。

  他一路朝着丁业府上而去,未过片刻,便来到丁府。

  “你们丁老爷可在?”

  苏庭一路赶来,也没有顾及什么礼仪规矩,开门见山,道:“告诉你们丁老爷,苏庭来访。”

  门前的两个家丁,都不认得苏庭,对视一眼,见他来势这般轻狂,不敢怠慢,忙是有一人进去。

  过了片刻,便见丁业匆匆赶来,连那个报信的家丁,都追赶不及。

  只见这位一向正色肃然的县官,此时面上带笑,脚步匆忙,迎向前来,道:“苏先生何时来了坎凌?”

  苏庭应道:“就在刚才,才到坎凌,便来寻你这位丁老爷了。”

  丁业闻言,连是说道:“苏先生如此看重,倒是让丁某惶恐了。”

  说着,他把手一引,作个请势,请苏庭入内。

  苏庭也没有客气,走在前头,入了丁府。

  两个年轻家丁,面面相觑,心中十分茫然,也更是十分羡慕,为何这样一个少年人,可以让丁老爷如此礼遇。

  “不瞒先生,丁某刚从苏家回来,也未听闻先生来了坎凌,适才听门房来报,还颇觉惊讶。”

  丁业笑道:“先生刚从外地归来,尚未回到苏家,便来寻丁某,可是有什么事情么?”

  苏庭点头道:“你说对了,我今次前来,确实是另有要事。”

  丁业忙是说道:“苏先生有话但请直说。”

  苏庭顿了一下,沉声道:“近来,坎凌之内,甚至坎凌周边,可有听闻,人口失踪的?”

  这话声音还未落下,苏庭便见眼前的丁业蓦然面色大变。

  苏庭心中倏忽一沉。

  丁业果然是知晓的。

第三八六章

坎凌风波

  坎凌,丁府。

  “近来真有许多失踪之人?”

  苏庭眸光闪烁,道:“你可查过么?”

  丁业点头道:“前段时日,一连十余起报案,均是有人失踪,我察觉事态严重,命衙役严加巡视,贴出告示,让百姓多加防范。此外,便是搜集近半年来的失踪案卷,除此之外,也派人严查,毕竟有些人失踪了,却未必报案。”

  苏庭微微点头,毕竟孤寡独居之人不少,除此之外,某些人消失了,他身边的人未必会报案,反而会感到欢喜。

  “近来坎凌失踪之人,你可都统计过了?”

  “均已登记在册,应该再没有遗漏了。”丁业这般说着,忙是又道:“先生稍待,我这便命人送来卷宗,给苏先生翻阅。”

  “很好。”

  苏庭喝了口茶,神色略有凝重。

  他心头隐约有种古怪的念头。

  丁业吩咐下人,送来卷宗,而他自己留在这里,陪着苏庭这位贵客。

  ——

  “苏先生来坎凌,可先回苏家了么?”丁业似是想起什么,笑着问道。

  “我出自落越郡,虽同是苏氏,但隔了太远,不是坎凌苏家之人,自然谈不上什么回家。”苏庭闻言,略微皱眉,道:“我此次来,也没有打算前往苏家。”

  “这……”丁业略微一怔,旋即想起什么,苦笑道:“丁某凡夫俗子,想法倒是差了。”

  其实他自然是知晓苏庭来历的,与坎凌苏家,虽说同族,实则年代久远,早已陌路,但在他印象中,苏庭曾经入住苏家之内,便也先入为主了。

  并且,坎凌苏家这等庞然大物,若能攀扯上关系,自然是不容易的。

  在这坎凌之地,苏家扎根数百年,根深蒂固,便连官府也都未有轻视。

  丁业先前便是要处置一些事情,涉及苏家利益,故而前去知会一声。

  须知,苏家不仅是坎凌一地的名门望族,并且苏氏的族人,历代以来,既有读书入仕,朝堂为官的,也有习武从军的,从商经营的。

  除此之外,常与名门望族联姻,户部侍郎的女儿,礼部尚书的女儿,固县那位县令的侄女,都嫁入了坎凌苏家……就连京城之中,执掌实权的官员,也有几位,算是苏家的女婿。

  换作一般人等,可以跟苏家牵扯上关系,不知是何等荣幸。

  可偏偏这位苏先生,却不是一般人。

  倒是那位苏氏的老家主,颇为惦念这位苏先生,似乎从苏先生的身上,看见了苏氏崛起的靠山。

  先前去往苏家,提起此事,苏家老家主对于当时没能及时挽留苏庭,懊悔至今。

  毕竟对于他们这些凡夫俗子而言,这就是一尊活神仙。

  按丁业的想法,坎凌苏家这等势大,无论是谁,都不会轻视,但听得苏庭说来,才知这等神仙中人的眼界,早已越过了寻常人的想法。

  “此外……”

  苏庭似乎正要说些什么,蓦地一顿,看向外头,道:“卷宗送到了。”

  丁业颇是错愕,看向外头,却未见有人。

  苏庭淡然道:“他在丁府门前街道三百步处的拐角巷子里,就要到了。”

  丁业蓦地一震,神色满是震骇。

  相隔甚远,院墙街道,人来人往,却能察觉到先前只见过一面的仆从?

  他以往只知苏庭乃是神仙中人,极为不凡,手段诡异,神秘莫测。

  但如今对于这位神仙中人的手段,有了一种清晰的认知,愈发敬服。

  这等惊人的五感,想来就是传说之中,武艺登顶的大宗师,都远远不如。

  “到了。”

  苏庭端坐在此,悠闲饮茶。

  果然,未有多久,便见一个下人,匆匆而来,捧着卷宗。

  丁业见状,眼神愈是敬畏。

  “大人。”

  这下人呈上了卷宗。

  丁业伸手接过,挥手道:“你下去罢。”

  这下人略微点头,旋即退下。

  丁业双手将卷宗送到苏庭面前。

  苏庭也未失了礼数,双手接过,翻看开来。

  丁业忽然发觉,苏先生随着翻看,脸色越是难看。

  “失踪了三十余人?”

  苏庭皱眉道:“十二个是普通百姓,余下将近二十人,是僧人道士之流?”

  丁业点头道:“正是如此,这十二个人,有四个是孤寡老人,三个是樵夫,五个是渔夫,而那二十个道士和僧人,有小半是独自苦修的,余下的十来人,也是三两个同门,共住一处的,却也一并失踪了。”

  说着,丁业说道:“这其中报了案的,也是不多,还是我命人去查,才查知这些事情的。”

  苏庭眸光闪烁,微微皱眉,暗自思索。

  当日在枯树之下的枯骨,跟失踪之人,数量略有出入,但相差不大。

  但是这其中失踪的,不乏僧人道士,其中都是普通的道士和尚?

  如果这其中有些是身具道行的,那么事情却又不同了。

  而那些渔夫樵子,孤寡老人,是否又会是某些隐居的高人隐士之流?

  “关于这些人的来历,过往事迹等等,可有记载么?”

  “家境,来历,倒有记下,过往的事情,却是没有,需要丁某命人去查么?”

  “不必了。”

  苏庭略微挥手,道:“你可知晓司天监?”

  丁业闻言,点头道:“司天监乃是朝廷倚重之处,上观天象,下测地势,能推国运,能辨吉凶,传闻内中能人异士,有擒拿虎豹,拘捕鬼神的本事。”

  顿了一下,丁业说道:“当初苏先生还在坎凌,便有一位道人,自称司天监之人,来寻我探过您的消息。”

  苏庭点头道:“这道人名唤云迹,是我的一个师侄儿。”

  丁业闻言,愈发敬重,愈发感到,当时在那道人面前,维护了苏庭,真是明智之举……原来那道人还是苏先生的师侄儿,连辈分都低了一层。

  “京城司天监,震慑大周修行之辈,但在各处,也有分部所在。”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