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307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307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  方庆低声叹道:“也罢,是方某固执,也不敢求苏先生助我查案,今日苏先生念在往日情分,能赐一道灵符,已是大恩。不过此事着实过于古怪,周家之人想要请人超度周老员外,不知这件事情,先生可出手么?”

  苏庭脸色微滞,说道:“苏某道行高深,这种小事自然不在话下,不过也不必我来,你来到这道观之中……这道观里的道士,个个都有几分本事,虽不如我,但超度凡人,也算够了。”

  方庆闻言,忙是施礼,道:“多谢苏先生指点。”

  ——

  待方庆走后。

  小精灵问道:“你是不是对这方面,全然不懂?”

  苏庭恼怒道:“什么叫全然不懂?我好歹对于凡人而言,也是神仙般的人物,只是对于这凡尘之间的习俗规矩等等,不大清楚而已。”

  小精灵问道:“不然咱们也去凑凑热闹,看看这些道士怎么装神弄鬼的?”

  苏庭倒也好奇,但还是摆了摆手,道:“算了,我可不想去那周府,那可是凶杀之地……咱们好好游玩,过两日就继续赶路,回落越郡去。”

  小精灵稍有失望,哦了一声。

  然而这时,方庆和外边道士的传话声音,也传了进来。

  “方大人无须忧虑,此番作法也不必赶往周府,只在道观之内即可。”

  道士的声音传了进来,满是自信,道:“定能给周家人,一个满意的交代。”

第三七六章

道士施法,寡妇邀约

  尘世之间,有鬼神之说,也就有僧道之辈,为世俗众人,排忧解难,请神驱鬼。

  战乱之时,世间伏尸无数,自然是人命如草芥,然而在太平盛世,每一人死去,几乎都要请来和尚或是道士,作法超度,走完一个过场。

  前世之时,苏庭认为这种事情,都是虚无缥缈的。而如今穿越而来,又得以修行,他倒也认为这其中有些是真的……但不一定全是真的。

  这世间虽有神仙,但世间的和尚与道士,不见得都是有真本事的,其中装神弄鬼,滥竽充数,期满骗钱的,自然也是不少。

  “话说回来,苏某人也是修道中人,而且道行如今也算高深,却对这底层修行人的法门,有些不大了解,倒也着实不好。”

  苏庭修行进境极快,近些年来,修行有成,接连踏破境界,未有多久,便到了二重天,离开落越郡后,也未过多久,便凝就道意,任意施展法术。

  到了如今,更不必说,临近阳神,法力浩大,几乎有了可以翻江倒海,毁山裂地的本事。

  这样的本事,高深莫测,反倒是对于下三天的修行人,各种施法的方式,各种世俗的规矩,全然不知。

  他曾经见过松老给人解签释疑,也曾见过松老画符赐人,而他自己可以觉醒陆压传承,其实便是因为松老一记雷符的缘故。

  当初他也见过松老施法,但松老道行其实不高,并没有什么浩大场面,也没有什么法术光耀,其实就跟普通人绘符一样,只是符法纹路正确,自然便有效用。

  如今这司天监的道士,又是如何行事的?

  “不想去周府凑热闹,但是既然都在眼前了,也就看看这寻常的道人,是怎么作法的?”

  ——

  此次接下事情的道士,道行浅薄,堪堪入门。

  用修行的境界来划分,他属于一重天的境界。

  这一重境界,体内孕生真气,可以游走四肢百骸,舒筋活血,从而延年益寿,但实际上,连法术也施展不出来。

  在其他方面上,跟普通人,并没有两样。

  “果然是坑蒙拐骗的神棍?”

  苏庭颇觉纳闷,他托着下巴,一边喝茶,一边看着那道士的作法。

  这道士念念有声,随便乱舞,用上朱砂,沾上墨水,开始画符。

  这不是什么灵符,只是根据道门典籍上的符纸,依样画葫芦而已。

  这道士并不能把体内真气外放,所以这符纸也跟普通人画的,并没有两样。

  接下来,这道士步罡踏斗,取出桃木剑,念念有词。

  过了半晌,便见这道士蓦地在那符纸上,拍了一记。

  苏庭眼神也随之一凝。

  “怪了。”

  ——

  小精灵凑出来,看着那符纸,道:“怎么好像有了些动静?”

  苏庭皱眉道:“那符纸分明寻常,但他这些步骤,好像真能上应雷部,所以这符纸上面,隐约有了一缕雷霆之威,虽然细微得可以忽略,但隐约也算是有了驱邪的效用,寻常的孤魂野鬼,会稍微畏惧一些……就好比野外升起一团火光,野狼之类远远见了,便会避开。”

  顿了一下,苏庭暗暗思索,低语道:“怪事,那道士的步骤,有好多动作,好多咒语,其实就是装神弄鬼,欺瞒他人的……但偏偏其中有几个动作,有几个施法的步骤,连成一起,似乎真的起了效用,上应雷部?”

  小精灵说道:“你不是雷部的真传么?你都不能上通雷部的神灵,怎么人家一个普通的道士,居然就办到了?”

  苏庭脸上挂不住,恼怒道:“什么叫我不能通禀雷部神灵?我是何等人物,也用得着去请雷部神灵?我在人间便如神仙般的人物了……”

  说着这话,他摸着脑袋,心中也十分纳闷,貌似自己所获的雷部传承之中,也没有类似这种起坛施法的方面。

  难道是这种起坛施法,是后辈道士摸索出来的末流小术?

  所以雷部的真传,才没有关乎这些的方面?

  苏庭这般想着,倒也觉得十分有道理。

  只不过,这种法术,也是寻常修道人摸索出来的法门,虽然有些装神弄鬼,欺瞒百姓的方式,但也有些是真正用处。

  其中这些东西,若是能够探清,也是十分有用的。

  比如松老曾经用黑狗血来驱邪。

  这种常识,其实对于许多修道人而言,未必能够知晓。

  因为他们修行有成,凡事皆可运用法术,何须用上这种黑狗血?

  例如当初松老用的,黑狗血,朱砂,墨水等画符的方式,其实多在普通修道人才是传得开,而且也大多是用在凡尘俗世间,用在世俗百姓的红白喜事上面。

  而且往往其中施法的步骤,各种禁忌,各种规矩,各种忌讳,反倒是苏庭这样的修道人,所不知晓的。

  “如果细察一番,似乎也能得到些许益处……”

  苏庭颇感兴趣,对于这些普通修道人作法驱邪的方式,颇是上心。

  ——

  作法完毕,那道士又是一阵神神叨叨,来回游走。

  这回就完全是装神弄鬼了。

  但是周府的人,却笃信无疑,最后给了这满头大汗的道士一个大红包。

  “不是说超度么?”

  苏庭纳闷道:“我就看见他施法的过程中,让一张符纸变得有些驱邪特性,没见着有超度的作用……说到底这司天监道观里头的道士,也是个骗人的神棍?”

  他颇感纳闷,不过仔细看了看那些周府离去的家眷,隐约明白了些什么。

  无论超度之事,有没有作用,其实也不重要。

  地府自有一番功德罪孽的赏罚。

  只不过,与其说是超度亡灵,不如说是安抚人心而已。

  他隐约明白了这些鬼神之说的另一方面。

  而就在这时,有道童前来。

  “苏神君,有人送来一封信,言明是交与您的。”

  “哦?”

  苏庭皱眉道:“我在悦城,除却方庆之外,可没有什么熟人了。那送信的是什么人?”

  道童应道:“就是个普通人,自称是得了二两银子,送信过来,不过他神色有些怪异。”

  苏庭眉宇一挑,便拆开这封信。

  “苏神君名震大周,令人十分仰慕,小女子芳心相许,还望今夜子时,请到城南,赏月饮酒。”

  信上只有这一行字,没有落款,没有名称。

  苏庭满头雾水,只是从信纸上,取出一片黑色的树叶,十分纳闷。

  倒是那个道童,神色古怪,看向苏庭的目光,充满了异样。

  苏庭看了他一眼,道:“你认得这个?”

  道童低声道:“如果猜得不错,这封信该是城南的一个女人送的。”

  苏庭皱眉道:“城南?女人?”

  道童小心翼翼地道:“那是个风流寡妇,声名狼藉,小道偶然听说过,她在悦城也颇有名气,酒肆之内,许多男子经常提起的,当作戏谑他人的笑谈。”

  说完之后,道童看了苏庭一眼,微微点头,神色之间充满了理解。

  苏庭张了张口,一时无言。

  小精灵冷笑道:“你才来悦城多久?什么时候勾搭了个风流寡妇?”

  苏庭低声道:“你这说的什么话……我这明显是冤枉的,我压根就不认得人家。”

  小精灵恼怒道:“不认得人家,怎么人家给你送信,约你大半夜去赏月?”

  苏庭闻言,忽然自语道:“我不认识她,而她认识我,称呼又是‘苏神君’,这明显是个修行中人……她大半夜约我过去,应该不会是采补我的。”

  说完之后,苏庭微微沉吟,低声道:“不过我乃是雷道的正统功法,修炼出来的法力,十分霸道强悍,真要任她采补,她也未必能在我身上采去正统道门的雷部法力,反倒会被我雷部法力所伤。”

第三七七章

夜踹寡妇门!

  城南。

  入夜。

  月光黯淡,云层密布。

  街道尽头,一个少年,徐徐而来,脚步缓慢,神色淡然。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