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306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306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  “也不算误会……”罗天顿了一下,道:“确实有位高人,潜入悦城,连司天监都不知晓。”

  “什么?”苏庭略微皱眉。

  “此前司天监根本不知。”罗天说道:“但昨夜发生事情,那位前辈察觉端倪,放出感知,才能发觉,如今这位前辈已经追索过去。但这位前辈临行之前留下话来,悦城还须再有高人坐镇,凭罗某的道行,还是不足,故而罗某已向京城发出请求,但在此之前,还想让苏神君相助,故而今日才派人前去叨扰。”

  “请我相助?”苏庭忙是摆手,说道:“我是来游玩的,不是来给你们司天监办事的……而且,既然你这五重天巅峰的道行都不够资格来坐镇悦城,想来我这六重天道行,也不堪大任。”

  这是小精灵和小白蛇,第一次听见苏庭如此谦逊,甚至不惜贬低自己,两个小家伙面面相觑,十分惊讶。

  “神君自谦了,近些时日,您名声大震,乃是当代年轻一辈,真正的翘楚。”

  罗天施礼道:“就连天岭老人这样临近于半仙的老辈人物,也都不是您的对手,这坐镇悦城一事,自然不在话下。”

  苏庭喝了口茶,道:“既然话说到这个地步,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,我来悦城是游玩的,没事找事干什么?”

  罗天低声道:“罗某传讯京城,告知悦城之事,也请求一位阳神真人前来坐镇,但是中官正得知您在此处,便只说以苏神君坐镇。”

  苏庭嘿然道:“中官正又怎么样?他这个后辈还敢指使我这长辈?我告诉你,就是国师发话也没戏,除非他求我……这家伙不久前可是坑了我一把。”

  罗天微微皱眉,想起了中官正来信的指点,当下便道:“中官正说,只请苏神君坐镇两日即可,待得两日之后,您在明源道观的事迹,新任主簿给您添回去,并加以美化,必定让您名声大噪。”

  苏庭闻言,顿时心中有了几分挣扎。

  罗天又道:“此外,如若悦城出现变故,神君可以弃了此处,自行离去,司天监也不会怪罪。这两日之间,只是想让外人知晓,悦城仍有一位高人坐镇,不是阳神,胜过阳神,足以让某些人物,不敢轻易妄为。”

  苏庭摸着下巴,没有回应。

  罗天低声道:“中官正还说了,既然苏神君是来游玩的,这两日之间,苏神君现在道观之中,展露身份,此后可尽情玩乐,在悦城的一切花销,尽都免去费用,全有司天监付账。”

  苏庭眼睛一亮,稍微闪烁。

  但还没应话,小精灵则已是欢呼出声。

  苏庭白了她一眼,又考虑了一下,这差事倒也可以做得,反正这回也要在悦城游玩,不过就是先在这里展露一下气息,让各方修行人察觉而已。

  这就相当于让人知晓,苏神君在悦城的司天监中,震慑他人。

  如果震慑不住,对方非同寻常,那么他就是跑了,司天监也先答应,不加以追究。

  现在还添个花费可以报销,照这么看来,司天监除了国师之外,简直是充满了良心。

  “苏神君考虑得如何了?”罗天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
  “这个……”苏庭沉吟着道:“司天监好歹也算是为了维护这人世秩序,为了让各方修行人能够安分守己,为了让大周朝廷可以安稳平静,为了让百姓可以安居乐业,着实是劳苦功高。而苏某人也是心怀正义,如今要镇守悦城,以非凡的本事,震慑八方宵小,让悦城继续处于平静之中,自然是义不容辞的。”

  ——

  又到夜间。

  倏忽一股气息,传遍悦城。

  普通人自是不知,然而修行之辈,真气法力,均有感应。

  这一股气息,浑厚浩大,且气息霸道,非同寻常。

  “悦城何时又来了这样一位高人?”

  “这股气息,似是阴神之风,但论起霸道沉凝,似乎比老夫见过的阳神真人,也不逊色,倒也真是怪了。”

  “这股气息起自于那道观之中?”

  “可要探查一二?”

  “苏庭?苏神君?”

  “当代年轻修行人之中的第一人?”

  “以上人境界,杀阳神真人,创惊世之举的苏神君?”

  “正是这位苏神君。”

  ——

  城南。

  深夜。

  阁楼之中,忽有一声幽婉低吟,颇带魅惑之意。

  “昨日才引走了个真人,今日又来了个杀过真人的上人?”

  这是个女子声音,悠悠自语:“看来悦城待不住了。”

第三七五章

赐符,方庆

  悦城之中。

  苏庭坐在这道观之中,绽放气息,传遍全城,让悦城以及周边所在的修行人,都能察觉,如今悦城司天监中,坐镇着一位高人。

  “待得众人探查过后,便能明白,坐镇此处,威势显赫的高人,便是近来名声大噪,举世无双,手段通玄,高深莫测,俊逸非凡,又灭杀真人的苏神君。”

  苏庭颇觉满意,开始翻看适才送来的案卷。

  因为夜间的动静,引动国师那位好友为之震惊的,最先是因为苏庭在客栈听见的那桩案子。

  周府老员外,是一位名声极佳的善人,夜间忽然暴毙,而那时又起了动静。

  故而国师的这位老友,便察觉了端倪,追索过去,并且临行之前,细细叮嘱,悦城司天监须得有阳神真人坐镇,方可安心。

  如此看来,悦城之中,确实是有些古怪。

  但苏庭倒没有想要查案的意思,他上辈子是个研究古文的,又不是查案的,更何况今次司天监只是要让他坐镇道观,而没有让他去做什么事情。

  可是当苏庭看见此次主事之人后,当下便觉无言了。

  负责查知此事的,竟是方庆方大人!

  “你认得他?”小精灵见他在方庆这个名字上,停顿了许久,便即问道。

  “我出身落越郡,而这位是落越郡的父母官。”苏庭点了点头,说道:“当初他与我也算相识一场,互有帮助,现在他来悦城,大约是升迁了,不曾想到,这桩事情居然要他来查。”

  说完之后,他微微皱眉,低声道:“倒也怪了,照道理说,他升了官,一件死人案子,又不是皇亲国戚,怎么会让他亲自负责?”

  小精灵见他沉吟许久,当下问道:“你要帮他查清此事么?”

  苏庭嘿然一笑,道:“我可没这份心思,不过既然事情蹊跷,也不能不管不顾,就送他一道灵符,赐他护身,也就是了。”

  ——

  方庆正为此事而烦恼。

  忽然有道士前来,送上一纸黄符,并自称是受人所托,故人所赠。

  “符纸?”

  方庆略微一怔,旋即心中便想起了那个少年。

  他是凡人之身,虽然是一方的官员,但毕竟还是个凡俗之人,真正与他有所交集的修行人并不多。

  松老是一个,苏庭是一个。

  而松老在落越郡,只有苏庭这少年,早些时候,游历各方,不知去向。

  如今这张符纸,莫非出自于那少年的手笔?

  方庆心中暗喜,以他在悦城的官职,要查知那道士的来历,倒也不难。

  当夜他便查到了这间道观,并且备下厚礼,立即登门。

  ——

  房中。

  苏庭并未修行,正在等侯。

  待得见到门外的人影,嘴角顿有几分笑意。

  “苏神君。”

  门外的人影,低声开口,道:“您的故友来访。”

  果然还是上门来了,苏庭这般想着,笑着道:“让他进来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道士应了声,匆匆离去。

  过了不久,便将方庆接来。

  苏庭坐在椅上,桌上已经泡好了茶水,这茶叶是此处道观的珍藏,听说价值不菲,故而苏庭近些时日,便十分喜欢喝茶,现在用来招待方庆,倒也并不心疼。

  方庆踏入了房中,只觉灯火昏黄,朦胧昏暗,但桌边的少年,笑意吟吟。

  “方大人,别来无恙?”

  苏庭抬起手,举起茶杯,微笑道:“人在他乡,得遇故人,值得庆贺,但今夜不好饮酒,只是这茶,倒是大周境内一等一的品质,一同坐下品茶也好。”

  方庆忙是上前,脸上也有喜色,施礼道:“苏先生,许久不见了。”

  他抬头看去,略有打量,只觉这少年多日不见,恍惚似是磨去了稚嫩,变得深不可测。

  当初在落越郡,苏庭也是个修行人,让他十分恭敬,但眼下的苏庭,比之于落越郡之时的苏庭,却又变得极为不同了。

  以往苏庭坐在眼前,也能察觉他还在眼前。

  但如今的这个苏庭,虽然坐在眼前,可方庆却总觉得,眼前的场景,仿佛虚幻。

  苏庭坐在此处,仿佛又不在此处,甚至不在这方天地之中,缥缈如云,渊深莫测。

  “苏先生……”

  方庆由心感叹道:“想来您近些时日,游历四方,所获甚多,比之当初,着实判若两人。”

  苏庭微微点头,笑道:“当初在落越郡,不过潜龙于渊,就好比池塘之中的鲤鱼,如今鲤鱼化龙,苏某龙飞九天,自然是有所不同。”

  方庆咳了声,低声道:“苏先生所言正是。”

  这话按道理说,却也在理,若是从旁人口中说来,方庆自然是应声赞赏不绝,但此时从苏庭口中亲自说来,怎么觉得十分怪异?

  苏庭拍了拍衣摆,说道:“言归正传,我今日传你一道符纸,乃是雷符,遇事可以助你保命。我知道你得了灵符,便会上门来寻我,但我须得告诉你,及早从此事脱身出来。”

  方庆面色变了变,低声道:“苏先生也知,在落越郡时,方某也算是战战兢兢,可偏偏总有人以牢狱之事,来抨击于我。亏得是苏先生相助,此后牢狱不再无故死人,我这官职倒也得以升迁,可到了这里……尽管官职高了,但官场上的大敌,步步紧逼,所以这种案子,才有我来查探,眼下被人盯住,着实不好轻易放下。”

  苏庭摊手道:“那你自求多福,念在咱们以往的交情上,待会儿我再给你两张灵符驱邪。”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