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305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305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  云晋见他如此态势,也颇愕然,但也没有隐瞒,道:“前次因仙酒之事,杨主簿为贼人所害,如今新任主簿乃是千机道门出身的云盛师弟,执掌对于大周修行人的记载……而年轻一辈,如今您登临魁首,也是他亲自主笔,莫非有什么差错?”

  “差错可大了!”

  苏庭顿时大怒,道:“我原名苏庭,他给我改作大牛道人,此为罪一!另外,我镇压蛟龙,且是正面压制,力胜妖仙,他隐瞒下来,此罪二也!”

  小精灵听得“镇压蛟龙,正面压制,力胜妖仙”等言语,不禁感到十分羞耻,正想反驳,但却发觉苏庭说得貌似不错,还真是凭借镇龙柱以力压迫,从镇龙柱上头,正面压制下来……她一时词穷,不禁郁闷,只好把先前跟苏庭一起商量书写的纸张,递了出来。

  苏庭拿过纸张,递给那云晋老道,当下说道:“他一来污我名声,二来让我错失继续名声大噪的热度,罪过极大。而这上边,是我根据近来损失列下的清单,包括我身心俱疲,倍受流言困扰的赔偿,你送去京城,给国师过目。”

  云晋老道怔怔接过,良久不知如何接话,满面茫然。

  ——

  云空之上。

  留下清单之后,苏庭便离开了升隆行宫。

  小精灵则在计算先前清单上的内容,过了片刻,有些垂头丧气。

  苏庭见状,哑然失笑,道:“你这又怎么了?”

  小精灵拍了拍小脸蛋儿,稍显苦恼,说道:“我在明源道观典籍库里,看了好多书,记下了好些奇珍异宝,但还是有些漏了,没写上……”

  苏庭嘿然笑道:“你要是全写上,司天监的藏宝库估计也得搬空了,而且,就算按照现在清单上的来,司天监也得是个大出血。”

  小精灵这才略感满意,又问道:“你猜司天监多久才能把赔偿给咱们?”

  苏庭翻了个白眼,道:“你还当真了?”

  小精灵如遭雷击,颤声道:“难道不是真的?不是说咱们发财了么?”

  苏庭撇了撇嘴,道:“本来就没指望司天监能给,只是先前国师套路了我,把我诳去守正道门。嘿嘿,虽然我还得益不少,但他这老狐狸既然设套忽悠我,那么我也得让他郁闷一回,礼尚往来嘛……”

  小精灵只听了前半句,便没再听后面的话,她失魂落魄,小脸儿苍白,口中喃喃自语道:“不是说发财了么?我的宝贝呢?”

第三七三章

小精灵:我掐死你!

  悦城。

  夜间。

  客栈所在。

  灯火昏黄,炉炭温暖。

  “近些时日,风餐露宿,这回住店,倒觉舒适。”

  苏庭伸了伸懒腰,道:“而且这宵夜也不错,我喜欢这烤肉,小白蛇你也喜欢烤肉,还是咱俩口味相近……咳咳,你那水果看起来也不错的。”

  小精灵抱着个番茄,仿佛抱着一个大红球,咬了一口,含糊不清地道:“你不是急匆匆赶回去落越郡的么?怎么这几天就忽然放松了?”

  苏庭砸吧砸吧嘴,道:“先前听说落越郡松老时,心头确实疑惑,想要回去探一探,只不过细想之后,那个自称正本的道士,修为颇为高深,至少不逊色于明源道观的半仙,想来我回落越郡时,他早已带走了松老,现在我就是再急,也仍然是赶不及的。再者说,他也不像是有恶意的样子,不过想来也是,松老虽是前辈,但道行不高,能活到今日,不应该会与这样的人物结仇,不过我倒也好奇,他们两位是怎样结识的。”

  说完之后,苏庭低语道:“现在想想,他对我颇多打量,想必是从松老那儿,听过我的显赫大名。”

  小精灵哦了一声,也不知道是听了还是没听。

  至于小白蛇,专心食肉,倒没有多加理会。

  苏庭觉得这悦城的客栈,伙食倒也真是不差,又多吃了几口,说道:“悦城的名字,早有耳闻,风景极好,又有名胜古迹,最重要的是,这里是食物,颇有名声……听说京城皇宫里头的御厨,有一小半是悦城出身。”

  小精灵不大感兴趣,说道:“我一向吃素。”

  苏庭嘿然道:“咱们可以找大厨,做一桌素菜……把土豆做成鸡肉味,把粉丝做成鱼翅味,明儿一早再四处逛逛。”

  ——

  苏庭前些时日,倒是急切赶路,但后来认为松老并无危险,心情也稍微放开了些。

  吃过宵夜之后,他又静心修行,待修行之后,精神气爽,只是看着客栈的床铺,倒是觉得自己多日不曾安心入睡了,便躺在床上,盖上被子,又饮了小口仙酒,以助睡眠。

  恍恍惚惚,似乎又得见道祖与天帝的场面,但或许因为饮酒太少,十分模糊。

  睡得入夜,正觉舒适。

  忽然脖颈上有些沉闷,虽不至于喘不过气来,但却不大舒服。

  苏庭蓦地睁开眼睛,隐约之间,还听见传来个稚嫩的女孩儿声音,咬牙切齿,恼怒不已。

  “叫你骗我!”

  “说好的发财呢?”

  “我的宝贝呢?”

  “我掐死你!”

  听得这个声音,苏庭稍感错愕,目光一斜,看向房中的镜子,发现小精灵便趴在自己的脖颈上,正狠狠“掐着”自己。

  这个“掐”的方式,有些古怪。

  因为小精灵手掌太小,还不过指甲盖一般,自然掐不住苏庭的脖颈,所以她伸出臂膀,抱住了苏庭的脖颈。

  但饶是如此,她身子微小,也仍是显得手短,环绕不来,十分吃力。

  “干什么?”

  苏庭把她提了起来,恼怒道:“大半夜的,你不睡觉,那去修炼就算了,扰我清梦干什么?”

  说完之后,便随手塞进被窝里,法力直接把她封住,便又继续入睡。

  然而就在这时,他蓦地一寒,倏忽眸光一凝,暗中取出了斩仙飞刀。

  就在刚才封住小精灵的刹那,他忽然察觉到一股窥探的目光。

  如今他的道行,已在六重天的巅峰,阴神造诣之高,已算极致……阴极生阳,下一步若能孕养真阳,便有望阳神。

  但凭借这样的阴神造诣,他竟然也只察觉了有人窥探,而不知来自于何方?

  “寻常的阳神真人,也不能如此无声无息,窥探于我。”

  苏庭暗道:“这人的道行,放在阳神真人之中,也是非同一般。倒也真是怪了,都说阳神真人如神龙见首不见尾,怎么感觉苏某人自从黎山之后,遇上的阳神真人,倒接连不断?”

  他微微皱眉,不知对方之意,但细想之下,大约是自己先前动用了法力,封住小精灵,才引得对方窥探。

  “悦城之中,也有司天监的分部,明日就去问上一问。”

  ——

  清晨。

  露水犹在。

  苏庭来到院间,感受晨时露水湿气,观看东方朝霞瑞彩,也颇是心中畅快。

  适才醒来,苏庭质问了小精灵,但这小家伙说什么也记不得了,苏庭自然是不信的,这神胎还会梦游,简直匪夷所思。

  “行了,苏某大人大量,不跟你计较,待会儿就去四处游玩,品尝悦城的美食。”

  顿了一下,苏庭嘿然道:“只不过有件事情的,得跟此处的道士说一声。也不知这区区一个悦城,如何就来了一位道行高深的阳神真人,且如此肆无忌惮,任意窥视。”

  如果悦城来了阳神真人,按道理说,司天监的人便能知晓……但若司天监的人不知此人,那么只怕其中就有些故事了。

  对于这些故事,苏庭并不感兴趣,他感兴趣的是哪位高人,如此肆无忌惮,才想跟司天监报知一声。

  只是他才刚到客栈大堂,便听得许多声音,议论纷纷。

  “听说了么?”

  “就在昨日夜里,周府的老员外,莫名其妙就暴毙了。”

  “据说死得十分凄惨,七窍流血,死状狰狞。”

  “我怎么听说他是上吊的?”

  “周老员外是个善人,怎么可能上吊?官府都说这是重病所致……”

  议论纷纷,倒也没有多少人感到悲伤,只是都当闲聊趣事。

  苏庭细听之下,微微皱眉,这只是凡俗之间的事情,他也没有多么上心,正要离开,耳边却又听得个熟悉的名字。

  “方庆?”

  苏庭眉宇一挑,摸着下巴,低声道:“同名同姓?还是说,这位落越郡的父母官,被调来悦城了?”

  他才这般想着,忽地抬头看去,却见门前进来了个道士,目光四下打量,旋即落在苏庭身上,顿时露出喜色。

  道士匆匆忙忙上前来,躬身施礼。

  “小道见过苏神君。”

  “司天监的人,这么快就知苏某人落脚悦城,看来这悦城的主事人,倒真有本事。”

  苏庭扫了他一眼,见他服饰,当下便知,来的是司天监的人。

第三七四章

悦城来了苏神君

  道观之中。

  道童奉茶上来,茶香扑鼻。

  苏庭饮了一口,看向眼前的中年男子,缓缓说道:“你们司天监对于悦城的监察,倒也真是严密,苏某昨日进城,而且还是徒步而来,未有显露什么道法手段,可今日司天监倒是亲自来寻我了。不过,就算你们不来找我,我也会主动来找你……”

  这中年男子名为罗天,是司天监在此的主事人,并非正统的道门羽士,但师承于司天监的一位真人,如今道行也至上人境,奉命执掌悦城所在。

  他道行在五重天的巅峰,近来也听过苏庭的名声,未敢怠慢,礼数周全。

  “不知神君来悦城,是有何事?”

  “我不过路经悦城,来游玩罢了,并非有事而来,只是昨夜倒在悦城发现一事……咦?”

  顿了一下,苏庭摸着下巴,道:“我总算明白你们司天监为何今日就知我苏神君在悦城了,昨天夜里偷窥我的家伙,跟你们有关?”

  罗天咳了声,忙是起身,歉然道:“神君勿怪,那位前辈是国师的好友,两日前才来悦城,但昨夜他在悦城发现一件异事,故而探查全城,也就知晓了苏神君来到悦城,随口告知于我。”

  苏庭听得这个解释,心中些许恼怒也消了去。

  按照罗天所说,对方倒也并非有意直接窥探,只是发现一件异事,故而放开感知探查,但又正逢苏庭运用法力,所以才稍微停顿了一下。

  “原来如此,苏某还当悦城潜入了一位高人,连你司天监都不知晓,故而通知你们一声,既然是场误会,也就罢了。”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