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304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304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  两者均是道人,但一人年老,而一人年轻。

  按照道理来说,自然是老道士辈分高,本事高,地位高。

  然而,那年轻道人,却走在前头,神色淡然,脚步缓和。

  老道士则稍微在后半步,面色恭敬,似是正在随行。

  “道长。”

  这童子稍微侧身,忙是施了一礼。

  年轻道士神色淡然,未有回应。

  倒是那老道士,略微点头,才又跟在那年轻道士身后,低声说着什么。

  苏庭跟小精灵对视一眼。

  从服饰上来看,这老道士就是此处的主事人,并且是司天监位高权重之辈,应有阳神的境界,堂堂的真人。

  但司天监在此处的主事人,一位阳神真人,却对这个年轻道人,如此恭敬。

  “我辈中人,难以用面貌断定年岁高低,但这年轻的道人,究竟是何来历?”

  苏庭心中闪过这么一个念头。

  然而这时,那年轻道人忽然停了下来,静静看着苏庭,嘴角渐渐勾起一抹笑意。

  苏庭微微皱眉,道:“道友与我相识?”

  年轻道人笑道:“苏神君之名,近来可谓是如雷贯耳。”

  苏庭拱手道:“好说好说,敢问道友法号?”

  年轻道人微笑道:“正本。”

  说完之后,他看着苏庭,目光之中,满是兴趣,似乎也在打量,却也没有半点失礼的自觉。

  苏庭只觉得对方目光充满审视的味道,让人心中不喜,正要说话。

  然而年轻道人却收回了目光,笑道:“很好,名不虚传。”

  说着,他挥了挥手,道:“你我终归会在相见的。”

  苏庭还未体会出这一句的深意,那年轻道士已然远去,颇有来去如风的味道。

  “怪人。”苏庭撇了撇嘴。

  “是挺怪的。”小精灵轻声道:“他眼神确实好奇怪,倒像是书上说的,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男的一旦见了心仪的姑娘,就都目不转睛,有时候男的见了心仪的男子,也会目不转睛。”

  苏庭狠狠一拍,怒道:“我让你看道门典籍,你又去翻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?”

  ——

  落越郡。

  雷神庙。

  青平忽然发觉,今日气氛极为诡异,而松老的行为举止,也跟往常,有了许多不同。

  松老晨时起身,先是修行晨练,旋即沐浴焚香,再是清扫院落,最终清洗了一套茶具,煮水泡茶,似乎在静候什么。

  “松老……”

  青平低声道:“可有什么事情?”

  松老微笑道:“今后雷神庙,便要交于你了,切记,这座古庙,传承八百年,而庙中的神像,才是神庙的根本。从今往后,无论发生什么事情,你都须得以性命,守护神像。”

  青平忙是应道:“弟子自当以性命守护神像,只是……”

  他心中有了答案,却仍是迟疑着问道:“您是要离开了?”

  松老点头道:“时日已至,有人接引,自当离开。”

  青平蓦地一颤,心中忽地涌起一股不祥的预感,又有一种悲伤的味道。

  松老年岁已高,而道行又难以再进一步,加上早年受伤,不久前又与北方蛊道中人交手,莫非是大限已至?

  所谓有人接引,莫不是地府勾魂使?

  “松老……”

  “你怎么了?”

  “您不必安慰弟子,这人世疾苦,弟子终究理解。”青平强抑心中悲伤。

  “什么意思?”松老错愕道:“你怎么好似成佛了?而且老夫瞧你这副模样,怎么倒像是生离死别一样?”

  “难道不是?”青平怔了下。

  “你以为是什么?”松老说道:“今日将有位故人前来,引我去往一处秘境,承载一桩机缘,但你这是什么神情?”

  “我……”青平面色变了变,道:“大约是此前,跟苏庭接触有些久了。”

第三七二章

云晋老道,赔偿清单

  “苏神君。”

  老道士此时听得弟子所言,再看苏庭面貌,当下便反应过来,立即施礼。

  而先前那道童,更是猛地一震,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。

  尽管知道眼前这位,就是近来名声显赫的苏神君。

  但主事的老道长,本是阳神真人,又是司天监的上层人物,而苏庭还是上人,且年岁不高,本该是晚辈才是。

  如何老道长竟是先于苏神君施礼,且是执同辈之礼?

  道童面露惊愕之色。

  然而老道士则是稍有歉意,道:“老道云晋,正是此处的主事人,先前一时老眼昏花,请勿怪罪。”

  自从苏庭诛杀天岭老人这八重天巅峰的真人之后,便再也无人胆敢轻视于他。

  饶是司天监的真人,面对如今尚是上人境的后辈苏庭,也仍是以同辈之礼相待。

  而且,苏庭道行一日千里,从京城之后不久,便接连踏破数个境界,令人瞠目结舌,也着实是前程无量,假以时日,后来居上,也是可以预见的。

  故此,这老道士的姿态,倒也放低了些。

  “放心,我不怪罪。”

  苏庭看了他一眼,似笑非笑。

  先前这云晋老道,哪里是老眼昏花,分明是那个自称正本的年轻道人,过于不凡,故而让他一心都只想着招待对方而已。

  对此,苏庭倒也没有想要追究什么,毕竟那个年轻道人,确实是道行高深,难以揣度,不是寻常真人可比,只怕犹在国师之上,至少也是半仙的级数。

  想到这里,苏庭忽地沉吟道:“只是,你且告诉我,先前这位道友,又是何人?”

  闻言,云晋老道顿了一下,才道:“这位是正本道长,乃是前任国师的好友,来历高深莫测。”

  苏庭眉宇一挑,道:“就只是如此?”

  云晋点头道:“老道所知,仅是如此。”

  苏庭也不追问,摊了摊手,道:“跟前任国师相识,看来这厮年岁也不小了,还扮作个年轻人。”

  小精灵点头道:“真是忒不要脸,就跟上次那道观里师徒俩说的一样,但凡老家伙扮成个年轻人,喜好脸面,显然就喜欢勾搭年轻的,只不过人家一般是男的勾搭女的,但从他看你的眼神来推测,可能也是为了勾搭年轻男子。”

  苏庭脸颊抽搐了一下,心中颇是纳闷,这小精灵是从哪里看的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?

  ——

  内中。

  “传闻苏神君,得守正道门相邀,上山一趟,何时下山来了?”

  “不久,刚下了山。”

  苏庭摆了摆手,正要说起那事,却听门外另有道士前来,似乎欲言又止。

  云晋顿了一下,看了苏庭一眼。

  苏庭神色平静,分毫没有避嫌的意思。

  云晋咳了一声,却也没有起身离开,只是说道:“事情办妥了?”

  那道士点头应道:“落越郡雷神庙的庙祝,已经改换完成,老一辈的庙祝,已然消去姓名。”

  云晋点头道:“很好,你退下吧。”

  他挥了挥手,示意那徒弟退下,转过头来,却见苏神君脸色异常,阵青阵白。

  苏庭也没有想到,在这里居然听见了落越郡雷神庙的名字,适才听闻的庙祝轮换,只怕就是松老与青平。

  云晋见他神色阴晴不定,不禁问道:“神君……”

  苏庭定了些心神,方是问道:“不知道长此番更换落越郡的庙祝,是有何故?”

  云晋应道:“神君也知,我司天监在各地均有道观,其实也不单是道观,诸如神庙,也有不少庙祝,是我司天监中人。但是这些外围修道人,终究不是长生的仙人,他们道行多是不高,寿元也就有限,自有年老之时,便该一任接继一任。”

  苏庭深吸口气,道:“一任接继一任,那么上一代老庙祝消了姓名,便是指他寿终正寝了?”

  云晋老道略微摇头,说道:“按道理说,多是如此,但这次不同。”

  苏庭不知怎地,心中忽然松一口气,忙是说道:“如何不同?”

  云晋说道:“先前的正本道长,与雷神庙这位庙祝有旧,他路经此处,便是让老夫替他消了雷神庙的庙祝之名,换新一任庙祝……据他所说,这位老庙祝,当随他去,另有缘法。”

  苏庭怔了下,眉头微微皱起。

  适才那个似乎深不可测的年轻道人,与松老有旧,且似乎要带松老离开?

  为此,松老将庙祝之位,赐予了青平?

  “神君为何对于这事,如此上心?”

  云晋也颇疑惑,当下问道。

  苏庭说道:“看来司天监倒也帮我瞒下了不少事,至少没有把我的来历根底,传得人尽皆知。倒也不瞒道长,苏某正是出身落越郡,而雷神庙与我,大有渊源,适才以为老庙祝寿终,心中一时难以置信,失态了些。”

  云晋闻言,才有恍然,又问道:“那神君从守正道门下来,便来我此处,可有要事?”

  苏庭这才记起正事,怒道:“事情可大发了!我且问你,关于我苏某此次名传天下,主笔的是谁?”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