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302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302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  这座宗门,传自于当年的无上祖师。

  正仙道的地位,也是与守正道门并列,被尊为道门的两大祖庭之一。

  只是相较之于守正道门而言,正仙道承“清静无为”之念,无论门中的功法,还是历代以来的行事作风,都贯彻此念,故而在人间的影响,却不如扶持了司天监的守正道门。

  但毕竟是道祖的传承,世间最为强大的宗门,并且还是丹道的圣地,也仍是底蕴无穷,无人胆敢轻视。

  “这个苏庭,倒也有趣。”

  “听说他表面上是散学修士,实则早已入了元丰山。”

  “倒也不是如此,只是他在元丰山挂了名,也未曾学过元丰山的道法,本质上仍是散学修士,否则司天监也不会任他参与盛会……这司天监背后的守正道么,从来便以秩序为重,可不会因为元丰山,便徇私枉法。”

  “散学修士,凝就天意,修行短短年月,已至六重天,上人境的顶峰,并能诛杀八重天的真人,未免也太匪夷所思了些。”

  “确实古怪,听闻他受了守正道门的召见,许久未曾出现了。”

  “连守正道门,都将此人看得这般重么?”

  门中的长老,乃至于弟子,都颇有议论,但也多是当作趣谈而已。

  凝法的修为,入了元丰山,成了长老,加上修行的进境非凡,又有诛杀真人的事迹,确实足以让人津津乐道。

  但却不足以让道祖传承的宗门为此感到震骇,只是觉得颇具奇异特色而已。

  而在大殿之上,诸位长老谈及的并非苏庭,而是气运之变。

  “掌教真人怎么看?”

  一位长老这般问来,众人目光都往上边看去。

  这位当代的掌教,算是半仙之辈,貌若中年,气态沉凝,只不过他的修行之法,跟传统道门之学不同。

  一般修炼,乃是采气练功,孕真气,化法力,修阴神,炼阳神,最终得道成仙。

  但自从本门道玄仙翁入世之后,八百年来,世间的道学修行,又添一种。

  这一类修行,仍然以道家五行八卦为根基知识,采集天下奇珍异宝,炼化一炉,成就仙丹,服之可增道行,改变肉身,洗炼魂魄,亦能得仙家道果,有长生不朽之寿。

  而这位掌教,便是以丹道修行,今已半成,故为半仙。

  “守正道门之中,紫光氤氲,气运鼎盛。”

  正仙道掌教沉吟道:“又是在司天监盛会之后,显出异象……看来他们还在这司天监盛会之中,找到了炼化气运紫莲的方法。”

  适才这位长老低声道:“元丰山长老苏庭,化名大牛道人,参与京城盛会,并得魁首,如今又被邀入守正道门,其中或有联系……但也或许,是守正道门,故作迷雾。”

  正仙道掌教吐出口气,道:“无论如何,正仙道也是道门的祖庭,如今道门气运鼎盛,于本门也有益处。”

  这长老微微蹙眉,道:“只是,我门中虽说与世无争,但紫莲终究事关重大,这八百年来,栽种于守正道门之中,最为有利的,终究是守正道门。”

  另一位长老点头道:“当年道祖尚未成道,便有守正道门屡屡阻挠,但道祖身化大道之后,却未曾清算……只怕与此有关。”

  “慎言!”

  掌教喝道:“道祖之尊,岂可妄论?”

  那长老面色微变,顿时住口不言。

  三界六道,仙神皆知,道祖即是大道,身化天地,深不可测,不可妄论,不可揣度,不可得知。

  “守正道门乃是太上祖师的传承,且秉承着维护世间秩序的职责,紫莲留于守正道门,也是理所应当。”

  正仙道掌教沉吟道:“只不过,长此以往,本门地位终究不妥,此事还须上禀道玄祖师……”

  ——

  气运之变。

  以苏庭的道行,却未有发觉。

  只不过,脑海之中,陆压传承所化的葫芦,却颇有动静。

  “葫芦有所反应,炼化的进程,倒是加快了不少。”

  苏庭颇是欢喜,只觉得自身的法力,逐步渗透到紫莲之中。

  紫莲象征气运,关乎道门兴衰。

  苏庭炼化紫莲,隐约之间,似也沾染了许多气运在身,但从葫芦的动静来看,有利而无害。

  不仅如此,苏庭看着紫莲的诸般痕迹,隐约似是烙印在了心头。

  “这诸般痕迹,如能领悟,必是一桩仙家道术。”

  苏庭心中暗道:“就算领悟不来,依样画葫芦,抄写下来,只当符文看待,那也是上等的灵符,威能之盛,只怕在雷符之上。”

第三六九章

道元仙尊

  炼化紫莲之事,总算步入正轨。

  而脑海之中,陆压传承所化的葫芦,也有所反应。

  隐约之间,苏庭能够察觉,自身在此次炼化过程中,冥冥之中,似也得益甚多,只是碍于道行稍低,阴神感悟不出,仅仅是预感而已。

  但即便没有预感,苏庭大约也能推测一二,毕竟这紫莲乃是道门气运象征,冥冥之中,必有获益,只是获益多少,且属于哪一方面,便有些难以细究了。

  “这紫莲天成,痕迹皆是真理,于我有大用,且先全部记下,就算一时不能悟透,日后道行渐深,必定可以获益更多。”

  苏庭心中盘算颇多,也颇是高兴。

  这段时日,尽管所获的机缘,都并未让他一飞冲天,却给他打下了极为深沉的根底,如同赐给了他一座又一座的宝藏。

  例如黎山所见的道祖传法,例如酒后幻景之中呈现的道祖与天帝,例如这仙莲蕴藏的奥妙等等……

  这并非是他当前道行所能尽数悟透的。

  只是,随着日后道行渐高,他能逐一发掘,渐渐化为己用。

  虽说不是一夜暴富,但却如同多了许多宝藏,他道行越高,也就能取得越多。

  “炼化紫莲之后,我还得拖磨几天,等我把这六重天的境界,真正修至巅峰再说……这守正道门之内,真是人间罕见的仙山福地,若能容我在此踏破阳神境界,倒也是件好事。”

  苏庭这般念着,只是他也知晓,那地仙就在草庐之中,所以也就老实炼化仙莲,在这过程中,倒也是尽力施为,并未放缓进度。

  随着苏庭炼化渐渐到了尾声,外界也颇有动静。

  气运之说,冥冥无迹,但偏偏能让道行高深之辈,隐约察觉道行气运之鼎盛。

  到了如今,凡是道行已至阳神境界的修道人,或是相等境界的其余修行人,大约都能察觉天地之间的变化。

  天上地下,仙神之辈,也察觉了这其中的变化。

  至于各大宗派,便是寻常三流宗派,也都隐约知晓一二。

  气运渐长,乃是好事,只是紫莲栽种于守正道门,最为得益的终究还是守正道门。

  ——

  草庐之中。

  地仙正是盘坐,运用一桩仙术。

  至于外界之事,他也都留了一缕心神,毕竟涉及仙莲,即便是他这位地仙,也不敢真正尽数封闭感知,由苏庭这外人在莲池所在任意施为。

  正是因此,对于苏庭炼化仙莲是否尽力,他尽皆知晓,而对于这紫莲炼化的进度,以及如今气运的变化,他也看得清楚。

  “这少年果然身怀隐秘。”

  地仙微微沉吟,心中暗道:“他道行近来突飞猛进,加上日夜观看仙莲,其炼化的手法,确实与之前有细微的差别。但这差别极为细微,不至于有天差地别的差距,可偏偏却足以炼化仙莲。这并不是炼化手法的变化,而是他身上潜藏的隐秘,有了动静……”

  地仙神色沉凝,眼神闪烁,心中思忖。

  这少年凝就阴神,炼成法力,不靠坚定不移的信念,却依然轻易成就上人,他身上藏着什么样的隐秘?

  而这桩隐秘,与雷部的总兵使者,有何关联?

  雷部总兵使者古苍,师承于当今道祖,那么苏庭的背后,是否当真牵涉到了这位祖师?

  地仙渐渐停下手中仙术的演练,目光冷淡,元神运转。

  然而就在这时,他手中仙宝,蓦然震颤。

  地仙见状,神色有异,顿时将仙宝一扫。

  仙宝蓦地一震,内中传来声音。

  “道门气运渐长,可是紫莲新生,并得炼化了?”

  这道声音,威严厚重,沉重凝实。

  地仙起身施礼,道:“正如仙尊所言。”

  当代守正道门之中,唯一被称为仙尊的,便是当年太上祖师亲传,现今居于天宫之中的真仙人物,号为道元,乃是如今守正道门中辈分最高的祖师,受三界敬称,为道元仙尊。

  “紫莲再增一朵,气运再增一分,当今时代,道门当兴。”

  仙尊语气之中,略感满意,又道:“另外,近来司天监行事不利,使人间动荡,因是何故?”

  以道元仙尊的本事,尽管身在天界,但人间之事,也仍是少有能瞒过他的耳目。

  但今次之事,涉及仙酒,背后牵扯道祖与天帝,则又不同,真仙也难从其中察觉真相。

  加上道元仙尊,长年闭关修行,体悟天地大道,鲜少出关,这才有此一问。

  地仙未有迟疑,当下应道:“昔年封神之时,道祖行走人间,与天帝相逢,饮酒于山林之中,余下半坛,封存树内,却在不久之前现世,故而引动人间风波。”

  道元仙尊似乎停顿了一下,方是问道:“仙酒落于何人之手?”

  地仙应道:“落于一个少年手中,名为苏庭,是散学修士出身,凝就道意,受元丰山破例收为长老。”

  道元仙尊似是讶异,道:“凝就道意?”

  地仙正色道:“除此之外,这少年道行突飞猛进,尤胜于弟子当年之时,且斗法本领甚高,不久前咒杀一位八重天真人,并与明源道观扯上关联,相助于其门中半仙,镇压了蛟龙。并且,他正是当代符合炼化紫莲的命定之人,如今紫莲炼化,正是这少年的本事,如今他就在莲池边上。”

  道元仙尊沉吟道:“这少年如此得天独厚?”

  地仙点头道:“不仅如此,他身具雷部真传,所学的正是先天雷神之法,应是由雷部总兵使者所传。而雷部总兵使者,传于当今道祖,故而弟子有所猜测……”

  “慎言!”

  道元仙尊缓缓说道:“道祖不可妄议。”

  地仙顿了一下,方是点头道:“弟子明白。”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