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300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300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  他怔了半晌,旋即才看向地仙,道:“前辈也是生而为仙的道体?”

  地仙神色淡然,没有半点自傲之态,平静道:“早年如此。”

  苏庭听得这话,错愕道:“早年?”

  地仙神色如常,道:“陈年旧事,不提也罢。”

  苏庭心中满是好奇,但听得对方这般开口,却也只好按下好奇之心,只是又问道:“如前辈所言,那么还有其他修成道意之人?”

  地仙说道:“我所遇之人,寥寥数位,其中一位,现今居于月宫之中,生而便具有道果。而另外一位……”

  他抬头看了一眼,道:“已不可轻言。”

  苏庭听得云里雾里,但大约明白了两三分。

  地仙不再提起故人旧事,只是指向苏庭,道:“你在京城之中,凝就阴神,修成法力,其中详细,我均已知晓。”

  苏庭不必多想,也知是国师那个大嘴巴,铁定是回宗之后就说出去了。

  地仙说道:“凝就阴神,多有心念为支撑,如我当年,只一心修道,较为纯粹,但也算一种心念。只是你这少年,当初修成阴神,其中的心念,如同儿戏,倒是让我颇是在意……”

  苏庭摊手道:“人活一口气,佛争一炷香,多少人为意气之争弄了个生生死死,这又哪里儿戏了?”

  地仙没有取笑他,神色渐渐肃然,问道:“除此之外,你就没有其他的念头么?”

  苏庭摸着下巴,道:“这倒也有,例如得道成仙,长生不死,再有聚敛财富,享尽荣华,当三界首富,然后还有保护我身边的人不受伤害……如果这全都达成了,以后我修仙大成,上天作了仙官,兴许倒有其他的念头。”

  地仙神色冷漠,道:“什么念头?”

  苏庭盘算道:“比如搜集奇珍异宝啦,比如搜刮各种仙宝啦,比如调戏各位仙子……咳咳,口误口误……”

  他顿住口,看向地仙,发觉地仙脸色淡漠,只是其眼神之中的意味,不甚明朗。

  而小精灵探出头来,眼神中充满了鄙夷,满是嫌弃地摇了摇头。

  苏庭讪讪发笑,心中暗道:“我还没说到时候如果本事大了,推翻天庭翻身做主当天帝呢。”

  这般想着,他悄悄看了地仙一眼。

  须知,守正道门向来以守护三界秩序为根本。

  先前要是真这么吹牛,指不定这位地仙随手就把他随手打成个渣渣,将他这心存险恶的危险分子,扼杀在摇篮之中,以绝后患。

  ——

  “我修行八百多年,见过无数修行人,有人为了守护,有人为了长生,有人为了秩序,有人为了执念……但还是第一次见你这样俗气的修道人。”

  地仙由心感慨,道:“只不过,这些念头虽说庸俗,但你那死要面子的心念,也不见得多么高雅,如何就以这一道念头,成了你的道路?”

  苏庭嘿然道:“当时盛会之中,众目睽睽,不正是想要出个风头嘛?”

  地仙问道:“仅仅如此?”

  苏庭摊手道:“不然呢?”

  地仙没有应话,打量了他片刻,才道:“我见过许多修行人,他们之中,也有些人,资质甚高,然而心念虚浮,不成上人。而这类人在我守正道门,往往会被贬出外门,有些是终生止步于凝法境界,有些则是遍寻方法,周游天下,寻得心中坚定之念,方能成就。”

  说到这里,地仙缓缓说道:“就连当年道祖,尚未成道之时,在这一步,也是以守护苍生为念,踏出了至关重要的一步,斩杀了当时为祸的一头妖物。”

  说完之后,地仙看向苏庭的目光,已是与之前,截然不同。

  苏庭忽然有些不安,故作寻常,道:“祖师守护苍生,如此大义,才能成道,着实令人敬佩不已……”

  地仙收回目光,道:“你不缺那一缕心念,再是儿戏,也能踏出这一步,因为你的积累,早已足够。以我当下看来,约莫是你有更重要的信念,或者是可以替代的物事,才能助你顺利踏破此境。”

  苏庭忽地想起了脑海之中的陆压传承,那个红色的葫芦,让自身得以趋吉避凶的根本。

  “行了,到此为止,我无意深究你身上那些隐秘。”

  地仙没有追问的意思,只是说道:“我能察觉,你有许多秘密,也有许多机缘,论起积累,不逊色于我守正道门同等境界的弟子。只不过,我守正道门的弟子,均有师长教导,而你独自摸索,再是聪慧,也难免忽略许多方面。”

  苏庭闻言,倒也没有不服。

  自身再是聪慧,终究只是一人的想法。

  然而守正道门,历经数千年,其门中教授后辈的方式,自是无比完善,经过数千年的考验,历代先辈高人的钻研摸索,并有仙家监察,判定对错。

  “你是元丰山的长老,本该去元丰山才是,只不过,我既然要你来炼化仙莲,也就指点你一回。”

  地仙说道:“你道行若能再高些,眼界再清晰一些,那么炼化仙莲,便也简单得多。”

  苏庭施礼道:“多谢前辈教导,我必尽力炼化仙莲。”

  小精灵也忙是竖起耳朵,又扯了扯小白蛇,让它从“冬眠”状态之中醒过来。

  此刻是得道的仙家在传法,机缘该是何其难得?

第三六六章

地仙之异,苏庭之名

  这尊地仙,眼界极高,见识渊博,加上指点,也未有藏私。

  苏庭在修行上的细微疏漏,以及斗法之时的些许不足,尽数被地仙道出,并加以指正。

  恍惚之间,苏庭似乎觉得自己的根底也愈发扎实了,对于日后的道路,也愈发清晰了。

  “关于上人境的诸般变化,各种运用,许多事例,我都尽数与你说过了。”

  地仙说道:“你能记得多少,你能领悟多少,你能从中获益多少,全看你自己的悟性了。”

  苏庭由心施礼,道:“多谢前辈指点,晚辈明白。”

  地仙点头说道:“很好,接下来,你好生体悟,将此前未能意识到的不足之处,尽数补足,得以圆满,那么,炼化仙莲,或许会简单一些。”

  他说罢之后,站起身来,进了草庐,声音传来,道:“近些时日,不要扰我清修。”

  苏庭也连忙起身,施礼道:“前辈放心,晚辈一向性子恬静,从来安分守己,不会惹出什么动静。”

  草庐之中,寂静无声,没有应话。

  苏庭微微皱眉,低声道:“他老人家似乎不大相信我的话?莫非国师之前在他面前,说过我的坏话?”

  小精灵嗤笑道:“你还用得着有人说你坏话?”

  苏庭恼怒道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没见到我近些时日是多么的安分?我每日不是练功修行,就是炼化仙莲,近几日还勤学知识,哪里不对了?”

  小精灵这般想想,似乎也对,但想起苏庭想要调戏各位仙子的远大梦想,不禁露出鄙夷之色,又缩了回去。

  而苏庭也不恼怒,只是看了看那仙莲,又看了看那草庐,眸光闪烁。

  ——

  仙根道体,先天而生,便是生而为仙。

  因为正仙道的小仙翁葛正轩,苏庭对于这种得天独厚的体质,颇是在意,也颇为耳熟。

  都说这样的体质,实乃千年罕见。

  当代的是小仙翁葛正轩。

  上一代的,便是眼前这位么?

  “倒也奇怪,根据我之前所知的些许消息,这样的仙体本不应沾染尘埃浊气,避免污了先天之体,怎么这位地仙,穿着草鞋不说,还脚踏实地?”

  苏庭微微皱眉,总觉得古怪。

  葛正轩自幼被正仙道收归门下,才出娘胎,便卧在云床,不食母乳,不食五谷,不食人间之烟火,依靠真人度气为生,直至修行有成,自身得以辟谷。

  身上的衣物为天蚕织就,这等奇异的生灵,产自于云端,出生以来,便能展翅高飞,且不知疲惫,不曾落地,一生只在云层之间,以云雾为食,吐丝成宝。

  而葛正轩脚下的云靴,也是仙家以云雾霞光,炼化而成。

  小精灵说过,这葛正轩穿着云靴,脚不踏地,而无论触碰什么,身外均有一层法力隔绝,不沾染尘世污浊,避免污了先天之体。

  可是这位地仙,却如此随性,着实古怪。

  “虽说已是地仙,也修成了仙体,但是这与生俱来的先天之体,自然非同寻常,再加上得道成仙之时,能将凡身化作仙体……那么,本就是天生的仙体,再经过得道的一番洗礼,又当如何?”

  苏庭心中沉吟,以他如今的眼界,也能辨别的出来,这先天的仙体绝非寻常,哪怕仙家也应极为看重。

  那么这位地仙,如何会随意沾染红尘气态?

  再想起之前地仙的语气,偶尔透露的只言片语。

  苏庭长长吐出口气,心道:“这位地仙,从八百年前那封神的时代走过来,毕竟有着难以想象的精彩过往。”

  但此时此刻,他还不知道,无敌神君苏大牛的精彩过往,也逐渐经由司天监,就此传开了。

  大周境内的修行人,对于这位京城盛会的魁首,年轻散学修士中的第一人,议论纷纷。

  ——

  元丰山。

  “这说的真是苏庭?”

  “他现在哪儿去了?”

  “孤身拜访守正道门,至今数月不出?”

  “这厮什么时候跟守正道门,有这么深厚的交情了?”

  红衣女子颇是讶异,但看见苏庭数月不出,此后再无消息,心中不禁有着许多猜测,方是看向余仁,道:“门中可知此事?”

  余仁施了一礼,道:“师父和师祖,都已知晓,并且与诸位长老,均有商议,只是暂时有些争论,但师祖的意思是,这毕竟是咱们元丰山的长老,在守正道门之中,数月没有声息,着实不合情理,即便是守正道门再如何强势,本门也理应前往守正道门,探查清楚。”

  红衣女子点了点头,道:“这话说得还算这么一回事。”

  说完之后,她轻轻挥手,道:“也劳烦你了,才从京城换回来不久,又要这般忙碌。”

  余仁微微躬身,道:“是弟子的本分。”

  顿了一下,又听余仁说道:“此外,这是弟子从京城回来之前,便从司天监那里的耳目,提前获知的一些消息。”

  “什么消息?”

  红衣女子伸手接过余仁奉上的纸张,翻了开来,看着上面的文字,微微蹙眉,轻声道:“这真是他不成?”

  余仁低声道:“确实不可思议,但是二老爷神秘莫测,也总是让人难以想象。”

  红衣女子嗤笑道:“神秘莫测?这小子当初修行时,还是我指点的他,他有几斤几两,我不清楚么?”

  说完之后,她似是惊讶,又蹙眉道:“但从这上边的消息来说,似乎还真有许多我不清楚的……阴神造诣已至巅峰,六重天的境界,已有我当年的道行了。可他当初与我初见,不过二重天,去了白堪山一趟,方是凝法得成,入了三重天的。”

  余仁神色愈发古怪,说道:“弟子初见二老爷,他正是三重天的凝法道行,可在盛会之中,悠闲自在,得空踏破了上人境,成为了盛会魁首。但未有想到,短短时日,他老人家,竟然又接连踏破了两大境界。”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