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30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30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  说着,松老看了苏庭一眼,略带赞赏,道:“我听闻你在牢狱之中,运使法门,便猜你是自损真气,自取心血,借此施法。当时老夫心中颇为不喜,认为你是自断前路,但转念一想,你这厮虽然有些跳脱,有些不甚稳重,有些……”

  苏庭黑着脸,咳了两声,打断了松老的话。

  松老语气一收,省略了这一段,才接着说道:“你虽然不甚稳重,但总归不是蠢货,现在看来,你果然是凝成了不止一缕真气,才敢这般放肆妄为。”

  说着,松老神色肃然,声音沉重,带着告诫,低沉道:“只是修行之士,每一缕真气,都来之不易。”

  闻言,苏庭脸色顿时凝重。

第三十一章

人劫

  “世间不知多少修行之辈,根骨天赋上佳,在襁褓之中便得遇仙缘,自认字以来,就开始修行心法,苦修不缀,到了法力深厚的境地,也不敢有所损耗,只用作底蕴积累。”

  “可这样的人,珍惜道行,尚且不能成仙得道。”

  “你不要以为自损修为,是什么好事。”

  “真气及心血,损耗多了,断的乃是你的前路。”

  松老这般说来,充满了警示告诫的味道。

  苏庭心头凛然,道:“多谢松老指点。”

  他本以为,自己耗去一缕真气及心血,只须好生修炼,便可尽快修行回来,没有大碍。

  但听闻松老所言,却有另一番道理。

  若是这一缕真气及心血没有消耗掉,那么加上这几日修行,自己的道行,便会更深厚一些,而不是消耗之后,再修成一缕真气,补足之前的消耗。

  若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相当于他这几日全无修行,已是原地踏步了。

  “这一次你的真气,算是五行甲所赐,毕竟不是自己所修,消耗一缕,重新修炼,也非坏事。”松老淡淡道:“就当个教训罢。”

  苏庭嘴角扯出一个僵硬的笑意。

  这些真气,全是自己修行而来,不是投机取巧。

  听到松老这么说,他着实高兴不起来。

  再想起刚才暗爽的时候,苏庭忽然有种乐极生悲的感觉。

  只不过,哪怕早知如此,多半也只能施法应对。

  毕竟王公子提早发难,苏庭原本的计划都被打乱,除了运用五行甲这等粗暴狂野直接的手法,还真是不大容易脱身。

  只有运用法术,才能让他本人置身事外,不涉命案。

  想到这里,苏庭暗暗道:“说来说去,还是道行低了少许,如若不然,我稍微施法咒杀,什么屁事都能了结。”

  “但这王公子也来得巧,三四年来也没找苏家的麻烦,刚巧在我修行之初,就来为难我了。”

  “早不早,晚不晚,他若是放在两三个月后来找我麻烦,那时我修行有成,得以施咒,弄死他能弄死一只蚂蚁也差不了多少。”

  “都说修行之初,必生劫数。”

  “黑袍人,王公子,孙家,唐家,接连而来,这就是道门修行的劫数么?”

  “人来犯我,此为人劫?”

  他一时之间,神智发散,有些神游天外。

  直到松老咳了一声,苏庭才回过神来,心中保证,必定勤奋修炼,刻苦运功,争取早日修得一十三缕真气,成就二重天的境界,能够施法,能够应付一切变化。

  只有到了那个时候,才能随心所欲。

  只有到了那个时候,才能让表姐不再担忧。

  ……

  “听说你帮方庆一把,清掉了牢中的煞气?”

  这时,又听松老开口询问道。

  苏庭闻言,未有否认,点头说道:“正是。”

  松老神色复杂,低声叹道:“雷霆之威,果然非凡。”

  说着,他抬起头来,说道:“你所学功法,乃是雷法,至阳至刚,最为克制牢狱之中的阴邪煞气,不受侵害,能在老夫意料之中,但万万没有想到,你竟然能够炼化煞气,得以增益己身道行,真是让老夫好生惊讶。”

  能让松老这年岁甚高,见多识广的老修行感到惊讶,这已是另类的夸奖了,苏庭闻言,心头暗爽,露出笑意,十分虚伪地谦虚了两句。

  “牢狱煞气,积累的是污秽之气,十分阴邪,便是老夫在那里过得一夜,也要受得几分损害。”

  松老说道:“换作其他初入此门的道人前往,一夜之间,只怕真气被损,道行尽毁,又成凡人……至于凡人,住上一夜,反倒受害不多,可若是时日一长,煞气入体,也将留下病根,终身难除。”

  “你这一举,消了煞气,日后牢狱之中,无故猝死之辈必将减少。”

  “这可是帮了方庆不小的忙,须知,他便是因此,才仕途受挫,几年来未得晋升。如今你替他除去阻碍,想来再过一段年月,他便会受得提携,得以升官了。”

  “难怪方庆将你看作再生父母一样,替你拦了不少事情。”

  说到这里,松老抬手指了指,颇有赞赏之色。

  苏庭嘿嘿笑道:“过奖过奖,不过举手之劳而已。”

  方庆一心都在官场上,早年不顺,后来得松老指点,才得仕途畅通,如今虽然只是一方小官,也已年过四十,但他雄心犹在,才把落越郡治理得这般出色。

  苏庭这一次,替他扫掉了一个仕途上的阻碍,对于方庆这等醉心官场的人物而言,确实恩重难言。

  “举手之劳?”

  松老淡淡道:“要清去煞气,可非是易事,老夫都不易办到,除非凝就法意,得成三重天的人物,才能轻易扫清煞气。”

  “若非你有雷道传承,怎会这般简单?”

  “不过你这一次,也算因祸得福,炼化煞气,补益自身,使得真气有所增益,倒也是个幸事。”

  松老语气稍低,声音微沉。

  苏庭微笑道:“确实因祸得福,虽然失了一缕真气,但在牢里修行,反倒如同仙山福地,进益不少。若不是家中有姐姐需要照顾,且这落越郡也只有一座监牢,只怕,我苏某人还得经常犯些事情,换个牢房,偶尔进去住上几天,当个喜欢吃官家饭的惯犯。”

  松老闻言,脸色当即显得不甚好看,道:“你这小子,勿要得意忘形,虽然雷道真气至阳至刚,但也不是你这浅薄道行可以肆意妄为的……须知煞气入体,你虽能炼化,肉身不受损害,真气得以增益,但是对于魂魄也有侵蚀,否则,也不至于有许多犯人,在牢狱之中关得久了,变得疯癫。”

  苏庭微微一笑,道:“多谢松老教诲。”

  对于这一点,苏庭自然不惧。

  陆压传承在他识海之中,化作一个斩仙葫芦,可谓万邪不侵。

  上人阴神都要折损在他识海当中,何况方寸之地的些许煞气?

  苏庭这般想着,颇为风轻云淡。

  但松老又是何等阅历深厚,怎么看不出这小子笑意敷衍,当即叮嘱道:“看你这小子,也不放在心上,莫不是到了外地,还想去其他监牢走走,当作仙山福地一般修行?”

  苏庭挠了挠头,讪讪一笑。

  “你还真是个不省心的。”

  松老摇了摇头,叹息说道:“也罢,本不愿与你多说,怕是挫了你的心气,对修行不利,但若任你这般胡闹,也是不成。”

  苏庭心中一震,顿觉几分不安,不禁苦笑:“您老人家这副模样,总觉得有些吓人,不知您是觉得,晚辈这是又怎么了?”

  因为他发觉松老这个神态及语气,算得是十分熟悉。

  那一次,是蝴蝶灰烬入眼,当夜上人一缕阴神来犯。

  而这一次,又是什么征兆?

  似乎有些不妥?

第三十二章

天劫

  “纵观道门,鼎盛万分,有两大祖庭,有千百分支,多有得获真传者,其中不乏习练雷法之人。”

  “再看佛门,普度众生,降妖魔,度鬼怪,化阴邪。”

  “道佛之中的修行者,莫非都不知牢狱之中,煞气沉重?”

  松老语气凝重,说道:“他们也可不惧煞气,他们也是道行高深,他们也能炼化煞气,但修道之辈,从来忌惮牢狱之地,你可知为何?”

  苏庭闻言,沉吟道:“晚辈倒也想过,之前便颇为疑惑,既然方庆笃信神佛,为何不曾想过要请道行高深的修行人,前去炼化煞气?”

  松老微微摇头,说道:“一来,他毕竟是朝廷官员,官场上的明争暗斗向来不少,请动道人或是和尚,到牢狱之中去炼化煞气,影响甚大,不利于他的仕途。毕竟在朝堂之上,有不少文官,对于鬼神之说,从来嗤之以鼻。”

  “其次,也是因为,真正有道行可以炼化煞气的修行人,极少显化于人世,方庆这一生所识的修行人,加上你与我,甚至青平,也不过一掌之数。”

  “但最重要的是,修行之人,不愿入牢狱之地。”

  松老说道最后,严肃认真,沉重凛然。

  而苏庭听到这里,心中恍然,但在另一方面,却更是茫然,问道:“当世修行之事,绝非虚假,何以儒家门生,将修行视作虚无缥缈,认为我辈中人,欺瞒世人?”

  松老微微摇头,道:“天庭法旨,不能显法,至今多年,其中究竟如何,老夫区区一个庙祝,自然也不清楚。只是,数百年来,天上神仙,不曾下界,只有庙宇在世者,承受香火,偶尔能显灵出来。”

  说着,松老语气低沉,看向苏庭,道:“而你,正是因此,今后行走不易。”

  “我?”苏庭指着自己的鼻子,错愕道:“我又怎么了?这关我什么事?”

  “因为你在牢狱中施法!”松老说道:“在牢狱之中施法,势必触动牢中犴兽神像,各方修道人之所以不愿入狱施法,就是因为忌惮犴兽神像。”

  “犴兽?”苏庭知道,在这个世界,犴兽是守护监狱的神兽,在牢狱中立有石像,他当时也曾见过,但哪知那犴兽居然有灵。

  “你在牢狱之中施法,所为又是害人,原本你是出不来的。”松老这般说道。

  “可我怎么出来了?”苏庭摸了摸下巴。

  “因为你炼化了煞气,杜绝了灵韵,也就暂时断了犴兽石像的神智,也算是你炼化煞气这一桩善举,所带来的善果。”

  松老沉吟着道:“至于后来,你可以安然走出,多半是因为方庆陪你走了一趟,他作为朝廷官员,护送于你,如同赦你无罪,这才让你安然走出。”

  说着,松老深深看他一眼,道:“你对方庆恩重,方庆对你,无形之间,恩情亦是不小。”

  苏庭颇为愕然,过了片刻,才算理顺了这来龙去脉,只觉莫名其妙,说道:“这什么犴兽,也太不讲理了?回头我让方庆拆了那石像……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松老眼角抽搐了一下,告诉他这些,本是让他心生畏惧,能够谨慎行事,没想到这小子如此无法无天,回过头来,居然想去拆了犴兽神像,当下竟不知如何接话。

  “等等……”苏庭忽然皱起眉头,狐疑道:“您老人家不在牢狱,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?虽然说您这消息灵通,但犴兽神像的反应,我当场都不知晓,您老人家知晓得这么清楚?”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