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299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299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  但如今也算不错,至少他颇有得益。

  只是比较无奈的是,他炼化紫莲,并无进展。

  好在那尊地仙,却也未有催促,任他自行施为。

  接连半月之久。

  紫莲炼化,全无进益。

  然而道行却是增长了不少。

  地仙倒也未有什么表示,只是那守正掌教,偶尔前来,看向苏庭的目光,充满了古怪,到了近来两日,则充满了审视。

  这厮分明是来炼化紫莲的,结果紫莲的炼化,没有半点进展,反倒是道行颇有精进,堪称一日千里。

  这何须多想,明显就是没有用心地去炼化仙莲,而是趁此机会,在守正道门这等仙山福地之中修炼起来。

  苏庭却不自知,看了那草庐一眼,嘟囔道:“那老头儿怎么近来眼神有些不善?”

  小精灵低声道:“明显是你趁机修行,不炼化紫莲,人家一眼就看出来了。”

  苏庭怒视她一眼,道:“天地良心,我可是尽力了的。”

  小精灵伸出纤细的手指,指着自己,冷笑说道:“咱俩也算一伙的,连我都不信,人家能信你么?让你炼化紫莲,半点进展都没有,道行反而突飞猛进,你当人家都是瞎子不成?换作是我,我得把你吊起来,打上三天三夜。”

  苏庭怔了下,小心翼翼看向草庐之中,低声道:“里头那两位,不会正商量着用什么方式吊打我罢?”

  小精灵认真地点头道:“很有可能。”

  ——

  草庐之内。

  “师弟传回消息时,特意提了下,这少年性情跳脱,而且从不安分,这次他也算被咱们强迫过来,看他炼化仙莲全无进境,是否过于消极懈怠了些?”

  守正掌教皱眉道:“我守正道门,比之于外界凡尘俗世,便是仙山福地,全无尘世浑浊,对于修行人而言,堪称梦寐以求……如今放他进来,他似乎反而当作了一次修行的良机。”

  地仙神色如常,淡然道:“你觉如何?”

  守正掌教低声道:“这倒也难办,若是将他逐出,也是不妥,还算是放了他的自由,可任由他这般下去,更是不妥。弟子想着,是否稍微敲打一番?”

  地仙微笑道:“倒也未尝不可,不过,他也算尽力了。”

  守正掌教错愕道:“他尽力了?”

  地仙点头道:“这些时日,他炼化仙莲,实则也算用心,只是未有真正寻得契机罢了,但这契机,迟早会有。”

  守正掌教颇是纳闷,道:“那怎么反而道行提升了这许多?”

  地仙缓缓说道:“紫莲乃是仙物,他日夜在紫莲上边用功,自然有所领悟,再加上他前些时日,饮下的是仙酒,并且是与道祖和天帝有所牵连,酒劲后发,徐徐而出,自然不是一朝便尽了。”

  顿了一下,地仙又道:“更何况,他凝就道意,修行本就一日千里,你也翻阅过关于他过往的轨迹,应当知晓,就算没有仙酒,就算没有紫莲,他修行的进境,也是世间罕见。”

  守正掌教闻言,感叹道:“枉弟子成就人仙,竟是如此迷茫。”

  地仙淡然道:“这不怪你,他身上笼罩的迷雾,便是连我,都未有彻底看清。”

  守正掌教顿时一震,惊道:“连您这样的仙家,也未有看透么?”

  地仙神色恍惚,语气复杂,低沉道:“道祖身成大道,化入天地,无所不知,无所不能。但实际上,当年封神事起,就连太上祖师,都无法看透天上那一位的存在,才有了如今的世道。”

  他微微一叹,轻声说道:“创立守正道门的太上祖师,尚且不能尽察周天之事,何况是我?”

第三六四章

地仙指点!

  又过十余日。

  紫莲的炼化,没有半点进展。

  倒是苏庭的道行,一日千里,提升得极为迅速。

  这让苏庭心中十分欢喜,心中倒也大约算出了其中的究竟。

  第一,这里终究是守正道门的中央,又有仙莲所在,乃是仙山福地,远胜山外的凡尘俗世。

  第二,他日夜观看仙莲,炼化不成,却常有领悟,悟得仙莲之妙,天地至理,跟此前黎山面见道祖,仙酒之中所见场景,相辅相成,领悟愈发玄妙。

  第三,他饮下仙酒甚多,虽然借此踏破六重天的境地,但酒力深藏体内,劲力后发,逐渐展露出来,若非如此,只怕他也承载不住。

  第四,便是自家天资聪颖,非同寻常了。

  “说到底,还是苏某人天资非凡。”

  苏庭摸着下巴,低声道:“不过这仙酒着实厉害,还有余力,继续将我道行推高,想来如此下去,再过月余,这一身法力怕也到了六重天的巅峰。”

  他这般想想,倒也十分开心,尤其是这仙酒推高的法力,颇有循序渐进之态,也没有根基虚浮的隐患。

  只是炼化仙莲之事,没有进展,总是让苏庭心中不免惴惴。

  小精灵见他神色异样,当下给他添了几句,道:“你猜这些时日,你消极怠工,人家会不会把你吊打?就算不吊打,我猜也要把你逐出去,免得留你在这修行,给了你机缘,还十分碍眼。”

  “放我出去,还我自由,我还高兴咧。”

  苏庭哼了一声,心中却也有些不舍,在这守正道门修行,着实是事半功倍,加上仙酒余力,加上仙莲真意,着实是一场难得的机缘。

  只是,到了这日午后,苏庭倒未有想过,又添了一桩机缘。

  不是其他,正是地仙的指点。

  ——

  “你这少年,这些时日,虽未炼化仙莲,但毕竟也算尽力。”

  地仙淡然道:“你日夜观赏仙莲,从而得悟,对你炼化仙莲,会有许多帮助,而且你的道行越高,根底越沉,行事起来,必也越是得利。近两日来,我正好修成一门仙术……”

  苏庭眼前一亮,道:“前辈要传我仙术?”

  地仙缓缓说道:“我修成一门仙术,暂时也不想再另修一门,也算空闲,便指点你的修行罢。”

  苏庭心中略有失望,终究是跟守正道门秘传的仙术,失之交臂,令人扼腕叹息。但细细想来,能得仙家指点,而且是守正道门的仙家,这场机缘却也是十分难得。

  须知,他未修成上人时,得获元丰山那红衣女子的指点,便得益良多。

  而眼前这位,可是得道成仙,长生不老的人物。

  “多谢前辈指点。”

  苏庭十分欢喜,由心施了一礼。

  尽管身怀两大传承,一是陆压传承,二是雷部功法,但二者均是传下功法,其中的经义,还须苏庭亲自钻研,只有吃透了这些功法,才能化为己用。

  就好比两本书籍,倘如只是自行摸索,要懂得内中的经义,自然费力许多,可若是有名师教导,便要简单得多。

  尽管苏庭不会将自身所学,尽数告知于对方,但对方这等仙家,自然可以看出他身上所学的不足之处。

  这些不足之处,未有引起陆压传承的警示,便并非是什么不可弥补的弊端,也不是什么根基的缺陷,只是苏庭未能真正意识到的方向而已,只要得名师指点,言语说破,自然便得圆满。

  除此之外,苏庭这些时日,道行突飞猛进,境界接连突破,却也有些稍感迷惑的地方,正好借此机会,请地仙解析。

  ——

  接连两日。

  苏庭也不客气,不耻下问。

  地仙倒也仿佛无所不知,均能解答,且极为清晰,也未有藏私,当然,也没有必要藏私。

  “你所修行的雷部真传,着实有趣,实则堪称雷部之中的至高典籍。”

  地仙悠然道:“道门之中,也有雷法修行之辈,如我本身,便有五雷正法及掌心雷和六阳神雷。至于雷部正神之中,不乏我守正道门的弟子,而如今雷神天尊,正是我守正道门上一任的掌教真人。”

  苏庭神色古怪,他早有耳闻,但却是第一次这样听人提起,真要说来,他跟这位雷神天尊,也算有缘。

  松老所在的雷神庙,供奉的就是雷神天尊,一个身着道袍的老者。

  五行甲以及内中藏匿的功法,便是从神像之中获得。

  但现在看来,疑点颇多。

  神像是雷神天尊,而雷神天尊,是守正道门前任掌教,可苏庭从神像上所获的,是正仙道的五行甲,又从五行甲之中,得了雷部总兵使者的功法。

  这其中着实有些过于曲折了。

  “你初来此处,我便看得出来,你身上的雷部功法,非我门中任何一部雷法可比。”

  地仙神色淡然,也无半点惊异,只是说道:“当今的雷神天尊,都没有这样的雷法,可是我印象之中,那位雷部总兵使者,倒是与你颇有缘分。”

  苏庭对此也不意外,毕竟景秀河神以及黎山的山神,都能看出自身修行的雷部功法,源自于那位雷部总兵使者,那么这位地仙,自然也看得通透。

  “此法不是那位雷部总兵使者创立,虽然在你之前,只有它一个修行,可实际上,这应当是先天雷神的所学。”

  地仙说道:“这位先天雷神,因当年事变,提早夭折,分化成诸多神雷,其中这一道神雷,落于山魈之手,蕴藏的就是雷部功法。”

  顿了一下,地仙抬头看天,缓缓说道:“原本雷部只此一位,然而这一位夭折之后,分化神雷,但凡得神雷之辈,如有上榜者,均在雷部。实则整个雷部,须得尽数合起来,才是那一位先天雷神真正的完整权柄……”

  苏庭听过类似的言语,但却没有这般清晰,心中微动,便想要再问一声。

  只是地仙仿佛有所察觉,未有再言及雷部之事,只是看向苏庭,淡然道:“你以雷法为天威,修成了天意,果然不差,难怪元丰山要破例收你为长老,纵观我这一生,得见凝就‘道意’者,不过才出一掌之数而已。”

  苏庭闻言,摸着下巴,道:“照我这样的主角光环,修成道意的,居然不是独我一人?”

  地仙心境沉稳,也没有被如此无耻的言语所震慑,神色依然平淡,只说道:“当代年轻一辈中,除你之外,也仅有正仙道的葛正轩而已。”

  苏庭对于小仙翁葛正轩,近来不算陌生,知晓对方的不凡之处,心里稍微平衡了些,又问道:“那往上一代呢?”

  地仙顿了一下,道:“我算一个。”

第三六五章

道祖当年

  世间修行人,但凡凝法之辈,多在五行之中。

  而有一类,超脱五行之上,却又包揽五行在内,乃是道意,也称天意。

  只是在八百年前,时代之变迁,也曾有人,借助军中杀意,天地之威,修成了杀意,不在五行之内,又称人意。

  “道意非凡,你能以雷法修成道意,也确实算是奇才。”

  地仙看着苏庭,说道:“正仙道的葛正轩,乃是仙根道体,生而为仙,他天赋异禀,道意天成,与我当年一般无二,但你则是自行修炼,更是难能可贵。”

  苏庭听得这番夸奖,心花怒放,谦虚道:“哪有哪有,也就稍微努力些而已,比葛正轩大约也就高出一线而已……等会儿,前辈您刚才说的啥,葛正轩与前辈当年一般无二?”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