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294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294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  人仙微微摆手,笑道:“不敢妄言,只是如今司天监的想法,与本门祖辈相似。正所谓‘山不在高,有仙则灵,水不在深,有龙则灵’。然而当年祖辈到了后来,便压制不住,才有蛟龙之患,幸得天助,才有这般长盛不衰。”

  “天助?”

  苏庭隐约明白了什么,再想起之前眼见耳闻诸事,低声道:“祖师成道之前,来过明源道观,助贵门镇压蛟龙?”

  ——

  镇龙柱算是一件宝物,但材质着实不是什么奇珍异宝。

  而那锁链之物,也是如此,并非什么奇珍异宝炼制而成。

  在南方的那株树木,以及朱雀神像,更只是寻常之物。

  尤其是那一株树木,常年被明源道观的长老,用法力催动,以木生火,助长朱雀神像之威,时至如今,火性太重,生机微弱,几近枯死。

  但一株普通的树木,也非是仙树,也非是树妖,如何就能承载真人的法力?

  化腐朽为神奇!

  “正是道祖。”

  人仙沉声道:“昔年道祖曾至本门,见蛟龙脱困,而又恶念未除,故而布下此阵,镇压蛟龙。”

  说着,人仙语气复杂,说道:“彼时这龙龟,未成妖仙境界,只是大妖级数,约莫等同于六重天的道行,故而道祖设下这锁龙井,以镇龙柱压制,以南方朱雀,以火反克,制住蛟龙。”

  苏庭闻言,略有沉吟,也大约明白了些许,问道:“但那时的道祖,制住的只是大妖境界的蛟龙?”

  人仙点头道:“后来,祖师成道,身成天地,于是他老人家过往的痕迹,便是天地的痕迹。”

  苏庭眼神闪烁,他对于符文之道,算是颇为精通,毕竟也是书写过许多雷符的人物。

  以他的理解,符文的轨迹,便是符合了天地至理的痕迹,才有诸般的妙处,现出雷火之威。

  道祖身成天地,一言一行,皆为真理。

  “这些物事,虽然都是寻常的材料,但毕竟经过道祖之手,看似寻常,已不寻常,尤其是上面的纹路,乃是道祖亲自所书。”

  人仙顿了一下,说道:“这痕迹在当时,或许不是什么高深玄妙之法,但道祖成道之后,自然也就是最为逼近道理的纹路,所以才让这原本只能镇压大妖的镇龙柱,镇住了这尊妖仙。”

  苏庭问道:“那么妖仙所说,树木枯萎,轮回之说,便该释放他了?”

  人仙思索道:“那树木原是凡木,因道祖而变化,但数百年来,经过真人法力,历年来不断运用,燃木为火,也到了枯萎的尽头……实际上,那蛟龙所言,也不无道理,只因道祖无所不能,既然允许这树木枯萎,也就准它脱困之机,只是,既然我明源道观还镇得住它,便也代表,它还不到脱困的时机。”

  说着,人仙笑道:“只要它最后真能消去恶念,明源道观放它脱生,也不是不成的。”

  苏庭闻言,沉吟着点头,道:“原来如此,只不过,如果明源道观没有以火类功诀,修成阳神的真人,那么树木枯萎,你们也难以燃木为火,继续镇压蛟龙,又该如何?”

  人仙施了一礼,笑道:“此次是因它过于狡猾,藏私数百年,暗藏本领,故而大意,接下来有所准备,便没有这样的危局了。”

  苏庭吐出口气,道:“如此也好。”

  这人仙讲述了这明源道观蛟龙之事的来由,才忆起一事,将手中两件物事,双手奉上,道:“这两件物事,是我门中后辈失礼了,如今原物奉还。”

  这两件物事,正是苏庭留下的五行甲,以及八纹神弓。

  苏庭也未客气,接过宝物,方是笑道:“此事也不怪他,确实是苏某人借贵门避祸,招来事端。”

  人仙拱手道:“虽说如此,但镇压蛟龙,消去本门这一桩隐患,便是大恩在此。贫道已然传令下去,今后本门弟子,凡得见道友者,均以长老之礼相待。”

  苏庭心中暗爽,拱手笑道:“客气客气。”

  就在这时,天空之上,小精灵化作一道流光,投入了明源道观之中。

  人仙抬头看去,未有贸然出手。

  苏庭伸手一招,将她接引下来,问道:“如何这般惊惶?”

  小精灵喘息道:“仙宝被抢了。”

  刹那之间,苏庭如遭雷击。

  人仙亦是错愕。

  井院之下,生硬而低沉的声音,忽然发出干涩的笑声,但明显十分畅快。

  “该!且看苍天饶过谁……”

  井下之声,徐徐道来,满是快意。

第三五七章

国师等侯

  “闭嘴!”

  苏庭恼羞成怒,冲着锁龙井骂了一声,旋即转过头来,说道:“前辈无须客气,下次若是这老王八还不安分,大可传讯于我,无论天涯海角,苏某人都来镇压蛟龙。”

  人仙闻言,施礼称谢。

  而井下声音愈发冷冽,森然道:“小子,本尊记住你了,日后待本尊得脱生天,你若还没有被人杀死,那么就一定会被本尊剥皮抽筋!”

  苏庭冷笑了声,道:“等你出来,都猴年马月了,到那个时候,看谁抽谁的筋……我这八纹神弓,正好换一条龙筋。”

  小精灵说道:“它不是蛟龙么?”

  苏庭撇嘴道:“它就是个乌龟王八。”

  井下沉寂无声,兴许是说过狠话之后,暗恨在心,无须多言。也或许,它是觉得说不过这个少年,干脆便不接话了。

  苏庭哼了一声,凑近井边,又骂了两声,才稍微瞥了那人仙一眼,把小精灵放在胸前,传声道:“何人夺了仙宝?莫非是仙家出手了?”

  小精灵微微摇头,悄声道:“是司天监的国师来了,但他夺了仙宝之后,便放我离开,说在明源道观以北三百六十里处的地方等你。”

  苏庭嘿然道:“这个国师,早不来灭天岭老人,等我完工了之后,他才来抢夺战利品,忒不要脸……而且他要找我,还要我去见他?”

  小精灵轻声道:“他临去前看了明源道观一眼,好像是有些忌惮。”

  苏庭眉头一挑,心中盘算,国师忌惮的是明源道观,还是明源道观的祖师,又或者是先前妖龙发威,令人生畏。

  国师携仙宝而去,且留下话来,在北边等侯于他,苏庭倒也不必躲避。

  就算没有仙宝,单凭国师的身份,就由不得他苏某人不过去,除非修成仙家,或者立即离开大周境内,不受司天监的限制,那么苏庭也就可以不必过多理会这位国师了。

  但苏庭自觉,修成仙道,为时尚早,而如今自己还要在这一带混的,也就只好去了。

  更何况,仙宝之重,着实也不可轻视。

  这一去若能把仙宝收来,自是最好。

  ——

  苏庭辞别了明源道观,跟长临老道以及刘溪云,都道了个别,才下山去,沿着北边,腾云驾雾而行。

  “自己腾云驾雾的感觉,还颇是爽快,比起运用风珠,还是不一样的。”

  苏庭啧啧称奇,颇是满足,感受着操纵风云的快意。

  小精灵抱着风珠,表示不屑,道:“自己会飞了,就嫌弃这宝贝了,我从娘胎出来就会飞了,可没嫌弃过它。你这鼠目寸光的家伙,我这风珠可有大用了,等我钻研出来,能把你这大牛道人都吹上三十三重天。”

  苏庭摸了摸脸,看向北边,说道:“你猜国师为什么要找我?”

  小精灵抬头看了他一眼,道:“还用得着猜?那个天岭老人拼死跟司天监争夺仙酒,而司天监死伤惨重,结果仙酒被你夺了,你猜国师会不会把你的血给抽出来,重新装回去酿酒?”

  苏庭闻言,身子微冷,迟疑道:“不至于吧?好歹我也是元丰山的长老……”

  可想起近来仙酒闹得沸沸扬扬的风波,以及仙酒之中的效用,还有仙酒之后,牵扯到的道祖与天帝,顿时让苏庭有些拿不定主意。

  也许国师怒从心头起,恶向胆边生,蒙蔽了理智,真动手了怎么办?

  苏庭心中惴惴不安,扪心自问,自己虽有本事,但要击败当朝的国师,这位身具气运,且道行在八重天巅峰,斗法本领更是堪比人仙的守正道门弟子,着实不是易事。

  “要不然用五行甲,借幻化之术去见他?”

  “不过这家伙可狡猾了,怕是瞒不过他。”

  “要不然我还是找明源道观这位人仙,跟我一块儿去,当个伴儿?”

  苏庭停在半空,心中思索,神色变幻不定。

  然而小精灵似乎也想起一事,低声道:“对了,你还记不记得上次咱们打的赌?”

  苏庭被她打断思绪,恼怒道:“什么时候打赌了?”

  小精灵比了个手势,提醒道:“就是刚从黎山出来的时候。”

  苏庭忙是摇头,道:“我记不得了。”

  小精灵再次提醒道:“关于仙酒的?”

  苏庭茫然道:“有这个赌约么?”

  小精灵点头道:“当时你说过的,如果被夺的是仙酒,那么以后我就是主人了,你就是我的牛了。”

  苏庭摸着下巴,思索道:“你说国师这次会不会请咱们吃宴席呢?毕竟我也是杀掉了天岭老人,司天监的要犯,我还给司天监那道士留了个全尸。”

  ——

  明源道观以北,三百六十里处。

  这里有座城池,不算繁荣,但也算周边数十里最热闹的地方,周边乡镇的百姓,都要来此赶集。

  而城中有座道观,十分灵验,香火鼎盛。

  但这一日,道观中迎来了个道士,却让观中的主事人,毕恭毕敬,紧张之余,更是激动。

  道观中的普通道士,都不大知晓,但那些勉强修行入门的道士,却是隐约明白了什么。

  道观的主事人,已在司天监记了名册,算是司天监的人物。

  而先前来的这位,气态非凡,昂然沉凝,不是俗类,必定是司天监来的大人物。

  但除却主事之人外,其他人却不知道,这位不单是司天监之中的大人物,更是当朝的国师,百姓眼中的神仙,就连市井之间,凡夫俗子,都听过国师的名声。

  “国师此来,可有要事?”

  “你不必过于紧张,本座此来,只是等候一位道友前来,他大约今日就到。此人道行不浅,架子也一样不小,你们不要怠慢。”

  “是,弟子这就吩咐下去。”

  ——

  城中街道。

  苏庭缓缓走来,四处打量,微微点头。

  此处虽然不比京城繁华,但却要胜过了落越郡。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