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29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29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  但苏庭心知肚明,这一切绝不会如此平淡。

  眼下的平静,反而像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。

  只不过在宁静之中,还有一点小波澜。

  那就是在松老给表姐正名了之后,如今的苏悦颦,声名极佳,清除了邪气之后,她便是纯粹的心性善良,能聚敛福气,能兴旺本家。

  这样一位奇女子,倒是引来了不少风波,光是上门说媒的,便显得十分热闹。

  只不过无一例外,全让苏庭轰了出去。

  在这样的日子里,又过了两天。

  让他有些意外的是,在这一天,青平前来,传他前往神庙,去见松老。

  “松老倒也真是沉得住气。”

  得知青平来意,苏庭嘿然一笑。

  前些天他陷入牢狱,而那捕快杀了王家公子,事情都已传得沸沸扬扬。

  以松老的能耐,没理由不知此事,再以松老的见识,也没理由猜测不到,这是他运用五行甲杀人的真相。

  但松老至今没有传召,直到今日。

  这松老显得如此沉稳,倒是让苏庭十分意外。

  “松老本以为你会前往神庙拜见,没想到你比他老人家沉得住气,竟然窝在家里这么些天。”

  青平无奈说道:“我也就只能再跑一趟。”

  苏庭嘿然一笑,心中暗道,前生我可是资深宅男,两三个月不出门,都是常事。虽然这个世道没有了科技,但却有了修行,替代了那其中的乐趣。

  以他的性子,在深山闭关数十上百年,自然是匪夷所思的。

  但这十天半月,足不出户,静心修行,能够感受着道行不断进益,乐在其中,他却还嫌时间太短了。

  常人或许修行上,会遇上瓶颈,但他则是不同。

  修行不断,进益不断,堪称一日千里。

  道行每增进一点,便代表着他距离得道成仙,长生不老,又进了一步。

  这其中乐趣,着实难言。

  苏庭收了心思,看向青平,笑道:“我本是以为,松老见我在他神庙护持范围之内,用法杀人,如同罔顾法纪,他老人家必然会认为我是忽略了他曾经的告诫,会曾惩治于我。”

  顿了一下,才见他满是感慨地道:“到了今日,看来他老人家是知晓我的苦衷,果然是知我者,松老也。”

  青平看着他这副无赖模样,愈发无奈。

  眼前这个满面嬉笑的少年,当真无法跟他心中那个修道奇才的形象重合在一起。

  不足半月,修炼入门。

  仅过月余,能使道法。

  如此进境,在修行数年才堪堪入门的青平眼中,便真是无法望其项背的修道奇才。

  只是苏庭一贯的形象,全然没有青平心目中那些惊才绝艳,天赋绝顶的修道奇才,所应有的半点气质。

  什么高傲、什么冰冷、什么桀骜、什么淡漠、什么出尘脱俗,这些天纵奇才所该有的个性,似乎都跟他苏庭这人,扯不上任何关系。

  “真不知道你这人,是怎么在这一条路上,走得如此顺畅的。”

  青平叹了一声,想起自己苦修不缀,却不如对方修行月余,一时间不免有些失落。

  苏庭笑了几声,拍了拍他的肩膀,说道:“兄弟,这就是天赋,这就是机遇,羡慕不来的……不过兄弟我也有诀窍。”

  青平听他前半句,本是脸黑成炭,但听他后半句,不禁问道:“什么诀窍?”

  苏庭悠悠说道:“你不觉得我这是赤子之心么?心如顽童,心如明镜,所谓照见真我,本性不改,才能修行一路顺畅,你说有道理么?”

  青平闻言,沉吟点头,似乎颇有道理。

  但片刻之后,他细品之下,便察觉苏庭言语之中充满戏谑,嘴角抽搐,不禁斜了他一眼,叹道:“认识了你这家伙,真是人生一大不幸。”

  苏庭哈哈大笑,说道:“走罢,咱们去见松老。”

  青平就要起身,又听苏庭咕哝道:“不过你得等会儿。”

  青平叹了一声,道:“你又要干什么?”

  苏庭收起嬉笑之态,认真道:“我得稍微布置一下,避免有心之人,趁机闯我苏家。”

  青平闻言,顿时点头。

  作为神庙的眼目,青平对于落越郡的消息,可谓是风吹草动,无不知晓,他对于苏庭的处境,算是较为清楚。

  眼下苏庭树敌已是不少,且都是落越郡颇有名望的家族,着实需要谨慎一些。

第三十章

松老的告诫

  神庙。

  苏庭一路行来,闻着燃香点烛的味道,似乎感受到了昨日鼎盛热闹的人气,到了今日,仿佛犹有留存。

  昨日正是过节,香火鼎盛,落越郡当中,朝拜雷神天尊的信众,数量颇多。

  这里虽是一座小庙,可人来人往,却也是络绎不绝,十分热闹。

  到了今日,松老才有闲暇,才让青平前去请来苏庭。

  随着青平,入庙中,过院落。

  前方便见松老,在刚刚修缮完毕的池子边上,正清扫落叶。

  见苏庭前来,松老这才停下,抬起头来,说道:“短短数日光景,便已树敌不少,皆为落越郡有名望族,你也真是本事不小。”

  苏庭闻言,露出灿烂笑意,却无半点惧色。

  虽说这几家大族,都算是庞然大物,但也仅是对常人而言。

  他现下修行有成,真气凝就,并有五行甲这等法宝在身,自是底气十足。

  若没有五行甲,仅凭身上只能舒缓己身,用以延年益寿的真气,或许还要谨慎几分。但有了五行甲这等宝物,且得以施法出来,便已是拥有了法术神通的人物,已再非是常人可比,可谓是底气十足。

  尽管得罪的都是各家名门望族,可苏庭倒也没有什么畏惧之心。

  松老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你这样的心态,便有些被力量迷失了本性的苗头了。”

  苏庭闻言,微微一笑,施礼道:“晚辈已非是常人,底蕴在身,这几家均是俗世之家,自是无须畏惧。我已有能耐与之抗衡,若是还有畏惧之心,这样怯弱的心性,在修行路上,怎能走得长远?”

  说着,他看向松老,认真道:“只是,善恶正邪,对错是非,晚辈自问看得明白,只要紧守这点,便不会迷失本性。”

  “倒有几分道理。”松老这般说来,将扫帚放在一旁,看了过来,道:“只不过,也不能盲目自大。”

  说着,松老又道:“这些日子,你招惹了王家,又得罪了唐家,暗地里还有个更为庞大的孙家,就算是老夫这样的道行,身在你的处境,也是颇为棘手的。而你道行还浅薄,凡事需要小心谨慎才是。”

  虽说松老乃是修行之辈,也已能施法,本领非凡。

  但人在尘世,没有强大到足以超脱人间的境地,没有强大到足以蔑视世间的本领,便要顾忌尘世间的各方势力。

  哪怕松老,也不例外。

  苏庭心中凛然,低声道:“松老之言,晚辈铭记。”

  松老略微点头,说道:“你跟唐家,不算仇怨,所以我让方庆给唐家的生意,稍作阻拦,卡下了几桩跟外地来往的交易。在这几日间,那唐家公子也就把你忘在脑后了。”

  “至于王家,那王老爷死了独子,绝了后人,几乎疯癫,正在向衙门施压,要尽快处决捕快赵沃,并惩处当夜巡夜的捕快。”

  “赵沃劈杀王家公子,现场物证齐全,人证皆在,无有反驳余地,他死罪难免,但该走的程序,总不能免。方庆是个识趣的,主动替你拖慢了一下,跟那位王老爷周旋了几天,王家因此恼怒,正在想方设法让方庆尽快处理此事,暂时顾不上你。”

  “这几天里,你可以安心修行,也算是方庆给你一个情面了。”

  听着松老徐徐说来,苏庭这才恍然,难怪这些时日,总等不到事情,风平浪静,原来是有人替自己暂时拦了一拦。

  看来这位在落越郡百姓眼里,堪称英明神武的方大人,着实对于修行之士,有着难言的敬意。

  ……

  “方庆此人,早年不信鬼神,经老夫指点之后,对于修行之道,笃信无疑。”

  松老淡淡道:“他信风水,信运势,便也礼敬神佛,有意结交我辈中人,有此举动,老夫也不意外。”

  苏庭闻言,一时竟有些错愕。

  松老摆了摆手,道:“不谈方庆,倒是你这小子,在修道入门不久,便胆敢强行施法,运用五行甲去杀人,倒也真有你的胆色。”

  苏庭微笑道:“人来犯我,我总不能坐以待毙吧?”

  松老点头道:“我辈中人,不可主动杀戮,不可肆意妄为,但也不能任凡人欺凌,你此举反击,并无过错。只不过,你道行浅薄,敢用此法,怕是耗了一缕真气,又耗了一缕心血,对罢?”

  苏庭施了一礼,道:“松老果真是慧眼如炬。”

  松老对他的马屁完全不予理会,只是淡淡道:“你得了五行甲,获得了机缘,才可以及早踏破修行的门槛,凝成少许真气,已是侥天之幸,但那也只是五行甲给你的机缘,助你踏破门槛罢了。余下的修行,不是易事,一步一步,如履薄冰。你为了应付凡尘之事,不惜耗去一缕真气,不惜耗去一缕心血,值得么?”

  苏庭闻言,便知松老有所误会。

  松老怕是以为,他修成真气,乃是五行甲直接赐予的机缘,助他踏入此门。

  但实际上,苏庭虽然得了许多助益,得了传承功法,可在修行的道路上,那也是一步一修行,经过静思,幻化气感,再化虚为实,凝就真气的。

  这一步一步,都算是根底扎实,乃是苦修而来。

  只不过因他天赋甚高,才显得较为简单了些。

  松老显然是没有想到自己天赋如此非凡,所以推到了五行甲的机缘身上。

  由此可见,自己这一身天赋,果真是强悍到了松老都难以想象的范畴。

  苏庭这般想来,不禁对自己赞了一声。

  “苏庭?”

  松老发现自己适才开口询问之后,苏庭便怔怔出神,不禁呼唤两声,才把这神游天外的少年叫了回来。

  苏庭醒悟过来,咳了两声,笑得十分灿烂。

  松老只觉莫名其妙,摇了摇头,说道:“本以为你失了一缕真气,又要变成凡人,缺了一缕心血,又要身虚体弱。却没想到,今日看来,你反而比前日所见时,气态犹盛,看来五行甲当中给你的机缘,却不止一缕真气。”

  苏庭不知如何回话,只低声应是,算是应和了松老所言。

  松老略微点头,只是难免感慨,道:“五行甲,不愧是五行甲,世代相传,果然不凡。”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