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289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289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  苏庭收了神甲,收了飞刀,收了五行甲,暗道:“还是不要冒险的好……毕竟这老头本领太高,而且狡猾狡诈。”

  ——

  阵外。

  天岭老人感受到杀机,又察觉是苏庭气机,顿时醒来,倏忽看去,正要出手之时,便见苏庭转身逃回了仙阵之内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

  天岭老人一时茫然,颇是无言。

  为何苏庭胆敢逃出阵外?

  为何苏庭似乎准备死战?

  但既然如此,又为何见得自己,转身就跑?

  他十分纳闷,却更发觉一处异常,蓦地一震,眉头紧皱。

  何以先前苏庭准备踏出仙阵时,他没有察觉到任何征兆,直到苏庭出了仙阵,才真正想要出手?

  莫非期间恍惚了一下?

  再想起之前数日,心中焦躁不安,顿时更是大惊。

  “怎么会这样?”

  他看着仙宝,更是一怔。

  近些时日,他一直在为仙宝积蓄法力,准备轰破阵法。

  但仙宝积蓄之力,似乎没有增加多少?

  莫非这两日间,睡着了不成?

  在他印象中,自己根本不曾睡着,为何如此?

  他心中忽地产生了难言的惊恐。

  ——

  阵内。

  苏庭看着外头天岭老人的模样,心中微凛,暗道:“这老头的模样,莫不是发觉了端倪?”

  这钉头七箭书,杀人于无形,就算是仙家之辈,中了此术,先是焦躁,后是昏睡,但实际上,本身是察觉不到端倪的,除非有人提醒。

  但天岭老人在此,无人提醒,怎会发觉?

  “对了,他在积蓄那仙宝的气力。”

  苏庭摸着下巴,暗道:“这厮的仙宝,内中法力必然要逐渐增厚,可他近两日来,都在昏睡,便没有增长……莫非他依靠这个,发现了端倪?”

  想到这里,苏庭微微皱眉,但思索片刻,终究没有理会。

  “发现了又怎样?”

  “除非有仙人替你打破阵法,夺取箭书,不然,必死无疑。”

第三五零章

火候圆满!

  翌日。

  清晨。

  苏庭仗剑施法,步罡踏斗,书符结印,又是完成一早的功课,便跃下台来,收了物事,留下小白蛇看守。

  想了想,事到尾声,避免差错,终究还是把五行甲留下,化作一尊天兵,镇守于此。

  但这尊天兵,比以往不同。

  在苏庭踏破五重天之后,便可以操纵周边的大势,而在踏破六重天之后,腾云驾雾,却也对于风雨雷电,有了更深一层的感悟。

  因此他这一尊天兵,并不是以土石凝成,而是以雷霆化生,并且凝实无比,仿佛又在身外凝成了一尊雷光铠甲。

  “撒豆成兵?”

  中年道士眸光一凝,露出异样的神态。

  近两日来,他也在守护箭书,也看着苏庭施法的场面,但却看不出什么玄机……反倒是这尊天兵,让他发觉十分古怪。

  明源道观,源远流长,但创派祖师,承的是正仙道一脉。

  这撒豆成兵,赫然便是正仙道的不传之秘。

  但这苏庭,如何懂得正仙道的不传之秘?

  他眸光闪烁,想起了苏庭能够从天岭老人手下逃生,想起了苏庭可以斩灭妖仙印记,再想起如今苏庭信誓旦旦要诛杀天岭老人。

  这确实不是一般修行人可以办得到的。

  “实则是出自于正仙道的弟子?”

  中年道士心中念道:“莫非又是一个小仙翁?”

  他心中虽有万般思绪,但却终究没有开口。

  倒是苏庭,与他打了个招呼,便又下山饮酒去了。

  ——

  “咦?”

  到了山下,苏庭眉宇一挑,露出异色。

  小精灵探出头来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  苏庭低声道:“天岭老人不见了。”

  小精灵不以为然,道:“换作是我,天天看你喝酒,不气死才怪……铁定是换了个方向堵后门去了。”

  苏庭摸着下巴,道:“你说得有道理,但我怀疑他是逃走了。”

  小精灵讶异道:“逃走了?”

  苏庭点头道:“他之前大约从仙宝的痕迹上,察觉出自己状态不对,所以藏起来了……当然,这家伙对我杀机极重,真要说就此逃离,不敢临近此地,也不见得。”

  说着,苏庭思索道:“他大约还在附近,但没有现身,想要等我出去,将我打杀当场。”

  小精灵纳闷道:“你既然这么怀疑,那么现在出去,引他出来不就成了?”

  苏庭呵呵笑道:“要不然你扮成我,出去引他出来?”

  小精灵顿时便不说话了。

  苏庭低声道:“这家伙大约是察觉自己状态不佳,生怕被明源道观的真人,趁虚而入,打杀当场,所以藏起来了。但不要紧,无论他藏在哪里,只要时候到了,他也躲不过这一劫,但是……”

  小精灵问道:“但是什么?”

  苏庭沉吟道:“但是他死了之后,万一仙宝让人家给捡了,我岂不是亏大了?”

  ——

  明源道观以北三十里处。

  天岭老人在明源道观的大阵之外,又布下了一座大阵,遮掩天机,隔绝内外,正是因此,司天监至今查不到他的踪迹,至今没能接到苏庭与明源道观的消息。

  加上仙酒非凡,无法测算。

  因此他才能封住明源道观多日。

  但现在情况有变,他只好退了出来。

  这三十里处,正是他自己布下的阵法边缘所在。

  他寻了一处山洞,藏身其中,积蓄仙宝之余,更开始炼丹,准备服下丹药,解去自身厄难。

  但未有想到,他每每开炉,都会出错。

  再联想此前的异状,他大约明白了什么。

  “时醒时睡,偶尔失神。”

  天岭老人握紧了手掌,低声道:“难怪我仙宝积蓄,总是断断续续,而这炼丹之道,我偶尔昏睡停下,火候自然便过了,材料自然也毁了,丹药根本无法炼成。”

  他心中升起一股难言的恐惧,暗自想道:“明源道观毕竟是仙家道派,尽管已经没落,不如鼎盛之时,没有高人可以正面将我打杀,但却难免有什么玄妙法术,可以咒杀于我。”

  想起此前跟那两位长老争斗,被刮去一块皮肉,并未落地,便被收走,当时未有在意,如今想来,那岂非就是咒杀的源头?

  天岭老人神色异样,微微咬牙。

  仙酒有失,如今更是有性命之危。

  一切都源自于那个苏庭。

  “这咒杀之术,不知有何限制?”

  天岭老人心中盘算,暗自念道:“若是我离开此处,到了极为遥远的地界,是否可以避过冥冥之中的联系,避过对方咒杀的法门?”

  他心中念头许多,但越是想来,越是愤怒。

  堂堂仙宗,不敢正面争斗,却搅弄这些阴诡方术。

  如今他已无法自救,但他也知晓,如今司天监必然查知了盗取仙酒的人物,想要离开此处,去寻那些位老友相救,却也不易。

  更何况,那些个老友,未必能够救下自己。

  毕竟自己临近人仙,也在不知不觉之间,中了此术。

  若不是仙宝的异常,甚至还不知晓自家的状态。

  “该怎么办?”

  天岭老人终于有一种死到临头的惊惶。

  ——

  明源道观之中。

  尽管天岭老人不知所踪,但苏庭也仍然出于谨慎,没有离开明源道观。

  这些时日来,他没有懈怠,每日三拜,未有间断,而余下时候,则在安心修行。

  毕竟借助仙酒,踏破了六重天,尽管没有什么弊端,但毕竟不是一步一个脚印修行上来的,故而便要梳理一番,才能真正站得稳固。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