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271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271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  得见此景,如同观道。

  得以观道,即可悟道。

  ——

  “修道修道,修的是道法,是道行。”

  苏庭心中想道:“然而,神通法术,则是护道之法,也不可免……但本末不可倒置,凡事须得认清?”

  他眸光闪烁,语气极重,神色也是少见的肃然。

  小精灵静静看着月下的场景,眼神朦胧,恍惚如梦。

  小白蛇儿似是有所领悟,眼神渐渐黯淡,气息渐渐收敛,如同进入了冬眠一般。

  夜风吹拂。

  树梢摇曳,草丛低伏。

  而那人身上的衣衫,似乎也被吹动。

  便连猿猴身外的毛发,亦是随风吹动。

  眼前的场景,似是发生在眼前,没有半点虚幻之意。

  月色朦胧,虚实难辨。

  “这……”

  苏庭几乎禁不住想要上前,与之交谈。

  然而就在这时。

  夜风吹拂,天空上的云层,随风飘动,恰好遮住月亮。

  月光尽消,光芒黯淡。

  这夜里变得阴暗。

  眼前的场景,尽数消失不见,只有藤蔓,杂草,碎石。

  不见岩石,不见空地,不见人影,不见猿猴。

  先前的一切,全都不见了。

  适才的场景,如同恍惚之间的错觉。

  苏庭蓦地一震。

  小精灵回过神来,看向了苏庭。

  苏庭与她对视一眼,俱都看到了对方眼中残留的惊色。

  夜风仍然在吹,云层仍在移动。

  云层移开,月亮再现。

  月光再度洒下。

  但先前的场景,已是没有再现。

  “不是错觉。”

  苏庭闭着眼睛,道:“这一番讲道,沉入我心,不可抹除。今次这一番遭遇,还有更深一层的领悟,日后随着我道行再高,必能再有获益。”

  他倏地睁开眼睛,眼神之中的意味,极为复杂,极为难言。

  “那是什么场景?”

  小精灵语气有些低落,道:“那个人看不清面貌,但我觉得他很亲切。”

  小白蛇儿随之点头,同样觉得十分亲切。

  苏庭也点了点头,沉吟着道:“那蹲坐听讲的猿猴,双眸如金,浑身黑毛,顶生白发,双臂极长,耳垂亦是垂落,只怕就是所谓的山魈……也就是传说之中的雷部正神,雷部总兵使者,我那位名义上的便宜师父。”

  他顿了一下,语气极重,道:“从山神的话,可以推测得到,山魈修行之初,跟随的修行人,乃是成道之前的道祖……”

  小精灵抬起头来,道:“你的意思是,先前那看不清面貌的人,就是当世唯一的祖师?”

  苏庭徐徐吐出口气,道:“是!”

  以苏庭前生的看法,大约是周边的地势,有一种特别的磁场,加上月光的照射,形成了一种留影。

  在特定的条件下,这种影像就会绽放出来。

  但是以修道人的看法来说。

  这是道祖昔年讲道,其痕迹便烙印在天地之间,形成了万古不灭的道韵,机缘巧合之时,方是展现出来。

  “道祖……”

  “先前讲道之时,只怕尚未成道。”

  “而成道之后,其本身即是大道!”

  苏庭眸光闪烁,低语道:“我等修道,而仙家之辈,已然得道,可当世的祖师,则已成道!”

  世人还在求道。

  我等正在修道。

  仙家已然得道。

  祖师则证就了大道!

  众生观之如观道!

  “见得此人,如见大道!”

  “今日得以观道,方可悟道!”

  “山神赐下的,是一桩惊天动地的机缘。”

  苏庭深吸口气,心中之激动,无以复加。

  而小精灵的眼神之中,则是充满了茫然。

第三二八章

仙酒被夺!

  众生观之如观道!

  今日得见道祖,如见大道。

  对于苏庭而言,这桩机缘几乎胜过了黎山之中所获的益处。

  这不是一时对于道行的提升,这是一世对于修行的影响。

  “山神命我等徒步而行,果然是有深意。”

  苏庭暗道:“我若轻慢山神,不依他的指点,便错过了这一桩机缘,当真是险之又险……好在苏某人向来敬重师长,谦逊待人,不敢轻慢,不敢自负。”

  他已然断定,这次山神授意,便是要让他得见祖师讲道的场景,给他一场机缘。

  此次得以观道,着实令他心中十分欢喜。

  但他却也并不知道,山神本身对于这个场面,也是意想不到。

  山神只是偶然察觉黎山周边,有烙印于天地之中的印记,但却须得机缘,才能显化……如今苏庭具有雷部总兵使者的传承,而那神胎也具有非凡的气息,都与道祖或多或少,有着几分关联,便想要尝试一番,苏庭能否引出这场机缘。

  如今机缘果然现世。

  苏庭得益。

  小精灵得益。

  小白蛇也得益。

  就连黎山的这位山神,也获益不浅。

  甚至是周边的野兔灰鼠之流,得见此景,也有成精之望,或许如今还是朦胧,日后如若得以修行,认知清晰,明朗诸事,再忆今日场面,必是获益更多。

  ——

  此时此刻。

  司天监中。

  国师已然归来,只是受伤颇重,仍是显得气血亏虚,十分虚弱。

  司天监的诸位阳神真人,俱都为之心惊。

  国师来自于守正道门,师承于当世地仙,所学之法乃门中至高典籍,传自于八百年前超脱三界的太上道祖……论起同等境界之中,国师向来凶悍,至今未逢败迹,曾与半仙斗法,毫发无损,且伤及对方,占得上风。

  也即是说,寻常人仙,都未必能胜国师。

  可如今国师竟是被人重创?

  对方不是仙家,也是半仙之辈。

  拥有这样的本事,必然是所学所识,都不低于国师,再加上境界高了一层,故而才压住了国师。

  “此次仙酒,竟然引动了这样的风雨?”

  “看来各方的大宗派,甚至于道祖遗留的道统,也并非平静而视,终究有半仙级数的人物,也随之出手了。”

  “毕竟仙酒来历过于不凡,倒也是在意料之中。”

  “只是国师的伤势……”

  司天监之中的修行人,有些是招揽而来的散学修士,有些则是各方宗派的高人,但真正高位之上的,多是守正道门的长老,以及司天监历代前人所招收的弟子,也算自成一脉。

  在司天监的修行人眼中,国师几乎无所不能。

  然而如今国师受挫,仙酒被夺,着实令人感到惊骇。

  “你们不必担忧,我还死不了。”

  国师微微摆手,目光沉凝,道:“传出消息,仙酒被人仙所夺,我与中官正,俱都身受重创。”

  众人闻言,面面相觑。

  只有中官正,心中隐约明白什么。

  这时,有一位真人,低声说道:“此事应该压下,暗中搜寻仙酒才是。”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