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27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27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  王员外怒喝道:“孙家的混账,全都是你的事,没事让我儿子给你办事作甚么?”

  房里传来无数破碎的声音,令人心中惶然难安。

  过了不知多久,才安静下来。

  安静了约有小半个时辰。

  王家的人,不敢去触霉头,但老爷太久没有动静,却又惊惧,终于还是有人前去敲门。

  然而,还未敲门,便听王员外低沉着声音道:“苏庭?苏家?苏家女子?”

  旋即又沉默了下来。

  又过了片刻。

  “好好好,你既然是想要得到这个苏家姑娘,才被人半途害了性命,那么爹就让这苏家的姑娘过门,送她上路,给你配个冥婚,为你凑个伴。”

  “苏庭?你的小舅子?近些时日跟你玩得来,那就一起去陪你作伴好了!”

  “孙家……混账玩意儿!”

第二十七章

苏先生

  牢狱之中,阴暗潮湿。

  一夜光景,转瞬过去。

  苏庭盘膝而坐,未曾动弹分毫。

  但他并无肢体僵硬,血气不畅的症状。

  尽管昨夜消去了一缕真气,尽管昨夜耗去了一缕心血,尽管昨夜身在这煞气凝结的牢狱之中,但他的气色,似乎比昨日更好。

  他睁开眼睛,眼中闪过寒芒,露出沉吟之色,暗自思忖。

  “我苏庭两世为人,魂魄融合,论精神强盛,自然不是常人可比。此外,又曾斩下一缕上人阴神,补益神魂,更有优异之处。而在识海之中,藏有陆压道君传承,凝作一个葫芦,结成斩仙飞刀,能护我万邪不侵。”

  “至于肉身,我修行雷霆仙法,至阳至刚,霸烈无匹,煞气入体之后,全数炼化,一夜下来,道行不减反增。”

  他修行进益,颇为惊人,尽管修行不久,但已练得三缕真气。

  昨夜耗去一缕,却在这牢狱之中,借助煞气修行,运用雷法炼化,竟然又修成三缕真气,与之前相合,足有五道之多。

  “传闻十三缕真气凝成,就算是这个境界的巅峰,而我五缕真气在身,已经走过了小半。”

  苏庭这般念着,忽然有些遗憾,暗道:“牢狱对于修道人而言,乃是折损道行的禁地,然而对我这雷法传承之辈而言,却是一座灵韵之地。只是,这牢狱之中的煞气,乃是多年囚禁犯人积累下来的阴邪之气,已被我炼化一空,今后也不知多久才能恢复。”

  煞气尽损,牢狱皆空,不再利于修行,苏庭不免略显失落,只是倒也没有多么惋惜。

  毕竟他家中还有姐姐,总不能一直待在牢狱之中,不断潜修罢?

  这般想着,苏庭起身来,左右活动了下筋骨。

  其实他真气在身,气血流畅,自然不会郁结,但久坐之后,偶尔动弹几下,也不是坏事。

  “我昨夜耗费心血,又身在这阴暗潮湿的煞气之所,换作常人,本该身体虚弱,甚至大病一场,但我真气护体,倒是依然精气神足。”

  苏庭一番活动,敲了敲牢门,微微闭目,暗中盘算:“按道理说,事情该传开了,那位方大人,多半也要来放我了。”

  才这般想着,便听脚步声匆匆而来。

  方庆疾步而至,面露敬畏,躬身道:“苏先生久等了。”

  “不久,不久。”

  苏庭的面上,露出了几分灿烂的笑容。

  ……

  “玉佩失窃一事,已经查实,与苏先生全无干系。”方庆顿了一下,强调着道:“证据确凿,按照律法,也不该继续关着先生了。”

  “如此甚好,总要证明了清白,才能出这牢房。”苏庭似笑非笑,道:“否则不明不白,又破了规矩,怎么是好?”

  “先生所言极是。”方庆这般说了一句,便有些欲言又止,但终究还是想通了什么,叹了声,道:“昨夜之事,可与先生有关?”

  “昨夜之事?”苏庭微微一笑,道:“昨夜苏某在这牢房之中,住了一夜,牢房中阴暗潮湿,让我只觉腰酸背痛,至于外界之事,又与我何干?再者说,我在这里,外界之事,无人告知,我又怎么知晓?大人这一番话,倒真是教人摸不着头脑。”

  方庆看了一眼,只见这个貌似稚嫩的少年,愈发显得深不可测,只低声叹道:“昨夜捕快赵沃,错杀了王家公子。”

  “哦?”苏庭神色淡然,没有半点讶异,显然早已知晓,他懒得掩饰,只悠悠说道:“善恶有报,理所应当。”

  方庆心中凛然,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开口,只是想起苏庭身在牢狱,却让外头两人自相残杀,当真是教人感到无比惊惧。

  “大人。”苏庭忽然开口。

  “先生请讲。”方庆不敢怠慢。

  “我见这牢狱之中,阴暗潮湿,气候不善,地势不好,住了一夜便有些不适,想来住在这牢中的犯人,常出意外罢?”苏庭问道。

  “这……”方庆闻言,愈发感到骇然,愈发不敢怠慢,忙是低声道:“地牢之中,不是善地,确实是有许多犯人,在牢中住得久了,或是病症缠身,或是突然暴毙,又或是为之疯癫,哪怕是看守的牢头,也大多是一身风湿病症。”

  顿了一下,方庆叹道:“若是死囚,也便罢了,但这牢里关的,并非全是死囚,时常有些疯癫,甚至有些暴毙,这些都是我的罪过,传到上面,常受斥责。”

  说到这里,方庆露出自嘲之色,道:“本官为此,多次受责不说,甚至因此被人抨击,难以升迁,真是影响了仕途。”

  苏庭闻言,稍有几分讶异。

  大周法纪,对于牢狱中的犯人,竟然也开始重视,不能虐待,不能暴毙,不能出错……在苏庭眼中,这已算是开始重视犯人的人身安危。

  看来大周至今多年,法纪也确实完善不少,并非是一个粗糙不堪,法制残缺的古代封建朝廷。

  这般想着,苏庭略微点头,旋即拍了拍方庆的肩膀,轻声道:“昨夜我已替你做法,消去了牢狱中的邪气,你这次来,也没觉得多么阴冷了罢?”

  “阴冷?”方庆闻言,陡然一怔。

  “接下来几年时候,这样的事情,不会出现了。”苏庭继续说道。

  “多谢先生。”方庆为之大喜,若真是如此,那么他在上头便少了一项为人诟病的话柄,今后仕途愈发顺畅。

  “不必客气,大人待我如宾客,礼仪周全,照顾周到,苏某也不能忘了。”苏庭拍了拍他的肩膀,说道:“此事就此作罢,今后有些什么事情,还要劳烦方大人照看。”

  “苏先生之事,方某自当尽心。”方庆躬身一礼。

  “那便多谢了。”苏庭抬起手,顺手又拍了拍方庆肩膀,对这种长辈提携晚辈的手势,有点恋恋不舍,于是又拍了两下。

  而在不知不觉间,二人已经走到了牢房门口。

  而在前方的几名狱卒,早已呆如木鸡。

  他们看见了什么?

  他们看见了落越郡的方大人,以及一个面貌稚嫩的苏家小公子。

  但这位年过四十,气度不凡,向来严肃刚正的方大人,竟是满面赔笑,身子略低,姿态放得极为恭敬。

  而那个年岁似乎不足十六的少年,却是笑意吟吟,谈笑自若,时不时伸手,朝着方大人肩膀上拍上两下,仿佛长辈照拂后辈一般。

  这未免太匪夷所思了些!

  两人的身份,两人的年纪,两人的辈分,似乎在这一刻,颠倒了过来。

  “头儿,咱们这是眼花了?”

  “不,定是喝多了。”

  ……

第二十八章

归家

  苏庭出了牢狱之后,径直往家中去。

  一路走来,半道上见了好些个邻里的三姑六婶,闲汉醉鬼什么的,表面点头问好,背后却有不少闲言碎语落在苏庭敏锐的耳中。

  什么盗窃,什么贼匪,什么不成器之类的话,算是其中较为含蓄的了。

  对于这些闲言碎语,只要不涉及表姐的,苏庭便当作耳边风,全然不予理会。

  一路走来,回到家中,苏庭抬起手来,犹疑良久。

  他知道这次的消息,必定是落在表姐耳中。

  一夜过去,表姐也不知是怎样地担惊受怕。

  说来说去,还是有些考虑不周了。

  看着这扇门,他不禁有些心虚。

  他不怕表姐的怒火,就怕表姐伤心的模样。

  那可是比什么牢狱之灾,都来得教人手足无措。

  考虑许久,正当苏庭要推门之时,忽然便听里边传来了一个苍老而又讪笑的老女人声音。

  “苏家小姑娘,你仔细考虑一下吧。”

  “你家苏小子被人抓了,只有咱们这唐公子能捞他出来,想要救人就得考虑考虑。”

  “老太婆知道,钱家和李家都有人来说过媒了,但哪里比得上咱们唐公子?”

  “钱家虽然有钱有势,但那钱公子是个瘸子,眼睛还瞎了一半。而李家虽然家世清白,李家秀才相貌人品也还不错,可偏偏穷困潦倒,他是没有帮你救出苏小子的本事的。”

  “只有唐公子,家大业大,能够跟孙家说情,让人家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,再让县衙网开一面。”

  门外,苏庭听了这一番话,不禁为之一怔,神色之间,满是错愕之色。

  然而那媒婆声音没有停歇,仍然是不尽地念叨。

  “苏丫头,你好好考虑,唐公子虽然面貌有些不尽人意,虽然也有了正室,但你家境也就这样,又不是官家小姐,哪里容得你挑挑拣拣?”

  “唐家公子的妾室,要是放出风去,还不知道多少人家愿意嫁过来呢?”

  “你看你隔壁那家,把女儿卖去做了丫鬟,也就二十两纹银。老太婆前天说的那家更是寒酸,嫁个女儿还就得了八两银子的聘礼。”

  “这世道上,穷人命贱,唐公子看得上你,是你的福气。”

  媒婆的声音,穿过木门,落在院外的苏庭耳中。

  苏庭脸色阴沉,一言不发。

  在古代时候,妾室也就是个婢女,甚至比婢女还不如。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