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26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26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  只见书房被人推开,师爷匆匆近前,递过一张薄纸,记述了今夜之事。

  方庆接过薄纸,扫过一眼,怔在当场,半晌无言。

  “大人?”师爷接连呼唤,道:“大人?”

  “没事。”方庆神色复杂,眼神恍惚,放下了手中的薄纸,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,对于苏庭,心中尊敬之余,添了一丝畏惧。

  纸上所述,果如他心中所想。

  巡夜的捕快,杀掉了王家的公子。

  赵沃当场被捉拿下来,立即有人审问,但捕快赵沃神智迷乱,语无伦次,只说是妖怪作祟,根本不足以为实。

  现场勘查,灰尘漫天,却寻不到第三人的痕迹!

  这一道消息,当夜便传了出来。

  “这……”

  方庆看着那张薄纸,神色复杂,沉默许久。

  师爷见他良久未有言语,不禁又唤了一声。

  方庆挥了挥手,道:“你先下去,我要静静。”

  师爷闻言,不敢叨扰,当即退下。

  待师爷离去,方庆才徐徐吐出口气,仿佛吐出心中万分复杂的味道。

  在这一刻,他又不禁想起了当日在牢狱里,苏庭口中说出来的那一句话。

  “话说回来,我今夜被囚禁在此,若是外头发生命案,总不会查到我的头上罢?”

  少年稚嫩的面容,淡然谈笑的语气,那平静悠然的声音,此时此刻,再度显现在眼前。

  然而这一次,却让方庆有了更为直接,更为骇然的感觉。

  苏庭身在牢狱。

  便使赵沃,劈杀了王家公子?

  这是迷惑之术?

  还是鬼神杀人?

  现场灰尘漫天,已遮去了一切痕迹。

  又或者说,在漫天灰尘之下,第三人仍无半点残留痕迹,更是证明了,现场独有赵沃与王家公子。

  若真是苏庭所为,此举堪称杀人于无形!

  这就是能够动用法术神通的修道人?

  这就是修道人那无比玄妙的法术?

  不知过了多久,才见这位大人叹息了声,低语道:“神仙手段,玄妙莫测,真如天谴一般。”

  ……

  袁珪府上。

  这位号称铁面捕头的武夫,看着手下传来的消息,脸色阴沉到了极点。

  怎么这个赵沃,无端端便杀了王家公子?

  其中究竟是有什么缘故?

  他总觉得,其中必有隐情。

  想到“隐情”这一方面,他不禁想到了昨日被王家公子坑害,被赵沃亲自擒拿的那个少年。

  杀人的赵沃,被杀的王公子,都在昨日,与苏庭有着联系。

  如果没有方大人的反常,他断然不会想到苏庭身上。

  但听过方大人的话之后,他便对苏庭这玩弄鬼神邪术的少年,心有不喜,此时此刻,脑海中自然而然便浮现出了那个笑意古怪的少年。

  “修道中人?”

  袁珪低沉道:“这就是他的妖法邪术?”

  在这瞬间,他几乎想要去提审苏庭,逼问一切。

  但他也知晓,苏庭被关在牢狱之中,此事无论如何审查,都查不到苏庭的头上。

  当今大周,数百年传承,法纪完善,凡事定罪,必要证据。若无证据,无异于草菅人命,即便他是官府的捕头,也不能任意妄为。

  此前苏庭入狱一事,便有这般考虑,袁珪隐约觉得另有隐情,但觉得难以查到王家公子陷害于他恶证据,加上事情不大,也就不去细细查证。

  可王公子被杀,涉及命案,而且盗窃小事,在他眼中,则又不同。

  “以邪术杀人,好生歹毒!”

  袁珪心中愤恨,却又不知如何动手。

  此举极可能是那名为苏庭的少年所为,但却未有留下证据,而根据律法,没有“法术”这条,也根本不能以“邪术”定罪,无法治得苏庭之罪。

  这让袁珪心中恼怒到了极点。

  他是习武之人,早年曾跟随过一位朝廷文官。

  这位文官也是儒门出身,不信鬼神,斥责迷信,而袁珪受他影响,也对修道之辈,心有不喜,而在这期间,跟随这位大人办案,也杀过一些为恶的修道之人。

  所谓神仙中人,也不过摆弄些戏法一般的本事,怎敌他一身武艺?

  然而,偏偏当今皇帝,笃信鬼神之说,器重修道之士,致使朝野上下,多有效仿,而道门中人,佛教之辈,多受优待。

  不仅是方庆,就连袁珪的授业恩师,一位内劲大成的高手,也都同样信奉神佛,祈福求寿,对于风水术士,对于江湖道人,向来礼遇。

  到了最后,他这恩师,甚至荒废武艺,弃了家业,寻仙访道。

  正是因此,袁珪这才对修道人,充满了不善。

  “装神弄鬼,撞在我手上,迟早一刀劈了你!”

  袁珪吐出口气,将手中的纸张拍在桌案上。

  纸上记载,周边全无半点痕迹,只有赵沃劈杀王家公子而已。

  但袁珪大约明白,对方若真是运用了邪术,那么抹去痕迹,绝非难事。

  现场周边,满是灰尘,便是遮掩痕迹的手段。

  甚至在动手之时,以鬼神之术,也根本没有痕迹留下。

  袁珪微微咬牙,暗道:“大周法纪,未能监管此类妖人,实则也不完善。”

  ……

  神庙。

  松老手执扫帚,正在清扫灰尘。

  青平便站在身后,讲完了昨夜听闻。

  一时之间,沉寂无声。

  “捕快赵沃,杀了王家公子。”过了片刻,青平继续道:“此事多半与苏庭脱不去干系,但他初入此门,尚未能施法,并且,人在牢狱之中,又怎么能办到这事?”

  “初成真气,可延年益寿,但不可触体,便不可施展法术,只是,天地之间,万千法门,玄妙无尽,总有例外。”松老看了青平一眼,沉声道:“咱们庙中,就传下了这一类法门,能让入门之人,得以勉强施法。”

  “松老将此法教授于他了?”青平讶然道。

  “记载传承册上,我借他观阅,也算是传了他。”松老手上动作顿了一顿,道:“他尚未修成二重天,但毕竟有了一缕真气,怕是依照我给他的方法,施展了五行甲。只不过,施展五行甲的代价,乃是断去他一缕真气,少他一缕心血。”

  “代价如此沉重?”青平闻言,不免心中惊骇,倒吸口气,道:“他初入此门,道行浅薄,怎么敢自损道行?”

  松老回身看了一眼,淡淡道:“老夫也在疑惑,他虽有几分机遇,修道入门,但后面的修行,步步艰难……这少年将他体内一缕真气断去,又伤及自身心血,几日内必然病弱不堪,这般代价,未免有些过大了。”

  顿了一下,松老又道:“按照老夫推测,他体内真气,多半只有一缕。若真是施展开来,耗灭真气,那么,他就只能一介凡人。”

  青平听到这里,心中顿生惋惜。

  但下一刻,他想到了那个自信满满的少年面容,不禁说道:“可以他之前的模样,不像是会用断臂求生这样惨烈的方法,而且,他这样的人,也不至于如此鲁莽激烈。”

  松老微微点头道:“这正是老夫在疑惑的事情。”

  说着,松老似乎想起什么,说道:“你去现场看一看,尽管五行甲幻化之后,只要稍加注意,就不会留下痕迹,但你已有道行,不难看出端倪……你去关押苏庭的牢房周边看看,若我猜测不错,他施展五行甲,是借了土石,那么牢房周边的土石,肯定被五行甲带出去了,尽管五行甲归来,填平土坑,但痕迹必然还在。”

  青平闻言,稍有恍然。

  松老略微挥手,又想起什么,低声笑道:“以方庆那厮的眼色,此事过后,认定了苏庭的本事,他多半要把苏庭放出来了。再过几日,等苏庭来访,他若不来,你再去一趟,把苏庭请过来罢。”

  青平闻言,心中一凛,连忙点头。

  因为他听清了松老所言,用的是“请”字。

  上次他与方庆说过,苏庭是松老请来的,但实际上,松老命他去找苏庭之时,不曾用此敬语。

  这一次,松老亲自开口,以“请”字当头。

  ……

  王家。

  一阵鸡飞狗跳。

  王员外听闻独子被杀,险些一口气没能上来,当场便晕了过去。

  过了半个时辰,大夫才从房里出来。

  而在房中,王员外震怒到了极点的怒吼,不断传出,院中无数下人,战战兢兢,惧怕不已。

  “你们两个混账,护不住主子,要你们何用?”

  “把这两个奴才拖下去,杖杀!”

  “把那个叫做赵沃的捕快,查个彻底,定要他全家陪葬!”

  王家员外歇斯底里,仿佛疯癫了一般。

  就在这时,一个管事,战战兢兢,充满惊惧地禀告道:“老爷,孙家来人了。”

  “孙家的人来了?”

  王员外顿时无声,在房里沉默了许久,然后爆发出一声怒吼。

  “让他们滚!”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