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246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246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  但真要就此退去,却也未免不甘。

  “既然这少年投入河中,不见河神惩戒,那么我也不见得不能入水……”

  秦宗主心中微定,大约认为,只要没有触动神灵便可,当下便随之投入水中。

  ——

  河底之下。

  河神洞府,当下在望。

  苏庭松一口气,借水而遁,来到河神府邸之前,正要上前求助,忽然见得门前一道屏障,以神力化成,威势煌煌,不可触动。

  这是河神亲自布下的屏障,不许外人踏足府邸之内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

  苏庭心中一凛,当即便明白了。

  若河神在此,压根不必布下这守护洞府的屏障。

  如今布下这一道神力,一是守护洞府,二是告知来客,主人不在洞府之内。

  也即是说,河神离开了景秀大河。

  “河神不在?”

  苏庭呆了一下,心中微微一寒。

  “要不要这么坑?”

  “不是说河神性情喜静,在这大河底下,多年不出了么?”

  “怎么我上次来拜访才没多久,河神居然便出门游玩去了?”

  他反应过来,颇有些欲哭无泪之感。

  他看了景秀县方向一眼,心中犹疑。

  河神是否去了景秀县,依附在神像之上,要在众多百姓面前,显露神迹?

  眼下是否要往景秀县方向?

  他才这般想着,上方水流蓦然滚荡,一股杀机透过水流,直指苏庭而来。

  这般气态,显然是秦宗主身入大河,追过来了。

  而秦宗主来自于上方,也隐约是来自于上流,正好阻了苏庭前往景秀县的方向!

  “这家伙居然敢闯神河?”

  “真是好大的胆子。”

  “无冤无仇的,就这么想要杀我?”

  苏庭骂了几声,只好沿着水流,立时遁逃而去,远离这河神洞府。

  他是自觉跟河神有过交集,才敢直接投入河中。

  本以为秦宗主必定是十分忌惮,没想到这厮杀意甚坚,只是在上方迟疑了一瞬,居然也冒着触怒河神的危险,紧追而来。

第二九八章

上至云霄,下至幽冥,誓杀苏庭!

  景秀大河之中。

  两道人影,在水下迅速穿梭。

  便是河中的游鱼,也无法与之相比,瞬息之间,便被那两道人影,一前一后超了过去。

  尽管秦宗主在大河之上,有所迟疑。

  但苏庭在河神洞府之前,也被神力阻了一下,得知河神不在洞府之中,也是耽搁了少许。

  而如今秦宗主入水追杀,速度比之于腾云驾雾,确实是慢了几分。

  “这厮在六重天之境,不知浸淫了多少岁月,才有极高的造诣,但他也只是腾云驾雾,对于这水遁之术,还是差了一筹。”

  苏庭这般比较着,心中暗道:“我当时凝就天意,乃是五行兼备,如今法力转化,亦可为水,在这水中也不受限制,如鱼得水……这位宗主纵然道行高深,但在水中,受到水流的阻力,则是要比在天上,慢了不少。”

  北域的修行法门,与中土道门的修道之法,颇有不同之处,但世间法门,万千不同,再多玄妙,也仍然在道祖划分的九重天境界当中。

  秦宗主未必是凝就法意,但他脱不出这个范畴之外。

  苏庭不知道秦宗主修行的法门,在五行之中,偏向于哪一方,但至少不是五行之中的水。

  所以秦宗主在水中,遭遇了许多阻力。

  只有苏庭,法力转化,这浩荡水流,不仅没有阻拦住他,反而成了他的助力。

  并且,苏庭的风珠,来到了水里,也并非无用。

  风珠水中,依然有大风从中席卷,将水流往后推开。

  苏庭顿时得了助力,而秦宗主又有了另一番阻力。

  “此消彼长,我在水中,要比在天上轻松得多,这厮在水中则要比天上费力得多。”

  苏庭眼前一亮,看出了几分优势所在,心中暗道:“若是只在水中逃遁,我未必耗不过他。”

  苏庭看出了在水中的优势。

  而秦宗主也察觉了他在水中的劣势,心中不禁为之烦躁。

  原本在秦宗主心中,苏庭便是瓮中之鳖,根本无法逃去,但偏偏初得上人境的苏庭,竟然也飞走了。

  腾云驾雾的本事,他也不逊于苏庭,并且也自觉法力浑厚,耗得过苏庭。

  可现在入水之后,他心中颇是忐忑。

  这个苏庭根本不能以常理而论。

  凭借水遁,是否还能耗得过他?

  “要想办法,将他阻拦。”

  秦宗主眸光凛冽,暗道:“他从天上落入水中,得了优势,正是因为求变……本座绝不能再这般僵持下去,也须得求变,变得局面于我有利,将之拦住,与我正面斗法。”

  这般想罢,秦宗主阴神运转,念头万千,一闪而过。

  但还没等他想出应对之策,前方已经有了变故。

  苏庭受阻!

  ——

  “要不要这么坑?”

  苏庭暗暗叫苦,心道:“你个颜老,既然开拓景秀大河的水势,怎么就不能开得好些?”

  景秀大河,并非无穷无尽。

  到了前头,已经分流。

  前方分出一条支流,不知通往何方。

  苏庭也没心思去理会那条支流通往何方,因为他不可能沿着支流游去……只是这支流分了,也就代表主流的水势,弱了一分。

  这对苏庭来说,十分不利。

  而他想得更远的是,前方的主流,是否还会再度分流?

  如果还有其他小河小溪,与这条主河道合流,水势增大,那么对苏庭必是有利。

  但就怕会再度分流,成了小河小溪。

  ——

  “苏庭!”

  秦宗主尾随在后,冷声道:“你这次可是气数尽了。”

  苏庭沿着水流,迅速而去,骂道:“老子气运鼎盛,怎么可能尽了?”

  小精灵忽然想到什么,惊道:“那就糟了,很多人都说盛极而衰的……”

  苏庭黑着脸,直接把它小脑袋儿塞回怀里,一言不发,沿着河流,迅速逃遁。

  这条河流,还是从景秀大河而来的水流,但到了这里,想来也不再是“景秀大河”了。

  至少从“名称”来说,这应该算是另外一条河流了。

  苏庭不知道这条河的名字,但他察觉到,河流前方,似乎越来越窄,越来越小。

  这也就代表,水势渐渐微弱,苏庭借水而遁的速度,也会越来越慢。

  “我勒个去,难道苏某人当真盛极而衰?”

  “照这么下去,前边不会河流到了末梢,直接成了枯干的河道吧?”

  “还是汇入湖泊,甚至一个小池塘儿?”

  “就不能汇入大海么?”

  苏庭咬了咬牙,略有不甘。

  前方河流,越是往前,两岸越是狭小,而水也渐浅,甚至不足一人来深。

  再是这般下去,甚至游在水中,只怕还要撞上水中两侧的石头,擦着水底的淤泥。

  轰地一声!

  苏庭终于是驾驭风珠,腾空而起,借助化虹之术,以腾云驾雾之法而逃。

  因为到了前头,流水不再畅通无阻,远不如在空中腾飞。

  “天要亡你!”

  秦宗主大笑一声,几乎同时,破水而出,腾飞高空。

  他本就想要腾飞起来,从空中追杀,但却又怕遭遇深水区域,以苏庭的诡异之处,极可能在他看不见的情况下,借水远逃,不知所踪。

  正因有此顾忌,秦宗主方是紧随其后,眼下终于是看到了苏庭的末路。

  “天要亡我?”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