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240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240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  东繁僧人吐出口气,低沉道:“比之于京城,也仅是逊色一筹……城中供奉的诸天正神,城外供奉的城隍土地,山河神灵,香火鼎盛,都是颇为灵验,贫僧若是轻易动手,只恐惊动神灵。”

  他这般想着,实则已生退意。

  暮阳城此处,着实不好传他活佛圣僧之名。

  但天下之大,却也不是都如这暮阳城一样。

  尤其是今次,从京城归来,他眼界更广,而且也更是知晓司天监的不凡,想法早已不似以往那般狭隘。

  “此地不通,另寻一处便是。”

  这和尚缓缓起身,金光散尽,佛光渐消,禅音低落,仿若反朴归真。

  而在他身边,妖物护持,鬼物伴随。

  就在这时,忽然一声轻鸣。

  天空之上,一只白色大雕,穿云破雾,又从天空之上,斜斜落下,直指此地。

  东繁僧人微微皱眉,似有些许不喜,但终究不敢发作,而是伸手一探,任由这大雕落在手臂之上。

  “师伯命你前来,有何吩咐?”东繁僧人出声问道。

  “宗主近来伤势渐愈,只是那司天监中官正所使法术,颇为阴损,如附骨之疽,只怕须得宗主踏破阳神境界,方能彻底祛除?”白雕口吐人言,语气生硬,亦是生冷。

  “阳神境界?”东繁僧人目光微凝。

  “不错。”白雕说道:“宗主原本来到中土,只是在闭关之前,再有一番积累,未想出现变故,被中官正的法术所纠缠,难以全心全意去踏破阳神境界。”

  “师伯要小僧如何行事?”

  “你在中土成长,颇为熟悉,又去过京城,接触过司天监,最好可以替宗主寻出一条安全的道路,避过司天监的耳目,回到北方。”

  “这怎么可能?”东繁僧人摇头说道:“师伯阴神造诣已至巅峰,修为已至上人境的极致,触及了阳神的境界,尚且没有寻到归回北方的路径,我才初成五重天的境界,怎么可能寻到这条安全路径?就算我在中土成长,但也并非无所不知,至于司天监,高深莫测,岂是小僧参与过一次盛会,便能摸清底细的?”

  “这便仅剩下最后一步了。”

  “师伯还有什么计算?”

  “司天监把宗主列入了追杀的行列,但你却还是大周境内的年轻一辈修行人,而且参与过盛会,就算司天监查实了你曾经的罪恶,但碍于影响,也不会轻易杀你。”

  “宗主是要我去往北方?”

  “不错,修行人游历天下,增长见识阅历,自是天经地义,就算是司天监,也不可能将你们囚禁在大周境内……”白雕顿了一下,说道:“你手执令牌,去往北方,寻得本门,到时门中自有处置,就算门中太上长老碍于司天监,不能踏足中土,但至少会给你一株宝贝,能助宗主踏破阳神境界。”

  “哦?”

  东繁僧人眼神之中,阴晴不定,似在考虑。

  他在考虑此去,是否会有什么危险?

  他也在考虑,此去又能获益多少?

  甚至还在思索,如果他将这位师伯的“天材地宝”,用于自己身上,是否能让自身的道行,更进一步?

  咚地一声!

  白雕口中突出一块铁牌,落在东繁僧人怀中。

  东繁僧人将之接下,神色异样。

  白雕展翅而起,盘旋了一周,似有思索,又落了几分,在东繁僧人头顶上绕圈而飞,说道:“念你还有几分天赋,老雕奉劝你一句,不要有什么坏心思,本门之内有不少六重天巅峰的长老,但宗主可以脱颖而出,成为一宗掌教,其手段可不是你这后辈能够想象的。”

  东繁僧人神色如常,躬身道:“受教了。”

  白雕略有满意,展翅高飞,腾空而起。

  东繁僧人目光渐渐冷冽。

  他这和尚,只是个散学修士,早年机缘巧合,得了佛门功法。

  但实际上,当时他遇上的机缘,是一位北方的蛊道高人,只是这位死去的高人,修行的是佛门的功法,借佛门的法力,施展蛊道的本领。

  正是因此,他虽然是佛门功法,但对敌的手段,却偏偏极少是用佛门的神通法术。

  至于这位北方的宗主,是他后来偶遇的一位高人,乃是他名义上那位师父的同门兄长。

  当日遇上这位宗主之时,这位便宜师伯正遭受司天监追杀,已是身受重伤,却认出了自身的来历,强行躲入了自家的寺庙,借香火为遮掩,庇护于他。

  尽管这位宗主其实让他十分不喜,但却也并不吝啬,念在同门的份上,偶尔会赐下蛊道的高深法门。

  更何况,这位宗主的本领,已经是上人境的极致,临近于阳神境界,而且许多认知,已有了阳神真人的眼界,对他的修为,颇多指点,获益良多。

  他心中本也有几分打算,但后来才发现,这位师伯哪怕被司天监打得身受重伤,仍然不是自己可以应付的。

  “也罢,就依了他。”

  东繁僧人眼神变幻,暗自想道:“他若踏破阳神境界,摆脱中官正法术的纠缠,想来我所能获的益处,也是不小。”

  他这般吐出口气,将令牌收好,取出了一个皮袋,命这许多个妖物撑开,遮住了小半片的树林,遮住了阳光。

  旋即他念了个咒言。

  倏忽之间,阴风阵阵。

  藏在八方的阴灵鬼物,纷纷临近身周。

  东繁僧人咒言停下,准备收了皮袋,将诸多阴灵鬼物尽数收在里头。

  然而就在这时,脑后生风,瞬息而至。

第二九一章

砖拍鬼僧!

  脑后生风!

  寒意骤起!

  东繁僧人蓦地僵滞!

  他来不及反应,只勉强运起佛门功法,泛起金光!

  啪地一声!

  金光破碎!

  东繁僧人闷哼一声,如离弦之箭,往前迸射数十丈,砸在一座山丘上。

  轰然震响!

  山丘迸裂,几乎破碎!

  而东繁僧人已是深深嵌在那山丘之内。

  “艹!”

  就在东繁僧人原来所在的位置,一个声音怒骂了声,气急败坏,喝道:“你个混账和尚,身上居然还有护身的宝贝?”

  ——

  场面一阵沉寂!

  东繁僧人还陷在那山丘之内!

  周边这些妖物尚未反应过来!

  而阴灵鬼物,却也不敢欺近上人身侧!

  “你个死秃驴,哪来的护身宝贝?”

  “老子这三界六道神仙撂倒法印,好不容易炼成,终于能与板砖一样大小,这回初次出手,居然出师不利!”

  “司天监那群废物,给的全是假情报。”

  “上一次杜恒成了六重天,这一次鬼和尚居然还有个护身宝贝?”

  “国师那傻缺是要坑我么?”

  苏庭恼怒不已,气急败坏。

  他如何看不出来,先前本是稳稳能打死鬼僧的这一个板砖,其实没能打死鬼僧!

  尽管适才场面看似凶猛,但实际上,这板砖只把东繁僧人护身金光打破,刚触及其后脑,就被一股法力抵御住了,未能将东繁僧人脑袋打爆。

  此时那山丘之中,东繁僧人隔着那护身法力,但终究挨了一记,脑袋昏昏沉沉,一时空白。

  但他虽然受伤,却没有生机消亡!

  而那些个妖物,此时才反应过来,有人隐匿潜行到它们中间,险些偷袭杀死了这和尚。

  嗷地一声!

  当头一匹恶狼,猛地扑了上来!

  轰地声响!

  苏庭把法印往前一抛,迎风涨大,如山压落,沉凝万分,当即把这恶狼压在底下,砸成了肉酱!

  刹那之间,场中寂静!

  周边的几头妖物,八方的阴灵鬼物,尽数沉寂,不敢妄动!

  毕竟先前砸东繁僧人的时候,没有体现出威能来,现在则足以让它们心惊胆骇。

  适才那匹恶狼,已经是成了妖的,堪比上人境,但在这法印之下,直接便被砸成了一滩血肉。

  这些个妖物鬼怪,本领也有胜过这恶狼的,但都知晓,这法印威能之盛,不是它们所能抵御的。

  “苏庭?”

  东繁僧人从山丘之中抽身出来,面孔狰狞,七窍流血,宛如恶鬼一般,寒声道:“是你?”

  苏庭哈哈笑道:“好些天不见了,上次拍了你一板砖,手儿稍痒,这次再给你一板砖,本想给你个痛快,未想居然失手了,抱歉了哈。”

  东繁僧人脸色变幻,心中渐渐沉重,他发觉怀中那令牌,已经碎成了一堆渣滓。

  这是那位宗主师伯的信物,实则也是蛊道宗门里头,掌门的信物。

  这信物也有护身之能,但却在一个照面之间,被打碎了。

  若不是这信物护身,先前他的这颗光洁脑袋,兴许也都打成了渣滓。

  ——

  天空之上。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