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233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233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  “看出来了么?”

  老者微微笑道。

  苏庭笑了一声,道:“老先生好生古怪,非人非鬼也非神,究竟是何来历?”

  这老者哈哈大笑,说道:“错了,错了。”

  苏庭错愕道:“哪里错了?先生是修行人?又或是鬼物?莫不是山中土地的神灵?”

  老者抚须道:“都是,也都不是……你说我非人非鬼也非神,实际上,老夫我是人是鬼也是神。”

  苏庭半晌无言,道:“你究竟是谁?”

  老者缓缓说道:“老夫姓颜,从景秀大河而来。”

  苏庭愕然道:“是景秀河神?”

  他声音出口,脸色却是变了又变,景秀县口口相传,河神乃是女儿身,天上井宿之女,怎么眼前这个反而是个老头儿?

  但就算是个老头儿,河神也算是神,如何非神?

  “老夫是受了河神指派而来。”

  老者笑着说道:“老夫本名颜望,原是常人,略通风水,但未有修行,未成阴神,死后得河神相召,未入得地府,未受得拘禁,但也上不得封神榜,如今只位在河神左侧,当了个差使,不是正神,但也天庭有所记名,经过数百年香火加身,也勉强可算半个神祇。”

  “河神的使者?”

  苏庭眉宇一挑,心中想法颇多,一瞬而过。

  这个老头儿虽然不是正神,但得以在神灵之下,也算半个伪神,再者论来,景秀河神据传已有八百年,想来这个老头儿存在的年月,也颇是长远。

  香火得益,神灵麾下,长久年月,想来也不会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。

  而且,这老者虽然自谦,但又非常古怪。

  沉吟了一下,苏庭才问道:“您既然在河神之下当差,那么现在是您要见我,还是河神要召见于我?”

  颜望说道:“自然是河神相召。”

  苏庭心中觉得古怪,他虽然是修行人,但景秀河神与他素不相识,又找他作甚么……此去是吉是凶?

  但如今苏庭刚斗过了杜恒,余力不多,可对方显然本领高深,也由不得他不去。

  “不知河神召苏某前去,有何差遣?”

  “这便是河神的事情了。”颜老笑着说道:“你不必多问了,老夫早年是个凡人,后来幸得河神相召,免去六道轮回之苦,如今也只是仗着通晓两分风水地势,替景秀大河修正方向,控制水流,改善水势,平时也就跑跑腿,沾些香火而已……许多事情,老夫并不知道,也没有资格知道,但是河神向来心善,不会无故加害于你。”

  说到这里,他目光落在小精灵身上,又在苏庭身上定了下,说道:“河神向来喜静,少见外人,你既然能得河神召见,河神又没有让老夫来下杀手,老夫猜测,此去十有八九,该得善缘。”

  苏庭闻言,眼前一亮,心中稍有沉吟。

  “行了。”

  颜老伸手一引,道:“苏小友,不要让河神久等了。”

  苏庭迟疑了下,微微闭目,只觉脑海之中,那个葫芦并未示警,心中稍定两分,便要动身。

  而就在这时,小精灵低声道:“我不如还是留下吧,你说我这么宝贝,万一人家要吃我怎么办?”

  苏庭这般想来,倒也有几分道理。

  然而颜老又道:“对了,这位小神,一并前往吧。”

第二八一章

河底洞府

  河水湍急,滚滚而过。

  这景秀大河显得十分宽广。

  据传多年之前,本没有如此浩大江河,但许多年来,源头水流不绝,不断冲刷,时而大雨相助,难免把底下流沙,两侧河堤,渐渐冲走。

  时至今日,方有如此浩大江河。

  这是凡人的看法。

  但实际上,便是颜老通晓风水,能勘地势,在借河神权柄,扩大这景秀江河,并随着风雨日月,每年稍微偏改走向,掌控流水起伏。

  在景秀县中,历代以来,县中百姓都在朝拜这河中神灵,每年皆有盛典,至今数百年之久,历经许多代人。

  县城之内,供有神庙,神庙之中,亦有神像。

  每逢盛典,也就将神像搬于车上,以牛马拉车,来到岸边临时搭建的台上,供人朝拜。

  之所以没有将神庙建于此处,便是惧怕河水涨幅,惧怕河流偏向,影响神庙。

  此时景秀县上,载歌载舞,朝拜神灵。

  而景秀河中,却别有洞天。

  ——

  苏庭与小精灵儿,跟随着那颜老,来到了河边。

  河水冲刷之声,远处歌舞之声,摊贩叫卖之声,欢声笑语,或又有高声喝骂,诸般声音,十分吵杂。

  但随着投入河中之后,一切吵杂声音,便尽都隔绝在外了。

  “哦?”

  苏庭投入河中,发觉连水声也都没有了,周边似乎也隔绝了水流。

  其实他本身修行有成,实则在人世之间,凡尘之内,可说是不惧水火。

  他已能辟谷,也能屏息,就算深入水下,实则也跟陆地之上,相差不远……当然,倘如入水过于长久,便也有许多不便。

  可是他不曾想到,投入水中,居然未觉水流。

  而小精灵也是这般惊讶,小脑袋儿四下转动,不断去看。

  “颜老好本事。”

  过了片刻,苏庭吐出了口气。

  这般手法,自不必多说,正是颜老所为。

  这位老者,掌控景秀大河水流,不知多少年月,怕也是如臂使指一般,稍微操纵河水转向,在水下沿着自己周边,空出一片,倒也不难。

  只是自己并不是停在水中,而是随着对方在潜水且前行,正是在极快地移动当中,这般还能控制水流绕过自己,形成一个空处,便真是难得了。

  就算是小精灵,也不由得为之感慨。

  “这老头儿的造诣,简直出神入化,不知他控水到现在多少年了?”小精灵这般悄声道。

  “只怕有数百年了。”苏庭感叹道:“就算是我这样的天资悟性,且凝就法意,五行兼备,足以控水,但要将控水的造诣,操纵到这样出神入化的地步,少说也须两三年的光景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苏庭有感而发,吐出口气,发自内心地赞赏道:“颜老果然厉害。”

  ——

  景秀大河中部。

  水下八十余丈。

  苏庭总算透过河水,看见了河底之下。

  河面与河底,约有百丈,而河底所在,不见淤泥,独有清澈之水,但见一座府邸,坐落于百丈河底之下。

  “哦?”

  苏庭略有惊讶。

  颜老笑道:“小把戏而已,景秀大河并非都是这般深沉,只是这一段水路,被老夫压下来,深达百丈,于河底借力建成府邸,按照老夫所识的格局建成,其实你道行再进一步,也便能有这样的本事了。”

  苏庭笑着说道:“颜老又瞎说什么大实话,我现在哪有这个本事。”

  他如今确实还办不到这点,但若是再进一步,道行能入五重天,也可以尝试操纵周边之势,因他五行兼备,故而也能掌控地势,在地底改动地势,倒也不难。

  随着谈笑,这一老一少连同一只小精灵,便都前头落在了河底,停在了那府邸之前。

  这座府邸,似乎颇为陈旧,但在河水之下,却没有受到侵蚀,没有毁坏的迹象,只有岁月残存的沧桑古老之气。

  苏庭抬头看了一眼,略感错愕。

  因为这府邸之上,竟没有悬挂牌匾。

  按道理说,无论是庙宇还是住宅,古往今来,大多会有牌匾,赋予其名。

  苏庭本以为抬头会见得例如河神庙或者水神居之类的名字,未想上面竟是空无一物。

  “河神不同于寻常的神灵,性情一向淡泊,便是这座府邸,也是老夫随手建成的。”

  颜老笑着说道:“本想请河神取个名字,只是她却无意多言,只让这上边空着,于是也就这样了。”

  苏庭略感讶然,面上却是笑道:“这位河神,果然非比寻常。”

  虽是这般想着,他心中总觉得几分古怪。

  区区一个河神,享人间烟火而生,又不是天神之尊,怎么行为举止如此异常?

  难道这还是跟小精灵一样,如同天地所生,却在人世之间,占据一方,成为一方神祇?

  心中念头颇多,但面上却未表露。

  只见颜老上前,朝着大门铜环,叩了几声,传入内里。

  小精灵不禁问道:“老头儿,这地方是你建的,难道你没有进去的方法?”

  颜老笑而不语。

  苏庭屈指弹了她一下,说道:“河神在里头,总该有个规矩,难不成这就推门进去了?就算河神不在意规矩,但颜老是个守规矩的人。”

  颜老闻言,抚须而笑,显然是十分受用。

  忽地一声轻响!

  大门从中打开!

  内里走出一个女孩儿,约十岁出头,长得十分清秀,笑意吟吟。

  苏庭怔了一下,跟小精灵对视一眼。

  难道这就是河神?

  “爷爷。”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