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22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22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

第二十二章

苏庭事起,雷部传承

  “苏庭?”

  方大人眉宇皱起,沉声道:“哪个苏庭?”

  袁捕头未有想到,方大人居然对这个苏庭起了兴趣,但也未有迟疑,当即答道:“就是当年苏家药店的后人。”

  话音才落,袁捕头就见方大人目光一凝,神色凛然。

  “怎么是他?”

  方庆站起身来,露出异色,吐出口气,皱着眉头,低语道:“怎么会是他?”

  袁珪不明所以,见状,讶然问道:“大人识得此人?”

  方庆沉吟着点头,眉头紧锁,沉声道:“这个苏庭,犯的是什么事?”

  “盗窃。”

  “盗窃?”

  “盗了孙家家主的玉佩。”袁珪点头。

  “这怎么可能?”方庆目光微凝,低声自语道。

  “大人果真识得他?”

  “勉强算是吧。”方庆点头,旋即迟疑了一下,又道:“他这种人,不像是鸡鸣狗盗之辈。”

  “这个苏庭,气度确实不差。”袁珪沉吟了一下,然后说道:“其实此事有些古怪,当日他与王家公子饮酒,签订了一份契约,又是……”

  一番话来,袁捕头大致上把自己所见,以及些许猜测,告诉了方大人。

  “你的意思是,苏庭是被人所害?”方庆眉宇一挑。

  “卑职不敢断言,但此事以卑职的直觉来看,这小子多半是识人不明,被人坑了一把。”袁珪道。

  “既然是有冤情,为何还把他下了牢狱?”方庆心中烦躁,不禁质问道。

  “此事是有些许冤情的。”袁珪为难道:“但是他们在酒桌上的契约,你情我愿。而玉佩一事,跟酒桌契约上,并无直接关联,可苏庭身怀玉佩却是事实,他自身也没有证据可以证明这玉佩不是他偷得,可王公子却能证实,他不曾赠予苏庭玉佩。”

  袁珪顿了一下,道:“这事不是什么大事,查起来麻烦,太过于耗费精力,就算查到头来,我想多半也是查不到王公子头上的。那个苏庭犯盗窃,关不了多久,算是给他个教训,如此,也就不必过于理会了。”

  方大人闻言,蓦地怒道:“袁捕头,亏你还称是铁面无私,怎么就能睁只眼闭只眼?须知千里之堤,毁于蚁穴!常言道,勿以善小而不为,勿以恶小而为之,我落越郡之下,绝不能有半点冤情!”

  袁捕头闻言,有些错愕。

  其实任何地方,都有冤情,但事情只要不涉及人命案子,只要不牵涉过广,不是钱财数额过大,也就不必深究……毕竟鸡毛蒜皮的小事,数不胜数,真要件件追究,便是累死了他,也查不尽的。

  袁珪错愕过后,醒悟过来,不禁问道:“这个苏庭,是什么人?”

  方大人犹疑了一下,道:“多半是修行中人。”

  袁珪闻言,眉宇微皱,心生不喜,道:“又是这些人?”

  他对于所谓修行之人,不甚欢喜,总觉得这是装神弄鬼的把戏。

  虽然这些年来,也知道其中有些人,确有几分本领,但也不是什么玄妙无敌之法。真要说来,以他袁捕头搬运气血的功夫,斩杀的妖邪人物,也数不胜数了。

  但偏偏方大人笃信鬼神,认为自己之所以官运亨通,乃是神灵庇佑,故而对于风水玄学,极为上心,对于此道中人,十分敬重。

  袁珪当年境遇比他人要更为丰富,对于修行之士,有一种偏见,他听见这些,心中就有了两分不喜。

  方庆只是摆了摆手,道:“你去查清此事,快些向我禀报。”

  袁珪神色冷漠,但终究还是点头应是。

  ……

  神庙。

  青平看着手中的纸条,眉头轻皱。

  他收了纸条,往静室里去,呈报给了松老。

  “苏庭被抓了。”

  “盗窃玉佩被抓?”松老道。

  “多半是那王公子的陷阱罢?”

  青平这般说了一声,想起松老对于苏庭的看重,沉吟着道:“是否与方大人打个招呼,把苏庭放出来?”

  松老神色冷淡,缓缓说道:“王家小子的事,你提醒过他了?”

  青平点头道:“弟子知会了一声,但他……”

  说着,青平停了下来,未有讲完。

  “他怎么说?”松老问道。

  “他说,你何曾见过,我辈中人,栽在世俗纨绔子弟的手上?”青平答道。

  “倒是狂妄,真当自己修炼成仙了?”松老哼了一声。

  “苏庭此人,虽然有些飞扬跳脱,看似不甚稳重,但应该不是狂妄之辈,心中是有几分计较的。”青平这般说着,但想起苏庭如今的下场,不禁变得迟疑,说道:“只不过,也不排除,他过于倏忽,被人设计了一把,跌入了陷阱……毕竟他初入此门,还没有什么神通手段。”

  “还未有什么神通手段,就敢如此狂妄?若真让他修炼有成,岂非俯视天下,迷失本心?”松老挥了挥手,道:“不必理会,如果苏庭过于自大,栽在了这里,也值不得老夫看重他。”

  “那么……袖手旁观?”青平沉吟道。

  “稍微照看他的姐姐,至于苏庭,且看他如何破局。”松老说道。

  “是。”

  说着,青平似乎想起什么,说道:“可是牢房之中,乃是煞气凝聚之所,哪怕修行有成的人物,都要受到侵蚀,何况他初入此门?”

  松老静静看着他,没有开口。

  青平低声道:“苏庭若是泯灭了气感,岂非从头再来?甚至,煞气入体,常人会有风湿骨痛,而对于他而言,伤及本身,甚至影响到今后修行,往重了说,只怕会断他修行之路。”

  “既然他苏庭如此自信,愿意跳进这个坑里,那么,就让他苏庭自己去处置。”

  松老挥了挥手,示意青平下去。

  青平微微蹙眉,旋即点头,施了一礼,退出房外。

  待青平离开,关上房门,才见松老神色渐变。

  “雷法真诀,至阳至刚,不至于被煞气所侵。”

  “但这小子,看似飞扬跳脱,但实则颇为深沉,敢入牢狱,必有依仗。”

  “老夫倒要看看,这个得了‘雷部总兵使者’传承的苏庭,究竟是有多么出色!”

  松老神色沉重,眼神之中,异光闪烁。

  ……

  苏家。

  苏悦颦近些时日,身子日渐恢复,只是许多重活还不能做,但下地行走,倒也不难。

  她趁着空闲,缝补几件衣服,收拾了一些东西。

  些许不重的家务活,她也顺手收拾妥当,避免苏庭回来,还要再处理这些小事。

  一番忙活下来,她额上已经有了些许汗珠。

  她走出房外,来到院里,坐在椅子上,喝了口水,平复了下呼吸。

  “小庭怎么还没回来?”

  苏悦颦心中不知怎地,有了些许不安。

  尽管苏庭早有交代,或许会在外过夜。

  但她依然难免担忧。

  往常这个时候,苏庭正要回家吃饭。

  但现在家里空空荡荡,她的心里,也有些空荡不安。

  “小庭近些时日,跟那位王家公子走得近,小庭他……”

  苏悦颦眉宇轻蹙,纤手不知怎地,握了又握。

  这王家公子,为人风评不好。

  她从周边邻居耳中,听闻苏庭跟王家公子走得近,本是想要劝告一声,但苏庭没有开口跟她说起此事,她却不知如何开口。

  “小庭怕是知道此人不是好人,否则他在外边结交好友,一定会与我说的。”

  “既然不说,心里想必是有计较,也有戒心,所以怕我担忧。”

  “只是不知道,那王公子,是否会带坏小庭?”

  想起苏庭要在外头过夜,她心里顿时乱了几分。

  就在这时,院门砰砰作响。

  外头有人喊道:“苏姐姐,不好了。”

  苏悦颦心中一滞。

  有人推开了院门,喊道:“苏庭被抓了。”

  苏悦颦如遭雷击,精致的容颜上,血色尽失,白如霜雪。

  她恍惚失神,手中一松,瓷碗落地,摔成了粉碎。

第二十三章

县令探监

  牢狱之中。

  少年面貌端正,神色平淡,正盘膝而坐。

  他身着淡黄衣衫,洗得发白。

  他在角落阴暗处,显得极不起眼。

  他闭目养神,呼吸平缓。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