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218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218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  不过想起自己用板砖换来的十万精铁,还拿捏在国师手里,不禁垂头丧气。

  “说好的三天,我这都闭关七八天了,说不定那所谓的责任,早有人帮我担了。”

  苏庭这般想着,心情好了不少,旋即出声应道:“师侄儿,你在外头等着,师叔我洗漱洗漱,沐浴更衣,吃碗饭,泡壶茶,忙完了再出来接见你。”

  ——

  道观之外。

  云迹道人出声之后,有元丰山道人前来接见。

  这已是他第三次前来。

  这道人依然跟先前一样,推托说是二老爷正在闭关修行。

  云迹道人总觉得这位苏师叔是跟国师达成了什么共识,如今反悔,因此避而不见。

  才这般想着,正要回去复命,便听得内中传来苏庭声音。

  “师侄儿,你在外头等着,师叔我洗漱洗漱,沐浴更衣,吃碗饭,泡壶茶,忙完了再出来接见你。”

  云迹道人呆了半晌。

  苏师叔这忙的都是什么要紧事儿?

  ——

  “余仁,我这一去,你今后要照顾好众位师兄弟,也要照顾我那两匹马儿,还有那几只小精怪,万一我没回来,那里头的金银财宝,你们几兄弟各自分了……”

  苏庭抓着余仁的手,情真意切,发自内心地感慨。

  余仁受他感染,心中黯然,道:“二老爷,有什么事情,咱们元丰山或许可以解决,不必独自面对。”

  苏庭闻言,眼睛一亮。

  小精灵却纳闷道:“你这是要交代后事么?这次去见国师,人家也没说让你去送死呀……”

  苏庭神色不甚好看,怒道:“我二老爷的,交代一下门中后辈,关你什么事?”

  说着,他看向余仁,终究是欲言又止,叹息一声,牵着小精灵走了。

  ——

  “余仁师兄。”

  直到苏庭走后,其他几位被情绪所感染的道人,才醒悟过来,其中一人忽然惊叫道:“我的符笔……”

  余仁怔了下,道:“二老爷没有还给你么?”

  那道人忙是摇头,说道:“你把我的符笔借给了二老爷,他出关之后,你也在这儿,他什么时候还给我了?”

  说着,这道人便要往前追去,把符笔索要回来。

  “慢着。”

  余仁苦笑道:“二老爷多半是忘了,但咱们当后辈的,找长辈讨要东西,未免也太失了礼数,还是等二老爷回来,等他自己想起来了,主动归还好了。”

  那道人这才退回,无奈道:“这符笔可是法器,我身上总共也才两件法器,如今还仰仗着这符笔绘制灵符呢。”

  ——

  “你没事这么深情干什么?”

  小精灵看向苏庭,疑惑道:“你压根就不是送死的,没事交代什么遗言?你是不是有什么阴谋?还是你想要转移他们注意力,掩盖什么事情?”

  苏庭怒道:“我当二老爷的,交代门中后辈,怎么了?”

  见小精灵还要回话,他忙是拉了过来,低声道:“有什么话,等咱们去了司天监再说。”

第二六三章

作为盛会魁首的责任!

  司天监中,国师居所。

  “你倒是清闲,闭关七八天,道行还涨了两分。”

  国师正在修行,听得苏庭前来,方是停下了,打量了苏庭一眼,见这个家伙气色不错,道行隐隐涨了少许,看来倒真是闭关用功,而不是闭门不出,躲避责任。

  苏庭呵呵笑道:“我初成阴神,法力凝聚,堪堪踏破此境,总要稍微巩固一番,不好过于疏忽。毕竟这一层境界,乃是越过人身界限,成为人上之人,再非凡俗修行者,如同鲤鱼化蛟龙的一步。”

  这话说来倒也不错,毕竟踏破上人境,已经脱出了人身的界限,与普通凡人相比,算是另一个层次的生灵了,也算是踏足了另外一番天地。

  然而这话听在国师耳中,略感古怪,似笑非笑地道:“你要不解释,我倒也信了,你这么一解释,反倒是画蛇添足。不过你也不必担忧,我既然没有主动去探查你的闭关之处,也就不会理会你这次闭关究竟是为了什么。”

  偌大一个京城,算得是繁华无尽,城池广袤。

  然而对于国师这等人物而言,只须阳神外放,便可察知京城的许多事情。

  哪怕这里国运昌隆,且元丰山道观非是寻常地方,但国师近乎人仙之境,真要专注于某一处地方,察知其中事情,也绝非难事。

  苏庭此事,他没有主动运用阳神探知,也是碍于苏庭的身份,没有逾越修道人的本分。

  “哈哈哈,国师果然识趣。”

  苏庭被他道破心思,也不恼怒,只是笑道:“原本我只是稍微闭关两日罢了,未有想到这次闭关,心有所悟,一个沉浸其中,就过了这么些天,果然是山中无甲子,寒尽不知年。其实我这些天,也记挂着国师所说的事情,这不刚一出关,便急急忙忙来寻国师……”

  说着,他近前来,略带期待地问道:“过了时限,国师不会把这责任交给了他人罢?这我可不喜欢,我这人一向是有责任便要担起来……”

  “呵呵……”

  国师扫了他一眼,察觉出他眼神中的期待之色,嘴角勾起一抹笑意,道:“没事,我给你留着,就等着你能喜欢。”

  苏庭闻言,暗叹一声。

  都说过时不候,这都过了好些天了,有事就不能找个人随便代劳么?司天监这些官家机构,就是这么死板,一点儿也不懂变通。

  ——

  “历代盛会,前十之列,可算是半个司天监的人。”

  国师看向苏庭,说道:“当然,这并非让你们进入司天监,只是给这些个散学修士一个机会罢了,而对于你这位元丰山外门长老而言,想来也看不上司天监的小职位儿。”

  苏庭问道:“那么我是不是可以不用去办事了?”

  国师平静道:“以后去不去自然随你,但这一次,你不能推。”

  苏庭叹了口气,也算认命,问道:“这次是什么事情?”

  国师缓缓道:“杀人。”

  苏庭怔了一下。

  “杀人?”

  “不错。”

  “这倒怪了,司天监在大周修行人眼中,就好比平民百姓眼中的官府……你们严禁修行人自相残杀,严禁修行人在大周境内触犯律法,现在居然想让我去杀人?”

  苏庭嘿然笑了声,道:“你们的本身就有执法的权力,而且高人甚多,上人也有,真人也有,想要杀人,也不必压在我这么个初成上人境的后辈身上罢?”

  “这自然是有原因的。”

  国师缓缓说道:“这一次让你去杀的,都是穷凶极恶之辈,当然,并不是让你去送死。让你杀的人,并不是什么道行深厚的老魔头,而是年轻一辈的修行者,你多半也都眼熟。”

  苏庭讶然道:“难不成是这一次参与盛会的?”

  国师点头道:“正是。”

  苏庭问道:“如此,司天监何不在盛会之中,把他们拿下?”

  国师笑了一声,往前走去,走出门外,来到院落,方是止步,负手而立,悠悠说道:“细水长流,怎好竭泽而渔?”

  苏庭闻言,心中便已明白,国师意有所指,指的是下一次盛会,下下次盛会。

  “我司天监的盛会,是要聚敛天下之中,年轻一辈的散学修士,一来便于登记造册,日后便于管理,二来可以将这些修行人的诸般讯息,各种本领,俱都记下,日后若有需要,调出记载,便有迹可循,有法可依,便是降服也能简单一些。”

  国师这般说来。

  但苏庭听出他话中仍有未尽之言。

  想来是盛会魁首所获的葫芦,还潜藏着什么隐秘。

  但这隐秘,元丰山都不知晓,只是略有猜测,守正道门命司天监举办盛会,暗中另有想法,绝不仅是表面上那点儿念头。

  “每逢盛会,聚来天下散修,其中便不乏犯罪作恶之辈。”

  国师说道:“他们有些本身就是恶类,偶然得遇机缘,修得法门,故而为所欲为。但也有一些,骤然修行有成,自觉凌驾众生,行事张狂,无有顾忌,便容易触犯大周律法……这些人当中,有些已被通缉,有些则未有通缉,但司天监也都查知了他们的罪责。”

  “正如你所言,司天监对于修行人而言,便如官府,既然知晓这些罪恶之辈,便有责任让他们伏法。”

  “只是,盛会就是盛会,以后还要举办,不能做得太明白。”

  “否则,下一次盛会,便有许多人,不敢来了,那便没什么趣味了。”

  国师微微一笑,看向苏庭,道:“需要借刀杀人。”

  苏庭摸着下巴,一时没有回话。

  司天监这次盛会,让个各方修道人互相争斗,难免生出摩擦,便算是埋下原因?

  事后出现杀戮,就算当真传了出去,便也只当是双方在盛会之中有所冲突,有了个原因,不会让人怀疑到司天监的头上。

  “如果,大周年轻一辈里,本领最高的这几人……就是罪犯呢?”

  苏庭忽然问道:“总不至于让我们自己杀自己?”

  国师淡然道:“固元丹的秘方,是本门独有,内中添多一种剧毒,谁又能发觉?而且,毒发之日,在三月之后,两年之内,而毒发之前,没有征兆,谁又能猜得到是司天监的手段?”

  他看向苏庭,笑着道:“毕竟不是每个罪犯都会成为盛会前列的人物,所以死的不一定是盛会前十的人物,并不算显眼……历代以来,也就只有两个夺得盛会魁首的,毒发身亡而已。”

  他笑意吟吟,不怀好意。

  苏庭脸色僵了一下,难看至极,而在心中,仿佛奔腾过一万匹高头大马。

第二六四章

国师想要提了裤子不认账?

  “你要谨记。”

  国师说道:“你们作为大周年轻一代中,除却仙宗道派之外,最为出色的年轻俊彦,日后行事,务必要有自知之明。今日让你们去杀这些穷凶极恶之辈,便是让你们心中有所警惕,日后不要落到了如他们一样的下场,被我司天监所灭……”

  苏庭闻言,顿时不满,说道:“这话你跟那几个说过了就成,咱们都是自家人,同辈的兄弟,你跟我说这些场面话干什么?我在落越郡可都是奉公守法的,方庆一直对我十分夸赞,当地雷神庙的庙祝松老将我视如己出,后来去了坎凌,坎凌县令还经常接见我,夸我安分守己,没有为非作歹,你不该跟我说这些场面话的。”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