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215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215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  中官正才从暗中出来,松了口气,生怕碰上苏庭。

  国师将板砖递过去,道:“交还那后生罢。”

  中官正取过这板砖,笑道:“给那后生讨回这东西,倒让我们国师被敲了一笔。”

  国师无奈道:“这毕竟不是寻常少年,总不能直接夺过来,只好任他去敲了……只不过,这板砖经过我手,倒也让我大约猜测出那年轻小道士的来历了。”

  中官正讶然道:“这板砖有什么说法么?”

  国师缓缓道:“此术名为巨石,也是千年前的法门了,我守正道门之中,尚有记载,但外界则已少见。”

  中官正说道:“这道法门,我也听过,传闻雷部的一尊大神,便有一块雷石,雷霆缠绕,重如山岳,强悍无匹。”

  国师点头道:“现今雷部之首,是我门中的祖师,但我曾听恩师提过,当年封神之时,这个位置便是你口中那位大神应有的神位,只是不知出于什么缘故,神位移换。”

  他这般念着,想起恩师早年所言之事,心头不禁沉重了几分。

第二五九章

元丰道观,绘制雷符

  见过了国师,苏庭便离了司天监。

  其他人还在等候今夜面见国师。

  但苏庭却不大想要见他,骑着自家的马车,前往了元丰山在京城的道观。

  还未临近道观,苏庭远远便见道观前头,两侧站着好些个修行人,多是上人之辈,只有少数才只是二三重天的道行。

  “恭迎二老爷。”

  余仁当头一拜。

  其余人纷纷随之拜礼。

  这一礼多有心诚,少有虚假。

  哪怕六重天的人物,也对盛会魁首的这位外门长老,心生敬服。

  毕竟盛会之中,聚集的大周当代修行人里,不乏是有五重天巅峰的人物……虽说苏庭道行浅薄,但他能够从中获得魁首,占得首位,便足以让人心生敬服。

  哪怕如余禁这般,也不由得心悦诚服。

  “好好好,都是好后生。”

  苏庭心中十分高兴,难得大方了一回,从马车里那箱金银珠宝里头,取出了十来锭金子,分于众人。

  “来来来,你们都拿着,二老爷今儿个高兴,又没带红包,这些金子就当见面礼了。”

  众位元丰山弟子,面面相觑,心中古怪,却也都伸手出来,怔怔接过金子,只是心中犹自茫然。

  他们都是修行人,心中看重的是能够增长修为的天材地宝。

  他们在世人眼中,也着实堪称神仙中人,这些金银之物,不说是视之如粪土,却也相差不远。

  实际上,如元丰山中,精通炼药的长老弟子,也有一种手段,足能点石成金。

  这金银之物,堪称用之不尽。

  只是天材地宝,才是修行人眼中的宝贝。

  但二老爷今日每人送一锭金子,这莫非有什么讲究?

  “别客气别客气,礼虽贵重,也仅能聊表心意。”

  苏庭送出了这些金子,心中稍有几分心疼,放在以前,这十几锭金子都能保他们姐弟二人好些年吃喝不愁了。

  但想想身后那一车的金银珠宝,再想想如今自己也是上人境的高手,心中勉强是安稳了下来。

  他看向小精灵,悄声道:“看见了没有,我在这元丰山中,身份高,地位重,这些个后辈多么恭敬,远远就结队来迎了。”

  小精灵纳闷道:“上次也没见他们这么热情啊,除了那个余仁,也没见其他人理你。”

  苏庭嘿然道:“这是当然,以前这长老空有虚名,他们心有不服,现在名副其实,心悦诚服……说到底还是我凭借真本事夺得盛会魁首,让他们刮目相看。”

  ——

  入了道观之中。

  此次前来,这些个后辈,着实是热情了许多。

  大周朝廷年轻一辈的魁首,对于他们这些元丰山弟子而言,或许看得还较轻。

  毕竟他们有着完整的传承,诸般功法,万千道术,俱都十分不凡,而门中天材地宝甚多,且有着历代以来不断钻研的教导方法,且教授指点的长辈,从上人到真人,甚至也有半仙之辈,教授后辈。

  这样的背景,也确实让他们有傲视寻常散学修士的底气。

  如果苏庭是六重天的道行,修为力压众人,夺得魁首,反而他们会看得轻了几分……可偏偏苏庭连五重天的道行都未有达到,却几乎将内中对手,尽数扫杀。

  这样的手段,就算是元丰山中,能在五重天之内,办到这一步的,也寥寥无几。

  这位二老爷,在此次盛会中,展示了他的本领,也展示了他的潜力。

  此时这些余字辈的后辈,不是敬畏此时的苏庭,而是敬畏今后极有可能成就阳神真人的师叔祖!

  对此,苏庭心知肚明,但也没有放在心上,倒是众人如此恭敬,教他心中颇为畅快。

  “接风洗尘?今夜宴会?可以可以,菜色如何?”

  “什么?素菜?”

  “这是不是元丰山里头,洞天福地当中,用灵水浇灌,用妖王作花肥,用仙土作栽培,从而养出来的仙品大白菜?”

  “你说的啥?从京城里买的?”

  “等会儿,二老爷我想起来了,今夜还有些事情,下次再说,下次再说。”

  “你给我安排个房间,给我准备一枝符笔,朱砂,符纸。”

  “另外我还有件事,我那两匹马价值不菲,马车里还有不少金银珠宝,你们派个修成阴神的上人过去守夜,免得被哪个小毛贼偷了……再等会儿,派两个上人过去,要是派一个,我怕他监守自盗。”

  “没什么吩咐了,就这样好了,对了,那大白菜可以先准备点儿,我这只鸟儿不吃虫,喜欢吃大白菜。”

  ——

  余仁呐呐应话,离开了房间,此时仍是满面茫然,犹自回不过神来。

  而苏庭见余仁离开,而小精灵和小白蛇被他打发去吃大白菜,房中就自己一人,才神色渐渐严肃下来,没有了往日的吊儿郎当。

  他站起身来,微微闭目,取出八十一张符纸,色泽淡黄,旋即又取出笔墨,墨水当中,已然混合朱砂。

  朱砂属阳,益于雷火。

  法力运转,注入符笔之上。

  道观之中多有上人,也不乏懂得绘符的人物,符笔自然不少,其中也不乏法器级数的。

  苏庭毕竟乃是师叔祖一辈的人物,且如今也受得众人心中认可,故而这一枝符笔,也在法器级数。

  “果然得心应手。”

  苏庭心中满意,将符笔一按,沾染朱砂墨水,接连画符。

  他对于阵法,一知半解。

  而阵法与符法,有许多相通之处。

  他如今的符法造诣,已不算低,尤其是踏足上人境之后,阴神凝成,对于符文的效用,一笔一划勾勒所产生的变化,已然知晓得十分清晰。

  故而他接连画符,九九八十一张符纸,俱是雷符,威能强盛。

  “我以法力画符,比以往着实强盛得多。”

  “而且这枝符笔,也颇顺手,让我绘符顺畅,竟也增添威能一二分。”

  “八十一张符纸,封住四面八方,且贴上符纸的位置,如符纸纹路的走向,交相辉映,如同一张巨大的雷符。”

  “这样的手段,也算一种另类的阵法了。”

  “仅仅用以护法,大约是够了,用以遮掩他人窥探,想来也足够了。”

  他这般念着,神色凝重了两分。

第二六零章

炼制斩仙飞刀!

  道观当中。

  居所之内。

  符纸封住了四面八方,并交相呼应,以符纹的轨迹而张贴。

  这雷符以苏庭法力绘画,经符笔书写,借朱砂显迹,在上人境中,威能已是不浅。

  就算是云迹道人亲来,也不能一瞬之间破门而入,更不能窥探其中。

  除非是国师这样的人物在窥探。

  但国师这样的人物,若有窥探之意,那么苏庭脑海中关于陆压的传承,必有响应,故而此时也算稳妥。

  “余字辈的那些个家伙,不敢轻易打扰我。”

  “而这道观毕竟是元丰山的地方,也是在京城之内,司天监治下,也不会有什么外敌来攻。”

  “算是个难得的闭关之所。”

  苏庭稍觉满意,他之所以在盛会之后,立时离开司天监,来到这道观之中,自然不是他对元丰山有多么深厚的归属感,也不是他对司天监有多么不满。

  而是因为,他得了葫芦之后,心中早已急切难耐。

  自凝就道意之后,他以飞剑之法温养的神刀,便近乎大成。

  时至今日,修成阴神,凝就法力,他的道路,与剑仙再不一样。

  寻常修行人,到了这一步,或竭力打磨此剑,力求锋芒,或收入体内,渐渐融于己身,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,为本命飞剑,走向剑仙之道。

  而苏庭虽然借助这炼制飞剑的法门,但从一开始便是在炼刀。

  刀已大成,他的道路,与剑仙再不相同。

  神刀须得有载体。

  而载体落在了盛会魁首所应有的这个葫芦当中。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