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21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21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  房中独有苏庭一人。

  他微微闭目,暗中运功。

  酒气逐渐消去,人也愈发清醒。

  “这就完了?”

  苏庭抬起头来,吐出口气,低声道:“这姓王的,这两日接触,可不像是心慈手软,少说也得赶尽杀绝啊。”

  他略感疑惑,本以为王公子还有后手,未想这就过去了。

  仅仅是骗他签了个名字?

  只是这么简单,值得让这王公子跟他虚以委蛇多日?

  经过几日接触,他也知道,这个王公子也不是什么蠢材,算是颇有些许智计,只不过远比不上他苏某人而已。

  所以,在他苏某人的眼中,这点把戏显得十分拙劣。

  当然这点把戏,之所以这么拙劣,并不是王公子没有更为周全的计策,有很大一部分原因,是因为王公子压根瞧不起他,从一开始,把他苏庭当作三岁孩童那般戏耍,根本没有用心去定计,根本没有用心去谋划。

  说来也是,换个角度来看,让他苏庭去骗来一个三岁毛孩的冰糖葫芦,他也不会多么用心,没有强抢,稍微哄骗,也就算是有点心思了。

  王公子的这点心思,大约就是如此。

  “虎头蛇尾!”苏庭眉宇微皱,缓缓起身,把笔墨抛开,将二十两银子收在怀里,随手捻起那一块玉佩,“大约是这个?”

  这是王公子之前相赠的玉佩,算是价值不菲。

  “如果猜得不错,这玉佩应该就是他的后手。”

  ……

  而在对面,就在苏庭取出玉佩时,袁珪恰好扫过一眼,以他几乎练成内劲的武学造诣,目力也是极好,几乎如同鹰隼一般。

  袁珪看清玉佩样式,目光一闪,露出厉色,蓦然站起身来。

  “怎么了?”赵沃讶然道。

  “玉佩。”袁珪沉声道。

  “什么玉佩?”赵沃露出疑惑之色。

  “早上孙家家主报案,随身玉佩失窃,价值不菲,正是此物。”袁珪放下酒杯,推开座椅,便要迈步。

  “什么?”赵沃错愕了一下,旋即笑道:“不劳您来费心,玉佩既然在这小子身上,我这就去把他拿下。”

第二十一章

牢狱之灾

  牢中。

  阴暗潮湿,视线低沉。

  这里充斥着令人心悸不安的味道。

  对于修道人而言,尤为明显。

  牢房之中,角落之处。

  苏庭坐在角落里,摸了摸脸颊,面色古怪。

  “这王八蛋,不按套路出牌啊。”

  当时他酒醒之后,觉得王公子的似乎没有后手,或许是没打算理会他,苏庭觉得无趣,准备起身回家,没想到迎面就是一个捕快,直接把他摁倒。

  也是苏庭无意反抗,便束手就擒,被对方拿下,送入了牢里,等侯提审。

  而入狱的罪名,便是偷盗玉佩。

  其实古往今来,玉石之宝,多是身份象征,彰显不凡。

  对于平常人家来说,还是黄金更为珍贵,至于玉类,对常人而言,反倒不如黄金。

  苏庭早已猜到这玉佩必是王公子的后手,但也没有想到,居然是动用了官府势力,用玉佩为引,把他下了牢狱。

  但这样也好,今夜的事,便可以洗刷嫌疑了。

  ……

  出乎苏庭意料之外的是,在这日傍晚,王公子居然来探监。

  “啧啧啧,苏小弟,我把你引为知己,你怎么就偷盗东西了?”

  王公子来到近前,微微摇头,带着些许叹息。

  苏庭静静看着他,略有意外。

  本以为王公子这事过后,就不会理他,未想这位王公子,还能来牢里见他。

  至于见他的原因,苏庭自然也知道不是嘘寒问暖,而是来耀武扬威,彰显王公子自身的“奇谋妙计”。

  “真是让本公子意外。”

  王公子挑了挑眉头,道:“看你脸色,对我十分不善,似乎有了明悟?”

  苏庭摊了摊手,道:“拜你所赐。”

  王公子哈哈一笑,道:“我本以为你天真到了极点,我这次来,你会痛哭流涕,告诉我你是冤枉的,让我给你澄清,让我给你证实,这玉佩不是你偷的,而是我送的。没想到这一来,你居然已经变得聪明了一些。”

  苏庭叹了声,道:“我一向聪明。”

  王公子不禁笑出声来,道:“也算聪明,可惜不如本公子。”

  说着,他敲了敲牢房,悠悠说道:“其实罢,本公子这次用的是雕虫小技,若是真心定计,只怕你中计之后,还要对我感激涕零,把你姐姐托付给我,但是本公子懒得跟你周旋了。”

  听到涉及姐姐,苏庭目光之中,露出寒色,脸色登时阴冷下来。

  “啧啧啧,好像十分愤怒?”

  王公子笑道:“不过也好,我本以为舅舅的消息来得急,让我提早对你动手,只能打消接近你姐姐的想法。但刚才我忽然想到,这些天请你喝酒,也不是空费心力。”

  “现在你盗了孙家的东西,下了牢狱,消息传来,你姐姐必然是担心到了极点。”

  “而这些天,你我关系亲近,已传遍了落越郡,想来你姐姐也知道这事。”

  他摸了摸脸颊,说道:“好友下狱,我作为朋友,痛心疾首,去你家中慰问,与你姐姐交谈一番,安慰一番,想来以本公子的手段,让她对我倾心,也不是难事。”

  苏庭神色古怪,仿佛看着一个智障。

  这王八蛋自恋到了极点,自负到了极点。

  想我姐姐,为人聪慧,心如明镜,会看不出你是一个心怀叵测的王八蛋?

  “你家中附近,是赵兄巡夜,也就是把你拿下的捕快。”

  王公子摆了摆手,笑道:“我会交代一声,让他对你家中的动静,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。”

  苏庭目光微凝,杀机凛然。

  王公子似乎更为高兴。

  他这次来,本就是要看这个少年,发现被人戏耍之后的恼怒,如此,才能让他心里更为高兴,更有计谋得逞的快感。

  “你就在这牢里,等侯处置罢。”

  王公子挥了挥手,转身离开。

  苏庭看着他的背影,神色逐渐平淡下来,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。

  王公子来此看他落魄模样,满足心中快感。

  殊不知,苏庭看着他张狂自大的模样,更像是看着一个往断崖奔跑的将死之人。

  过了片刻,苏庭才吐出口气,摸了摸光洁的下巴,低语道:“王家小子,你还不知道,你招惹的苏小爷,是个什么人物。”

  ……

  牢狱门口。

  捕头袁珪清点了一下名册,跟赵捕快作了一下交接,便要离开。

  然而正在这时,他目光一凝,看见了那边如众星捧月般的王公子,正哈哈大笑离去。

  “好友入狱,怎么可能如此高兴?”

  袁珪微微摇头,道:“这个苏庭,跟他结交不久,却出了这事,若说其中没有什么古怪,袁某可是不信。”

  赵沃干笑道:“袁大哥这话也不无道理,只不过,当时的事情,您也是亲眼所见,他们的事情,算是你情我愿。至于偷盗一事,人证物证俱在,与王公子无关……”

  袁珪摆手道:“知道了。”

  说着,他朝着牢狱中看了一眼,道:“苏家小子还是年轻了些,否则就该知道,无事献殷情,非奸即盗。这姓王的跟他往日从无交情,无端端亲近过来,请他饮酒喝茶,怎么可能没有企图?”

  闻言,赵沃不知怎地,想到自己请眼前这捕头喝酒的事,不禁有些心虚,顿时讪笑着应和了两声。

  “年轻人阅历浅薄,吃点亏也不是坏事。”

  袁珪说道:“罢了,不谈此事,我去跟方大人汇报这几日的事情,你打点一下,今夜还得巡夜,多多休息。”

  赵沃点点头,想起今夜王公子交代的事,想起快要到手的十两银子,心中火热。

  ……

  县衙。

  袁珪来见县令方大人,汇报今日诸事。

  方大人笑道:“你啊你,每日一报,比我还要尽职,难怪上一任大人,被你烦得请命调走。”

  袁珪面貌刚毅,闻言,露出一抹僵硬的笑意,道:“也就只有大人,才能如此尽责,听我这些琐事。”

  方庆笑了两声,低下头来,翻看名册,道:“今天事情倒也不少。”

  袁珪点头道:“落越郡不算小,每日大小事情,也不少的。这前面半页算是比较重要,后面的案子,看与不看无关紧要,大人随意。”

  方庆点了点头,将前面半页扫了一遍,略微点头,道:“你办事,我放心,这几件事,你自己处理妥当就是了。”

  说着,他正要合上,忽然之间,看见这一页的末尾处,有着一个名字。

  这个名字,让方大人不禁一怔。

  “苏庭?”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