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208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208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  苏庭摇头说道:“不会的,毕竟是堂堂国师,怎么可能把你强抢了去?更何况,我乃是元丰山长老,他总要给我个面子,再其次,我还是盛会魁首,日后前途无量,他可看重我呢……”

  小精灵这般听来,松了口气。

  而就在这时,内中国师声音,略感惊讶,道:“这是个神胎?倒真是个炼药的好材料。”

  小精灵浑身一颤,吓得脸色发白。

第二四九章

赐药!

  国师居所。

  苏庭踏足其中,只见内中端坐一人。

  那人一身宽阔长衫,盘膝而坐,目光沉凝,看了过来。

  苏庭只觉对方眼中幽深,宛如深渊,又沉凝实质,不可揣度,如有星辰日月所在。

  “你近前来。”

  国师蓦然开口,声音沉闷而又显威严。

  苏庭上前一步,才看清国师面貌。

  这是一个中年男子,相貌堂堂,蓄有须发,脸色严肃,气态威严,颇有凛然威势。

  苏庭不自觉挺直了腰杆,心中比较一番,旋即凭着良心在心中想道:“国师长得倒不错,但还是我帅他许多。”

  国师不知他心中所想,只是点头说道:“元丰山与我守正道门,同在中土道门,位列上等门派之列,可并肩而坐,你与本座同辈,本座痴长几岁,道行稍高一筹,便唤你一声师弟罢。”

  苏庭虽早有所料,也是略感遗憾,心中叹道:“果然是与我同辈,不是我的师侄,也不是我的徒孙辈,可惜了……”

  心中虽然遗憾,但面上却未表露,他看向国师,哈哈笑道:“原来国师与我乃是同辈,国师真是荣幸至极。”

  这是一句客套话,按道理说,再寻常不过。

  但国师只觉这句话显得十分别扭,回过神来,才发现苏庭口中荣幸至极的对象,并不是苏庭自己,而是他这个“国师”?

  “你……”

  国师只觉心头一滞,才无奈叹道:“你知道我为何让你单独见我么?”

  苏庭纳闷道:“不是怕我跟那些人一起,他们一拥而上,然后我控制不住,全把他们弄死了么?”

  国师说道:“虽然意思有些相反,但差不多是这个样子,但重要的是,你这盛会魁首,有些过于……”

  他语气阴沉难明,似有古怪,似乎想要说什么名不正言不顺之类的话语。

  苏庭见状,不禁恼怒,挥袖道:“师兄这是什么意思?难道司天监还能不认账?”

  不待国师回话,苏庭又道:“我虽然有着一层身份,但本身可是根正苗红的散学修士,祖上三五百代全是普通老百姓!”

  “而且,这次盛会,我大放异彩,所有人全让我干掉了,这要是能把我盛会魁首的名额都割除了,还有王法,不,还有仙法么?”

  “盛会之中,除我之外,余下都是三重天的道人,难道是要立他们不成?”

  “这回要是司天监不认,回头我守在外头套麻袋拍砖头,我看这些三重天的修道人,哪个挨得住苏某人一板砖!”

  他越说越畅快,手里越来越痒,总想着国师翻脸不认人,然后他顺手往国师脸上拍一板砖,接着在京城外埋伏那位名不正言不顺的盛会魁首。

  但仔细想想,自己暂时还是潜龙于渊,道行积累还不足够,也就不好出手,只好无奈作罢。

  小精灵更是一脸崇拜,未想苏庭这次居然如此霸道,面对大周国师,堂堂阳神真人,却也是这般放肆,简直厉害到了极点。

  国师脸颊抽搐了下,知道苏庭仗着元丰山长老的身份有恃无恐,不禁摇了摇头,才道:“盛会魁首,我司天监自是认下,只是赐予盛会魁首的宝物,就在这里。”

  苏庭眼前亮了起来,宛如夜间的灯火,双手搓了搓,颇有紧张。

  “国师师兄,那我的宝贝咧?”

  ——

  而在外头。

  各方修道人,齐聚一处,但是却也缺少了几人。

  如杜恒,如朱温,如东繁僧人,如那偷袭过苏庭的年轻道士,俱都不在这儿。

  细细数来,加上苏庭,大约有十人之多。

  众人也不乏聪慧之辈,当即明白了什么。

  有人叹息,有人遗憾,有人愤怒,有人不甘,也有人心服口服。

  至于云迹道人,正在施法,收回那山河图,无暇理会。

  而中官正,分神化念,入于五月道人识海,暂时替代,此外,他本身也未闲着,而是在接见此次盛会之中较为出色的一人。

  杜恒!

  ——

  “此次你虽被人所‘杀’,令牌激发,精气溢散,退出了山河图之外,一无所获,但碍于此次盛会,比以往不同,故而网开一面,名次重排。”

  中官正看着眼前的男子,平淡道:“你可知晓了?”

  杜恒心中大喜,躬身施礼,道:“晚辈明白。”

  中官正点了点头,实际上他颇为欣赏杜恒。

  这个年轻后辈,不仅本身道行,就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,而且他懂得收拢众人,也懂得驾驭众人。

  此次若非苏庭横空出世,这个杜恒,也有极大的机会,能取得此次盛会的魁首。

  而苏庭横空出世,因在元丰山道观,提早知晓此次盛会的消息,所以才造出了这个局面。

  眼下盛会当中,除苏庭之外,剩下的那些个后辈,几乎都是不堪入目,真要选作盛会前十,也太名不副实。

  因此才有重定名次的说法。

  “你的表现,老夫俱都看在眼里,也算出色,暂且名列第二,但具体名次,仍要以国师之意为准。”中官正这般说来。

  “多谢前辈看重。”杜恒喜出望外,他本以为被踢出了局外,已成莫大遗憾,未想还有这等惊喜。

  “这是属于你的。”中官正抛出一物,不是凡物,正是一个葫芦,色泽淡青,宛如木质。

  “这是……”杜恒又惊又喜。

  “固元丹,可替你打牢根基。”中官正说道:“似你这般散学修士,独自摸索,没有名师指点,难免会有疏漏之处,想来你如今道行稍高一层,已经发现了修炼之初所犯的错?”

  “正是。”杜恒躬身说道:“晚辈如今修成阴神,才知当时见识太浅,修行出现疏漏,修成阴神已是难得,要修成阳神,只怕境界太高,根基不固,反而倾塌,从而走火入魔,身死道消……如今有心弥补,但却也没有弥补之法。”

  “这固元丹,正是你的弥补之法。”中官正平静道:“但是这固元丹,乃是守正道门的秘传,你就此炼化,不得带出。”

  “是。”杜恒忙是躬身。

第二五零章

买椟还珠

  除却杜恒之外,如朱温,如东繁僧人,如那板砖的原来主人等,都被赐下了固元丹。

  对于固元丹,苏庭并不甚看重,毕竟他本身得了陆压的传承,虽然不具功法,但却也有着许多各方面的传承,最重要的是,那葫芦可以纠错,给他指向了最正确的一条道路。

  至于他所学功法,则是雷部真传,直指仙道,无比完整,更是不必多言。

  但这一些人,毕竟没有苏庭的缘法。

  尽管他们在大周年轻一辈的散学修士当中,已经是佼佼者,但也终究有着许多疏漏,远不如宗门弟子来得圆满。

  他们之中,有些人所学功法残缺不全,有些人则是自己见识浅薄,理解功法出错,从而踏错半步,也有些人,因为各种外在的原因,造成了难以弥补的遗憾。

  散学修士,得了功法,无前人指点,徒自摸索,就算没有大错,难免也有细节上的疏忽。

  积少成多,千里之堤,毁于蚁穴,便是这个道理。

  如今修成阴神,已知不妥,日后修炼阳神,便是如履薄冰。

  而若要得道成仙,更是须得根基圆满,否则,便毫无希望。

  如今的固元丹,便是他们弥补的希望。

  “固元丹乃是守正道门秘传,避免携带出去,任人钻研其中炼制之法,所以,你们最好便在这里吞服炼化。”

  司天监道人看向朱温,说道:“再其次,司天监盛会的赏赐,并不算什么秘密,你们若不吞服,离了京城,也容易被人截杀……以往司天监盛会,曾有这样的例子,故而近几次来,便强令众人,当场吞服,不得存留一颗。”

  朱温神色凛然,说道:“晚辈明白。”

  其实众人当中,以他的根基,算是较为稳固。

  因为他的传承,还算完整。

  只是没有明师教导,确有几分细节上的疏忽。

  ——

  众人各自获得宝物。

  经过一番炼化,根基稳固,俱都心满意足。

  ——

  东繁僧人留下葫芦,站起身来,竖掌躬身,施礼道:“多谢前辈,小僧着实获益无穷。”

  司天监道人若有若无地扫了那葫芦一眼,点头道:“你可以出去了,众人就在外头,盛会结束,云迹道人将有话说,你可细听。”

  东繁僧人双手合十,道:“小僧明白。”

  说着,他推门而去,将葫芦留在原处。

  司天监这道人收起了葫芦,微微摇头,笑着道:“只当固元丹是至宝,却忽略了这更大的机缘。”

  ——

  年轻道人得了固元丹,也颇有几分欢喜,只是想着自家那宝贝为大牛道人所夺,心中郁闷,不禁问道:“前辈,我那宝贝,在争斗之中,被人所夺,可能取回?”

  那道人笑着说道:“应当可以的,这本不是强取豪夺之争。”

  年轻道人松了口气,道:“多谢前辈。”

  说着,他看了葫芦一眼,看不出这是什么材质,但按道理说,对方赐下一葫芦丹药,若是带走,自然便连葫芦一起带走。

  而现在服下了丹药,这空葫芦本该是还给司天监,也算一种礼数。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