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20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20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  这一天比苏庭预料得早了两日。

  因为王公子比想象中更没有耐心,或许说王公子比他想象之中,对自己更为轻视,更不放在心上,也便认为,到了这个火候,足可下手了。

  不过苏庭倒也不慌,若在此前,被打乱了原本的节奏,或许还要苦恼一些。

  但这一次,他从松老那本簿册里,得到了以当前浅薄道行,也能施展五行甲的方法。

  也是因为有了这施法的本领,他便已放弃了原本复杂的谋划,改用了更为粗暴直接的办法。

  想来今日,会过得十分精彩。

  ……

  翠玉楼。

  王公子手执折扇,轻轻摇动,哼着小曲。

  在他旁边,几名小厮侍立在旁。

  就在这时,门口有人进来,凑近王公子耳边,低声说道:“苏庭在路上。”

  王公子睁开眼睛,点了点头,嘴角勾起一抹冷笑。

  报信这人犹豫了一下,道:“公子何必在他身上花费这些时日?不过只是一个穷小子,背后无权无势,不论公子想要什么,小的们直接把他按倒,痛打一顿,他什么也就依了。”

  “蠢材。”王公子斜斜瞥了他一眼,道:“能猫戏耗子,要动强作甚么?”

  闻言,那下人连忙往自己脸上打了一掌,连讪笑道:“是小的愚蠢。”

  王公子拍了拍手,道:“这个苏庭,年纪不大,又卧病在床多年,见识不多,心智单薄,本公子不过请他吃了几顿饭,他也就逐渐消了戒心,把本公子引为知己。”

  顿了一下,王公子看了那人一眼,笑道:“这些天来,你不见他对本公子,已经开始亲近了么?”

  那人闻言,低声道:“这倒也是。”

  王公子悠悠说道:“据说他家那姐姐,长得十分貌美,再这般下去,凭借本公子跟他的交情,便可以跟他回家一趟,与他那美貌姐姐,接触一番。”

  “有了这顺理成章的接近,有了她弟弟的亲自引见,消去她两分戒心,再凭借本公子的手段,勾搭一个没见识的贫家姑娘,又怎么是难事?”

  “可惜舅舅近些时日显得烦躁,避免夜长梦多,要尽快向他下手,夺来契约。”

  “否则再厮混两日,便可以去见那位苏家小姐姐了。”

  “可惜了,可惜了。”

  王公子摇了摇折扇,略感惋惜。

  身后一人低声道:“既然已经不能如此接近那位姑娘,那么也就没必要亲近了,孙家主的事,何不直接动手?”

  王公子将折扇放下,悠悠说道:“若在前些天,我便直接动手了,但既然已经为了那位姑娘,跟他亲近了些。眼下要办舅舅的事,也算水到渠成,自然就不必动强了。”

  “退一步说,落越郡方大人治下,法纪森严,最忌杀人案子……咱们既然不能杀人灭口,那么事后,他若告上官府,难免有些也有纠缠。”

  “毕竟是动强的事,仔细查案下来,破绽还是难免的。”

  “至于现在,在官府的眼皮子下,他苏庭心甘情愿,亲笔落下名字,便没有他反悔的余地了。”

  王公子站起身来,将折扇顺手拾起,往前走去。

  身后那下人满面迷惑,不禁问道:“官府的眼皮子底下?”

  王公子笑道:“咱们给苏庭定的那间茶室,你知道对面是谁?”

  那人问道:“是谁?”

  王公子说道:“落越郡的那位铁面捕头袁珪,还有捕快赵沃。”

  那人讶然道:“铁面无私的袁捕头?”

  王公子微微点头,道:“正是这厮,此人珍惜名声,不好财色,故而行事刚正,我舅舅尝试收买过他,可惜不能成。但那位赵捕快,可是贪财的……”

  “昨夜,我请姓赵的喝了顿酒,让他今日此时,请袁捕头来这里吃上一顿,而在这个时候,咱们顺便让喝得不省人事的苏庭,亲笔签下契约,就在这位铁面无私的袁捕头面前,就在官府捕头的眼前。”

  “哪怕这袁捕头心有疑惑,但契约是实的,而苏庭落笔,也是实的。以他固执的性子,也只会依法处事。”

  说着,王公子眼前一亮,道:“走,苏庭来了,你去迎他。”

第二十章

事起!

  “来来来!”

  “苏庭,再喝点酒。”

  “喝不下了?这杯酒水,是你我相逢恨晚,为之惋惜,必须喝下去。”

  “不喝下去,莫不是看不起我?”

  “你要醉了?这可不行,这一杯敬你我好友之情,所谓酒逢知己千杯少,你必须喝下,喝不下来,不要怪我翻脸了。”

  “这才对嘛,喝醉了酒,那就在这儿住下,我给你找个姑娘……行行行,你要回家,我就送你回家。”

  ……

  劝酒的那点技巧,王公子手到擒来,应付一个没有多少见识的少年,自觉绰绰有余。

  酒尽三壶,苏庭呼吸粗重,脸颊通红,声音也都低沉了些。

  王公子目光之中,闪过一缕异色,看着三壶烈酒,露出笑意。

  就在这时,有人在他耳边低语了一声:“袁捕头来了。”

  王公子应了一声,斜斜打了个眼色。

  那人会意,退了下去。

  “苏庭,还要喝么?”

  “不……不喝了……”

  苏庭微微摆手,神色茫然,声音宛如呢喃。

  王公子露出不屑之色。

  苏庭低下头,似乎正在干呕,然而眼中闪过一抹厉色。

  虽然苏庭着实饮酒三壶,确实是有两分醉意,但实际上,他身怀正统道家真气,能游走全身,能疏通血脉,增厚精气,也就能让酒劲尽快消去。

  用他上辈子的话来说,也可以说是加快了新陈代谢,消化了酒气。

  除此之外,他的真气,中正平和,清凉冷静,能让他的头脑,时刻保持清醒。

  尽管体内真气,不足以让他变得千杯不倒,但也不至于让他如表面上这般不堪。

  苏庭在饮酒,但也在等侯。

  就在这时,门口打开,一个下人,悄然给王公子递过契约。

  而门口却并未关上,正对面有两人正在饮酒谈笑,朝着这边瞥了一眼。

  “对了,苏小弟。”

  王公子将契约取出,悠悠说道:“我见你暂时无业,给你租了间店铺,给你经营,也算个营生,你在这里签个名字,我再借你几十两银子当本钱,也就是了。”

  苏庭神色茫然,颤着手,接过契约,看了看,摇头道:“怎么不像是租店铺的契约?”

  王公子笑道:“你真是喝醉了,我当哥哥的,还能骗你不成?”

  他凑近前去,指着字眼,笑着道:“你仔细看看。”

  他一指按着字,遮住了些许重要字眼,一指划过,轻轻读过。

  “你看,没错吧?”

  “哥哥怎么可能骗你?”

  “签了名字,也就是了。”

  王公子语气平淡,有着几分冷意。

  苏庭脸色通红,神色迷茫,似乎已经有些醉得不省人事,口中咕哝了几声。

  王公子说道:“来人,取笔墨来。”

  苏庭摆了摆手,打了个酒嗝,道:“我……我有笔墨,我在练字……不要你的……”

  王公子嘴角一勾,露出冷笑。

  ……

  对面。

  袁捕头面貌刚正,神色冷毅。

  捕快赵沃,看着对面,笑着说道:“这位王公子,听说跟那苏庭,近来走得十分亲近。这富家公子,与贫家少年,意趣相投,结成好友,此事在落越郡,几乎引为佳话。”

  袁珪微微皱眉,落越郡不大,对于王家公子的名声,他算是颇有耳闻。

  这位王公子,可不是个什么善类,怎么可能无故亲近贫家少年?

  就在这时,对面场景又在变化。

  王公子取出了一张纸。

  而苏庭取出了笔墨,似乎正在落笔签名。

  “他们在签订什么契约?”袁珪微微皱眉。

  “大约是罢。”赵沃笑着说道:“听说苏家有间店铺,以前租给了孙家,如今快要时限了,多半是签给了王公子。”

  “灌酒了人,签下契约,这是什么事?”袁珪微微摇头。

  “袁大哥这话可就不对了,人家在酒桌上,你情我愿,落笔签名,又不是强行逼迫,就算里边有什么不公道的事,也是他们俩心甘情愿的。”赵沃笑道。

  “也是。”袁捕头收回目光,微微摇头,他做捕快多年,能察觉其中似乎有些猫腻,但无论如何,那个贫穷少年是心甘情愿签下名字,那就是合法之事,这样的事情,他作为捕头,也就只能依法行事。

  而在那边,苏庭签下名字,王公子往桌上放了二十两银子,然后便匆匆离去,留下苏庭一人。

  “还是给了银两的,不拖不欠,算是他两人做了一桩生意,也算公道。”

  赵沃摇了摇头,微微一笑。

  袁捕头不置可否,未有理会。

  ……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