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196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196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  苏庭斜了她一眼,道:“你给我找找杜恒那几个狗腿子……我记得有几个胸无大志的家伙,投靠了他,且道行也不低。”

  虽说上人之辈,都是杰出人物,而且在年轻一辈中,也不乏傲气。

  但是在这盛会之中,也有些人,心有自知之明,自觉本领不足夺得魁首,便投在杜恒身边,分得些许益处。

  只是这些人当中,也并非都是如此。

  不乏还有一些,虚以委蛇,心怀鬼胎之辈。

  但这不重要。

  重要的是,他们刚好在可以练手的范畴。

  四重天的上人,与苏庭道行相仿。

  “正好磨练一下。”

  苏庭暗道:“磨炼得圆融一些,那么就当真去寻杜恒了……真要细算起来,盛会至今,时候也过大半,将到尾声了。”

第二三四章

五行甲的顶端

  画卷当中。

  蓝天白云之下。

  初成阴神的苏庭,正大杀四方,连战三场,尽数得胜。

  争斗之中,他并非一味猛打,而是在保全自身的前提下,将自身道术,逐一施展开来,以作磨练。

  他尝试着如天雷剑指等道术的施展,也尝试着自身其他各种本领的威能。

  例如他的神刀,如今已是到了方圆三百步,都能如臂使指,操纵由心的地步。

  也即是说,身周三百步之内,不过一念之间,即可杀人。

  只是让苏庭有些感到遗憾的是五行甲。

  五行甲从他修行之初,便在手中,向来是他有力的臂助。

  并且,随着他道行增长,五行甲施展出来的力士使者,也是愈发强盛,甚至到了可以匹敌上人的地步。

  原以为如今修成阴神,自身已是上人,法力施展之下,这五行甲显化出来的威能,至少也要比他之前真气施展时,要强盛得许多。

  甚至在他原本想法当中,五行力士的本领,应当能与五重天的上人正面匹敌。

  但现在施展开来,五行力士的威能确实强盛了许多,但仿佛到了顶端……哪怕苏庭法力再是强盛,但五行甲当中承载的法力,展露的威能,似乎也局限到了这里,没有达到五重天的层次。

  “品阶的原因么?”

  苏庭这般念着。

  对于上人而言,法器极为重要。

  因为法器可以承载得住自身的法力,而寻常神兵利器,终究有限……若是强行灌注法力,只能让这兵器崩碎,无法承载。

  而对于阳神真人而言,只有法宝的层次,才能对自身有用。

  这就如同一个封闭的木桶,只能承载这一桶水。

  无论往其中灌注多少水流,木桶也只能承载一桶水,若是超过了这个限制,便只能崩灭。

  苏庭此时就有这样的感觉。

  五行甲的品阶,只到这一步,已不能承载更多的法力,施展不出更为强盛的威能……甚至,如果是真人级数的人物,强行施展开来,只怕连五行甲都要崩灭。

  苏庭心中满是遗憾,但也觉得不该如此。

  “五行甲之中,记载的是雷部真传,仙家级数的功法,而炼制的手法,极为玄妙,绝不仅仅局限在这个层次。”

  苏庭暗道:“传闻正仙道之中的祖师,随手一扫,撒豆成兵,每一个都堪比仙家的级数,无比强盛……我这就算比不得仙家,但也不该仅仅如此。”

  他心中想道:“五行甲必然也分品阶,但我这个五行甲,品阶绝对不低,必是我忽略了什么。”

  如今的苏庭,再非昔日的苏庭。

  他已是上人,也修成阴神。

  他此前也翻阅过不少典籍,与那红衣女子也有过多次讨教,就算谈不上阅历深厚,但也有着自身的几分见解。

  这个五行甲,绝不仅仅局限于此。

  必定还有什么原因。

  只是现在,盛会当中,倒也没有太多空闲可以细究此事。

  “还是盛会之后再说。”

  苏庭眉头一挑,徐徐道:“现在我磨砺得差不多了,就算五行甲没有变得更为强盛,就算小白蛇也仍然如旧,但我自身却不是昨日可比了。”

  ——

  国师居所。

  中官正说道:“他手中那个明珠,是正仙道的仙豆罢?”

  国师点头说道:“正是此物。”

  中官正说道:“看来他十分依仗此物,只是仙豆品阶也分上下,他手中这个,想来是个寻常的,不能再进一步,倒也可惜了。只不过,正仙道的五行甲,从来是不会外流,如何落在他的手上?”

  国师缓缓说道:“你看错了。”

  中官正错愕道:“怎么看错了?”

  国师说道:“这五行甲材质不凡,绝不是寻常的品阶,只是有所限制而已,而且这样的五行甲,能够落在他的手上,自然是有原因……只是我也十分好奇,这个元丰山的长老,如何能得正仙道这等级数的五行甲?”

  中官正一时之间,似乎听得不甚明白。

  而国师也没有替他解惑的意思,只是说道:“这个少年让人看不透的地方,越来越多了……总觉得一层又一层,深不可测。”

  中官正怔了下,旋即抚须,笑道:“他确实颇有些看不透的味道,无论是身份还是本事,又或是潜藏的许多东西,都让我感到十分迷茫,只不过,或许国师和我都想多了。”

  国师问道:“如何想多了?”

  中官正语气沉凝,说道:“其实,他的根本面目,也只是一个飞扬跳脱的少年而已。”

  国师沉默了下来,说道:“也许如你所说,只不过,这个少年,已经是盛会之中,最根本的一人,此次盛会,为的就是他,他万不能有失……”

  中官正问道:“如果他得不到魁首的位置呢?”

  国师背负双手,说道:“他是不是魁首,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这次盛会最根本的宝物,未必是会落在魁首的手中……但一定是要先经过他的手。”

  中官正细细品味这句话,片刻后才明白过来,恍然道:“原来一向公正无私的国师大人,也是徇私枉法,肆意践踏规矩的人物?”

  国师平淡道:“盛会开始之前,我们便明确表示过了,盛会之中,一切的解释,及最终的决定,都在司天监的手中。而且,这些个后辈,根本察觉不到,司天监在其中做过的手脚。”

  说着,国师目光微凝,道:“而且,我更好奇,这个少年身上如何会有这么多看不透的地方,并且还能与我手中这个宝贝,命格相合?”

  中官正朝着他怀中扫了一眼,悠悠说道:“兴许这个问题,得问你的师父。”

  国师微微闭目,道:“在这位元丰山长老踏破上人境之后,我便将他的一切消息,尽数禀报宗门,只是不知为何,恩师此时还未回我消息。”

  中官正心中感到怪异,不禁心中念道:“难道那位驻世地仙,都有看不透的地方?”

  国师察觉了他心中所念,缓缓说道:“吾师天资之高,冠绝千年,只因与天地争锋,方舍弃天纵之资……放眼这三界六道,无穷生灵,没有几个,能让他老人家也观之不透的,而苏庭此人,绝不在其中。”

第二三五章

得势的苏反派

  画卷当中。

  杜恒微微闭目,感知放开,搜寻四方。

  他也心知,尽管此时看似势大,但也树大招风。

  更何况,他招揽过来的这些人物,也不见得都是自愧不如,从而安心替他办事,也不乏心怀鬼胎之辈。

  而且,他借着这些修道人为耳目,又借众人之势,击败了许多位五重天的上人。

  只是有些遗憾的是,从中所获的令牌精气,并不能全数归于自身,而须得分给身边这许多出过力的。

  这也算是无奈之举,若没有这些人为助力,单凭他己身的本事,或许可以争锋第一,但不知要多么艰难。

  他虽然是当今大周散学修士里,道行最高的一列人,但却并非唯一一人,与他道行相当的,也有数人之多。

  若没有借助身边这些人的本领,他想要击败这些强敌,就算能够得手,也不知要费多少气力,更何况这盛会之中,深谋远虑之辈亦是不少,抱着渔翁得利这种念头的,比比皆是。

  例如肃杀道人,本领不逊色于他,却也早早被他人击败,连个前列的名次,都难以取得。

  这便是杜恒竭力招揽各方修行人的原因。

  他纵有本事,但也惧怕他人联手合围,因此,他便聚众之力,合围那些位足以威胁到自己的对手。

  尽管需要把精气分给众人,但他此时仍然也是稳坐在第一的名次上。

  “若没有分去精气,凭我此番得益,只怕前十之列,其余九人加起来,令牌中的精气积累,才能比我更高。”

  杜恒心中念了声可惜。

  毕竟这是关乎到今后长远的名声,离了盛会之外,他依然还是大周年轻一辈里的杰出俊彦,名声极为重要。

  否则,他倒也想要卸磨杀驴,将身边这些修道人令牌中的精气,尽数夺来。

  但现在碍于此限制,只好无奈放下,不能主动出手。

  也正因此,他对于后面即将到来的风雨,其实也略有期待。

  盛会将入尾声。

  许多潜藏的危机,都将临近。

  许多暗处的渔翁,都将现身。

  他要保住这个位置,便要大开杀戒。

  他有自信保住这个魁首的位置,但也不由得十分凝重,心中也难免有几分隐忧。

  毕竟盛会之中,人数众多,不乏有本事的人物。

  “只要能保住这个位置,那么其他人都将是我的垫脚石。”

  杜恒目光扫过,念道:“身边这些人,必然也有不甘的人物,待到那时,分给他们的精气,也可收归回来。”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