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19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19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

第十八章

修行的道路

  苏家,院内。

  晨时,东方朝霞初起。

  但见少年盘膝而坐,双目微闭,呼吸平缓,尽管他眉毛发鬓,都有些许细微白露,却未有湿了身子。

  他五官俊秀,气态安静,有着几分出尘之意。

  再看他淡黄衣衫,洗得发白,却别有一番意境,简单朴实。

  过了片刻,才见他睁开双眼。

  在他眼底深处,闪过一缕寒光,如同夜间的惊雷,一刹而过。

  “按照松老给的簿册来看,以我眼下的道行进益,不说是一日千里,也是十分惊人,超过了绝大部分修道人应有的速度。”

  苏庭徐徐吐气,良久才散,旋即露出笑意,暗暗赞道:“我苏某人果然是天纵奇才,悟性非凡。”

  根据松老所给的簿册来看,当今世间,修道之人,境界共分三重。

  第一重天,修得真气,能凝神安魂,达到心气平和,气质脱俗的地步。而真气能游走全身,能舒缓经络,也能消除百病,得以延年益寿,长命百岁。

  第二重天,真气凝形,到了这一步,已能外放出体,从而加以运用。例如真气传于五行甲,便能施展此宝;例如真气灌注符笔之上,便能绘画灵符;再如步罡踏斗,结印成法,都已非难事。

  在第三重天,便是凝就真意,使得真气有所依附,成为法力。而到了这一步,各类法术,随手捏来,堪称能够呼风唤雨,在寻常百姓眼中,已是与神仙无异。

  “根据上面记载来看,松老该是在第二重天。”

  苏庭暗道:“而我初成真气,是第一重天,只是还没积累足够,未能踏破第二重天。”

  到了第二重天,他大约就能开始施展出雷法,能够绘画雷符,也能初步运用陆压道君的传承。

  而如今第一重天,其实还是凡身,只是一缕真气在身,得以游走全身,疏通经络,驱动血气,从而延年益寿,可以长命百岁,也能安神静气,平缓心境。

  但真要论起来,第一重天的修道人,便只是积累己身底蕴,可也仅限于此,却根本没有斗法的本事。

  真要打斗起来,还不如一个身强体壮的壮汉,更不如只习练过两天拳脚,尚未入门的武夫。

  想起武道,苏庭不禁有些沉默。

  因为这上边也记载了武道的变化。

  “修仙炼道之谈,如今多是传说,虚无缥缈,难言真假。而习武之人则遍布世间,武道技艺,乃是确确实实可以看见的本事,只须练武几日,便能见效,所以世人习武者众多。”

  苏庭略有恍然,心道:“倒是修道之人,哪怕有心修行,但不得其门而入,即便得了些许末流功法,数年乃至数十年修行不成,不入门槛,未得真气,这般例子,也是不少。”

  这也是朝堂之上,儒生质疑的源头质疑。

  武道为真,仙道为虚,所谓神仙妖魔之传说,不过前人杜撰,愚昧百姓而已。

  其实这般质疑,也并非没有缘由。

  修道之初,修行中人,入门艰难,往往三五年未能练就真气,甚至数十年光景,乃至于半生修行,都未必入门,难免使人心中迷惑,从而质疑。

  而习武之人,锤炼体魄,几天就能变得强壮,见效极快,也是事实。

  ……

  “武艺也分三重。”

  “第一重,搬运气血,拳脚有力,算是入门,不再是粗通招式的门外汉,在江湖之上能算高手。”

  “第二重,凝成内劲,劲力迸发,能崩山石,能断生机,摧毁人的五脏六腑也只是轻描淡写,一拂而过,不留外伤。”

  “第三重,号称武道大宗师,已经将人身潜力发挥到了极点,能开碑裂石,能力挑车马,能生裂虎狼,纵横无敌。”

  “但武艺终究是人的道路。”

  “人力有时尽,因此,到了这一步,人身的极限尽数挖掘出来,便也是武道的极限,无法再进一步,也无法敌得过岁月的衰老。”

  苏庭翻阅着这本簿册,对于武艺的分化,也有了大致上的了结。

  修行的三重天,在前面来看,修道中人尽管手段高深莫测,玄奇万分,能下蛊,能用符,能咒杀,但正面打斗起来,还是不容易斗得过习武之人的。

  毕竟这三重天之内,武人强盛,以争斗,杀伐为主,而修道之人,则以养生,积累为主。

  “人力有时尽,天道永无穷。”

  “武道有尽头,可是仙道,却还有道路。”

  “三重天之上,乃是凝成阴神,成就上人,堪称是超凡脱俗。”

  “可惜这本簿册,只记载到这一步,没有更为详细的记载。”

  苏庭将簿册收起,想起了那个侵入他识海之中的上人。

  那竟然是一位比松老道行高了无数倍的人物。

  那是一位超脱了人身界限,堪称人上之人的人物。

  那是一缕可以任意侵入他人识海,抹杀他人魂魄的阴神。

  那是一位道行高深到连松老都难以想象的人物。

  “难怪一缕阴神散开,能让我识海壮大,魂魄凝实,感知扩展,得益无穷。”

  苏庭感叹道:“这修成阴神的上人,竟然如此厉害,若不是看了这本簿册,根本难以想象其玄妙高深之处……只不过,任你上人再是厉害,那又如何,还不被我苏某人斩灭了去?”

  他收了簿册,站起身来。

  这簿册之中记载的常识,对他来说,确实极为重要,几乎可以说是让他真正认识了这个世界的体系。

  至少,让他明白,在修成阴神,成就上人之前,在红尘俗世之中,还是不能过于肆意妄为。

  毕竟前三重天,习武之人的本事,真正论起实力,不见得比修道中人逊色。

  只不过,修道人终究是修道人,也不能妄自菲薄。

  “神仙鬼怪,玄奇法术等等方面,古往今来,传说无数,加上当世极少有人显法,便显得无比神秘……也就让人不敢轻视。”

  “而实际上,修道人哪怕是只是修行初期,也大多能识风水,能辩吉凶,能知善恶,而到了稍微高深的地步,已能用法术,能用符法阵法,乃至咒杀之法,能断生死。”

  “这各种手段,神秘莫测,加上古往今来,搬山填海种种传说,也足以让世人为之敬畏。”

  “就算是武人,得见鬼神,也心有敬意。”

  想到这里,苏庭取出了五行甲,放在手中。

  五行甲乃是宝物,玄妙无比,尽管耗尽了多年前那位道人残存的法力,但只要苏庭修成二重天,真气外放,就可以初步运用这五行甲。

  而如今,他仅得真气入门,本是不能运用此宝的。

  可是在簿册之上,还有一种方法。

  便是用舌尖之血,引动一缕心血,将体内真气放出,凝成精血,从而施展法术,施展法宝。

  “此法来历神秘,损害极大……”

  “一般来说,真气运用,消耗之后,只须打坐恢复便可。”

  “然而,用精血引出体外,这一缕真气便彻底斩断与本身的联系。”

  “此法实际上,便是自损真气,自斩修为,借以施展法术或是法宝……”

  “这样的法门,似乎颇为隐秘,而哪怕传出去了,多半也不会有修行之士,愿意自损根基。”

  “但我既然得了此法,也没有闲心再跟那王公子去耗了。”

  “损得一缕真气,节省时间,提早完事,让我安心修行,这中间节省下来的时间,对我苏庭这等旷世奇才而言,都足够我凝聚出三缕真气了。”

第十九章

宴无好宴

  这一日。

  苏庭修行完毕,将家务尽数做好,全部妥当,又准备了些许食物。

  这些天,他似乎顾着跟王公子厮混,混得熟了,也就没有“见外”,跟王公子借了十两银子,维持生计。

  “姐,我今夜有些忙碌,可能要明天才能回家。”

  临要出门,苏庭随口编造了个谎言,避免表姐担忧。

  表姐对他自是深信不疑,但听闻他要在外头过夜,不禁担忧。

  毕竟苏庭自幼,都不曾夜不归宿。

  “小庭……”表姐欲言又止。

  “没事。”苏庭眨了眨眼,道:“只此一次,下不为例。”

  “但是……”表姐依然难免忧虑。

  “我没事的。”顿了一下,苏庭叮嘱道:“只是今天夜里,你一个人在家,可不要害怕。”

  “姐姐倒是不怕,只不过你从来没有夜不归宿,这在外头怎么是好?”苏悦颦眉宇轻蹙。

  “想要养家糊口,赚钱吃饭,总有些许需要迁就的地方。”苏庭笑了声,旋即又道:“但我就出去这一趟,以后不再这样了。”

  ……

  苏庭出门来,朝着茶楼方向深深看了一眼,露出冷笑。

  这次在他怀里,揣着毛笔,带着墨水,并有一张空白符纸。

  墨水不是正经墨水,而是乌贼的墨汁。

  苏庭之所以知晓乌贼墨,乃是因为他对于古文字有所了解,对于偏门古籍,也有涉猎。

  上一世里,《癸辛杂识续集》,便有记载:世号墨鱼为乌贼……盖其腹中之墨可写伪契券宛然如新,过半年则淡然如无字。

  其中意思,跟他与青平所言,大致相同。

  究其原理,只是乌贼墨本身性质的原因,随着时间长了,氧化挥发了而已。

  “看不出来,这个青平,总是生人勿进的模样,实则倒是热心,居然托人给我准备了些乌贼墨,也罢,就算欠他一个人情。”

  苏庭嘿了一声,往翠玉楼去。

  今日还是王公子请客,但不是饮茶,而是喝酒。

  细数来,这两日混熟了,到了“灌酒”这一步,也就差不多该图穷匕见了。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