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189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189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  中官正闻言有异,讶然道:“国师发现什么?”

  国师沉寂了片刻,才道:“先前令牌激发了,但没能护住那个道人……这位元丰山的苏长老,把人家的阴神,连同我的令牌,一起灭掉了。”

  中官正呆了一下,然后才反应过来国师所说,究竟代表着什么。

  “国师之意,是这五月道人,在盛会之中,被人灭了阴神?”

  “不错,这位苏师叔用的手段,我也看不透,我的令牌也挡不住。”

  “这……”中官正惊道:“他怎么有这样的本事?”

  “一举击破令牌,哪怕云迹道人都办不到,少说也须阳神真人的手段。”国师沉声道:“但这还是被苏庭灭去了……他先前施展的本领,并不逊色于阳神真人出手。”

  “怎么可能?他不过三重天的本事而已,先前也没见他有什么变化。”

  “变化不在表象,全在他的识海当中。”国师皱眉道:“只怕以你我的本事,侵入他的识海,都不见得能够全身而退……他表面只有三重天的道行,但是内中所藏,深不可测,能让元丰山招为长老,果然是有许多出人意料的地方。”

  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中官正来不及为了这位元丰山苏长老的本事而惊叹,便先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,不禁问道:“如果放任他这般下去,岂非一个一个都要死在他的手上?”

  “不会。”国师沉声道:“我这就施法,将画卷封锁,阴神不能出窍,便不会有人再去送死。”

  “那五月道人呢?”中官正低声道:“咱们举办盛会,承诺不会有人伤亡,如今有人阴神泯灭,又当如何?”

  “此事若是被人用来作了文章,那么谁又敢来司天监参与盛会?”

  “尤其是这五月道人,本身带着罪孽,杀戮甚多,他本就对司天监避之而唯恐不及,只因司天监有所承诺,不予追究,故而才能聚敛许多如他一样的修行人来。”

  “倘如此事被人做了文章,被当作是我司天监,借机诛杀‘妖道’,那么下一次盛会,只怕便不会这么热闹了。”

  中官正这般说来,朝着国师所在看去。

  国师低声道:“此事我自有主张,而且,这事本也不甚重要。”

  中官正错愕道:“那国师所说,何事重要?”

  国师笑了声,没有回话。

第二二六章

陷阱!

  画卷之中。

  “古怪。”

  苏庭低声道:“怎么会这样?不是说我击败了他,那么令牌就会把他送出画卷之外?怎么现在他还在这里?难不成他有什么本事,能够涅槃重生,我现在不算击败了他?”

  这般想着,苏庭还想出手,直接把这五月道人再打一遍。

  然而还未出手,又觉得不对。

  分明是令牌已经聚敛了对方所获的精气,替代了对方的成绩。

  那么这次,就算胜了才对。

  “算了,反正得胜了。”

  苏庭随手一挥,顿时狂风席卷,将这道人推到了旁边,又斩断了几株树木,遮掩了这道人的身子,避免周边凶禽猛兽过来,把五月道人直接吃了。

  他做了这些,才摸了摸自己的令牌,稍觉满意。

  小精灵问道:“现在去找杜恒?”

  苏庭嘿嘿说道:“错了,不是找杜恒,是要找能够笑到最后的那个人……他或许是杜恒,或许不是。”

  小精灵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  苏庭说道:“既然可以夺取他人成绩,那么杜恒势必就是树大招风的,不少目光盯着他,明里暗里,包括身边的人,都正盯住他……而他杜恒未必保得住自己。”

  说着,苏庭双手搓了搓,兴奋道:“如果杜恒守住了,那么就揍杜恒。如果杜恒守不住,那就揍击败杜恒的。”

  小精灵错愕道:“为什么要揍那个打败了杜恒的,不是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么?”

  苏庭翻了个白眼,道:“这种事情自然是随机应变,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,这个认知是哪个蠢货教你的?”

  小精灵眨了眨双眼,静静看着苏庭。

  苏庭怔了下,似乎想起以前,那时候应该,大概,好像,是有提过这么一点儿……他脸色了变了变,咳了声,道:“这不重要,重要的是成绩,只要夺了杜恒令牌中的精气,加上我如今令牌中的精气,叠加起来,那便是盛会魁首!”

  他看着小精灵,略显得意,道:“苏某人之前说的一劳永逸,就是如此。”

  小精灵问道:“那如果你得了杜恒的令牌,结果被其他隐在后边的人给揍了呢?你的令牌精气被人夺取了,你是不是也直接被踢出去了?”

  苏庭脸色难看,咬牙切齿道:“能不能好好聊天?”

  小精灵满面无辜。

  “那现在咱们去哪儿?”

  “再找一个,让我体悟一下这盛会的快感,待到那时,我大约也该有所领悟了。”

  “直接找杜恒?”

  “不,我要找禽兽!”

  “你是说那个秦守公子?”

  “就是他了!”苏庭嘿然笑道:“这个家伙道行虽然高,但却是独来独往,没有东繁僧人那样降服诸般精怪妖物,也没有杜恒那样仆从众多……本领虽高,但毕竟单独一个,更容易应付。”

  “你打得过人家么?”

  “拭目以待!”

  ——

  西山。

  秦守独身一人,行走在这山林之间。

  他道行已入五重天,能动地势,能移水流,能改山川,能转河道。

  这样的道行,在此次盛会之中,乃是最高的一列,而他又是几乎临近六重天的道行,故而是最顶尖的人物。

  他向来孤傲,虽然有人愿意追随,但也心生不屑,仍是独来独往。

  尽管独身一人,但是他令牌之中积蓄的精气,却是沉厚得可怕。

  毕竟如杜恒那样的,还需要将所获精气,匀出几分给身边招来的那些修行人。

  但他却只有一人。

  只须一人,即可纵横无敌!

  他在这片天地之中,杀戮甚多。

  许多猎物,精怪妖物,都殒命于他手中。

  而到了近来,则是有许多修道人,被他夺了令牌中的精气。

  他心中知晓,到了这个程度,便不是要按部就班去诛杀精怪妖物,来积蓄令牌中的精气,而是要将各方修行人击败,夺取对方令牌中所有的精气。

  如五月道人,只须将这个四重天的上人击败,就相当于诛杀了十来尊妖物,百余头精怪。

  “五月道人。”

  秦守神色冷冽。

  这个五月道人,道行不高,但出手时,凌厉果决,不好应付。

  更让人咬牙启齿的是,这五月道人,来无影,去无踪。

  之前甚至有不少五重天的上人,被他一剑刺杀,退出了这盛会之外。

  而只有两次失手。

  一次是刺杀杜恒,被杜恒击退,但却全身而退。

  第二则是刺杀他秦某人,也就此退去。

  秦守至今心中震怒,暗自念道:“只要找到了你,秦某势必将你斩落……区区四重天道行,胆敢轻视于我,前来刺杀,我没能将你留下,着实耻辱。”

  他这般念着,往前走去。

  他想要对付五月道人。

  但五月道人踪影难寻。

  故而他往前去,是往杜恒的方向。

  谁都知晓,眼下杜恒是盛会第一。

  只要击败了他,就可以替代他的名次,并且加上自己原有的令牌精气,便会推得更高。

  秦守抱着这样的念头,前行二十余里,期间遭遇了两位上人,五位凝法修道人,三位仅是二重天的道行。

  但无一例外,尽数被他击败,夺了精气。

  他继续前行,又过三十余里。

  而在这里,秦守停了下来。

  他眉宇一挑,看向了侧边。

  那里是个矮丘。

  轰!

  忽然之间,山丘破碎,土石飞溅,八方洒落。

  秦守瞳孔一缩。

  而在山丘之后,只见一尊巨人,通体以水凝成,狂猛霸道,凶狠绝伦,正在攻打一个少年人。

  那少年显得十分狼狈,不断后退。

  而后退的方向,赫然是朝着秦守这边。

  嘭一声响!

  水人举拳打来。

  少年以道术抵挡。

  然而道术蓦然散开。

  少年受不住巨力,被抛了过来。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