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(校对)第188部分在线阅读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当前进度188/927

返回书籍页面

  余仁闻言,露出思索之意,过了半晌,才问道:“师兄当真觉得,二老爷这是怕了?”

  余禁听他语气古怪,笑着道:“难道不是?他本领低微,有自知之明,所以藏个地方,想要决到最后,侥幸残存,虽然没有令牌的精气积累,但人在其中,毕竟也有个名额。”

  余仁微微摇头,说道:“或许你可以换个角度想……他不将那些精怪妖物,视作猎物,而是将其他修道人,当作了他的猎物。”

  余禁闻言,脸色阴晴不定,但似乎想到什么,嘲讽道:“就凭他三重天的道行?须得知晓,内中就是修成阴神的上人,也都不少。”

  余仁淡淡道:“这场盛会,并不是道行高深,就能够取胜的。更何况,就算是擂台比武,咱们二老爷也不见得会败。”

  余禁笑道:“你以为这个野道士,辈分忽然拔高,就一定是个能人?”

  说着,他摇头说道:“我探查过了,咱们师祖当时是有难言之隐,才认下了这么个同辈的师弟。”

  “难言之隐?”

  余仁说道:“他年纪比你我小,道行比你我低,身份忽然比你我高,辈分更是高不可攀……所以你不服?”

  余禁平静道:“不止我一人不服,虽然门中规矩森严,辈分不可逾越,但他终究是外来之人,年纪太小,资历太浅,本领太低,不能服众。”

  余仁淡淡说道:“难言之隐?你当真以为,师祖认下了二老爷,全都是这个难言之隐?”

  余禁问道:“不然呢?”

  余仁缓缓说道:“咱们师祖,德高望重,地位极高,但是这元丰山,仍然不是咱们师祖一手掌控的……要招一个后辈作为长老,须得经过掌教许可,诸位长老认定,才能成事。”

  余禁冷笑道:“如今门中没有公布他的身份,自然便是门中不认。”

  余仁摇头道:“门中不公布,或许另有隐情,或许只是保护二老爷,但是咱们师祖能够未经掌教许可,未经长老认定,直接便许了一个外门长老的身份,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?”

  余禁心中隐约察觉什么,道:“代表什么?”

  余仁缓缓说道:“代表师祖足够看重二老爷,认为他虽然是三重天的道行,十来岁的后辈,依然可以让门中掌教及长老,认可他的身份……师祖胆敢先斩后奏,不怕掌教发怒,不怕诸位长老非议,便是他有足够的信心,二老爷有着足以让人服气的地方。”

  余禁微微皱眉,道:“全是你一人之言罢了。”

  余仁正要说话之时。

  忽然之间,余禁手中符纸,似乎燃烧了起来。

  两人见状,面面相觑。

  余禁将符纸灰烬一扬,洒在空中。

  两人见了符纸内容,神色各异。

  余禁脸色变幻,心中思绪起伏,似乎有些变化。

  余仁吐出口气,道:“果然如此。”

  眨眼功夫。

  没有任何名次的苏庭。

  击败了精于暗杀的五月道人,夺取了对方的成绩,替代了对方的名次。

  这是五月道人出手刺杀以来,第三次失手。

  但却是第一次落败。

  余仁问道:“师兄觉得如何?”

  余禁面色变了变,旋即应道:“五月道人,精于暗杀,但本领才仅四重天,于我而言,不过翻掌杀之,有何能耐?”

  余仁微笑道:“但师兄有六重天的本事,而二老爷出手,凭的是三重天的道行。”

  余禁眉宇微挑,道:“我的道行比他高,就是我的本事。”

  余仁缓缓道:“你的潜力,远不如他。”

  余禁顿时沉默下来,只是过了片刻,又应道:“前提是他不要夭折。”

  余仁笑了声,说道:“这是命数,除了道门的祖师,天庭的帝君,地府的阴天子,谁又能知晓命数的事情?但门中如此看重,那么二老爷,肯定是会让你更加意外的。”

  余禁顿时沉默不语。

  尽管不愿承认。

  但他心中的不服,仿佛消减了些许。

第二二五章

灭阴神!

  画卷当中。

  小精灵幻化的青鸟,站在苏庭肩上,抱着小白蛇,轻哼着小曲儿。

  而苏庭双目无神,瞳孔涣散。

  在他对面,五月道人双目微闭,手中掐印。

  “怎么跟他打不好,偏偏要用上人的阴神来欺负他的三魂七魄?”

  小精灵看着小白蛇,叮嘱道:“以后不要随便欺负人,兴许就成送菜的了……”

  她声音才落,便见苏庭双眼睁开,神采奕奕。

  “这次获益不小。”

  苏庭砸吧砸吧嘴,道:“这道菜也算大补,要不是苏某人注重根基,只怕就得他阴神之力,直接冲破上人境了。”

  他看向前头的五月道人,忽然笑出声来。

  其实上人的道行,应付寻常的修行人,多数只要挥手便可镇压。

  但少数三重天的修行人,道行虽然逊色一筹,可斗法的本领却未必逊色于上人,或者说十分难缠,因此,对于上人而言,这样难缠的人物,便只好动用阴神,从魂魄上来灭杀。

  只是苏庭则过于特殊。

  他虽只是三重天的道行,却拥有可以灭杀阴神的手段。

  于是这位五月道人,实则便算是送菜上门。

  “这个令牌……”

  苏庭嘿然一笑,正要出手,轰开对方的令牌,激发令牌的特性,将五月道人送出画卷,将内中积蓄的精气,尽数发散出来。

  然而还未动手,便见那令牌,陡然破碎,四分五裂。

  内中精气,尽数溢散。

  苏庭略感错愕。

  令牌破碎?

  不是说令牌激发了之后,将人送走,也就算取胜了么?

  他心中满是疑惑,然而却也没有过多想法,连忙出手,将溢散的精气,尽数收拢起来,聚敛在自身的令牌之上。

  忙活了一阵,他才将溢散的精气,收入了自身的令牌。

  “这个五月道人,虽然势单力孤,但却精于暗杀,且都是刺杀那些名次较高的人物,积累起来,倒也真是不少。”

  苏庭啧啧道:“所谓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,便是苏某人了。”

  他看向小精灵,又不禁吹嘘道:“要不是为了体验这盛会的过程,苏某人现在还仍是继续闭关,等待盛会到了尾声,直接击败魁首,一劳永逸……现在为了体验,才如此麻烦一个一个击败他们,也算是一种乐趣。”

  小精灵呵呵笑了两声,语意难明。

  苏庭还要说话,忽然怔了一下。

  小精灵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  苏庭指着前头,错愕道:“不是说令牌激发之后,就会把人送出画卷之外的么?怎么这五月道人,还在这里?”

  小精灵看了过来,也是茫然。

  ——

  司天监中。

  画卷中的场景,似乎有些僵滞。

  余乐倒是未有察觉什么。

  只是云迹道人,心中忽地有些不安,看着内中破碎的令牌,看着那静静不动的五月道人,不禁有些惶然。

  纵然是六重天的人物,阴神顶峰的高人,但他依然有些心寒。

  这代表着什么?

  他并不清楚。

  但他十分不安。

  ——

  于此同时。

  国师居所当中。

  这位中官正大人微微笑道:“看来是胜负已分。”

  说着,他略微摆手,也稍有感慨,说道:“精于刺杀,便先精于隐匿,这个五月道人的路数其实与我也十分相似。”

  中官正看着画卷之中的年轻道人,眼神中略有赞赏,也有几分惋惜。

  这个五月道人,道行虽然只是初在上人境,但连五重天的上人都难以防范,被他刺杀了去,被踢出了画卷之外。

  五月道人堪称是展现了以弱胜强的典范。

  但这位苏师叔,居然把这个典范,彻底推翻了去。

  五月道人向来是以弱胜强。

  而苏师叔这三重天的道行,居然也是以弱胜强。

  想来这位五月道人,一向能刺杀道行高于己身的人物,只怕就连道行与自己相近的上人,都不会看得太重,他又怎会想到,会被道行低于自己的人物所击败?

  “不愧是元丰山的长老,只不过他是如何得胜的?”

  中官正皱眉道:“这个本事,倒还真是难以揣度,他轻而易举便胜过了五月道人?”

  然而这时,国师忽然说道:“他们两个以阴神和魂魄交锋,苏庭得胜了,而且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国师的声音,蓦然顿住,没有继续开口。

早安电子书(www.zadzs.com)版权所有©2017